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四百二十章 :谍探云集(书号:13651

第四百二十章 :谍探云集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已是五月底了,曾经冷清了半年的扶风县城再一次热闹起来,无数的商贩一波又一波的涌进这个小小的县城,寻觅着属于自己的那一份气运,城人满为患,新任的扶风县令郑均不得不命人在城外搭起一个又一个的临时的棚,以供那些商贩居住,当然,这些棚不是白给的,想要,拿钱来。

    郑均这个扶风县令不比以前吴凯,他现在可是管辖着扶风,赤马两个县。在行政才能之上,郑均的确是一把好手,其财赋能力也不差,要不然,他也不可能将赤马县经营得如此之好了,要知道,那个时候,他可没有高远这样一尊大神坐镇。

    涌进来的这些商贩,说白了就是做战争生意的。燕国与东胡大战,燕军节节胜利,一路高歌猛进,这不仅是是朝廷的胜利,也是无数商人的商机,原有数的商号几乎都派了人过来进驻,也有一些本钱极薄的行脚商人,跑来这里捡漏。

    战争是灾难,但也是大机遇。

    无数的战利品从前线源源不绝地运来,这些东西,需要处理,换成银钱,这些东西,一般的行脚商人是没有能力接下来的,几乎都是大商号们包圆,这些大商号,基本上都有着强横的政治背景,不是单个的行脚商人能抗衡的。像新近崛起不久的四海商贸,在他们的背后,就是征东将军高远。征东军送回来的战利品,便全部由他们包收包销。

    单个的行脚商人的目标,一是那些押送战利品回来的士兵,只要上了战场,所有士兵们或多或少都会有一些私人收藏,这些私人收藏一般是见不得光的,只能偷偷地销售,而且价格极低。这便是这些行脚商人的机会。二来,战领区内亦有无数百姓,这些人经历了战火,只怕亦是损失惨重,想要重建家园,便需要无数的物资,胆大的商人便深入战区,哪怕是针头线脑,这个时候也可以卖上一个好价钱。

    因为这场战争,所有人都赚得盆满钵满。当然,扶风县也是日进斗金,这让郑均喜笑颜开。高远的左路军与朝廷的主力路军一从扶风出发,一从赤马出发,都在郑均辖下,无数的人流带来的便是无尽的真金白银。

    人上一百,形形色色,更何况现在扶风云集了原无数国家的商人,商号。这里面自然是夹杂着数之不尽的沙,几乎各个国家的探都能在这里找到,有些人是公开的,因为他们所在的商号。是个人都知道其代表的意思,但更重要的,却是那些掩藏身份,没有公开露面的。

    冯发勇再一次光临了扶风了。他离开扶风之后,还没有走出燕国国境,便又重新接到了命令。不过这一次,他却是以赵国官员的身份公开来到扶风的,当然,这个官员身份只不过是一个掩饰,他真正的意图是统领虎豹骑在扶风,赤马以及潜入到战场之上的虎豹骑的人马。虎豹骑高层选择冯发勇,是因为他与扶风征东军高层的关系。

    冯发勇替征东府培养特殊人员的事情,他早就禀告了上司,也正是因为这层关系,让冯发勇再一次得到重用,虎豹骑有了这层关系在这里,很多事情便容易多了,就算是有人折进去,只要冯发勇出面,想来也是能捞出来的。

    虎豹骑的信心不是没有道理的,像其它抵达扶风的探头目们不得不想尽办法掩藏自己身份的时候,冯发勇可是大模大样地住在扶风的驿馆之,便是扶风将军府,他也是自由出入。

    “冯老哥,你们虎豹骑在我们扶风赤马区域内,不只有这点人手吧?”将军府,军法司,曹天赐盯着冯发勇,一脸的不信任的模样。“老哥不地道啊,你这开过我的名单,我们几乎都自己掌握了,这其几个,我还在辽西城打过交道。我想知道的,可是那些暗。”

    看着曹天赐,冯发勇满脸都是笑容,曹天赐至今还只有一十岁,仍算一个半大小,坐在哪里,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丝毫看不出他会是征东府的高官,当然,如果谁这样认为,那他铁定就要吃大亏了,辽西城几个月的交集,冯发勇对眼前这个半大小有了深深的了解,坚韧,好学,更重要的是,在人畜无害的面容之下,其心狠手辣,便是让冯发勇也有些发怵,真不知道这小曾经有过什么样的经历,小小年细,便变得如此铁石心肠。这小天生就是干这一行的料,心思细腻,举一反三,当初在辽西城自己教给他的那些手段,到了他的手里,不过数月之间,便已经面目全非,只能依稀看到一些虎豹骑的影了,冯发勇想信,只消再过上一段时间,只怕连这点影也会消失殆尽,他们,将形成自己的特有的手段。

