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四百一十五章 :互相算计(书号:13651

第四百一十五章 :互相算计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高远现在无法琢磨对手到底在打什么主意,但他有一点却是猜对了,横亘在他面前的铁岭部,的确是不折不扣的四王索普一系,而指挥这五千铁骑的却是他的老相识阿伦岱。两年之前,高远绕道匈奴控制区,千里突袭榆林,便与这个阿伦岱交过手,只可惜当时阿伦岱命大,竟然逃出了生天,不想这一次又碰上了。

    铁岭部当然不止眼前的这五千骑,这是一可控弦过万的大部族,阿伦岱本应该是坐镇榆林的,但当他知道燕国左路军指挥竟然是他念念不忘的仇敌高远的时候,便再也按捺不住埋藏在内心的仇恨,径自亲自上了第一线。

    那一战,他阿伦岱半边脸蛋都被削去,变成了一个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这一次,他要将高远的脑袋砍下来,以雪前仇。

    五天,他已经将高远的征东军阻挡在了镇远五天不得前进,怎样才能一口吞下这个大仇敌的军队,是阿伦岱现在正在考虑的问题。

    对于这一次与燕国的全面战争,阿伦岱充满着必信的信念,作为索普的亲信大将,他知道很多其它将领并不知道的内情,伟大的米兰达王并没有死去,那只是一个诱惑燕军不断深入的毒饵,而现在,路的燕军主力正在一步步踏进死亡陷阱,当他们越过辽宁卫之后,就是他们的死期。

    殂击左右两翼,寻机歼灭他们,这便是他阿伦岱接到的命令。铁岭部麾下万骑,五千骑驻扎在榆林,阿伦岱带上了另外五千骑,前来迎战高远,与对手兵力对比几乎达到了一比一的比例。

    虽然急于报仇,但阿伦岱并不莽撞,他的对手并不是一个好对付的家伙。两年前他就领教过了,诡计百出,狡滑多端,防不胜防,当年在沱沱河,自己便是在占尽优势的情况下,遭到对手伏击,而全军覆灭的。这一次,他绝不能重蹈覆辙。

    双方的哨骑在这片区域内互相绞杀,其惨烈程度远超大军作战。让阿伦岱惊叹的是,精锐的东胡哨骑在这一场哨骑大战之,居然落在下风之处,斩杀对方一个哨骑,往往要付出两到三倍的人命,这让他有些不能接受。

    只到一天前,他们活捉了一个受伤的对主哨骑,总算搞明白了这些燕军哨骑如此强悍的原因,他们居然是以前横行东胡的杀破天马匪。为首的就是那个白羽程。

    “这个万恶的马匪头,原来是逃到了高远那里,难怪这两年一直没有找到他的踪迹!”阿伦岱脸上露出了冷笑,“好。好得很,不是冤家不聚头,这一次,我阿伦岱的几个仇人却是聚到了一起。正好一齐清算。”

    当年他坐在船上,看着沱沱河两岸的部下,被高远与白羽程肆意砍杀的画面似乎又浮现在他的眼前。这让他那犹如鬼怪的脸庞更加可怕了一些。

    找不到自己的主力。高远的征东军便龟缩在营寨之,几天都没有挪窝儿,阿伦岱也不着急,这个高远扎下的营盘便像是一个马蜂窝,第一次攻打便让阿伦岱吃了大亏,那些营寨外纵模交错的壕沟让骑兵的速度无从发挥,而营寨里密如飞蝗的羽箭,更是让人记忆犹新,那一次交手,他损失了上百骑兵。如果这样的攻防多来几次,那他所率领的铁岭部别说吞下对手,只怕要被对方赶得鼠窜而回了。

    “我不摧你!”阿伦岱冷笑道:“但有人会帮着我摧你的,我就不信,你能一直趴在这儿不动窝儿。”

    只要高远一运动起来,那他便有机会了,在行军过程之打击步兵的战法,对于东胡骑兵来说,百试不爽。

    “阿伦岱将军!”一名东胡将领策马直奔而来。

    “什么事?埃俊,高远动了么?”阿伦岱从地上站了起来,刚刚下过雨的草地上虽然垫上了一层毡毯,但他当起来时,仍然感到屁股上湿漉漉的。

    “高远的骑兵动了,所来的方向,正是我们现在的驻扎点。”埃俊翻身下马,大步走到了阿伦岱的身边。“倾巢而出。”

