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三百八十三章:说亲(书号:13651

第三百八十三章:说亲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高远在扶风的家,早已经布置得花团锦簇,积雪被打扫得干干净净,到处披红挂彩,大红的喜字贴满了门窗,一派喜气洋洋的景象。

    与氏在琅琊在摆宴席不同,在扶风这边的动静就小了许多,看过热闹的老扶风人心满意足的回家去精心打熬腊八粥,边喝粥边议论着以新身份回到扶风的新娘。在高远的家里,只不过是摆了两桌酒,而能进到高远家里喝这一杯喜酒的都是扶风和赤马两地的高官,富商。基本上都是隶属于征东府的官员以及四海商贸的商人。四海商贸名义是一个商人联合体,实则上,他就是征东府赚取钱财的一个工具。

    新娘菁儿敬了这些人一杯酒之后,便回到了后院,满院正自绽发的梅花让她又惊又喜,曹怜儿扶着她,笑道:“真正想不到将军这样一个在沙场上纵横驰骋的大男人,居然有这样的小心意,小姐真真正正是好福气。”

    这院里原本是没有梅树的,上一次高远来清扫这院之后,便吩咐铁泫和丁渭从南山之上移来了多株梅树,眼下,这些梅树却正在绽放,整个院里都弥漫着一股淡淡的香气。

    听着曹怜儿的话,菁儿满心的欢喜,从内到外都洋溢着幸福的气息,轻轻地抚摸着一株老梅的树干,轻轻地道:“他本来就是一个很有心的人。”

    二年的抗争,终于争来了自己的幸福,她怎么能不高兴?想着两年前绝望的发下誓言离去,又何曾想过,只不过是两年。自己便重新回到了这生活了十年的家。

    伸手摘下一朵梅花,放在鼻间轻轻嗅了一下,然后插在鬓间,娇艳梅花,相互映衬。更显娇媚,旁边的曹怜儿不由看得呆了,“小姐,你可真当得上仙女下凡了,人间可难有您这样的美丽的女。”

    菁儿哧的一声笑了起来,“说什么呢?要真说起漂亮。宁馨姐姐哪才是国色天香啊,才貌双全,真正让我嫉妒。”

    听着菁儿这话,曹怜儿却是不满起来,“那宁家小姐的确是漂亮,但小姐也丝毫不输给她啊!”

    “你知道什么?”菁儿叹道:“如说起容貌。我倒也自诩不会输给她多少,但她那气质,我却是比不来也学不到的。怜儿,我自小贫苦,整整那样过了十年,而宁姐姐却是从小博览群书,学习才艺。这自小而来的雍容优雅,我却是比不得的。”

    曹怜儿一呆,菁儿所说的这些,她却是有些听不懂了,不过宁馨那种能让人在一瞬间便能让人自感亲近的本事,她却也是知道的。曹怜儿即便是一个丫头,在那宁馨面前,却也感觉不到对方有丝毫的轻视。

    “算了,不说这些。”菁儿却突然微笑起来,“如今我却是有了一个如意的英雄郎君。这一次宁姐姐来给我送嫁,听她那口气,却是羡慕嫉妒得很呢!”她突然得意起来,在宁馨面前,她始终有些自惭形秽的感觉。但在这一着上,她却是大大领先了,“我的运气却是比她好多了。”

    “那当然,将军可是不世出的男,只怕整天下,也就这么一个吧!”曹怜儿格格地笑了起来,“不过那宁大小姐出身名门,自身又才貌双全,想来也能找一个如意的郎君吧!”

    “但是高远却只有一个,这天下,却又哪里再去找一个这样的人?”菁儿开心地笑了起来,“对了,怜儿,我想起一件事,今天高远的部属基本上都到了,孙晓他们远在积石山就不说了,怎么没见贺兰雄啊,以前可老是听高远说起这个匈奴人的,他可是高远为数不多的好朋友。”

    曹怜儿摇摇头,“不知道,先前与爹爹聊了几句,他也没有说什么。”

    “哦!”菁儿点点头,马上就将这个问题抛诸脑后。一阵凉风吹来,她情不自禁地打了一个寒噤。

    “小姐,进屋吧,您刚刚喝了酒,凉风一吹,容易伤风的,屋里暖和,便是坐在窗前,也可以欣赏这满园的梅花呢!”

