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四百零六章:提亲(书号:13651

第四百零六章:提亲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地图铺在条桌之上,四个脑袋聚在一起,指着地图上一条条纵横来去的线条,低声讨论着此次进军的线路,以及意外发生之后的后退,以及救援的线路。

    一道黑色的线条从扶风指向榆林,而另一条红色的线条却是从积石山出发,此刻却还只是短短的一条,随着四个人讨论的深入,这条红色的线条开始愈来愈长。

    这个时代,要得到一张详尽的地图是很困难的,可以说,每一份这样的地图,都是用无数人的生命一点点构画起来的。高远手的这张图,是从张守约哪里得来的,张守约踞守辽西数十年,与东胡人交手不知多少次,再加上无数的商队,探往来,才终于绘制了这么一张地图,即便如此,在和林周边,还有许多空白地段不曾探明。

    高远手里的这一张,比起刚刚从张守约哪里得来时,又清晰了许多,这主要得力于高远的那一次千里奔袭,自榆林往扶风这一段路程,这副图已经是标注得清清楚楚的了,山谷河川,一目了然。

    当更鼓敲过三更的时候,一条红色的呈直角样的行军路线出现在了地图之上,自积石城开始,深入草原,然后陡然折向东方,插向东胡腹地。

    “这条行军线路颇为漫长,沿路之上,肯定有不少的匈奴部落,这一路过去,肯定不会太平!”高远的手指延着这条红色的线条缓缓滑动,笑道。

    “将军。这也正是我军在草原树立威望的时刻!”步兵嘿嘿一笑,“到时候我大军沿着这条线路进军。识相的便归顺我们,不识相的便顺手剿灭了。这一趟接应将军归来之后,这大片之原也将成为将军的囊之物。匈奴不再会有一个新的王庭了,他们的王只能是在积石城,以后他们效忠的对象也只能有一个,哪就是将军您!”

    帐内几人都是大笑起来,摸裟着下巴,高远道:“那我可就要出大名了。人怕出名猪怕壮。要是我将匈奴尽数压服了,秦人的目光不免会盯上我,那时的他们,不免便会生出想法,要来宰我几刀了。”

    “怕壮的是猪,可是将军却是一头老虎!”孙晓冷笑道:“秦人可以欺负匈奴人,但想要欺负我们。咱们就给他们一点厉害瞧瞧。”

    “秦人出兵教训匈奴可以,但想要打到我们这里来,却由不得他们不三思了,要知道,在他们的侧翼,赵国代郡的兰可也是虎视眈眈呢。秦人设山南郡。兰寝食难安,如果秦人真想来动我们,兰便是一个天然的好帮手。秦人不得不好好想一想,如果兰出兵打击他们的后勤通道他们怎么办?在这茫茫草原之上,一旦没了粮草后勤。军马越多,死得越快!”真笑道。“将军选定积石城这地方为基地。当真是眼光独到。我所担心的倒不是秦人,而是到时候大燕的反扑啊。”

    “我们与辽西郡为邻,到时候有张守约牵制,倒也不怕周渊敢来攻打我们。”高远道:“只要撑过今年这一年,我们的好日就要来了。大家共勉吧!”

    “将军,我能进来么?”外面传来菁儿脆生生的声音。

    高远目光一闪,将地图收了起来,“好了,公事就到这里为止吧。菁儿,你进来!”

    菁儿掀帘而入,曹怜儿手里端着一个大托盘紧随其后,“看你们忙活到了深夜,想必也饿了,便做了一点夜宵,给你们垫补一下。”

    真,孙晓,步兵都站了起来,躬身道:“多谢夫人。”

    “都坐,都坐,有什么好谢的,自家兄弟,菁儿给你们做点宵夜,那是天经地义的。”高远笑呵呵地道。

    “大哥说得对,都是自家兄弟,那来这么些客气话!”菁儿笑盈盈地从曹怜儿手的托盘里端起一碗碗的宵夜,一一放在四人面前。

    “吃吧吃吧!”高远率先端起碗来,“吃完都回去睡觉。”

    几人告一声罪,端起碗来,狼吞虎咽,菁儿笑吟吟地站在一边,眼光却只是在孙晓身上扫来扫去。

    正在大口吞吃的孙晓突然之间只觉得寒毛倒竖,抬目四顾,只见夫人正含笑看着他,不由心下一愕,低下头去,几口便将宵夜吃完。

    “我饱了!”将碗放在桌上,却见菁儿仍然笑咪咪地看着自己,那眼光,倒活象一条大尾巴狼看着一只小羊羔的神情。

    几人吃完宵夜,齐齐起身告辞,菁儿却是收拾了碗筷之后,带着曹怜儿先走了。

    “嗯,孙晓先留下吧,我还有一点私事要跟你说!”高远看着孙晓,道。“步兵与真你们两个先回去吧!”