    高远所率征东军里,有两千骑兵,这也正是阿伦岱所忌惮的地方,这两千骑兵之,差不多一半都是高远招募而来的匈奴骑兵,这些在秦国与匈奴大战之幸存下来的家伙,个个都是不要命的亡命之徒,骑术顶尖,刀法弓技无一不是上上之选,而且他们现在的战斗方法,与匈奴人习惯的战斗方法截然不同,惯于浪战的匈奴人,现在居然也懂得了分进合击的有组织进攻,这使得他们的战斗力更上了一个层次,一旦被他们纠缠上,便极难摆脱,而高远的步卒亦会如同闻到了腥味的野狼循声而至,步骑配合,本就是大燕军队的长项。

    “这群野狼闻到味儿了!”阿伦岱冷笑起来,“看来他们抓了我们的哨骑。”他抬首看天,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埃俊,这天气,看来今儿个晚上,或者明天,会有一场大雾,你说,这是不是机会呢?”

    “将军,您的意思是?”埃俊问道。

    “你率一千骑去诱敌。”阿伦岱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你要想办法,让贺兰雄那个王八蛋认为你就是我们的主力,部队里所有的战马你都带走,我这边一名骑兵只留一匹马,这样,你那一千骑兵看起来便有数千之数。”

    “将他的骑兵远远诱开?”

    “不,若即若离,只要贺兰雄一上当,那高远便会随之而来,而我们的主力,将埋伏在一侧,对他实施致命一击。只要打散了他的队伍,剩下的,就简单了。”阿伦岱道。

    “是,将军,您这里发动之后,我会立即反击,拖住贺兰雄的骑兵,让他不能返身来援。”埃俊脸上也是露出了兴奋的笑容。

    “小心一些,贺兰雄麾下的那些骑兵,着实很难对付。”

    “在这里,我们地形比他们熟。”埃俊嘿嘿笑了起来,“到时候,我给贺兰雄一个惊喜。”

    “传令,全军拔营!”阿伦岱翻身上马,看向高远征东军所在的方向,冷笑道:“高远,可别教我失望啊,看来你们的主帅已经是迫不及待了,你不得不主动来寻我决战么,好,我给你这个机会。”

    数十里外,高远大营。

    众人盯着地图,听着高远一条条的发布命令。

    “孟冲,你率左军潜服于梅家岭。郑晓阳,你率右军潜藏于瓦谷。而我,将带着军直奔花儿营,我想,这里应当是阿伦岱选择的殂击我们的战场。不能拖下去了,路军前进速度太快,我总是心有些不安。”

    孟冲盯着地图,咽了一口唾沫,“将军,这太冒险了,花儿营离这两地的路程,以步兵的前进速度,足足要一天,军的两千弟兄要在阿伦岱的攻击之下支持一天,实在是太危险了,这不是据营而守啊,到时候,我们能聚兵成阵就不错了。”

    “不错,高将军,而贺兰雄一时之是也不可能来援助你的,到时候,阿伦岱肯定会派出一支骑兵去缠住他,如果我们不能及时赶到战场,那结果……”郑晓阳咬着嘴唇,“要不高将军,由我带右军去花儿营,您去瓦谷。”

    “怎么,你认为你去花儿营,会比我在哪里坚持的时间更长?”高远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郑晓阳。

    “不不不!”郑晓阳连连摆头,“我哪里比得上将军,可虽将军,您是一军之主帅,这等冒险之极的事情,实在是不宜由您亲自来做。”

    “又是千金之不居危墙之下么?”高远哈哈一笑,“我不是什么千金之,我是一个将军,杀人如麻。区区阿伦岱,便想要了我的命去,他还不够格。放心吧,军之两千人,皆是虎贲之士,又有一千重步兵在内,阿伦岱想吞下去,不是那么容易的,最重要的是,只有看到了我,阿伦岱才会不顾一切的来进攻,而如果我不在哪里的话,以阿伦岱的精明,必然会看穿这是一个圈套。那我们的这一番苦心可就要全白费了。不打垮了他,我们怎么按期赶到榆林,不到榆林,我们与军的距离就会越来越远,到时候反而更危险,而且你们也知道,周太尉对我一直不怀好意,我如逾期不至,到时候他要收拾我那可是名正言顺,要知道这可是战争时期,他要行军法,谁都没有话说。”

    众将皆沉默了下来。

    “好了,兵凶战危,任谁也说不起狠话,你们想要我安然无事,到时候,便尽量地早点赶到花儿营吧。我在哪里等你们。”

    “是!”众将肃然起立。

    “征东军!”高远伸出了他的手右。

    “万胜!”所有将领都伸出了他们的右手,叠加在高远的手上,用力一挥,众将鱼贯而出。

    “阿伦岱,我知道,你一定不会放弃这个机会的,不是么?”高远微笑起来,“两年不见,不知道你是不是长进了呢?”(未完待续。。)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