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四百零二章:收获(书号:13651

第四百零二章:收获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看着在风雪之慢慢退走的严圣浩部,贺兰燕极其不满,“高远,你干嘛要放他走,这是多好的机会,将他拿下,河间郡就是你的了,你不是一只都想要一块真正属于自己的地盘么?杀了他,抢过来不就是了?”

    “哪有你想得这般简单!”高远摇头道:“现在的河间郡于我而言,个头还太大了一些,吃不下,强吞下去,会撑坏胃的。”看着贺兰燕,他笑了笑,“河间郡是大燕的领土,严圣浩是河间的郡守,而我呢,是大燕的征东将军呢!”

    贺兰燕瞪大了眼睛,不解地问道:“可是你现在已经暴光了,谁都知道是你攻击了河间郡,既然如此,为什么不一不做,二不休呢?留下这样一个尾巴,让人想想便心里哽得慌!”

    “谁说是我攻击的,明明是匈奴公孙部族!”高远哈哈大笑,提缰转身往回便走。

    “你这不是睁眼说瞎话么?”贺兰燕哼了一声,“也要有人信啊?”

    “该信的人都会信,不信的人,有时候也会装作信了。”高远道。“这不是重点,不是吗?”

    贺兰燕垂头想了半晌,仍是摇摇头,“你们这些家伙,每个人肚里的肠也不知盘了多少个弯,心思当真难测得很。”

    两人策马在前缓缓前进,身后步兵等人特意放慢了脚步,与两人拉开了一定的距离,风雪愈发的大了,雪籽慢慢地变成了一枚枚飞舞的雪花。随着风在空乱舞,两人的身上不大会儿便染上了一层白色。

    “此事结束后。跟我回扶风吧?这边的条件太苦了一些,去牛栏山大营也行啊,和你哥哥呆在一起,我们马上就要东征了,咱们又可以一起并肩战斗了!”高远伸手,轻轻地替贺兰燕拂去浇在头发之上的雪花。

    轻轻地咬着嘴唇,贺兰燕思忖了片刻,“不。我就呆在这里吧,保康已经是你的掌之物了,这里总是要有一个人坐镇的,我就呆在保康,我哪儿都不想去。”

    “为什么?”高远诧异地问道:“你在这里,没有一个朋友,也没有熟人。以你的性,还不闷死。”

    “闷死总比嫉妒死要好!”贺兰燕横了高远一眼,“我回扶风干嘛?每天看你与你老婆唧唧我我秀恩爱?看着自己喜欢的男人却躺在别的女人的怀抱里,我可受不了这个,还不如就呆在保康,远远地离开你们。倒也是眼不见为净,耳不听为宁。”

    “燕!”

    “算了,高大哥,我没有怪你的意思。”贺兰燕摇摇头,自失地一笑。“是我自己运气不好,我就是想在一个陌生的地方一个人静静地过一段时间。也许你回去没几天,我便又巴巴地赶回来了。”

    高远点点头,心也有些无可奈何。

    保康城,一切都已落下尘埃,严鹏投降了,援兵久候不至,当天色大亮的时候,他知道,援兵永远也不会来了,要么全军覆灭,身死当场,要么忍辱求生,以求东山再起。不管对手是匈奴蛮也好,还是其它别的什么,严鹏都不认为对方会杀了自己。如果是匈奴人,自己便是一头大大的肥羊,可以卖一个好价钱,如果是其它势力,自己更不会死,因为自己一旦死了,这件事情可就闹大了。

    严鹏投降之后,并没有受到多大的留难,其它俘虏都被绑了起来,倒是他这个主将,只是被收作了武器,当他从对手面前走过之时,突然之间看到了真,心顿时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原来是高远的部队。自己早该想到了,拥有如此强悍的步卒,又能驱使草原上的匈奴人,除了征东将军高远,还有哪个?

    对面的一群将领,除了真,他都不认识,但现在,他知道,这些人都是高远的征东军将领。父亲想要去找天南的麻烦,转眼之间,高远便找上门来报复了,严鹏叹了一口气,都说天南与他这个女婿的关系并不怎么好,看来都是胡说八道了。

    “真将军!”停在真的马前,严鹏停了下来,双手抱拳,冲着真行了一礼。

    真微微点头,“严将军有什么话说?”