    “私事?”孙晓一怔。他赤条条一个人来去无牵挂,说来还真想不起自己有什么私事。但将军发话,他也只能留下来,那厢头对内情略知一二的真笑呵呵的一拉步兵,两人出得帐去了。

    “将军,看你模样,似乎知道点什么啊?”看着真一脸神秘兮兮的模样,步兵忍不住问道。

    “也没什么,是喜事,喜事啊!”真道。

    “喜事?孙晓?”步兵歪着脑袋想了半天,突然恍然大悟,“莫非是将军要给孙晓说媒,却是那家姑娘?我见过没?”

    “你猜!”真打了一个哈哈。“人你肯定是见过的。”

    “想考较我啊?”步兵嘴角一撇,“这好像也没有什么难的,孙晓看样是不知道的,那这请将军说媒的便只能是女方,能请动将军来当媒人,家里又有女儿的,好像也没有几家?老吴倒是有个女儿,不过年纪好像小了一点儿啊,再说那丫头一看就娇生惯养。刁蛮脾气,将军肯定不会说给孙晓。其它人哪是谁呢?”

    脑转了一下。突然响起先前吃宵夜时,菁儿那神经兮兮的笑容,脑袋顿时一亮,“我知道是谁了。”

    “是谁?”

    “老曹的女儿,夫人的贴身丫环,曹怜儿是不是?”

    真瞪大了眼睛看着步兵,“瞧不出,你分析能力很厉害的嘛!”

    步兵却是兴奋起来。“将军,这么说来,这件事情是真的罗?”

    “当然是真的。”真点点头道,“在扶风,将军已经与曹司马提过了,这事儿倒不是曹司马的主意,而是将军的想法。不过曹司马倒没二话。”

    “那这儿事八就成了!”步兵呵呵一笑。想了片刻,突然又是仰头大笑了几声,显得得意之极。

    “孙晓结亲,你这么得意干什么?”真奇怪地问道。

    “将军,孙晓,我。还有老曹,都是扶风县兵时出来的,大家共事多年,平素咱们都是兄弟相称的。”步兵得意洋洋地看着真,“你想想。要是孙晓这家伙娶了老曹的女儿,那他就得叫老曹岳父了是不是?老曹见了我。还得称我一声步兵兄弟,那孙晓以后要叫我什么?他得叫我一声步叔叔!”

    越想越是得意,越得意便笑得越响,最后笑得前仰后合,捧着肚,一路扬长而去。

    真瞠目结笑地看着步兵走远的身影,“这小,脑袋里都想着些什么?这事儿有这么可笑么?”

    他自是不知这三人之间的关系,从高远还没有到扶风县兵当兵曹的时候,他们三人就一个锅里搅马勺多年了,内裤都可以换着穿的兄弟,现在孙晓突然就矮了自己一辈,步兵焉有不得意的。

    大帐之外,步兵得意大笑扬长而去,大帐之内,孙晓却是呆若木鸡。看着高远,结结巴巴地道:“将军,我,我今年都三十了,跟老曹也没差着几岁,这,这老曹的女儿才多大点儿,这,这不是老牛啃嫩草么?”

    听着孙晓的话,高远卟的一声,嘴里的茶却是全喷了出来,“你这家伙,乱说什么?孙晓啊,这怜儿你人也见过了,先说说她怎么样吧?要不,我把她叫进来?”

    “别别别!”孙晓两手乱摇,“人挺好,挺好,我一大老粗,哪里配得上那样一个柔弱的人儿?”

    “那你的意思是,你要找一个胸大屁股大,好生养的!”此时高远不由想起了当初张一的择偶的标准。

    “不是不是!”孙晓已经有些语无伦次了,“将军,我就从来没有想过这件事儿,现在,我只想拼了命为将军做事儿呢!”

    “为我做事是一桩,你结婚生那又是一桩,这并不矛盾啊,孙晓,你要是不赶紧着结婚生,将来我的孩儿们可有谁来帮衬他们?”

    听了这话,孙晓不由一怔。

    “怜儿这丫头受过不少苦,遭了不少罪,我和菁儿商量着,要给他找一个老成持重,能真正疼她的男人,想来想去,也就只有你合适了,虽然你年龄是大了一些,但比起那些青涩的娃娃们,却是要可靠多了。孙晓,女大十八变,现在的怜儿可不是以前的怜儿了,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性又好,你娶进门去,将来铁定便是一个好内助。”高远动情地道。

    孙晓是见过曹怜儿的,便是今日就见了两次,那身估模样,自然是极其出挑的,但孙晓怎么出没有想到,这样一朵鲜花,怎么就会落到自己头上呢!

    “将军,怜儿姑娘是一朵鲜花,我老孙不过是一砣牛粪,两个站在一起,委实有些不般配。”孙晓呐呐地道。

    “鲜花没有牛粪,怎么能鲜艳欲滴?”高远哈的一声笑,“美女与野兽,你两人倒是绝配。这么说来,你是同意得了?”

    “既然是将军说合,孙晓哪里会有什么意见,只是老曹那里?他可别以后见我便追杀我!”孙晓摸了摸脑袋。

    “什么跟什么呀!”高远笑道:“这事儿,我跟老曹在扶风就谈过了,老曹对你很满意,很满意!”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