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三百八十八章:是机会,也是考验(书号:13651

第三百八十八章:是机会,也是考验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午后小憩之后,高远精神抖擞的从后院出来,想起后头菁儿还瘫在床上,不禁暗自得意。

    虽说是过年,征东府里除了留下值守的人外,基本上都休沐了,但高远却是无法像他的下属们那样可以好好地享受这段假期的,上午刚刚接待了吴凯,下午,就又迎来了征东府的一位重要人物,那就是赤马县的县令郑均。

    说起郑均,就不得不提这个人在征东府之的尴尬地位。他不是孙晓步兵那样与高远起于贫贱,同生共死的战友,也不像吴凯那般从高远微末之时,便给予大力资助从而得到了高远的信任与回报。

    他与吴凯一般,都是边远边境县的县令,但与吴凯这个挂羊头卖狗肉的县令不一样的是,他是一位正儿八板的官僚,这样的人,自然有他的一番报负,只可惜,在辽西的政治大环境之下,他却是有力无处使,被压在赤马边县,官职随时不保。但这位县官仍是尽职尽责,将赤马县治理的井井有条,除了东胡人入侵他没有办法抵挡只能事后收拾残局,他在赤马县的政绩可谓还是十分可观的。

    高远的迅速崛起,让赤马与扶风一齐被张守约送给了高远,成为了一个统一的扶赤防御区,他一下变成了高远的下属,换了一个老板,对于郑均来说,也没有什么打紧的,于他而言,不过是换汤不换药,他要做的仍然只是原来的那一摊事。高远也没有对他如何另眼相看,向他汇报工作。也只是例行公事而已,从高远核心嫡系的构成来看,郑均就知道自己不可能进入这位年轻的家伙的法眼。

    不过自从纳入到了这个防御区之后,郑均与他执掌的赤马县,还是得到了一桩好处,那就是东胡人再也不再打劫了,因为这个防御区外的东胡小部落,基本上被高远扫空了。

    就这一件事。便让郑均对这个毛都还没用长齐的家伙(郑均在内心里对高远的称呼)高看了一眼,东胡人对扶风,赤马等地的劫掠,那可是历史长,现在托了这个家伙的福,赤马人终于可以过几天舒服的日了。

    没有了外部的骚扰和破坏,郑均这位单纯的官僚倒是得心应手了。赤马在他的治理之下,虽然不如扶风如此强势,但民生却也是一天好过一天,这位县令也是深得当地人的支持。要知道,扶风如此强盛,并不是因为吴凯如何了得。而是因为征东府在扶风,高远的根基在扶风,赤马与扶风根本就没有可比性。

    虽然高远并没有对郑均表示出如何的兴趣,但这位职业官僚仍然表现出了自己的职业性,但凡高远推行的政策。郑均都不打折扣的执行,加入四海商贸。赤马的那些富绅都是心有疑虑的,不过在郑均的大力鼓动之下,几乎所有的赤马富商都加入了进去,其实郑均心很清楚,四海商贸在高远的支持下,绝对是一个大鳄,赤马的富商加入进去,那是可以沾光的,尽赚不赔的生意,加入的人越多,他在赤马,不是可以收更多的税了么。

    真正让郑均一颗犹如止水的心波动起来的,是新任长史蒋家权上任之后的事情。这位深得高远信赖的家伙一来便占扰了征东府长史的高位,而这位长史上任不久,便将目光投注到了郑均的身上。短短的数月时间,竟然招见了郑均数次。

    郑均可以感受到,这位长史对他的看重。

    郑均也是有傲气的,这种傲气根植于一个读书人的内心,同时也是多年受到排挤,有能力却不能得到重用的怨气。自忖自己的能力比起那个只会卖酒的吴凯不知要高上几个档次,但却无法像他那样进到征东府的核心,自然是心颇有不平。

    如今,受到了征东府长史的青睐,或许自己的仕途将迎来一个转机。

    思来想去,郑均终于还是来给高远拜年了,不论如何,高远现在是征东将军,是自己的顶头上司,给他来拜年,也不掉自己的面。

    上茶,寒暄,一番客套之后,主客都安静了下来,郑均是无话可说,这还是他第一次与高远单独相处,他也不知这位上司的喜好,是真的无话可说,而高远却是在静静地打量着这位人物。

    说实话,以前郑均还真没有进入他的心,这位赤马县令,似乎对自己有一种疏离感,而高远对他,也无法像对吴凯那样毫无保留,直到蒋家权找上了自己,他才真正地关注起这位被自己冷落了许久的县令。

    在自己的目光注视之下,郑均并没有显示出多少不安,仍然四平八稳地坐在哪里,不过面色倒是有些尴尬。

    想起蒋家权对此人的评价,高远暗点点头,这个人,倒还真是一个不错的合格的官吏,能在困难的局面之下,将赤马经营得不比扶风少多少,还能想尽办法挖挖扶风的墙角,能力也不差。

    “吴凯吴县令不再担任扶风的县令了!”高远突然冒出一句话来。

    郑均没有想到,高远说出口的第一句话居然是这样的,倒是楞住了,半晌才道:“吴大人在扶风德记望重,不知为何去职了?”

