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三百九十六章:惩罚(书号:13651

第三百九十六章:惩罚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既有菩萨心肠,也有霹雳手段,挂在城楼上的血淋淋的脑袋,让保康城的人醒悟,这些占领者不是不杀人的,昔日在保康城呼风唤雨不可一世的钱坤钱大爷一夜之间便家破人亡,自己送了命不算,万贯家财瞬间化为乌有,更是累及家人,看着被全副武装的士卒押出城去的垂头丧气面如死灰的钱府家人,保康城一时之间噤若寒蝉。

    数天之后,孙晓带领支援部队踏进了保康县城,五百骑兵,一千步卒身着鲜亮的盔甲,排着整齐的队列进入保康城的时候,吴慈安原本还有些活动的心彻底凉了下来。

    他大概已经猜到了这支队伍是从哪里来的了。

    这些盔甲都是典型的大燕制式盔甲,那个匈奴部族能拥有如此之多的制式盔甲,要知道,兵器可能流失,但这种铁甲,不论是那个国家,都是严格管控的物资,想这样大规模地拥有,除了大燕自己的军队,还能有谁?

    这些天来,能自由活动的县衙捕快,衙设,还有自己的侄儿吴刚,从那些士兵嘴,隐约听来的只言半语,已经让吴慈安心有所明悟,今天,那雄纠纠气昂昂的踏进来的军队,更是证明了这一点。

    自己真是糊涂了,保康被占领之后,保康与河间郡其它县治的联系已经完全被切断,商路断绝,但却有一家商号,仍然毫不受阻碍地将大批物资运进保康城,这家四海商贸正是出自扶风。

    他们是高远的军队。他们是大燕的征东军。

    吴慈安苦笑不已,难怪他们要扮成匈奴人来袭击保康。毕竟这是见不得光的一次军事行动。

    严郡守刚刚集结兵力,准备去威胁他的岳父,以便从富饶的琅琊郡分得一些好处,马上便迎来了如此暴风骤雨般的打击。这位征东将军,倒还真是一位现世报,毫不犹豫的,只是如果仅仅是报复的话,那么。他们为什么要占着保康不走呢?如果是教训的话,那么,想来他们的目的已经达到,严郡守无论如何也无法放着这股入侵者不管,而去威胁琅琊了!

    他们为什么不走?他们为什么还在增兵?吴慈安不敢往下想。

    “吴县令,我是孙晓,我想。我们应当好好谈谈了!”听着孙晓自报家门,最后那一丝侥幸也荡然无存,孙晓,征东府将军高远麾下第一大将,吴慈安岂有不知道的道理?

    空荡荡的大厅内只有他们两个人,孙晓解下身上的披风。随意仍在一边的水火棍上,高大的身材站在瘦弱的吴慈安面前,居高临下地道。

    “坐吧!”伸手拉过一把椅,推到了吴慈安的面前,孙晓也大马金刀的坐了下来。好像他才是这里的主人一般。

    在孙晓的强势之下,吴慈安不由自主地坐了下来。看着对面这个顶盔带甲的男人,呐呐地道:“孙晓将军,我早该想到是你们了,高将军到底是什么意思?”

    “严圣浩应当受到惩罚!”孙晓淡淡地道:“想对我们将军不利的人,都会受到惩罚。”

    “是为了严郡守集结兵力准备威胁琅琊?”

    “不仅如此。”孙晓嘴角向上一掀,“吴县令应当知道陈瑛全军覆灭于草原之上的事情吧?”

    吴慈安霍然站了起来,“陈瑛将军三千兵马覆灭于草原,也是你们下的手?”

    “不错!”孙晓坦然道:“陈瑛率三千兵马入草原,名义上是打击匈奴溃兵,实则上,他是奉了严圣浩的命令,想在草原之上堵截我家将军的归途,不过陈瑛运气不好,当他碰上我家将军的时候,我们的接应军队也到了,草原上一场大战,陈瑛三千军马荡然无存。”

    吴慈安倒抽了一口凉气。

    孙晓却是哈哈一笑,“可是你们的严郡守好像并没有接受教训,居然又将主意打到了我家将军岳父的身上,嘿,琅琊郡现在的确武力不彰,但他显然忘了,相有一个好女婿。”

    “如果是为了惩罚,我想高将军已经达到目的了,可是你们为什么还不退兵?”吴慈安弱弱地问道。

    孙晓大笑起来,“吴县令,你这可是多此一问了,自古以来,连贼都知道不能空手而归,我们难道连贼都不如吗?”

