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三百九十五章 :平静之中的诡异(书号:13651

第三百九十五章 :平静之中的诡异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吴慈安坐在保康县衙的大堂里,在他的身后,两个扶刀的士兵默默地站在哪里,无论吴慈安走到哪里,这两个人便像是影一样,即便是晚上睡觉,这两个人也这样扶着刀立在床前,搞得吴慈安是相当的气闷,虽然那些强盗(吴慈安到现在为止还是这样想的)并没有禁止他回家,但是,他却不想将这样两个影带回去吓着家里人。

    家里传来了消息,一切安好,门前有人站岗放哨,没有人闯进去,这让他稍稍安心,保康失守后的第二天,侄吴刚也回来了,是被那个满脸刀疤的凶恶汉带回来的,被下了刀的吴刚像个鸡崽似的被这个家伙拎了回来,素有勇力的吴风在对方面前,毫无招架之功。

    这伙自称匈奴公孙部族的强盗让吴慈安感到很是古怪,他们一反匈奴人劫掠之后迅速退走的风格,反而在保康县城驻扎了下来,看样,竟然是想将保康县据为己有,这不能不让吴慈安大为震惊。

    说这伙人不是匈奴人,但他们之,的确有大量的匈奴人,这一点,吴慈安还是相信自己的眼睛的,他们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几个首领,便有数个匈奴人。只有那个看起来负总责的,有一只铁脚的家伙,不像,那家伙的口音倒像邻郡扶风那一带的口音。

    他们的构成让吴慈安摸不着头脑,铁脚的好似是领头的,但对于那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却甚是尊敬,一口一个教头,也不知他们是什么关系,那个被叫做教头的女,极少露面,整日便呆在县衙的后堂,神情也有些抑郁。

    除了这些。更让吴慈安震惊的人是这些强盗的纪律,在他的心,匈奴强盗穷凶极恶,每至一地,必然是鸡犬不留,杀光,烧光,抢光,是他们一向的政策,但这伙人进入到保康之后。军纪森严,别说是抢劫,连小偷小摸也禁绝,一些想趁乱发点小财的那些难民,被这些家伙拿出,当场便是大棍抽得鲜血淋漓。

    保康县被占领的这段日,却是保康县最平静的日,这种反差,让吴慈安觉得有些荒谬。

    县衙里的衙役捕快们都能照常行动。即便他们仍然佩着刀,带着铁尺锁链,这些强盗们根本不予以理会,保康平静得便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当然,除了那些街上还没有清理干净的血迹。那一晚,抵抗的河间郡兵们要么被杀,要么俘虏。死了的人已经掩埋,但活着的俘虏被押出城后却再也没有回来,不知道去了哪里。

    “这些强盗比河间郡兵的军纪还要好!”这是刚刚从街上回来的吴刚向他禀报的。歇了两天的吴刚带着他的县兵们重新上岗了,当然,他们没有被发还武器,每人都手持着一根木棍,司职巡逻。

    “城里的百姓反应如何?”吴慈安问道。

    “关门闭户了几天,但现在该干什么还干什么,铺也都开门营业了,那些强盗们进馆吃饭,还照样付钱啊!”吴刚很是有些感慨,他也是一头雾水。

    吴慈安想不明白,便也懒得去想,这些人如果真是要占据保康城的话,这样做也许并不出奇,要是将人都杀光抢光了,他们占着一座空城又能如何?

    “他们在忙些什么呢?”吴慈安嘴里的他们,自然是指这些强盗的首领。

    “带着他们的军队在加强城防,骑兵不时进进出出,看来是在哨探,我估计,他们是在准备应付严郡守的反击。”吴刚道。

    提到河间郡守严圣浩,吴慈安沉默了下来,严郡守不知这里的详情,万一贸然而动,只怕会吃一个大亏,这些军队既然有如此严明的军纪,那战斗力必然非同一般,相称精锐的河间郡兵在破城之后,连一夜都没有撑过,便被打成了一摊烂泥。

    “叔叔,我们怎么办啊?”看了一眼吴慈安背后那两个泥雕木塑,吴刚哭丧着脸,他在想,以他们叔侄现在在保康县的行为,就算严郡守将来拿回了保康,两个一个助纣为虐,勾结匪类的罪名那是跑不了的。

    吴慈安知道侄在担心什么,其实他何尝没有想过这一点?严郡守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怎么会不清楚,但眼下,自己骑虎难下,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别想那么多了,但求心安而已!”吴慈安拍了拍吴刚的肩头,“如果我们不合作,这满城百姓,还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呢,你看,现在的平静就是对我们最好的褒扬,即便将来我们会有什么不测,但我们亦是上不愧天,下不愧地。”

    外面响起了那个铁脚将军走路所特有的叮叮之声,吴慈安心一凛,对侄道:“去吧,带着你的人去好好巡逻,保一方平安,便算是尽职尽责了。”

    吴刚答应了一声,起身离去,与踏进大堂的步兵擦而过,即便已经与这位铁脚将领多次照过面了,但他仍然还是忍不住去看了那只铁脚一眼。很难相信,这样一个瘸,居然马术精奇,箭法神准。吴刚知道这一点,是因为他看见过这个人在那一夜引弓发箭的模样,箭下从来没有活口。