    狼群,这个现在还默默无闻的谍探组织,在将来的名声只怕也会响彻大陆,不会输给虎豹骑,燕翎卫,黑冰台。

    “曹老弟哟,你也体谅一下老哥哥的难处吧!现在扶风,可是各色人等混杂,真要都交给你了,我如何向上头交待?咱们虎豹骑在扶风,绝不会做任何不利于高将军的事情,我们只是探听一些情报,打探前方战况,以此来确定接下来的赵国将要作出什么应对之策而已。”冯发勇笑呵呵地道。

    “真的是这样么?那昨天,在西坊上那几具尸体是怎么一回事?”曹天赐冷笑。

    “私人恩怨,私人恩怨!”冯发勇连连摆手,“你也知道,除开韩魏齐不说,他们的谍探机构不成气候,排不上名号,虎豹骑,燕翎卫,黑冰台,相互之间都有不小的恩怨,这一下全都云集在此,抬头不见低头见,总会是爆发一些冲突的。”

    曹天赐嘿嘿一笑,拉了把椅坐到冯发勇跟前,“老哥哥,这么说来,你今天到我这里来,是想给我一点特殊的东西哟?”

    冯发勇干咳了几声,“也没有什么干货,就是黑冰台在这里的几个据点嘛,我有了一点眉目,不知老弟你有没有兴趣?”

    曹天赐盯着冯发勇看了半晌,突然爆发出一阵大笑,“老哥哥,昨天晚上你们吃亏了,这才想起来找我,想让我给你出口气?”

    冯发勇尴尬地笑了起来,“黑冰台,的确厉害,昨天我们死了三个人,只做了他们一个。”凑近了曹天赐,“老弟,你不想收拾他们一番?”

    “黑冰台与我们也没有恩怨,我们干嘛要对付他们?再说他们来这里的目的,只怕与你差不多,你们私下的恩怨,我可没功夫管。”曹天赐摇头道。

    冯发勇一张脸顿时黑了下来,“你小,真没良心。”

    曹天赐嘿嘿一笑,“当然冯老哥,你要是有什么干货给我的话,我倒是可以考虑的。”

    冯发勇眼睛一亮,“干货倒是有,只要你肯动手收拾黑冰台,我便提供这些干货给你。”

    “你得说说看,到底是什么干货,有没有价值?”

    “燕翎卫突然从总部调了大批人手到了辽西城,你可知道?”冯发勇压低声音,道。

    “现在东胡与我国大战,燕翎卫大批调来辽西,这是应有之意,算狗屁干货啊?”

    “可是他们分成了两批,一批是公开的,但真正的精锐却是暗潜入,连他们在辽西城分部头目都不知晓,一来之后,便进了张君宝的府邸,再也没有出来,你说这是不是值得思量一翻?”冯发勇道。

    “进了张君宝的府邸?”曹天赐惊讶地张大了嘴。

    “不错,我怀疑燕翎卫在辽西城会有什么大动作,不然李云聪不会一直呆在辽西不走。”

    “还真是有点意思。”曹天赐点点头,“但还是不值得我向黑冰台出手啊,黑冰台是庞然大物,与我们又没有恩怨,我这一动手,可就结了仇了。”

    “干咱们这一行,今儿不结仇,明儿肯定会结仇。”冯发勇淡然一笑,“再提供一个消息给你吧,燕翎卫换了檀锋当家之后,人员调动比较频繁,宁则臣的嫡系看起来没有动,但经过我们虎豹骑的分析,认为这些调动大有玄机,这个檀锋不是一个简单的家伙,正在一步步架空宁则臣,而且此人近段时间行踪诡秘。”

    “你们在燕翎卫的总部也有人?”曹天赐眨巴着大眼睛,好奇宝宝般地问道。

    “燕翎卫,虎豹骑,黑冰台,都是成立多少年的老机构了,相互之间有点渗透算什么?怎么样,值得你出手了么?”

    “够了够了!”曹天赐长笑而起,“其实老哥哥你不说这些东西,我也会出手的,你算是我半个师傅呢,师傅吃了亏,弟自然是来替你出气的,你放心吧,黑冰台这几个据点的人,我都替你拔了。”

    “那就多谢了!”冯发勇大为高兴。“那哥哥就等你的好消息了,先告辞了!”

    “老哥走好,不送了!”(未完待续。。)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