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四百二十五章:枭雄落幕(上)(书号:13651

第四百二十五章:枭雄落幕(上)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转眼便已是七月,据周渊打下辽宁卫已经过去了半个月,但燕军主力却一支盘据在辽宁卫,没有再向前,周渊也有些迟疑了,此时,他的主力与左右两翼的两支军马之间,已经拉开了二百里的差距。这使得他的左右两胁出现了巨大的缝隙,如果东胡骑兵从这两个缝隙之切入进来,对燕军主力来说,将是巨大的威胁。

    他不得不停下来,等待左右两翼。

    “周玉,你觉得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周渊看着自己的副将,问道。

    “太尉,现在停下来等待左右两翼攻占榆林,逻些,末将认为是正确的。”周玉盯着地图,道:“这一次的战事,末将总觉得有些诡异,我们未免太顺了一些儿,就算东胡内讧,但也不至于如此羸弱,而且就两翼征东军和辽西军,可是遭遇了强有利的抵抗。”

    “他们那两支人马,怎能与我们相比?”一边的征西将军熊本冷笑一声,“太尉现在拥兵十万,能投入前线作战的便超过八万,而且都是我大燕的精锐,他们那些杂兵,安能与我等相比?太尉,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我们应当挥兵直击,尽早抵达和林城下,到了那时,东胡诸部之,便会有人觉得大势已去,一些会星散而去,另一些说不定便要来抱太尉的大腿,他们这些东胡人,才不会在一棵树上吊死。”

    “我不这样认为!”周玉反驳道:“张叔宝指挥下的辽西军要弱一些,这不意外。但如果说征东将军高远的部队嘛,那是绝不会输给我们的。左翼高远打得如此之苦。很能说明一些问题,东胡人并没有失去斗志。花儿营一战的通报,熊将军也应当看了,高远的军,几乎被打没了。”

    “高远的军队再精锐,也不过只有数千人,岂能与军相比,说到底。他哪里只是负责掩护我们的,雷霆压顶之势,还得我们军来,太尉,末将请为先锋,率兵直扑和林城下,我们在辽宁卫已经休整半个月了。士兵们可都是嗷嗷叫着请战呢!”熊本不屑一顾地道:“周将军太小心了。现在索普已经平定内乱,我们如果还在这里观望,反倒是给他时间调集各部兵马,作垂死一击,到时候反而多费我等手脚。”

    “太尉,我的意思。还是等高远和张叔宝拿下榆林与逻些之后,我们这里再进军。”周玉转头看着周渊。

    沉吟半晌,周渊点点头,“传令给左右两翼,十天。我再给他们十天时间,必须拿下榆林与逻些。否则,自有军法等着他们。”

    “属下明白了!”

    “邓超!”

    “末将在!”

    “多多派出骑兵斥候,尽量向前探明东胡人的情况。”

    “遵命!”

    “十天之后,大军开拔,进击和林,灭胡之战,在此一举。”周渊站了起来,看着堂下诸将,“打下和林,诸位必然富贵满门,封妻荫,封候拜将,不在话下,望诸君努力!”

    “谨遵太尉之命!”十数卫大将,肃然挺立。

    十天之,无数情报汇聚到了辽宁卫周渊案头。前方一片坦途,东胡人已经放弃了殂击的计划,各部大军正在向和林聚集,对手想在和林城下,与燕军决一死战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斥候营无数次的出击,也是收获不菲,拦截,俘虏了数个索普招集军马的信使,从这些信件当,周渊确定了一件事情,索克已经完蛋,支持索克的阿固等数个部族尽皆被杀,东胡人元气大伤,这使得索普不得不将以前那些只能凑齐千把骑的小部落也纳入了自己的视野。

    决战和林城下,这便是索普最后的底牌。

    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周渊的信心,也开始一点点足了起来,在辽宁卫盘桓二十余天,士兵们的疲累一扫而空,从后方运来的粮草在辽宁卫堆集如山,足以支持他打上一个月,而且后方粮草还在源源不断地运来。兵精粮足,便是燕军现在最合适的形容词。

    下达十天限令之后的第天,左翼征东军传来消息,攻克榆林,击溃铁岭部驻守榆林的五千骑兵,铁岭部阿伦岱逃亡。第八天,右翼张叔宝传来消息,辽西军攻克逻些,击溃东胡铁勒部。