    “吴大人!”步兵没有理会吴刚,而是笑容可掬地向吴慈安抱拳行了一礼。

    “步将军前来,不知有什么吩咐?”吴慈安站了起来。

    “说起来就有些不好意思了!”步兵嘿嘿笑着,“我们来得急,这军粮嘛,有些不够吃了,虽说我们银是有些的,但也不好去街上店铺去大量购买,您也知道,这些铺都是供城里百姓的,我们要是这样一来,可就会将粮食价格抬高了,未免让百姓吃亏,所以呢,想来给您说一声,城里府库的粮食,我们可要搬走一些了。”

    听着步兵的话,吴慈安真心觉得有些无趣,保康府库便在这些人的控制之下。想拿粮食,又何必还来自己这里废话?“粮库本就在贵军掌握之,何必多此一举?”

    “这可不一样。”步兵道:“粮库有多少粮食,那都是有帐的,我们军队的军粮供给,那也是有帐的,现在虽然事急从权,但该有的程序也还是应当有的。”他从怀里掏出了一张纸,“这是我写给大人的欠条,等我们的军粮到了。再如数归还给粮库。”

    看着那张欠条,吴慈安眨巴着眼睛,心里那种荒谬的感觉愈来愈强,这就仿佛自己与对方是一伙的,但是分属不同的体系一般,这伙强盗的来历绝对非同一般。

    看到吴慈安不置可否地收下了欠条,步兵笑咪咪地道:“吴大人可收好了,过些时日我还粮的时候,可是要收回欠条的。”

    “步将军放心!”既然对方要这样脱裤放屁。不管他们是出于什么原因,吴慈安都决定以不变应万变。

    “吴大人,这些时日,保康城平静如昔。您居功至伟,说来吴大人在这保康城当真是德高望重啊,破城次日,城内本来是一片慌乱。但你的安民告示一出,立马全城平静,了不起。”

    “当不得什么德高望重。不过是在这里生活的时间长了一些,认识的人多一些罢了!”吴慈安不冷不热地道。

    “这话说得好,人头熟!”步兵哈哈大笑起来,“我听说吴大人这些天连家都没有回,一直呆在县衙里,当真勤政爱民的典范啊!”

    “不是我不想回,而是您这两们部属,尽职尽责,连我上茅房都要跟一位进去,我带着这两位回家,算怎么回事?我与老婆睡觉的时候,可不想床前挺着这两位彪形大汉!”吴慈安横眉冷目。

    步兵先是一愕,接着放声大笑,指着吴慈安身后的两个士兵,“你俩小,怎么这么死心眼儿,让你们在这儿,是保护吴大人安全的,吴大人可不是我们的俘虏,而是我们的同伴!以后不许这样了。”

    “我可不是你们的同伴!”吴慈安当即严词以拒。

    “吴大人可别这么说,现在城里头的百姓,谁不知吴大人与我们是一伙儿的?”步兵笑咪咪地道:“吴大人,上船容易下船难罗,你不这样觉得吗?不管你愿不愿意,事实已经是这样了。”

    吴慈安又气又急,却又无话可说,事实本来就是这样,一想到这些,一张脸便变得铁青,这事儿,他辩无可辩,他无可奈何地想,不管怎么样,自己的名声算是完全毁了,即便将来严郡守休谅自己的苦衷,但却也绝不会再用自己这样与贼合流的家伙。

    他无声地叹了一口气。

    后悔吗?不!

    公孙义匆匆一跑小跑着进来,“步将军,骑兵巡逻队在外头抓了一个人。”

    “是保康城里的人么?我们并不禁绝城内人外出,怎么将这个人抓起来了?”

    “是。是城里的富绅钱坤的人。我军不禁绝城内人出外,原本是考虑着城内外要互通有无,一些生活物资也需要从城外运进来,但此人出城之后,一路远行,而且行踪鬼祟,我们的哨骑是在五十里外将他抓获的。”

    “哦,五十里外,有什么收获么?”

    “步将军请看!”公孙义从怀里掏出一个小铜管,递给了步兵。

    打开铜管,从内里倒出一卷纸来,展开一看,步兵不由冷笑起来,“不错不错,我军有多少骑兵,多少步卒,打听得一清二楚嘛,连我军加强城防,以图占据保康也猜出来了,嗯,吴县令,你来瞧瞧,在这封信里,你可是我们的同伙哦!”

    步兵将信纸递给了吴慈安,直看得这位县令双眼冒火。“清者自清!”他将这卷信纸丢在了案桌之上。

    步兵笑声之站了起来,“将这个钱坤抓起来,押到城楼之上,砍头,钱家抄家,所有财产尽数抄没,钱家其它人等,抓起来送去做苦役!”

    “明白了!”公孙义转身大步离去。

    “吴县令,我们有菩萨心肠,却也有霹雳手段,你还是多多叮嘱一些有同样心思的人,不要以身试刀!”(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