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三百八十七章:甜点(书号:13651

第三百八十七章:甜点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路鸿与吴凯,都是高远发家的贵人,如论亲疏,自然是路鸿,路鸿与高远的父亲高达是战友,高达于他有救命之恩,而在高达殁了这许多年后,路鸿待高远仍然如出己出,这份情谊,自然值得感慨。但如果要论起高远更信任谁,只怕高远嘴上不说,心里却会默认是吴凯了。

    吴凯如今已与高远纠缠得太深,两人之间牵涉了太多的利益,可以说你有我,我有你,正如吴凯所想的那样,高远兴,吴氏兴,高远亡,吴氏倒。

    吴氏酒业自从得到高远之助后,一直呈爆发式的增长,特别是高档酒那一块,根本就是供不应求,如今这一块的酒已不仅仅是供应辽西和两家闲云楼,而是在大燕各地都有销售,这些酒运往各地之后,因为价格奇高,消费得起的只能是达官权贵以及富绅,倒也没有对当地市场有太大的冲击,因而也没有遭遇多少的反弹。

    相对于销售地的波澜不惊,但对于吴氏酒业来说,就是一个很大的数字了,吴氏酒庄即便加班加点,也还是供不应求。说是日进斗金,财源滚滚,亦不为过。

    这是一只会下金蛋的金鸡,但同样,也是一只让人觊觎的肥鸡,暗不知有多少眼睛在窥伺着吴氏,如果不是高远的强军厉马就在扶风呆着,只怕连辽西城的张守约,说不定也得动一动心思。两成的股份,是不能满足张守约的**的。但是这两成股份再加上与高远的征东军之间的良好关系,那便不一样了。

    对于这些。吴凯已经想得很清楚了,没有高远的大刀傍身,自己根本就没有自保余地,当初自己盘踞扶风当一个小小的垄断酒商时,没有人会在乎自己这只小虫,但现在,这只小虫显然已经长成一条肥硕的大蛇了,没有强有力的后台。难拿去下锅那是分分钟的事情。

    其实吴凯也不是没有想过多找几个后台,比如说张守约,比如说宁则诚,但思来想去,这些人,还是没有高远可靠。他与高远相交已久,知道此人虽然是个军人。是个官面之上的人,但却还是极重契约精神的,这两年来,除了他在吴氏的股份之外,他并没有向自己多伸手。张守约哪就不一样了,上一次张叔宝到扶风助战。便来自己这里要了一大笔钱去,好像自己给他钱就是天经地义一般,而辽西城的张君宝,更不是东西,闲云楼日进斗金。但分给自己的那一份却显然不对头。这些人,根本没有将自己放在眼。

    至于宁则诚。在他暗算了高远之后,吴凯更是将这个念头打消得干干净净,这个人连堂堂的征东将军也是说暗杀就暗杀,自己算个什么东西,两个手指头一捻,便将自己掐得死得不能再死。

    除了高远,他举目四望,竟是找不到一个可以依靠的人。

    前头说了些让吴氏父三人无比震惊的话,接下来这一顿饭可就吃得有些尴尬了,吴凯还好一些,毕竟也是老谋深算之辈,心虽然震惊,但脸上却是若无其事,与高远杯来盏往,其乐融融,吴夫人不明所以,桌上便以奉承菁儿为主,吴家那小女儿吴心莲十四五岁,倒是青春可爱,一口一个姐姐,高哥哥叫得两人是眉花眼笑。吴承风和吴承云便有些不自在了,虽然强作欢容,但明显却是心事重重。

    饭后吴氏一家告辞而去,高远却是牵着菁儿到后院梅园散步。

    “高大哥,我看吴大人他们父三人似乎心事重重啊,你在前头和他们说了些什么?”菁儿看着他,问道。

    “你猜猜?”高远伸手刮了刮她的鼻,“可真是长进了,如今已经学会看人脸色便揣泽人心事了。”

    菁儿格格的笑了起来,“哪需得察颜观色,只看那吴家大兄承风那模样,便必然能猜到出了什么事了!大哥,你不会是觊觎他吴家的财产吧?”

    她瞪大了一双好看的眼睛看着高远,在国相府住了两年,这样的事情,她也可是听说过不少,权贵之家仗势欺人,将身家丰厚的富商一口吞得连骨头都不剩。

    “你丈夫是这么下作的人么?”高远笑道:“吴大人与我起于贫贱之时,如今已成为我征东府不可分割的一块,我何需觊觎?”