    至此,周渊终于完全放下心来,七月二十七日,路军以征西将军熊本为先锋,率二万征西军本部向和林突进。

    七月三十日,路军主力亦全军开拔,直扑和林。作最后一击。

    和林城,米兰达脸上全无血色,虽然天气已是热了起来,但他仍然盖着厚厚的被絮,只剩下皮包骨头的头如今只有不到八十斤重,昔日叱咤风云的东胡骄,即将倒在病魔的侵袭之下。

    吕诗仁跪在床前,缩回了替米兰达诊脉的手,回首看着索普,摇了摇头。

    “吕先生,父王还能坚持多长时间?”索普看着眼前这位大燕在东胡的头号谍探,眼却没有多少忌惮,这位在东胡极有名气的医道圣手已经没有了退路,除了依附东胡,他不会有第二条路走,当燕国的征伐大军惨败的时候,他送出去的那些情报,足以让他在燕国的同仁以及燕国人恨其如骨,千刀万剐也不会解心头之恨。

    “四王,大王只怕是大限已到了!”吕诗仁小心地道。“属下已经极尽所能了。”

    “难道不能再拖上几天么?要什么药材,王庭之应有尽有,只要你需要,我们便能找到。”

    “不是药的问题,而是王上已经油尽灯枯,药石再无任何效力了!”吕诗仁垂头道。

    索普闭眼,摆摆手,“你下去吧!我知道了。”

    吕诗仁轻手轻脚地退了下去。

    “父王!”跪在床榻前,索普轻轻地叫道,看着床榻之上,这个垂垂将死的老人,索普的眼,尽是敬畏之色,父亲的雷霆手段,让他是心服口服,哪怕是年余时间,父亲一直便没有离开过王庭,但是整个东胡,都在他的掌控之。

    肃清大哥索克一役,让索普对父亲的手腕一望无遗,阿固部和好几个支持大哥的大族之,早有无数将领被父亲掌握在手,这让这场夺位之争毫无悬念,索克本来以为要大伤元气的一场战事,最后只是杀了阿固部以及另几个大部的嫡系一脉便告结束。这也让他在接下来的战事之,增加了无数的筹码。

    米兰达的双眼缓缓地睁开,浑浊无神,看着眼前的索普,似乎费了很大的劲儿才看清楚眼前的人是谁。

    “索普!”他艰难地一个字一个字地往外吐着,“此战过后,你记着,西守北扩,与燕国签定和约,互不侵犯,甚至在燕国遇到危险的时候,可以出兵助之,秦国野心勃勃,君明臣贤,横扫天下之心昭然若揭,如果有朝一日秦国打到了燕国,出兵助之,燕国存,则我东胡人安然无恙,燕国若败,我东胡人便也撑不了几天。”

    “儿明白!”索普眼眶发酸,父亲这是在交待遗言了。

    “北扩,稳定与燕国的关系之后,尽力向北,不断侵吞原匈奴人地盘,将他们纳入我们的囊,以此壮大实力。匈奴虽败,但如果能将他们尽数收入囊,我东胡人便可比现在强大数倍,广阔的草原,本来就是骑兵纵横的战场,有了这些地盘,我们的战略回旋余地便大多了.”

    “是,儿记得了.”

    “好,好,有你在,我东胡人可再保数十年平安!”米兰达眼满是希翼.”周渊动了么?”

    “没有,他现在还盘据在辽宁卫,不过儿已经下令,让榆林与逻些的军队放弃这两个地方,这样一来,周渊便应当再无疑心了.”索普道.

    “周渊此人,本来也是一个劲敌,不过此人功利熏心,妄想一手遮天,嘿嘿,这双眼便被遮住了,他一定会来的.”

    米兰达话音刚落,外头已经传来了急促的脚步之声,颜乞一头闯了进来,左手挥舞着一份信件,”王上,王上,周渊大军动了,其以熊本为先锋,两万燕军于二十七日出动,其本部军马于三十日出发.”

    米兰达身微微一振,苍白的脸上蓦地浮上层层红晕,”好,好,大事定矣!”大笑数声,再无声息,索普猛地转过身来,看着床榻之上的米兰达,颤抖着将手伸到米兰达口鼻之间,脸上终现绝望之色,猛地扑倒在床榻之上,放声痛哭.

    一代枭雄,就此归去.

    辽西城,大公张君宝府,李云聪打开了蜡丸,看着内里的传来的情报,一直不见笑容的脸上,终于是绽开了,时候终于到了.太尉兵马已经兵发和林,十天之内,便可抵达和林城下,四分五裂的东胡人,如何抵达大燕兵锋,而自己这里,也该开始行动了.

    将手里的信件放到灯火之上,看着他烧成了灰烬,李云聪微笑着离开了自己的房间,向着张君宝的书房走去.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