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四百一十八章 :雾散之时(书号:13651

第四百一十八章 :雾散之时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花儿营,恶斗仍在持续,阿伦岱又投入了一千骑兵,在他的身边,还留着一千骑兵作为后备队使用,一支成熟的军队,一个成熟的将领,什么时候都不会忘了在自己的身边留下一支机动部队,除非到了最后时刻,或者要达到一个什么特殊的目标,才会将手里的本钱一点也不留的砸将下去。

    征东军不好对付,阿伦岱十分清楚这一点,这几年来,这支军队从扶风境内,一直向前,深入东胡境内百余里,甚至还建起了牛栏山大营,左近的东胡小部不是被灭,就是被迫迁移。但是他没有想到,对方的战斗力强悍到了这种地步。

    阿伦岱心不是没有担心,埃俊那一支诱敌的军队能拖到什么时候,一旦这大雾散去,贺兰雄发现上了当,折身回来的话,自己就有可能功亏一篑,这个匈奴人麾下的两千骑,着实是有些难以对付。

    但愿埃俊将他吸引得远一些,阿伦岱在心祈祷了几声。如果自己这里能够消灭了高远,那贺兰雄便不足为虑,高远一死,这家伙说不定便会带着人窜回大草原去。他忠的只是高远,可不是大燕朝。

    干掉高远,不仅仅是灭掉燕国左路军,毁掉这一路攻势,更重要的,自己出了一口恶气,也替索普王出了一口恶气,当初如果不是这个高远千里奇袭榆林,一把火将榆林烧了一个干净,索普王怎么会被老王惩罚?如果不是这件事,大王哪里有与索普王竟争的机会?想来想去,这一次的东胡内斗,竟然与眼前这个高远有着脱不开的干系!

    想起和林的鲜血,阿伦岱就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那些传出来的消息或者或假,大多是为了迷惑了燕人的,但是有一点。并没有错,和林真的死了不少人。老王布置周密,已经将损失降到了最低,但和林仍然用血流成河来形容也不为过,阿固一部,可是能组建起超过两万骑兵的大部,便是精锐,也过万骑,还有依附他的一些小部落,再加上他们的家眷。足足超过十万人的大部落啊。他在心叹了一口气,虽然老王勾连了阿固部的重臣元老,主要大将,但这一役,阿固部仍然死了近五千军队,阿固迎新一系被斩杀殆尽。再加上大王索克以及他的部将,嫡系部队,这一次和林被杀的人超过五万。

    虽然每一次的东胡王位之争都是用血浇灌的,这一次算是死人最少的了。但以前那些血淋淋的王位争夺战,阿伦岱并没有参与,那时的他还年轻着呢!这一次他不再是看客,而是直接参与者。权力的争斗让他震颤不已。一位沙场之上出生入死的将领,第一次有了呕吐的感觉,因为那些躺在血泊之的人,是他的同袍。不久之前,大家还在一起欢饮呢,转眼之间。自己却要将锋利的刀抹过他们的头颈。

    老王的铁血让人胆战心惊,他连索克在临被斩之前,要求见最后一面的要求也没有答应,索克一族,连尚在襁褓之的婴儿也没有放过,全都杀得干干净净,这一役,只杀得所有王族心胆俱裂,也杀得索克的王位稳如泰山。

    也许老王真是老了,不愿意再见大儿,生怕自己起了添犊之情,从而饶过索克吧,这可是为东胡埋下内患。老王可能真得老了,阿伦岱可是听祖父讲过,当年老王可是抡起刀,亲自砍下了自己好几个兄弟的头颅。

    天空似乎传来了喀嚓的一声轻响,一缕阳光忽地落在阿伦岱身上,温暖的光线在这个湿润的让人发腻的天气之不由精神一振,阿伦岱身一震,清醒了过来,自己竟然走神了。

    咬了咬牙,和林的内斗,虽然死了这么多人,但终是将其余的东胡人全都团结在了一起,眼下东胡各部对于和林传来的命令,丝毫不敢违逆,而借着这些鲜血,也成功地骗过了大燕,他们的主力,燕国的十万常备军,现在正满心欢喜的高歌猛进呢!去吧,去吧,前边等待你们的不是功勋,而是通往阎罗殿的大道。

    忽喇一声,满天雾气就在这一刻,消失的无影无踪,一个清晰无比的世界展现在所有人面前,天空之,太阳肆无忌惮地将阳光洒将下来,即便是下面差不多是一个修罗地狱。

    阿伦岱睁大了眼睛,这一瞬间,他看到的不是让他惊喜的场景,而是让他肝胆俱裂的一幕。他的骑兵正在四面八方地围攻着那些青色的扶风士兵,那些曾经阻挡骑兵的车城此刻已经东倒西歪,不足为俱,看起来,他占了上风,对手在骑兵的冲击之下,如同怒潮之的一小舟,随时都有倾覆的可能,但阿伦岱仍然手脚冰凉。

    因为下面根本就不是高远征东军的主力,高远征东军,左右三军有接近千人的兵力,但现在,陷在自己围困之的征东军,绝不会超过两千人。

    还有几千征东军哪里去了?

