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四百一十四章:迷惑(书号:13651

第四百一十四章:迷惑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三月二十八,距离燕国举兵伐东胡已经过去整整二十天了,十数万燕军分成三路,突入东胡境内,一路势如破竹,二十天,前进五百里,强悍的东胡铁骑似乎不堪一击,在燕军泰山压顶的军势面前,一触即溃,根本没有形成有效的抵抗。

    这种异常顺利的局面使得燕军上下欣喜若狂,看来从东胡和林传来的情报是正确的,米兰达已经死亡,东胡两位权力最重的王,索普与索克陷入了争夺王位的争斗之,东胡最精锐的部队,竟然在此最要命的时候陷入内斗,使得燕军面前基本都是不堪一击的鱼腩部队。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五天前,高远指挥的左翼,终于遇到了第一波强劲的对手,东胡大部铁岭部。这个拥有骑兵达到五千余骑的等部落横亘在了高远前进的道路之上,五天以来,双方交手数次,互有胜负,铁岭部无法击退征东军,而征东军也被他们挡在了镇远,一时之间,双方形成了僵持之势。

    铁岭部充分发挥了骑兵机动作战的风格,不与高远的主力部队接触,而是采取了侧面不断袭扰以及打击高远身后粮道的战术,或聚或分,分开时,形成数百到一千的小股队伍,聚拢时,则拥有数千铁骑,形成对高远所部拥有毁灭性打击的一股强力力量,逼使高远不得不停下了前进的脚步,不将这支敌人击溃击败,征东军根本不可能向前。

    但想要击败对手。又谈何容易?这几乎是一支可以与征东军势均力敌的强敌。

    “将军,路军周太尉的信使来了!”值星的颜海波带着一个风尘仆仆的将领跨进了高远的大帐。

    “末将郑新。见过高将军!”来人向高远行了一个军礼,直起身来,“末将是周太尉帐下一员牙将,奉太尉之命,给将军送来军报。”

    “一路辛苦了!”高远点点头,接过军报,打量了郑新一眼,此人看起来倒也是骠悍之极。身高八尺,膀宽腰圆,战袍之上,血迹点点,显然来此一路之上,与东胡人也有过接火。

    “也算不得多辛苦!”郑新咧嘴一笑,“只是一路之上。东胡人的哨骑太多,隔上一段路总要碰上那么几个,一路杀过来的。”

    一边的颜海波笑道:“郑将军可威风了,碰到我们的巡逻骑兵的时候,马上挂了十几个东胡人的脑袋,面目狰狞。”

    “郑将军威武!”高远冲着对方竖起了大拇指。“能宰十几个东胡哨骑,了不起。”他这话倒不是奉承对方,而是真心实意的,一支军队之,能充当哨骑的都是军精锐。个个滑溜无比,这个郑新一路过来。居然能干掉十几个哨骑,不说别的,这份勇力,就很了不起了。

    “和这些东胡人正面干仗倒也没什么,只是这些人狡滑无比,什么设伏下套挖陷阱,竟是无所不用其极,虽然干掉了他们十几个,我自己这头也折损不小,也死了十几个兄弟。”

    “能与东胡骑兵保持一比一的伤亡比率,已经是很不错了!”高远安慰道,燕国常备军的战力他是很清楚的,能与东胡人打成平手,算是超水平发挥了,与眼前这个将领只怕有脱不干的干系。

    “周太尉那边进展如何?”高远没有急于打开战报,将其放在桌上,而是凝目看着前面的郑新。

    说起路军,郑新的脸上便露出骄傲的神色,虽然在高远面前极力掩饰,但那份得意,却是怎么也掩盖不了。“回高将军话,我出发之前,我军已经击败了东胡人的盘山重镇,越过盘山了。”

    “什么,路军已经突破了盘山防线?”高远一下站了起来,满脸惊愕,“地图!”

    颜海波立马从大案之上抄出了一份地图,摊在了高远的面前,手指一下点在了盘山的位置之上,再缓缓地移到了自己现在所在的镇远,高远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一个月前出兵的时候,左路军和右路军还领先路军五十余里地,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路军居然突前了一百余里,一百余里地,在地图之上,只不过是寸许长的距离,但在实际之,那可就是一段不小的差距,以东胡骑兵的机动速度,他们完全可以充分利用这一百里的空间。

    “路军突进速度怎么这么快?原定计划之,不是三路并进么?”高远缓缓地坐了下来,“右路军张叔宝到了什么地方?”

