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四百二十四章:物有所值的试探(书号:13651

第四百二十四章:物有所值的试探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蒋家权一回到征东府,云消雾散,曹天赐便焉儿了,被关押的秦雍商会一众人等,立刻便全部开释,以曾庆为首,一众人等走出了军法司的小黑屋,迎头看到的便是辽西司马吴溢等一众前来说情之人。

    “多谢各位伸手之恩!”曾庆抱拳,八方团团作揖,“曾某没齿难忘。”

    众人纷纷涌了过来,出言安慰。

    “曹天赐那个混帐小没有为难你吧?”吴溢斜了一眼军法司门口的那些黑衣汉,笑问道。这一问,却让曹天成分外不爽,曹天赐是混帐小,老岂不是成了混帐老,脸色立马便黑了下来。

    曾庆八面玲珑之人,眼光一扫,心便已是了然,大笑道:“小小误会,小小误会,曹司长通情达理,只不过问了我几个问题而已,知是误会,便道歉放人了。多谢各位前来帮衬,曾某无以为报,只能相请各位相聚酒楼,纵情欢饮如何?”

    众人轰然叫好,只有郑均上前,“我就多谢曾老板了,县衙内事务缠身,实在无闲去饮酒作乐,曾老板没事就好,郑某便告辞了。”

    此话一出,吴溢却是又不满了,你一个小小县令,难不成能日理万机不成,老是辽西司马,管理着这扶风境内数十个后勤供应支点,也不见得有你忙,这不是扫大家的面么?

    正想说话,郑均却是不管不顾,冲着众人拱了拱手。转身扬长而去,吴溢顿时黑了脸。曹天成却没理会这个茬儿,四海商贸与秦雍商会刚刚搭上线,他还有很多事情要与这个曾庆商谈,自然不肯就此离去,而麾下一帮商人,又哪里肯放弃这与秦雍商会结交的机会,自然也是要去凑趣儿的。四海商贸现在虽然混得风生水起,但是与秦雍商会比起来。不过是一个刚刚蹒跚学步的娃娃而已,自然是要去巴结一番的。

    众人拥着曾庆轰然而去,征东府内立时便安静了下来。

    长史房内,一间静室之,钟离与蒋家权两人相对而座。

    “师兄他可还好?”半晌,蒋家权终于打破了寂静。

    “李大师云游天下,神龙见首不见尾。不过前一段时间却是回到了咸阳城,我曾去拜见,也是机缘了然,我与他聊起了征东府,说起你这位长史,这才得知。蒋大人居然是李大师的师弟,当真让我惊讶不已。”钟郭笑道。

    “师兄名满天下,我不过一个到处混饭吃的谋士,焉能相比?”蒋家权微微一笑。“钟候爷所说的上一次,是李信大破匈奴之后吧?”

    “正是。那一次虽然大破匈奴,解了大秦后顾之忧。不过我国也是伤了些元气,国内有些反弹,大师便回国去看一看。”钟离道。

    “贵王上雄才大略,胸襟气度,着实天下少见。”蒋家权微微欠身,“这一仗,当真是打得荡气回肠,至今思之,仍是觉得惊心动魄,其凶险,实在是让人汗流浃背。”

    “有大风险,方有大收获。”钟离淡然一笑。

    “想来师兄定然是不以为然!”蒋家权看着钟离。

    “蒋长史倒是李大师的知音,大师回咸阳之后,据我所知,王上可是被他训了一顿。说什么国之大业,当徐徐图之,以势凌人,如此阴谋之事,可一而不可再,一旦失手,万劫不得翻身。”

    “我倒不如此认为!”蒋家权端起面前的茶杯,缓缓饮了一口,“阳谋阴谋,相辅相衬,缺一不可,大势之下,亦需小道帮衬。贵王上了不起,借鸡下蛋,却是将赵燕齐等国玩弄于鼓掌之上。”

    钟离微笑着看着蒋家权,想起李儒对这位师弟的评价,现在看来倒是极准确的,李儒行事方正,想得是挟倾天之势,行泰山压顶之势,而眼前这位却是可以不择手段的。

    “蒋大人,恕我直言,以你这才学,何须淹没在这小小的征东府,这里难以让你施展才学,如果蒋大人愿意归我秦国,我可担保,蒋大人必然为我朝堂重臣,辅佐我王,想来蒋大人也知我大秦心愿,这天下,终归都是我大秦的。”钟离毫不掩饰秦国横扫合,一统天下的野心。

    蒋家权长叹一声,盯着眼前茶杯之袅袅升起的白气,半晌才道:“秦国,有我师兄足矣,师兄大才,我不过是一乡野之间混吃等死的谋士,钟候爷的好意,我心领了。”