    严鹏回头,指着正在打扫战场的对方士兵,“河间兵有许多负伤的人,还请将军作主,给他们治伤,不要给他们补刀,至于因此而产生的费用,我们河间郡会支付的。”

    “这个倒请严将军放心,我们没有杀俘的习惯。严将军,要委屈你几天了,等我们与严郡守商讨好一切善后事宜之后,严将军便能得回自由了。”真微笑道,他心着实有些兴奋,作为氏家将,他熟读兵书,也不乏带兵的经验,但真正踏上战场,参与如此规模的战斗,却还是第一次,战争,果然与兵书上所描写的还是有差距的,第一次参战,便能获得一场大胜,这让真很是满意,一千氏私兵,也是第一次踏上战场,与训练有素的扶风兵比起来,虽然还有一些差距,但也很不错了。

    “那就多谢将军了!”严鹏苦笑一声,这士兵的押解之下,向着城内走去。

    吴慈安脸色苍白,他在城楼之上,自始至终目睹了这一场一边倒的战争,而这场围杀,自己可算是功劳着著,不但参与了前期的战术欺骗,最后甚至亲自出马劝降严鹏,与严氏的大仇,这算是怎么也洗不干净了。

    “高将军回来了!”人群之,突然爆发出阵阵欢呼之声,吴慈安抬头看向营口方向,无数骑兵正顶着风雪,风驰电挚一般向这边奔来。看来严郡守那边也是吃了大亏了。

    县衙小厅,这里原本是吴慈安接待客人的地方,现在,他却坐在客座,而主位之上,高远正笑吟吟的一边品着香茗,一面打量着两位客人。

    一个是保康县令吴慈安,另一个是在这次战争之立下功劳的保康县富绅胡安国。两人都有些局促不安,一来高远的名气太大,现在的地位相比他们二人来说,也实在太高,二来,刚刚见识了高远麾下如砍瓜切菜一般地击败了河间郡兵,心不能不有所畏惧。

    “这一次获胜,二位立下了大功,严圣浩虽然本事不怎么样,但毕竟执掌河间多年,他麾下的这些士兵战斗力倒也颇为不俗,如果硬碰硬的话,我们即便胜利,也会付出较大的代价。但现在我们以极其微小的代价,便摧毁了严圣浩的根本实力,着实是托了二位的福。”

    吴慈安低头,脸色尴尬,胡安国却拱手道:“严郡守执掌河间多年,治下腐朽不堪,民间怨声载道,现在高将军前来拨乱反正,河间百姓必然感激涕零,胡某虽然愚钝,但也知道扶风赤马在将军治下,蒸蒸日上,从赤贫到富裕,外击东胡,内富民生,百姓交口称赞,莫不爱戴,保康能入将军治下,实在是保康之福。”

    “胡先生过奖了!”高远微笑着冲他点点头。“二位以后有什么打算?”

    “胡某自然是唯将军马首是瞻。”看了一眼垂头丧气的吴慈安,胡安国大声表态。

    “好好!”高远高兴地点点头,胡安国是个商人,自然知道如何取舍,趋利避害是商人的天性,而吴慈安却是一个有点迂的读书人,被带着一步步越走越深,心里想来是不太舒服的。

    “吴县令,你有什么想法?”

    吴慈安叹了一口气,“高将军,这不是明知故问么,现在吴某哪里还有选择,除了跟着高将军走,还能怎样?现在严郡守只怕恨不得剥我的皮,喝我的血,吃我的肉才甘心啊!”

    “吴大人不必如此颓丧!”胡安国却笑嘻嘻地道:“良禽择木而栖,吴大人在保康深得民心,治理保康也是井井有条,但在严郡守治下,却是难得一展胸抱负,何不跟着高将军,另开避一片新天地?”

    高远哈哈一笑,“胡先生说得好,吴县令在保康德高望重,我心里是很清楚的,眼下战事刚靖,吴县令还要多多辛劳,这保康县令还得请吴大人多多操劳。”

    “遵命!”

    “胡先生!”高远转头看着胡安国,“听闻胡先生家有一个鳞儿,通读史书,博学多才,我有意请令郎担任营口县令,不知胡先生肯割爱否?”

    胡安国顿时又惊又喜,“犬胡滨,自小读书,倒也的确颇有几分才具,只不过从来没有做过官,这,这陡然之间担当县令之职,只怕误了大人的事!”

    “当官没什么难的!”高远笑道:“只不过富民二字而已,如何让自己治下的百姓寝有舍,食有粮,穿有衣,口袋里还能有几个余钱而已,有胡先生这样老成持重的人在身后替令郎出谋划策,有何难处?”

    “高将军,营口现在不是还在严郡守手么?”一边的吴慈安插嘴道。

    “无妨,营口马上就会变成我们的。”高远呵呵笑道:“严郡守被我们打败了,连儿也成了我们的俘虏,总得付出一些代价,免得我的军队长驱直入,直奔河间城。现在的严郡守,手下的兵只怕连河间城的城墙都站不满,想来也不会在乎区区一个营口了。”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