    屋里地下铺着地龙,外间燃烧的柴禾将热气源源不断地送过来,外头寒风凛冽,屋里头却是暖意融融,脱下身上的狐裘,披风,捧着曹怜儿冲好的热茶,轻轻地啜一口,回头望一眼窗外怒放的梅花,菁儿突然觉得,人生当真是如此的美好。

    “怜儿,你跟着我快两年了吧?”放下手的茶盏,菁儿问道。

    “嗯,小姐,刚好两年了。”

    “真是委屈你了,曹大人是征东府的司马,你弟弟也是征东府军法司的司长,你这个当姐姐的本应当是在家养尊处优的大小姐,却跟着我做了丫头。”菁儿道。

    曹怜儿一怔,“小姐,你说什么呢,我父亲弟弟官做得再大,那也是将军的恩荫,没有将军,哪有我曹家兴旺发达的这一天,两年前,我们可是连自己都不能保护,能跟在小姐身边照顾小姐,是我的福气,也是我父亲的意愿。我们一家都不知道怎样才能报答将军的大恩大德!”

    “话虽是这样说,但你曹家现在在征东府的地位不同以往,你再在我身边当一个丫头却是不行了,以前在蓟城,在琅琊,与这里离得远,但现在回到了扶风,可是不行了。”

    “小姐是不要我了么?”曹怜儿一下跪在了菁儿的面前,“小姐,不要赶我走,我愿意一辈服侍小姐!”

    菁儿赶紧过来扶起对方,替她抹去脸上的泪花,“怜儿,这两年相处下来,你也知道,我一向把你当妹妹的,但妹妹如今年纪也不小了,怎么老呆在我这里?自然是要出去觅一佳婿,相夫教的。你刚刚不是还羡慕我吗?”

    “我才不要呢!”曹怜儿一下红了脸,“我就在这里服侍小姐。”

    菁儿摇摇头,“怜儿,你今年已经十了,年纪也不小了,而且以你曹家现在在征东府的地位,无论如何我也是不能让你留在府里当丫头的,这样的话,你让其它的征东府官员怎么看?而且,高远跟我说,已经给了相好了一位人,让我先问问你愿不愿意,回头他也会和你父亲商议,如果你们两个都同意,便让我来牵这根红线。”

    曹怜儿瞪大了眼睛,看着菁儿,脸红过耳,她却是想不到,高将军竟然已经替她相好了人家,既然将军看了这个人,父亲是绝不会反对的,这门亲事基本上就是板上钉钉,但就是这样,将军还让小姐来问自己的意见,那可是给了自己极大的面。

    “你不想知道这个人是谁吗?”菁儿笑嘻嘻的问道。

    曹怜儿涨红了脸,低着头,却是不作声。

    “是将军手下第一得用的大将,孙晓!”菁儿轻轻地道:“怜儿,他今年已过三十,年纪是比你大了不少,但是你自小受了不少苦楚,心里头一直有些自怨自艾,这样年纪大一些的男人,倒是可以好好的疼你,而且那人对将军忠心耿耿,与你父亲亦是同年袍泽,必然不会亏待你。”她顿了顿,笑道:“他也不敢亏待你。”

    曹怜儿低低地道:“我都没有见过他!”

    菁儿格格笑了起来,“这还不简单,他现在身负重任,暂时是回不来了,但你可以去见他啊,积石山离这里也不过几百里的路程,高远说了,这件事他还没有跟孙晓说,如果你不愿意,他绝不勉强。”

    曹怜儿跟着菁儿已经两年,在家也呆了两年了,耳闻目濡,见识也不再是当初那个什么也不懂的小姑娘,听了菁儿的话,她便很清楚地知道,这桩婚姻的背后,还有着极其强烈的政治意图。

    曹家是现在高远最为信任的,父亲是征东府司马,掌控着整个征东府的后勤和钱袋,弟弟任军法司司长,掌控全军军法,也是大权在握。而让自己嫁给征东府麾下第一大将孙晓,这也是要进一步地拉拢孙晓,可以说,这桩婚事,不管自己的意愿如何,最后都会水到渠成。

    更何况,她自己也并没有排斥心理。

    孙晓是征东府深得高远信任的大将,前途不可限量,那人虽然没有见过,但多多少少也听父亲提到过一些,也是一个义薄云天的汉,于自己而言,又有什么可以挑剔的呢?

    “等过了年,便将高远安排你去积石山,见一见那个孙晓,只要你看了,那这门婚事便可以定下来了!”菁儿笑道。

    “不用看了,我同意!”曹怜儿低声道:“将军的眼光哪会错得了。”

    “当真?”菁儿喜道。

    “嗯!只是小姐,以后我嫁了人,还能随时来看你么?”曹怜儿可怜兮兮地抬起头,问道。

    “傻丫头,说什么呢?先前我就说了,我可是一直把你当妹妹看的,你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我这家呀,可是随时对你敞开大门的!”她伸手将曹怜儿揽进怀,“这两年来,我们两人相依为命,我怎么会忘记?”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