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四百二十一章 :分析(书号:13651

第四百二十一章 :分析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将军府,长史房,曹天赐刚刚将自己从冯发勇那里探听来的消息回禀给了蒋家权,正在等待着他下一步的命令。高远临走之时,下令由蒋家权通盘负责征东府所有事宜,本来军法司的这种行动可以不通过蒋家权,自己执行,但曹天赐评估了一番自己手下的实力之后,认为军法司如果单独行动,很有可能无法逮住这些黑冰台的谍探,必须要有军队配合,现在扶风城内的军队除了负责粮食后勤的辽西一部之外,便只有征东军真一部。

    高远并没有立即将真所部编入征东军,因为如此一来,征伐东胡之时,不将真所部带去就太过于显眼,所以现在真所部名义的主人,仍然是菁儿,驻扎于扶风,作为保护菁儿的一股力量。这也是高远名正言顺地留在扶风的力量。

    这股力量的存在是非常关键的,现在征东军已经倾巢出动,便连在积石城由步兵所统领的人马,也秘密地从匈奴控制区开始东进,以便在大变到来时接应高远,从积石城到营口,庞大的控制区内,仅仅剩下的便只有唐明与王义的两个营人马,留下真这一部,到时候可以从容应对变故。

    曹天赐是想动用这部分人马,但这需要蒋家权的同意。

    曹天赐在等待着蒋家权的答复,蒋家权的心思此时却已经飞到了别处,对付黑冰台,蒋家权并不怎么上心,现在的扶风城,鱼龙混杂,鱼沙俱下,什么人都有,黑冰台来这里探听消息,毫不奇怪,倒是冯发勇无意之间透露出来的第二个消息。引起了他的极大关注。

    征伐东胡的战事进展极其顺利,顺利到了所有人都不敢置信的程度,现在路军已经拿下了辽宁卫,再向前,便是东胡的王庭和林了,而左右两路虽然遭遇到了顽强的抵抗,但也都是在历经苦战之后,达到了预期的目标,仿佛东胡在米兰达死后,当真成了一盘散沙。各自为战,毫无组织。这种现象,便是连周渊也有些迟疑了,拿下辽宁卫之后,躇踌不前。

    前方愈是顺利,对将军的威胁便愈是危险,冯发勇的这一条情报,让蒋家权嗅到了阴谋即将到了图穷匕现的时候了。

    “长史大人,长史大人!”曹天赐耐心地等了片刻。看着蒋家权一副魂飞天外的模样,忍不住出言摧促。

    哦!蒋家权身一振,从思绪清醒过来。

    “曹司长,你所说的事情。我同意了,你去找真将军调用一部分人马,不过,我有一点要求。不许杀伤,这些人抓了来之后,审一审。然后关起来,肯定有人会来保他们出去的。”蒋家权笑道。

    “这些人来刺探我军情报,就算是全杀了,他们也只能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为什么要这般小心呢?”曹天赐不解地道。

    蒋家权呵呵的笑了起来,“小曹啊,有时候,杀,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我们现在与黑冰台有冲突么?没有,他们搜集情报,只不过是例行公事,在这里,你也抓不住他们的重要人物,冯发勇为什么要告诉你这个,无非是想借我们的手,来教训一下黑冰台,他渔翁得利而已,不要因为冯发勇曾经教过你东西便对他心生好感,感激,说到底,他仍是虎豹骑的重要人物。”

    “这个我明白!”曹天赐点点头。

    “不过借这个关系与黑冰台接触一下也是好的。”蒋家权想了想,道:“黑冰台是原最大的谍探组织,力压虎豹骑,燕翎卫,自有他的独到之处,我们的狼群现在还是小崽,多接触一下各个不同的谍探组织,对我们是有利的。”

    “我明白了,多谢长史大人教诲!”曹天赐站了起来,躬身向蒋家权行了一礼。“我这便去与将军协商。”

    看着曹天赐走出去的背影,蒋家权无声地笑了起来,孺可教,又如此年轻,将来此人成长起来,必然会成为高远的一大助力。现在虽然还是一个小狼崽,但已经露出了锋利的爪牙了。

    抓捕黑冰台,于蒋家权而言,不过是小事一桩,脑里反复谋算了片刻,终于得出了结论,收拾了一下,站起来,径直便出了将军府,直奔高远以前的旧居,菁儿自回到扶风后,便一直住在哪里。

    秦雍商会,这是一个足迹遍自整个大陆的庞大商号,现在的四海商贸,与其比起来,便像是一个才会走路的娃娃,无论是在财力,还是在商路的开发之上,根本就不能与其相比,而在扶风,现在就有秦雍商会的一支商队驻扎在此,他们贩卖的不是别的东西,而是对于眼下出征的燕军来说,最为关键的东西,各类药草,其既有草药,也有成药。一到扶风,他们便直接找到了扶风县令郑均,付出了一个令郑均无法拒绝的价格,将以前的南山军营遗留下来的营房,全都包了下来,作为他们的驻扎地和仓库。

    卖的是草药,买的却是什么都要,他们雇佣了无数的本地人替他们收集各类从战场之上运回来的物资,内容无所不包,因为他们的存在,这些东西的价格被生生地抬高了两成。

    没有人敢怨恨,因为做生意的人惹不起他们,惹了他们,你就等于被从这个行当驱逐出去了,而燕国官方也不会去管他们,因为他们运来的东西,的确是现在燕军最需要的,而且秦雍商会的背景便是秦国朝廷,秦武烈王,当世第一大强国,得罪了他们,便是开罪了秦国朝廷。

    秦雍商会在扶风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钟老,这是近段时间整理出来的报告,请您老过目!”房内,一个看起来富富态态,满脸红光的年人,将一叠报告递给了一个老人,低声道。

    被称做钟老的老人看起来已经年过花甲,满头银丝梳理得一丝不苟,正在小口小口地品着香茶。接过报告,他并没有去看其的内容,微笑了一下,道:“曾庆,你有什么特别的看法吗?”

