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三百九十二章:许官(书号:13651

第三百九十二章:许官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回禀城守大人,一切都很顺利!”郭荃恭恭敬敬地向吴凯行礼,以前一直与孙晓打交道,孙晓是典型的军人作风,豪爽,利落,只看结果,像郭荃这样埋头做事的人,最是喜欢这样的长官,现在突然之间来了一个城守,看样,却是一个人,郭荃心不由七上八下,不知道这位新来的城守会不会横挑鼻竖挑眼,一般来说,新来的长官为了建立自己的威信,肯定会拿几个人来一个下马威的。

    “那就好,那就好!”吴凯满脸堆笑,“坐,坐!”回望帐内,不由尴尬起来,整个大帐之内,居然只有一把椅,这却让客人坐到哪里去,该死的孙晓,这里再困难,也不至于连几把椅也差吧?

    “不敢当,不敢当,大人!”吴凯越地客气,郭荃便越是担心。

    “算了,现在积石城草创,一切从简,咱们也不用这么客气了,我是新来乍到,你却是老人了,听孙将军介绍说,这积石城从无到有,你倒是要居一半功劳,现在建城这一摊事,大都摊到了城守府,还请多多费心。”

    “不敢,郭荃原本一介奴隶,得孙将军解救,不但得回自由,更是受孙将军看重,授以重任,哪有不以死相报的道理。”郭荃道:“大人有什么尽管吩咐便是,小老儿也没有别的什么长处,就是做事踏实。”

    吴凯哈哈大笑,“老郭啊。你负责建城,这是何等大事。光是踏实这可怎么行?”

    郭荃心里咯噔了一下,这是要来了么?当下屏声静气,等着这位新来的城守挑自己的毛病。不料等了一会儿,吴凯却是来了一句,“你今天来找我,是有什么为难的事情么?”

    郭荃怔了怔,这才反应过来,“是的。吴大人,现在城外,从琅琊来了数万丁口,抵达积石城最早的也有近一个月,而最晚的也有十来天了,我就看着我们这里整天为他们提供粮食,但他们却什么也没有做。一天天游手好闲的,我就在想,能不能调拨给我们,我现在,差的就是人手呢,要是将他们拨给我。我敢保证,积石城的外城墙能够提前很长一段时间完成的。”

    “提前很长一段时间?”吴凯笑道:“哪是多长时间呢?”

    郭荃咬咬牙,“孙将军原来是要求我在明天月之前完成外城墙的建设,如果这些人都拨给我的话,我敢保证。提前三个月。”

    吴凯连连点头,“好。这事儿我知道了,但是老郭啊,这事儿急不得,你先等一等,等一等。过几天我再给你答复好不好?”

    “是!”郭荃神色有些黯然,躬身向吴凯行了一礼:“大人如没有别的什么吩咐,哪我就下去做事了。”

    吴凯笑了笑,看着郭荃:“老郭啊,你负责这么大一摊事,孙将军给了你什么名份没有啊?”

    郭荃怔了怔,“孙将军就是吩咐让我负责调配人手建城,其它的倒没有说什么。”

    “这怎么行呢?名不正则言不顺,你管着这么大一摊事,怎么能没有个名份呢?以前孙将军忙于军事,没有想到这上面来,现在既然积石山城已经任命了我这个城守,那我就得将这个架搭起来,老郭啊,我准备在城守府下面设工曹,专门负责建城事宜,你,就来当这个功曹好了。功曹下面还需要一些令吏,这些人便由你来任命吧,想来你现在手下也有些得用的人手。”吴凯轻描淡写地又封了一个官儿出去,反正高远让他来当这个城守,现在城守府是个空架,有大把的空位,更何况这位郭荃能将这积石城的外城在短时间内便建起如此大的规模,定然也是一个有能力的家伙,而且因为他的奴隶出身,干活儿又实在,这官儿位许出去,也能让人放心。

    郭荃却是半晌才反应过来,这便是当官了么?自己这一辈还能当官儿?自己大字不识一个,也能当官?

    “怎么啦,不愿意啊?”吴凯笑道:“还是嫌官儿小了?”

    “不不不!”郭荃双手猛摇,“大人,小人大字不识一个,哪里能当这功曹?”

    “不识字怕什么?”吴凯嘿嘿笑着,“能做事就行!”他凑到郭荃跟前,神神秘秘地道:“你道孙将军便识字么?哦,对了,他现在应当能识几个字了,至少能看懂命令了,当初啊,他跟你一样,大字不识一个。”

    看着吴凯的模样,郭荃立马觉得这位先前高高在上的城守大人,立刻便和自己拉近了距离,一想到自己一大把年纪还能正儿八板地当上官员,顿时感激涕零地跪了下来,“小人一定尽心竭力,为大人将这城建得又好又牢固。”

    “不是为我,是为高远高将军!”吴凯拍拍他的肩,“快起来,以后不要自称小人了,在我面前,要自称下官,在下头人面前,就要自称本官了。哈哈哈,起来起来,孙将军以前给你发多少薪饷啊?”