    “哪就好!”菁儿点头道:“他们一家都是好人。”

    高远心暗笑一声,吴凯对自己一家好那是肯定的,但如果就此说他是好人,那也未免太过了,吴氏原先垄断扶风酒来,说他们手里没有几条冤死的人命,那还真是奇了,不过这可不在自己的思考范围之内。

    一阵寒风吹来,满院梅花簌簌而动,几瓣梅花随风而起,在空飞荡着飘向两人,菁儿伸手捉住一朵,放在鼻间轻轻地嗅了一下,“真香,真美。”

    高远接过这朵粉色的梅花,插在她的鬓边,端详了她一下,赞道:“花美,人更美!”

    菁儿红了脸,白了他一眼,“都老夫老妻了,还嘴巴油花花的。”嘴上说着,心里却是美得很,唇边那丝微笑,却是怎么也掩藏不住。

    将菁儿拥进怀,高远道:“菁儿,想看看草原风光么?”

    “嗯?”菁儿闭着眼依偎在高远怀里,正惬意地享受着这个男人胸怀间的温暖,突然听到这么一问,不由睁大了眼睛,抬头看着高远,“草原风光?”

    “不错,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那番风光,与我们这里又自截然不同呢!”高远笑道。随意说了一点草原风光,却是让菁儿向往不已,她虽然一直长在边境,但却甚少出门,对于草原风光,倒真是一无所知。

    “可是现在草原这么乱?”虽然向往,但她却不想给高远添乱。

    高远大笑起来,“你丈夫现在可是大名鼎鼎的征东将军,匈奴那些人,那个敢不开眼来找你的麻烦,过了年,天气稍暖和一些,便去哪里看看吧,如果高兴,不妨便多住一些日。”

    菁儿亮晶晶的眼睛凝视着高远,“高大哥,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高远微微一笑,菁儿冰雪聪明,这两年又在国相府里见多了那些事情,想来也是瞒不住她,淡淡笑了笑,“过了年,天气一暖和,我们就要出征东胡了,我不在扶风了,军队也不在扶风了,说不定有些人便会有些想法,你出去住一阵,这样我做起事来,便没有什么顾忌。”

    “我明白了!”菁儿点点头,“等你出征之后,我便去散散心。”

    “好,孙晓会给你安排好一切的。”

    “孙晓在哪边?”菁儿诧异地道。

    “不错,孙晓在哪边,已经替我打好了一些基础,你去他哪里住下,倒也可以鼓舞鼓舞军心民心,让大家都能安心地在哪里开拓。”高远道。

    “你真坏,连我也利用!”菁儿嗔怪地道。

    “你是我的夫人,身份不同,你往哪里一站,代表着的意义可大了去了!”高远笑道。

    “这些我倒懒得管,你让我去,我便去,孙晓在哪里,我倒是真好替怜儿把她的好事张罗了,对了,曹天成大人如何说?”菁儿问道。

    “老曹有什么好说的?孙晓这个女婿他还不满意吗?”高远笑道:“我一说,他便满口答应,还私下窍笑呢。”

    “这有什么好笑的?”菁儿好奇地问道。

    “孙晓以前都叫他老曹,曹兄,你想想,两人再见面时,孙晓要叫一声岳父,曹天成能不高兴吗?一想到孙晓到时候那个窘样,他便很开心吧!”

    “要说起来,孙晓的年纪比怜儿几乎大了一倍。”菁儿叹息一声。

    “孙晓如今不过才三十出头,正是年轻力壮的时候。”高远道:“丈夫大一些好,知道疼人,不像毛头上,啥都不懂!”

    听了高远这话,菁儿便抬头看着他,一双手却在高远的胁下拧了一块肉狠狠地掐着,“你这么说,是说你便不会疼我吗?你今年才满二十一,不正是毛头小一个么?”

    高远哈哈大笑,“我这个人比较奇怪一点,有着年轻人的年龄,却有一个颗老人的心。当然知道疼你啦!”

    “又胡言乱语了!”菁儿又拧了一下,高远丝丝地吸了一口凉气,被菁儿一掐,在看她那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顿时便蠢蠢欲动起来,突然一弯腰,便将菁儿打横抱了起来,向着屋里走去。

    猝不及防,菁儿倒是吓了一跳,惊叫一声,两手赶紧环住高远的脖,“干什么?到哪里去?”

    “我带你回房去吃点儿甜点!”高远低声道。

    “刚刚饭后不是吃了了么?”菁儿诧异地问道,但话一出口,一看高远的眼睛,顿时明白了高远嘴里的甜点是什么,身体一下火热起来,眼睛顿时迷离起来,声音也变得极腻极柔:“大天白日的!”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