    曾庆沉吟了一下,“钟老,我觉得有些古怪,这一次燕军的行动太过于顺利了,只怕这里面有些别的蹊跷在内,周渊只怕也是察觉到了古怪。这才在辽宁卫按兵不动了。”

    “你是说东胡人在给燕国下套?”

    “我的想法就是这样的,不过周渊也是老狐狸,不见得会上钩。”曾庆道:“或许米兰达真的死了,不然,这样的陷阱不会设置得如此明显。”

    钟老哈哈大笑起来,“你错了,这正是他们的高明之处,米兰达或许是真死了,但他这个儿也不简单啊。陷阱做得太复杂。对于周渊这样的老狐狸来说,反而更不会上当,反而是这样看起来破绽百出的陷阱,会迷惑住周渊。就像是一只吃过鱼儿。品尝过腥味的猫儿,总是会按捺不住自己的。”

    “周渊会想不到这一点?”曾庆疑惑地道。

    “身在局,哪有我们在局外看得这么清楚,此人功利熏心。极欲建立自己的不世伟业,如果这个陷阱复杂,他会想得更仔细一些,但现在既然如此粗陋,他只会更添信心.”钟老微笑道:”燕军这一个大亏是吃定了.”

    “这么说来,我们商会也要做好一些准备工作了.”曾庆道.

    “管他胜他败,总这都是有生意做的.”钟老笑了起来.”对了,李云聪这个小崽在辽西城鬼鬼祟祟地在搞些什么,查清楚了么?”

    “没有.”曾庆脸上一红,脸上的肥肉抖动了几下,有些惭愧地道:”李云聪也是老手,我们想了一些办法,没有渗透进去.钟老如果在意这件事情的话,我再去设法.”

    “不必了,如果我所料不错,他所谋的无非就是张守约而已,此事与我们无关.”钟老咧嘴一笑,”我更感兴趣的是高远这位征东将军.”

    “钟老这一次过来,是专门为高远所来?”曾庆微微有些惊讶,”不过一个征东将军而已,哪里值得您亲自出来一趟?”

    “非也!”钟老微笑道:”前一段黑冰台的探在草原上发现了一些异常,溃散的一些匈奴小部,还有一些马匪,居然有渐渐被收拢起来的意思,你也知道,我大秦是绝不会允许匈奴人再抱成团的,所以我便投了一部分人力进去,收集起来的情报,颇有意思,这些事件里面,都有征东军的影,随后我派人渗进了四海商贸,你猜我发现了什么?”

    曾庆不说话,只是看着钟老,能让眼前这位老人亲自出手的,自然是黑冰台的秘密事务,他愿说,他便听,他不愿说,曾庆是绝不会打听的,干这一行,知道的太多,有时候就是祸.

    “我们在草原深处发现了一座城.高远在哪里藏了偌大的实力,这家伙,有点意思!”钟老笑了起来,”建了这座叫积石城的城堡,又几乎是明火打劫一般地拿下了河间郡的保康,营口,这高远,是想造反么?”

    “这么大的动作,燕翎卫居然没有发现?”曾庆大为诧异,”真是一帮废物.”

    “不是他们废物,而是他们现在的精力没在这一块,不知道在忙些什么,檀锋上位之后,反常动作很多,此人看似是宁则诚一系,是宁则诚的心腹,现在我看来,倒是有些未必.”

    “哪我们要不要透一点消息出去?”

    “不!”钟老摇头,”这一次无论燕国胜败,高远这个家伙的秘密,都不要泄露出去,甚至有必要的话,还要帮他一把,他就是燕国的一大暗疮,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爆发出来,到时候燕国大乱,于我们却是好处多多.”

    “我明白了!”曾庆点点头.秦国要征伐天下,统一原,早就不是秘密,如果燕国大乱,自然是于秦有利.

    “钟老,这些天我们在扶风收购燕军的战利品,发现了一个奇特的现象,倒是值得注意!”曾庆突然想起了什么,道.

    “哦,有什么异常?”

    “从前线下来的回来押运物资,俘虏等各部燕军,有公开的官方战利品,也有士兵,将领个人的收获,但征东军回来的人当,除了以官方名义发卖的战利品之外,无论是士兵,还是将领官员,没有一个人卖出他们的私藏.”

    “这说明了征东军所有,根本就没有私藏的战利品.”钟老有些惊讶地道:”这征东军的军纪森严到了这一地步了么,便是我们秦军,也没有这等严厉,那些大兵们,总是能想到法赚钱的.”

    曾庆道:”是啊,通过一点,我能想象这支军队的战斗力.”

    “这个情报倒还是不错,曾庆啊,想不到你连这些细节都注意到了,好好干,再过些年,我便调你回总部去,不用在外面奔波了.”

    “多谢钟老!”曾庆顿时大喜过望.(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