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四百零五章:后路(书号:13651

第四百零五章:后路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高远回到城内自己的大帐里时,曹怜儿赶紧备上了热水,好让高远能将冰冷的双脚好好的烫一烫,虽然穿着上好的鹿皮靴,但在外走了这么一趟,仍然是冷得彻骨。

    这一次出来带上菁儿,自然不是夫妻两个来一次同游大草原,而是高远要不动声色地将真的一千精锐也带出来,作为他的亲卫,这个名目自然是最好的。到了积石城,菁儿便住了下来,而高远则急奔保康,给了河间郡严圣浩重重一击。

    比起军所用的大帐,菁儿的这顶大帐可就豪华多了,便是比起以前草原上那些大部的匈奴族长们的大帐也不惶多让,支将开来,里头竟是分开成了三个**的房间。以便高远用来待客,会议以及休息之用。

    双脚泡在温暖的热水之,高远舒服的长长地"shen yin"了一声,菁儿盘坐在厚实的毯之上,一双小手轻轻地替高远按摩着双腿。

    “大哥,怜儿的事情你给孙晓说了么?”边按摩,菁儿边问道。

    “还没呢,这两天一直忙着公事,孙晓也是忙得脚不沾地的。”高远拍拍脑袋,“我一时竟将这事儿给忘了。”

    “你脑里就只有公事!”菁儿恼了,伸手在高远腿上重重一拧,疼得高远嘶嘶的抽着凉气:“这两年,也只有怜儿伴着我苦捱岁月,她便如同我亲妹妹一般,你怎的这般不上心?”

    “我知错了。夫人却饶命吧!”高远笑嘻嘻地道,“怜儿看过孙晓了么?”

    “这两日。我带着怜儿以散心的名义在城内转,专门带他去瞧了孙晓!”菁儿回头看了一眼隔壁的屋,那里曹怜儿正在准备着饭菜。

    “可满意么?”

    “满意!”菁儿压低了声音,“怜儿虽然没有说话,不过我瞧她那模样,肯定是满意的。”

    高远哈哈笑了起来,“孙晓如今可不是昔日阿蒙了,这几年。一直是我最得力的大将,又用功读书,如今已是能自己写一份完整的报告了,居移体,养移气,自然有一股堂堂之气,我想怜儿也一定满意。”

    “怜儿命运多舛。有孙晓这样的归宿,也是她的福份。大哥,这事作你得抓紧一些。”

    “放心吧,今天晚上孙晓他们都会过来参加一个军事会议,我会跟他正式提亲的。”高远道,“到时候断然让你满意。”

    “那就好!”菁儿喜笑颜开。“怜儿陪我两年,可不能让她受了委屈。”

    正说着话,曹怜儿已是从侧屋里掀帘走了进来,“将军,夫人。都已经备妥了。”

    菁儿站起身来,从身后的椅上拉下一副毛巾。递给了高远,自己却是转身走到曹怜儿身边,搂着她的肩膀,在耳边低低的说了几句,曹怜儿顿时满面通红,低下头,局促不安地绞着衣角。

    晚间,孙晓,步兵与真踏进了高远的大帐,虽然天已经黑透,但在积石城里,却仍是灯火通明,无数的火把将这个大工地照得如同白昼一般,喧闹之声并没有因为夜晚的到来还有所停易,无数的民夫和匠人仍如同蚂蚁一般,在辛勤的工作着。

    郭荃的确是一个人才,高远在积石城里呆了几天,对这个奴隶出身的小老头倒是有了一个更为清楚的认识,他居然将所有的民夫和工匠分成了三班倒,每班工作八个小时,昼夜不停息,如此一来,虽然每一次上工的人少了,但每一班却都是精神抖擞,效率倒是提高了不少,眼下外城墙峻工已经是指日可待,郭荃已经是转头开始了城内的工作,按照高远所画出的图纸,开始在城内铺路了。横平竖直,四通入道的道路施工一旦完成,积石城内也就被划成了无数个方方正正的小块。

    “坐吧!”高远看着现在积石城三位级别最高的将领。

    帐内放着一张条桌,上面蒙着一层青色的布匹,三人各自拉了一把椅,坐在了条桌的两侧。刚刚坐定,帘门掀起,却是曹怜儿端着一个托盘走了进来,上面放着四杯热气腾腾的茶杯。

    将茶一盏盏放在几人面前,轮到孙晓时,手却是一抖,泼洒了一些出来,曹怜儿更是手忙脚乱起来。

    “好了,怜儿,你出去吧,没事儿!”高远笑着敲了敲桌。

    曹怜儿涨红了脸退了出去,看着他的背影,步兵笑了起来,“这是老曹的女儿吧,当真是女大十八变呢,当初我们把她救出来时,脏兮兮可怜巴巴的一个小丫头,如今可是长成一朵鲜花了。也不知将来谁有福气,会娶到她当老婆。”