    钟离点点头,李儒曾谈起过与这位师弟在学术方面的分歧,如今李儒在秦国地位崇高,他自然不愿意向李儒投降,有时候说起来这学术之争,倒是比国之征战还要惨烈的多。

    “高远虽然不错,但一张白纸,毫无根基,只怕蒋大人一身本领,不得施展。”钟离道:“更何况现在高远将军身陷综错复杂的派系斗争之,一个不好,便是身败名裂的下场,蒋先生可需三思。”

    “白约一张,却是正好作画!”蒋家权却是大笑起来,“至于胜败,我倒没有想那么多,不过我看高将军却不是早夭之相,定然能名震天下的。”

    “人各有志,倒也不好强求!”钟离点点头,“既然如此,我倒是可以透一些消息给蒋大人,也算是我们的一点香火之情。”

    “哦?愿闻其祥!”蒋家权精神一振,这位钟候爷是黑冰台的副长,手掌握的情报,可不是曹天赐能探听到的。

    “李云聪在辽西城,如今燕翎卫调派了大批人手进了辽西,虽然还搞不明白他所为何来,不过我有一个猜测!”钟离看了蒋家权一眼,这才道:“他们想对付的是张守约。”

    “对付张郡守?”蒋家权心咚的一跳。

    “你们没有想到吧?”钟离哈哈一笑,“当然,这不过是我一厢情愿的猜测,当不得准的。”

    “钟大人为何有此推测?”蒋家权追问道。

    “张守约拥兵自重,盘踞辽西,是高远的重要外援之一,周渊,宁则诚想要剪除高远,自然便会想到对付张守约。偏生张家二字为了这继承权之争,打得不可开交,这便给了燕翎卫可乘之机,眼下张君宝在张叔宝与高远的夹击之下,溃不成军,眼见得便要失势,有了燕翎卫这根稻草,岂有不抓住之理?”

    “钟大人所说也有一定道理。对付张守约,难不成要杀了他不成?张守约老谋深算,又岂是那么容易得手的?”

    钟离哈哈大笑,“那倒也不见得,李云聪在辽西城呆了大半年,如果说没有把握,他岂会动手?那张守约的心腹张灼,现在掌控着辽西军,镇守辽西城的那一位,现在只怕已经投了张君宝了。”

    “先除张守约,转过头来,再对付高将军!”蒋家权喃喃地道。

    “大概便是这个道理了!”钟离微微一笑,“高远带兵在外,你们这扶风,毫无反击之力,可谓是人为刀殂,尔为鱼肉。而在前线,周渊要收拾他,也是非常容易的。蒋大人,如果事不可为,不如早早抽身,大秦朝堂,必有蒋先生一席之地。”

    “多谢钟候爷好爷,不过做人,有始有终,高将军赏识于我,让我有了一个可以施展才学的地方,高将军如果一飞冲天,那是我的福分,如果高将军失败,我也会退隐山林,再不会踏足朝堂了!”蒋家权缓缓摇头。

    “既然如此,便算是钟某饶舌了!”钟离站了起来,“钟某告辞了。”

    蒋家权站起身来,“钟候爷是在扶风还玩上几天呢,或是便要离去?”

    “走了走了!”钟离哈哈一笑,“你们都已知道了我的身份,在此呆着,徒添烦恼,还不如一走了之。”

    “倒也是这么一回事,不过钟候爷,虎豹骑已经知道了候爷在此,还请候爷一路小心,他们可不会待您如上宾,这一路回去,只怕也少不了事的。”

    “虎豹骑么?倒也没放在我心上!”钟离微笑点头,”告辞了,蒋大人.”

    “我送候爷!”

    送走钟离,蒋家权回到自己的长史房,关上房门,足足在内里呆到天黑,这才派人招了曹天赐过来.

    “天赐,我这里有一封信,你亲自去,送到高将军手,记住,要亲手交给高将军!”拿起一个信封,蒋家权递给了曹天赐.”你易装前往,不要通过任何其它渠道.”

    看着蒋家权的神色,曹天赐也不敢怠慢,”长史大人放心,我一定将信交给高将军.”

    “你去吧,越早越好!”蒋家权点点头.

    秦雍商会,曾庆也是匆匆而回,”钟候爷,曹天赐走了,不过不是往辽西城,而是往前线方向而去.”

    钟离嘿然一笑,”果然如此,高远,其志不小.今日我与蒋家权谈起高远所处的困境,对方毫不惊讶,显然对此早有准备,现在知道了燕翎卫要对付张守约,他们也不去通知,看来吞并辽西也是高远的意图之一,张守约如果死了,于他们而言,也是有利的.这一次试探,倒也是物有所值,虽然暴露了你们,但是却让我们彻底对燕国放了心,他们必然会陷入内乱之.”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