    “高将军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很简单,我家将军还差一块封地呢!我们这些属下合计了一下,这河间郡就挺好!”孙晓丝丝地笑了起来,活象一条毒蛇在吐着信。

    吴慈安再一次惊得从椅上跳了起来,“你们胃口也未免太大了吧?要知道严郡守随时可以集结起数万人的大军来,你们到保康的也就只能是这些人马吧,高将军既然不敢公开行动,那牛栏山大营里的大军便不能动弹吧,凭你们这点人马,便能抵挡得住严郡守的大军?而且臣下私自攻伐,这是大逆不道之举!”

    孙晓看着对方,脸上的笑容却是慢慢地消失了,“几万人马?几万农夫吧!”他冷冷地道:“河间郡有常备军约一万人,陈瑛所部三千已经葬身草原,郑爽在保康再折一千,现在严圣浩能拿得出手的,大概也只有四至五千人,这已经算是倾巢而出了吧!而且现在的状况,严圣浩能派出三千人来就不错了。”

    吴慈安喘着粗气,看着胸有成竹的孙晓。

    “眼下严郡守大概只知道匈奴人袭击了保康,并将这里占据了,所以严郡守一定会以为这些匈奴人抢掠足够了就会走,以河间郡兵的**性,大概会慢慢地向这里推进,等着我们主动消失,吴大人,你说,这是不是我们的机会呢?”孙晓笑了起来,“一支战斗力本身就不如我们的军队,又没有丝毫的战意,您认为他们有几份胜机?等这支军队再被我们歼灭,您说说,严郡守会怎么样?”

    孙晓不说,吴慈安也知道,如果这一仗严圣浩再输了,那河间郡的精锐就丧失殆尽了。

    “值大燕正准备全力伐东胡这,你们行此等自相残杀之事,可谓亲者痛,仇者快!就算拿下了河间郡,那又怎样,朝廷十万大军不久便会齐集辽西,掩杀至河间郡来拨乱反正,转眼之间的事情罢了。”

    “谁说我们现在就拿河间郡?”孙晓微笑道:“现在我们只想要保康,哦,我说错了,是匈奴公孙部族占着保康,他们并没有进军河间郡其它地方的意思,他们想做的,只不过是将河间郡的实力干掉而已。”

    “你们不会得逞的!”吴慈安气愤地道。

    孙晓摊摊手,“这一仗,吴县令会看到的。这一段时间,我听步兵说,你与我军合作愉快,那么我希望这种合作继续下去。这一仗之后,我们更希望吴县令能改变立场,加入我们,高将军可是求贤若渴的,吴县令是有能力的人,在严圣浩手下委屈了,不如加入我们,跟着高将军做一番大事业。”

    吴慈安喘着粗气,不知道该如何应对孙晓的话,想断然拒绝,却又怕激怒对方,自己的性命,还有一家老小的性命,可都握在眼前这个人的手上。他只能以沉默来表示自己的意见。

    孙晓却不以为忤,站了起来,道:“吴县令,回头我军有一场军事会议,专门布置歼灭严圣浩派出的军队一事,你可以参加!”

    “你不怕我泄密?”

    “泄密?”孙晓大笑起来,“其一,你无法泄密,因为你的人连保康城都出不去,其二,就算你有这个能耐,但严郡守会相信你么?这段日,你吴县令与匈奴人合作无间之事,想来已经传遍了河间郡吧!四海商贸的路可宽得很。”

    “你们无耻!”吴慈安大叫起来。

    孙晓却是大笑着起身,转身离去。这位吴大人有些迂,若不是步兵他们交上去的报告,使得高将军与蒋长史两人都对这个吴慈安颇有兴趣,他才不会来费这番口舌。

    晚间,孙晓主持的军事会议如期在县衙大堂召开,吴慈安作为特邀嘉宾出席,看到他的扶风将领们无不芫尔,这位保康县令的身份,现在当真尴尬的很,此事过后,此人如果不加入征东府,还能去哪里?天下哪里还有他的容身之地。

    这也是吴慈安第一次看到此次入侵的保康的所有扶风军将领。孙晓就不说了,那个神秘的极少露面的被称为教头的女,据说郑爽就是死在她的手里,满面横肉,外加无数刀疤,凶狠可怖的虎头,一只铁脚,走路叮叮有声的步兵,这样的一个残废,居然是他们的骑兵统领,身为匈奴人,却对这些大燕人俯首贴耳的公孙义,在巷战之,将河间郡兵打得溃不成军的唐明,王义。这些人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年轻,便是年纪最大的孙晓,也不过三十出头,看着这些朝气蓬勃的将领,吴慈安只觉得背心里嗖嗖地冒凉气,光看这些人,只怕这一次的两军之战,便没有多少悬念。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