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四百二十三章:钟离其人(书号:13651

第四百二十三章:钟离其人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快马加鞭回到征东将军府,一跨进门,不由摇头苦笑,大厅之内,早已挤满了各色人等,为首数人,辽西郡司马吴溢,扶风县令郑均,居然还有征东府司马曹天成。再瞟一眼属于军法司的那个小院,门前站着十数个黑衣卫士,凶神恶煞,扶刀而立,曹天赐竟然是不见踪影。

    “蒋长史,你总算是回来了。”吴溢一看见蒋家权,不由大声叫起苦来,“曹天赐这小太也不讲道理,我们来此,居然连面都不见,太过分了。那秦雍商会是天下有数的大商会,便是王上也礼敬三分,这下倒好,来咱们辽西地面,被你们一声不吭,一网打尽,全抓了起来,你可知道,这一抓不要紧,前线将士需要的各类药草,成药从哪里来?这不是拿前线将士的性命开玩笑么?”

    郑均也阴沉着脸走了过来,“蒋长史,吾是扶风县令,这秦雍商会在扶风经营,可是在我哪里领了执照,缴了税收的,曹司长丝毫不曾知会县衙,便拿了人,未免也太不将我放在眼里了吧?”

    蒋家权不由苦笑,曹天赐不仅是军法司的司长,他还有另外一个身份,郑均还不够资格知道,曹天赐的确有抓捕人的资格,但一般都是秘密进行,这样明火执仗,的确是不太合适,不过好像自己当时是同意了的啊?糟,当时自己只管想着冯发勇透露出来的第二个消息,却没有想过曹天赐抓人的后果。也罢。黑冰台又怎么样,秦雍商会又如何。现在左右征东府是不怕仇人多,再加一个也无妨。

    看到曹天成荡了过来,蒋家权不由笑道:“怎么了曹司马,天赐别人不见,难不成连你这个爹也不见么?”

    曹天赐拉长了脸,不满地道:“在家里,我是他老,可以抡起板揍他。但在征东府,他是军法司司长,我能怎样?”

    “你明知说情没用,怎么还来了此处?”蒋家权奇道。

    “不能不来啊!”曹天成一指身后那数十个商人,“这些人都是四海商贸的,他们与秦雍商会都有业务上的往来,这一段时间以来。一直在跟秦雍商会送会,款还没有结呢?天赐把人抓了来,他们能不急么,一个不好,这些人就要破产了!”

    秦雍商会,果然是一个马蜂窝。才刚刚一捅,马上便要蜇人了。

    “大家却请安坐。”蒋家权团团一揖,“来人,上茶!”

    “蒋长史,我们可不是来喝茶的。将军出征前,将征东府一切大事托附于长史。现在曹天赐如此胡来,长史大人岂能放手不管?”郑均面色不善,拿下了秦雍商会,这每天的收入立马便下跌了一大截。

    “好,我管,我管。不过大家也知道,天赐就是一个倔骨头,却请大家宽限一会儿,我先与他谈一谈,不管怎么样,我一定将秦雍商会的人放出来,可否?”蒋家权微笑着道。

    好不容易安抚下众人,蒋长史回到自己的长史房,正吩咐人去叫曹天赐时,曹天赐却是兴冲冲地走了进来,看那满脸的笑容,倒是天上掉下了金元宝一般。

    “长史,大喜,大喜!”曹天赐欢天喜地,一进门就大叫起来。

    “喜从何来?”蒋家权冷着脸,“我只看到一大堆的麻烦,天赐,你捅了篓,却让我来给你擦屁股?”

    “长史大人,你猜我们抓了谁?”曹天赐丝毫不在意蒋家权的讽刺,凑了近来,低声道。

    蒋家权心一跳,莫名一种不好的感觉。

    “你抓着谁了,莫非这秦雍商会内有大人物?”

    曹天赐啪的双掌一合,“长史果然是妙算无方,的确如此,我也没有想到,就这么信手一网下去,居然网住了如此人物。”

    “是谁?”蒋家权已经觉得自己的心狂跳了起来。

    “钟离!”曹天赐得意地道:“我已经请了冯发勇来秘密辩认了,他认出其一个是钟离,是黑冰台的副长。”

    蒋家权卟嗵一声坐了下来,指着曹天赐,“钟离,居然是钟离,曹天赐,你这个惹祸精,你给将军惹大麻烦了。”

    “一个谍探头,鬼鬼祟祟地潜藏在我们扶风,抓了就抓了,怎么就给将军惹祸了。”曹天赐不满地道。

    “混蛋!”蒋家权勃然大怒,恨不得飞起一脚将这个家伙踹出去。

    “冯发勇没有告诉你他的身份?我明白了,这个家伙根本不怀好意,想借刀杀人,这个王八蛋,须得好好收拾他。”蒋家权怒道:“现在将军有周渊,宁则诚两个大敌也就罢了,你居然还替他招来第三个,你真是了得,了不起。”

    看着蒋家权发青的脸庞,曹天赐的笑容慢慢地敛去,“一个谍探头,怎么就能周渊宁则诚相比了?”