    大雾迷漫,他们走散了?这只是一个笑话罢了。

    他们上当了,去追埃俊了?这很有可能。

    高远设下了陷阱,以己为饵,诱惑自己来攻,然后将自己包围在这里歼灭,这种可能性最大。

    一瞬息之间,阿伦岱便想到了数种可能。

    退兵!这是阿伦岱的第一个念头。他的手已经摸到了牛角号上,号声一起,他与他的骑兵便将迅速退出战场,这便是骑兵的优势,想战便战,不想战便走。

    但那展在阳光下招展的高字大旗太诱人了。在那大旗之下,高远的身姿分外清析,看到高远,阿伦岱便不由自主地摸向自己疤痕累累的脸庞,也许,自己可以抢得那么一丝先机。就算高远设下了陷阱,但现在他也是势如累卵,是自己被包围从而失败,还是歼来了高远再从容远循,都在两可之间。

    “一切皆有可能!”阿伦岱两眼发光,霎时之间,当真是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你想四面包围,间开花,我便一口先将你这包馅吞了下去,然后再突围而出,哪怕是将这几千骑兵折在这里,但只要杀了你高远,什么都是值得的。

    他举起了号角,吹出来的号音却不是撤退,而是总攻。听到连绵不绝的总攻号角,花儿营里正围攻高远的骑兵发出声声呐喊,一次次竭力冲击着征东军的阵列,而在丘岭之上,阿伦达机动的一千骑兵也呐喊着冲了下去。

    阿伦岱收起号角,拔出了弯刀,紧随着他的部下冲了出去。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能不与能,在此一举。

    征东军的车城早已被攻破,残破的大车东倒西歪,但也不是没有用处,至少,他还能迟滞对方骑兵的速度。所有的士兵此时已经被压缩到了一个范围之内,重装步兵阵列在外,长矛手在他们身后,从重步兵之间的缝隙里长刺矛长长地伸出去,为他们制造出一点点的时间,只需要这一点点的时间,重步兵手的陌刀就能将骑兵连人带马砍死在当地。弩兵们端起臂张弩,沉默着射击,伤员们在间,互相支撑着,替弩兵们上弩箭。

    这只怒涛之看似随时可能倾覆的小舟,此刻却如同海磐石一般,任他狂风暴雨,却自巍然不动。

    孟冲听到了那声总攻的号角,在扶风呆了差不多一年的他,早已熟悉了东胡人的号角之声代表的不同意义,听到总攻的号角,不由心急如焚。

    “跑起来,跑起来!”他嘶声吼道,挥舞着手的鞭和佩刀,“快一点,再快一点。”

    郑晓阳听到了那声号角,比起孟冲,他更是熟悉这号角之音,他一言不发,跑到了队伍的最前列,撒形脚丫,一路狂奔,他有马,先前因为大雾没有骑,这个时候,他却也不愿骑了。他跑在队伍的最前面,已经有些疲惫的右军士兵们看着都督奔跑的身影,都是精神大振,奔跑的速度再一次加快。

    一次次的猛烈冲击着那顽石,便像剥着葱一般,每一次总会剥下那么一小片,但马上,这一点缝隙便会被填补上,

    阿伦岱终于绝望了,他已经听到了远处征东军的军号之声。

    “撤退,撤退!”他喃喃自语,半晌才反应过来,猛地抽下腰畔的号角,吹响了撤兵的号声。但就在他撤兵号角响起的那一瞬间,原本坚如磐石的那扁舟却轰然爆散开来,分成了三个箭头,逆向反冲了过来,最间,最凶悍的一股,正是高远本人。

    征东军要缠住对手,不让对手从容撤退。

    郑晓阳带着他的右军出现在了丘岭之上,下一刻,孟冲的左军出现在另一个方向之上,征东军万胜的呼喊声在这一刻,响彻花儿营。

    阿伦岱被包围在了花儿营这数里的盆地当,这里的地形,成了杀死这股铁岭部骑兵的最后一根稻草。(未完待续。。)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