    高远笑了笑,“他另有任用。他这一走,扶风县令之职可就空了,郑大人有意否?”

    郑均身一震,扶风与赤马虽然说起来是平级,但扶风县的地位明显要高一些,从赤马调任扶风,那便是升了半格,他权衡片刻,却给了高远一个出乎意料的答案,“高将军,如果这不是命令,而是询问的话,我的回答是,不愿意。”

    高远眉毛微微一挑,并没有问郑均他为什么不愿意,而是点点头,“嗯,我知道了,郑大人,过年之后天气一转暖,我征东军便要出击了,对于这次出征,你有什么看法呢?或者说有什么要提醒我注意的地方呢?”

    郑均又是大大的出乎意料之外,似乎这样的问题,高远问谁也轮不到问自己,这位将军,每个问题都是那么出乎人的意料之外,他还真没有考虑过,皱眉思虑片刻之后,方才开口。

    “将军,征伐之事,郑均不懂,不敢乱言,不过征东军在将军的调理之下,已成精锐之师,攻无不克,战无不胜,那是很自然的事情,只有一件,将军需得在意。”郑均道。

    “嗯,你说说!”高远身前倾,很想听听这位蒋长史很看重的人到底有些什么想法。

    “后勤!”郑均道。

    “将军请恕属下直言,这一次大战,便不是由将军主导,而是由周太尉来统一指挥,而将军与太尉的关系似乎并不怎么样!”

    听到这里,高远不由笑了起来,他与周渊的关系何止是不怎么样,简直就是水与火的关系。

    “接着说!”

    郑均咽了一口唾沫,对于高远与上头之间的那些恩恩怨怨,他自然是晓得的。此时仓促之下,也只是顺着自己的直觉来分析一番了。

    “此次东征,征东军肯定是要倾巢而出了,那么军队的后勤,便必然要由太尉那边统一来调配,这等于便扼住了将军的咽喉,特别是将军如果高歌猛进,节节胜利的话,便更加危险,可以说,将军每向前一步,危险便多一分。“郑均看了一眼高远,见他很认真地在倾听着自己的话,胆稍稍大了一些。

    “可这一次的后勤统筹是由张郡守来统一调度的,张郡守并不会出征。”高远道。

    “张郡守到时候不见得能顶得住太尉的压力,特别是战事将要胜利的时候.”郑均摇头道.

    “你怎么看张郡守这个人?”高远笑问道.

    “二十年前一条好汉,有勇有谋,可二十年后,他只是一个寻常的郡守,一个守财奴!”郑均对于张守约的评价让高远大为诧异.”如今的张郡守所思所想,只是如何保住他手里的那点东西,丝毫没有了开拓进取之心,将军,我知你与郡守交好,但我仍然想说,如此下去,辽西迟早还是别人的东西.”

    高远内心砰地跳了一下,这个郑均,果然还是有几把刷的,蒋家权看人的眼光,的确不同凡响.

    “所以将军,这一次东征,无论如何,在后勤之上,您得小心在意.”他突然叹了一口气:”只是扶风赤马的能力并不足以支撑起将军的东征,这后勤,终究要被别人握在手.”

    “那依你看,我要如何解这一困局呢?”高远问道.

    “属下不知道,属下想说的是,只有想尽一切办法,多多屯集粮草,到时候,能自给自足.”郑均两手一摊道.

    高远哈哈大笑,”嗯,你说得有道理.郑大人,你来当扶风县令吧,这一次不是商量,而是命令了.”

    郑均怔了半晌,”是,将军,属下年后就过来上任.”

    高远挥了挥手,道:”扶风和赤马两县将合并,你也知道,这两个县是张郡守划给我的防御区,这一次,两县合二为一,取消赤马县的行政区划,全部并入扶风县,由你来出任扶风县令.”

    郑均带着震憾的心情离开了将军府,看着他的背影,高远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这一次的东征,想必是会发生很多事情的,将郑均放在这个位上,其实也是一种考验,如果他能顺利通过这一次的考验,他便能进入到征东府的核心了.

    这个人,还是有能力,也有眼光的.想起郑均对张守约的评价,高远就不由得笑了起来.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