    “钟离,是黑冰台的副长,黑冰台,你知道是个什么东西吗?那是一个庞然大物,是秦王的爪牙,心腹,这个钟离,在秦国国内被封为武候。权势熏天,连一般的秦国王族都惧他三分,你倒好,一网将他网了进来。”蒋家权怒喝道。

    “他,他到我们扶风,定然不怀好意,我抓了又怎样?”曹天赐不服气地道。

    “燕翎卫在扶风有多少人,你怎么不去抓?虎豹骑在这儿又有多少人?你怎么不也去抓来,现在扶风赤马,云集了多少探你怎么不都去抓来啊?黑冰台在此,关你屁事啊,你有功夫,还不如去给我抓几个燕翎卫来,审一审他们究竟在辽西城干些什么呢?”蒋家权这一下是真得怒了。

    蒋家权在征东府内,一向是和风细雨,曹天赐就从来没有看见他有这样气急败坏的时候,见了蒋家权的模样,他也觉得有些不妙了。

    “长史,现在抓也抓了,能怎样,实在不行,我去将他们放了不就得了。”曹天赐双手一摊,道。

    “别人放也就放了,这个钟离,你说抓就抓,说放就放,岂有这么容易的事情。”蒋家权长叹一口气,看着曹天赐,这家伙,还是太年轻了啊,虽然执掌军法司,铁面无情,建立暗司,卓有成就,但涉及到更高一层的争斗,他就显得过于稚嫩了,这一次,无声无息的被冯发勇阴了一把。

    “你们暗司还没有开始审讯他们吧?”蒋家权摇摇头,这擦屁股的事情,还得自己来做。

    “还没有,刚刚让冯发勇认完人,我便来禀报长史,摸清了身份,再来审讯,便容易多了,现在还关在后面呢!”

    “那个钟离呢,你也扔黑屋里了?”

    “没有没有,他和那个曾庆,看着就不是一般人,我将他们拘在军法司偏厅里。”

    “部算是做了一件对的事情,你现在就去将黑屋里的人都放了,这个钟离,交给我好了,对了,你不要再露面,免得他们看见你上火,还有,给我找到冯发勇,胖揍他一顿,居然敢阴我们。”蒋家权丢下一句话,转身便出了门,从后头径直向着军法司方向走去。

    军法司偏厅,曾庆坐立不安,这间小厅,只有十数个平方,除了门,连窗也没有一扇,而门外站着数个全副武装的护卫守着他们,曾庆倒不在乎自己的生死,关键现在还有一尊菩萨在自己面前,要是在这里受了一点损伤,自己可就完蛋了。

    “曾庆,你坐立不安干什么?”钟离大马金刀的坐在那里,看模样,却是一点也不慌乱。

    “先生,我是担心你啊,这个曹天赐完全就是一个毛蛋,屁都不懂。他,他要是用刑怎么办?我们也便罢了,但先生你……”

    “放心吧,不会有事的!”钟离晒然一笑,“这娃娃不懂事,这征东府里还是有懂事的人的。”

    “您是说?”曾庆眨了眨眼。

    “蒋家权是这里的长史。”

    “蒋家权原来只是渔阳郡的一个谋士,到了扶风,山无老虎,猴称霸王,能有多少见识?”曾庆叹道。

    “这蒋家权是李儒大师的师弟!”钟离淡淡地道:“你权限不到,有些资料你不知道罢了,李儒大师是何须人也,既然有资格成为他的师弟,这蒋家权的学识就绝不会差,在渔阳,只不过是有些人有眼不识金镶玉罢了。有他在,我们吃不了亏的,你等着吧,一会儿这位蒋长史就会过来了。”

    话音未落,外面已经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几名黑衣大汉一齐施礼,“长史大人!”

    蒋家权却是理也未理他们,直接推开了偏厅的大门,向着钟离,一揖到地,“钟候爷,蒋家权给您赔礼了。”

    钟离哈哈大笑,站了起来,走到蒋家权跟前,双手扶起蒋家权,“当不起,你是李儒大师的师弟,我可当不起你这一礼。”

    “手下人不知轻重,竟然将您给抓来了,这也是他们想不到您这样的人物,居然也会来扶风这等偏僻之地,还请候爷恕罪。”

    “什么罪不罪的,这辽西要上演好戏了,我特来看戏。”钟离微笑着道。

    蒋家权顿时眼皮直跳。

    (更新一直是早八点,晚八点,这两天混乱了,是因为枪手太忙了,以后会正常的,不会断更,大家放心。)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