    高远心暗笑,曹怜儿可不仅仅是出落得一枝花一般,这两年,她跟着菁儿长居在相府之,菁儿所受的教育她也是一样没拉,出了容貌,气质却也是一日三变,现在的曹怜儿,在高远与菁儿面前是一个丫头,但走出去,那一份气质,恐怕一般的官宦女儿也是比不得的。

    高远心暗笑,这时候却不说破,只是敲了敲桌,“好了,言归正传,明天,我就要回扶风了,按照周渊的计划,三月分便要东征了。接下来的路我们要怎么走,走得好不好,便要看这次东征了。”

    说到正事,三名将领立刻正襟危坐,聚集会神地看着高远,在场的几人知道,接下来征东军能不能一飞冲天,其实就要看这次东征要怎么样应对了。现在,大家都不知道对手的底牌,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我有直觉,这次东征,周渊与宁则诚肯定是要对付我的,这个时间点,大约就会在我们进逼和林之前,当他们觉得胜卷在握之时,便会对我出手。我们只能见招拆招,所以,主动权在他们手。”高远道:“这是对我们最不利的地方。”

    “但于我们最有利的地方,便是我们在积石城的这一招暗棋,他们不知道,在这里,我已经隐藏了一支强大的力量,到时候,我能不能平安归来,恐怕就得靠这里了。”

    “将军,既然明知道他们要对我们不利,那么又何必踏进这个圈套,直接拉了兵马出来不就得了!”步兵哼了一声,“这样太危险了,一旦有失,后果不堪设想啊!”

    “这是不可能的!”真摇头道:“这就是摆明了要扯旗造反了,现在积石城还没有完工,不具备抵抗的条件,而十万朝廷常规军马上便会抵达辽西,高将军要是不遵军令,只怕马上便会给对方口实,到时候征伐东胡还没有开始,倒是先将我们剿了!”

    听了这话,步兵顿时泄了气,十万大军,那可真不是现在的征东军能对付的,“真是恼火啊,明知道是圈套,还得往进跳,说到底,还是咱们实力不济啊,如果咱们手有几万大军,有一大块地盘,那周渊宁则诚还敢算计将军么?”

    “步兵这话说到点上了,就是因为我们实力不足,现在才不得不如此委屈求作,但这样的日不会太长了!”高远的嘴角也带着一丝冷笑,“这一次东征到了最后阶段,就是双方撕破脸皮的时候了,那时候,积石城也有了一定的规模,我能平安回到积石城来,那便足以对抗他们了。十万常备军,的确是一股大势力,但与东胡熬战多日,必然是人困马乏,损伤不会小,再加上后勤供应压力加大,他们是没有能力再进行一场大战的。我们也就能熬过最艰难的一段日,一旦熬过了这一段时间,那就是我们反攻倒算的时刻了。”

    “将军说得对。反攻倒算,到了那时,我要将那周渊的蛋黄都给抽出来!”孙晓一拍桌,气冲冲地吼道。

    真出身大家,这等话儿却是说不出来的,听了孙晓这句话,不由芜儿,“关键还是今年这一年啊!”

    “不错,就是今年这一年。孙晓要跟我去东征,你是我麾下第一大将,这事儿人尽皆知,征东这等事情如果不带上你,不免惹人生疑,会让人猜测你干什么去了。而步兵则不然,步兵一条腿残废了,留在家里不出去哪是天经地义,不会惹人疑心,而真,你却已保护夫人的名义留在扶风,你本是氏家将,这个理由也是说得过去的。我们走后,你们两人一切行动都要呼取蒋长史的指挥。”

    “将军,蒋长史他,值得信任么?”在座三人,无一人知道蒋家权的底细,步兵有些犹豫地问道。

    “这个你放心,蒋长史,我是绝对信任他的,步兵,你带兵打仗那是一等一的厉害,但若说到老谋深算,那就远远不及蒋长史了。你们这里是我的后路,是我最厉害的一步暗棋,那是一步都不能走错的,否则便要送了我一条命去了,你懂了么?”高远神色郑重地道。

    “我明白了,既然将军信赖蒋长史,我步兵便没二话,一切行动听指挥。”

    “很好,真,等到天气暖和起来,蒋长史会让你带着夫人出外游玩,你知道怎么做吧?”

    “我明白,带着夫人到积石城来。”

    “甚好,在我们东征的这一段时期之内,步兵你的任务就是扩充实力,招兵买马,不用担心后勤补给的问题,这些东西,蒋长史与天成会处理好的。保康与营口除了留下唐明与王义的那两个营外,其余的人马,全都撤回来,一边整训,一边待命。”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