    “这里有饭吃,有地方睡,我这样的人,还求什么饷银啊,倒是那些建城的民夫们,每天都是发工钱的。不过发了工钱,就不供饭了。”郭荃喜滋滋地,显然还在这得了功曹这个官职而心花怒放。

    “这个孙晓,当真又要马儿跑,又不让马儿吃草啊!”吴凯连连摇头,“老郭啊,你是积石城的功曹,以后每月的薪饷便是五贯钱了,你下头的令吏回头报上来,每人每月一贯钱,每月的一号到城守府来领。”

    “多谢大人!”郭荃连连道谢,“其实我孤家寡人一个,领了钱也没地儿用去。”

    “怎么啦,你年纪也不小了,没有家人么?”

    “小人,哦不是,下官今年五十一了,原本是有家人的,可惜后来都死光了,就剩了下官一个人。”郭荃有些伤感起来。

    “原来是这样啊!”吴凯叹息起来,“五十一,也不算太大嘛,老郭,以后把薪饷存起来,娶一房媳房,生几个大胖小,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啊!你现在是我积石城的工曹,有身份有地位,找一个女人当媳妇还不空易?”

    送走了满心欢喜的郭荃,吴凯这才感到口感舌燥,转头看了一眼帐内,却是连水壶也没有看到一只,不由又是连连摇头,探头出帐外,大声地呼喊着跟着自己从扶风来的仆人吴义,“吴义,吴义,弄一壶热水过来。”

    那边传来吴义的答应声,却是没有听见女儿的吵闹声,看来是吵得累了,没力气了,明儿个叫两个卫兵,带她出去转一转,看看大漠风光,说不定能让这个宝贝疙瘩欢喜一些,说实在的,这里的情况也着实太辛苦了一些,完全出乎自己的意料之外。这个孙晓,以前一直是带兵,建牛栏山也是完全由士兵建起来的,现在建积石山城这么大的功城,所有的基本都是民夫,他竟然也是这一套,也亏得郭荃是奴隶出身,诚惶诚恐,这才将事情办得差不多,但时间一长,难免不出问题。

    吴义提着一铜壶热水过来的时候,刚好唐河也回来了,跟在他身后的却是一个瘦高个,一身青衫,不过原本应当白皙的脸庞之上,如今却是有着两团红晕,还隐隐有一些血口,不用说,这是在这寒冷的地方给冻出来得了,从琅琊那地方来到积石山,气候上的变化的确是很大的。

    “吴大人,这位便是范总管范登科先生!”唐河向吴凯回禀道。

    “范总管,辛苦了,从琅琊来此,想来必有很多不便吧?”吴凯热情地迎了过去,主动与范登科见礼。

    “还好还好,就是天气太冷了!”范登科搓着双手,“吴大人,你来了就好了,这总算是来了一个能说事的人了,以前那位孙将军,将我们往那里一扔,便不管了,这几万口人,得生出多少事来,说实话,这些天,我可一个好觉都没有睡过!”

    “吴义,还楞着干什么,赶紧去那边找几个凳什么的过来,拿点茶过来,把茶冲好。”吴凯冲着吴义嚷了一通,这才转身对范登科道:“孙将军是武人,做事直来直去,说实在的,恐怕他也还不知道如何安置这些人,也只能将你们先放在哪里了。”

    “这却是怎么说?”范登科变脸道。

    “范总管别生气,这不是便派我来了么?”吴凯笑呵呵地道。

    吴义提了几张凳过来,吴凯请范登科坐了下来,又奉上热茶,对呆在一边的唐河道:“唐主薄啊,你记一下,郭荃现在是我们城守府的工曹了,月饷五贯,我还许他自行任命五个令吏,回头他会将人选报上来,你都要记下,每人月薪一贯,哦对了,唐主薄啊,你以后的月饷也是五贯。”

    说完这一切,他回过头来看着有些目瞪口呆地范登科,吴凯笑咪咪地道:“不好意思啊,我今天才刚刚上任,这城守府就是一个空壳,什么都没有,这唐主薄,还有郭工曹,都是我刚刚任命的。”

    范登科实在想象不出如此草率的一个城守府到底能做些什么,想想手下几万口人,一时之间不由愁容满面,“范大人,你这么一个空壳城守府,怎么解决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啊?”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