    “回高将军话,右路张叔宝将军尚在宁,比高将军的左路人马还要落后呢!”郑新答道。“所以周太尉差我前来,要求高将军加大力度,力求追上路军的行军速度。”郑新道。

    “盘山是东胡的最重要的一条防线,过了盘山,路军就会挥师直进辽宁卫,这是好事,可是盘山防线怎么这快就崩溃了呢?周太尉对此有什么看法?”高远问道。

    “盘山防线被我军击溃,这里面倒是真有一些事情。”郑新笑道:“东胡人作死,在我大军到来之际,竟然还从盘山防线之抽调走了二万铁骑,跑回去助索克争夺王位,这两万人一走,盘山军心浮动,被我军趁势突破,现在周玉将军率领的前锋已经直逼辽宁卫,而周太尉的主力则还在盘山扫荡其余的东胡骑兵。”

    “抽起了两万骑兵?”高远简直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燕军大举来袭,打过盘山,便是东胡仅次于和林的重镇辽宁卫,他们居然抽走了两万人。“这里面有没有什么诡计?”

    “不是,这两万铁骑是朵颜族所属,而朵颜族是大王索克的坚定的支持者,燕翎卫所探听到的情报,在和林,索克和他的支持者被东胡宫卫军打得节节败退,阿固族与索克的部队眼见着就要崩溃了,这才不得已调走了朵颜族回去支援。”郑新道:“这也是天佑我大燕,这个节骨眼儿上,米兰达就死了,两个儿又打得不可开交,看来短时间内,他们兄弟还一时之间还能以分出胜负。”

    “燕翎卫的消息确实么?”

    “当然,我们通过多方面验证了,这些天,从和林外围逃回来不少商队,哦,其就有四海商贸的人,和林外面,已经是血流成河,听说听阿固族的族长阿固迎新都被砍了脑壳,脑袋就挂在和林城头呢,啧啧,阿固族的族长啊,这可是东胡赫赫有名的大部。所以说朵颜族被索克调回去便没有什么问题了,索克只怕已经到了穷途末路之际,这时节,他还管什么大燕入侵么?就算我们大燕打到了和林城下,抓住了他,像他这样的人,也不会掉脑袋,了不起就是被我们抓回蓟城,养将起来,但是他要落在他兄弟手,那可就不仅仅是性命不保了,只怕连他所有家人都要被杀得精光。”郑新兴奋之极,说得唾沫横飞。

    连阿固迎新都被杀了!高远心震憾,阿固迎新是东胡大人物,他的脑袋被挂起来,自然不会被看错,这么说来,东胡的内斗竟然到了这个程度?这倒真是大燕之福。郑新所说也有道理,东胡内斗也不是一次两次,失败者几乎都是被杀得干干净净,像米兰达就是其好手,他的兄弟,连一个后人都没有留下来,便是其杰作。

    “周太尉说,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时机,看这个样,只怕东胡内斗马上就要分出胜负了,索克现在肯定已经支持不住了,不然不会将朵颜也调回去,我们必须要趁着这个难得的时间段,一鼓作气,拿下辽宁卫,然后进逼和林,否则等索普收拾了索克,重整兵马,东胡便又会拧成一鼓劲,那时不免麻烦多多。”

    “太尉的意思是?”

    “太尉的意思是要求将军在四月底,一定要拿下榆林。”郑新道。“太尉还说……”

    他迟疑了一下,看了一眼高远,将下面的话又吞了回去。

    “他还说如果逾期没有拿下榆林,便要将我军法从事,是不是?”高远笑道。

    “这是周太尉原话,末将只是转告而已!”郑新有些为难地道。

    “好了,我知道了。你回去之后告诉周太尉,四月底,我一定会抵达榆林的。”高远站了起来。

    “是,高将军,您不写封回执么?”

    “没有必要,你就这样告诉周太尉吧!”高远笑道:“你这一路过来辛苦了,今天就好好地休息一下,明天我让我们的斥候一路护送你出镇远,我们前面的铁岭部狡滑得很,到处都有他们的斥候渗透。”

    “多谢高将军厚谊!”郑新抱拳,诚心诚意地道。他这一路来,随从的亲兵死了不少,回去只怕也是一路艰险,如果高远能派出军队护送他一段,那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看着郑新出帐,高远的脸色却是沉了下来,“召所有将领们来大帐议事。”

    周渊给他出了一个难题。不击败眼前的铁岭部,自己根本不可能越过他们的防线,抵达榆林,但铁岭部五千铁骑,哪有这么容易被打败的?一个不小心,自己倒是有可能被铁岭部吞了。难不成这个铁岭部是索普的铁杆支持者么,不然怎么这么起劲?对和林的争斗不闻不问,或者是索普已经稳占上风?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