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三百八十章:破城(书号:13651

第三百八十章:破城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借着步兵这三箭之威,虎头连上五步台阶,那城头已是在望了,但城上士兵也知到了关键时刻,亦是奋不顾身的涌了上来,在虎头这个位置,站在城头之上拿着长枪却也是可以刺杀了,数名河间郡兵便手挺长枪,往下乱戳,顷刻之间,虎头已是险象环生,紧跟在他身后的一名扶风兵,奋不顾身地扑到虎头身侧,以身挡枪,自己身上却添了数个窟窿,翻身跌了下来。

    城楼之上,警钟越来越急,而与之相呼应的,城内到处都响起了警钟之声,整个城市都沸腾了起来。

    城外,公孙义的马队风驰电挚而来,距离保康城已不过三数里地,如果他低抵达城下之时,城门还没有打开,扶风兵就不得不面对坚固的城墙。

    步兵手已经没有弩箭,通道之上又被虎头等几个人挤占得满满的,一时之间,竟然无法可施,贺兰燕瞧了瞧城头的距离,大声道:“步兵,你站到台阶间,送我上去!”她比划了一个手势。

    此时步兵已经顾不得考虑贺兰燕的安危了,必须要将城头上这些人杀散,打开城门,否则他们全都是死在城内,他已经能看到城内各处都有一路路的火把向着北城门奔来,敌人的援军很快就要到了。

    他站到了台阶段,沉腰站定,双手十指交叉横放于胸前下腹位置,贺兰燕提着钢刀,加快速度狂奔而来,在距离步兵还有一步台阶的时候,轻喝一声,整个人腾身而起,一只脚踏上了步兵的双手。步兵一声暴喝,两手发力,将贺兰燕高高抛起,贺兰燕在这刻,当真如同一只轻盈的燕雀。高高飞起,长裙飞舞,宛如神仙下凡,这一跳,已是高过了城墙,台阶之上的步兵。却是一屁股坐了下来,胸口发闷,连话也说不出来了。

    翩翩如仙下凡,实则为修罗降世,几个河间郡兵被这突如其来的空袭给震蒙了,这一瞬间的犹豫和滞纳。便已经给他们带了灭顶之灾,贺兰燕落在了他们间,钢刀随着身体一个轻盈的旋转,阵阵血雾便喷勃而出。

    贺兰燕虽是个女,但却是沙场老将,面对郑爽这样的大将还必须施些诡计方能战而胜之,但对上这些普通士兵之时。她却是游刃有余,匈奴那种特有的没有丝毫花哨,刀刀取命的格斗之术,此时正是合用。

    城头之上一阵大乱,有河间郡兵分身去对付贺兰燕,虎头立时压力大减,狂吼声,又踏上了数步。步兵在下面急得团团转,突然看见脚边几枝从上头掉下来的长矛,不由眼睛一亮。捡了一根起来,在手掂了掂重量,退后几步之后,向前小跑,挥臂。掷矛,他眼力好,臂力强,这一矛掷将上去,立时便将虎头对面的一个河间郡兵刺了一个透心凉。

    步兵哈哈大笑,弯腰又拾起两根长矛,如法炮制,惨叫声,城上又有两人阵亡,虎头此时已经杀红了眼,横刀抹过,眼前一个胸腹大开,汤流了一地,踏上一步,虎头只觉得眼前一阵开阔,终于是上了城墙,跟在他身后的几个扶风兵都是一阵欢呼。

    虎头扫了一眼城头,贺兰燕已经被淹没在十几个河间郡兵的包围之,已是陷入苦战,长刀一摆,虎头吼道:“你们几个,去转绞盘,将闸门升起来。”

    几名士兵欢呼一声,扑向了城头那巨大的绞盘,数人合力,绞盘开始转动,那沉重的闸门一寸一寸地开始抬高。虎头则是大吼声,挺刀扑向了围攻贺兰燕的河间郡兵,大刀挥舞,挡者立毙。

    步兵三步并作两步地上了城墙,眼光转动,在混乱的城头之上,一眼便发现了堆在城角的那一捆捆羽箭,顿时大喜过望,抢过去便拎了一捆出来,刚刚搭上弓弦,耳边便呼到嗖的一声,身立时一缩,圈成了一团,耳边传来一声惨叫,却是正在转动绞盘的一个扶风兵倒了下去,那正在升起的闸门立时便又沉下了一点。步兵大怒,抬头看向钟楼,果然,原来在哪里拼命敲钟的一个士兵眼见不妙,从钟楼之探出半个身,一箭便射倒了一名扶风兵,此时正张开弓弦,预备着第二箭。

    步兵手腕一振,呜的一声,一箭飞出,那探出半个身的河间郡兵脑袋马上被一箭贯穿,从钟楼之上一个倒栽葱摔了下去。冷哼一声,步兵稳稳当当地站起,上箭,开弓,箭响声,围攻贺兰燕的河间郡兵一个接一个的倒下。

    城头之上,已是看不到一个河间郡兵了,虎头丢下长刀,步兵扔了弓箭,两人都跑到了转盘哪里,拼命地转动绞盘,有了两人的加入,特别是虎头这个大力怪,闸门升起的速度愈发的快了。贺兰燕却是拄着刀,不住了喘着粗气,毕竟是女,气力不济,此刻只觉得浑身发软,竟是一丝力气也提不起来了。

    城外,公孙义的五百骑兵直扑北门,看着那闸门正在升起,骑兵们一声欢呼,加速直奔过来,当公孙义奔到城门的时候,那城门刚刚超过他的头顶,一挟马腹,公孙义第一个冲入到了城内,在他的身后,五百骑兵呼啸而入。

    吴刚目瞪口呆地站在哪里,看着北门处满地的尸体,看着那呼啸而入的匈奴骑兵,在他的身后,三四百余人的县兵和捕快,却是轰的一声四散逃开,他们正堵着街口,而骑兵所来的方向正正的对着他们,看着那高头大马呼啸而来的气势,未战已是先怯了。

    迷茫之,吴刚的几个亲兵一把拖住吴刚,将他拽到了一边,躲进了街边的一间屋里。

    城头,虎头拿起一根杠,卡死了绞盘,这才一屁股坐在血泊里,直到此时,他才感到浑身脱力,连一根手指头都不想动了,以前也干过无数次这样的事情,但没有一次是像今天这样凶险的。

    贺兰燕也是找了一个稍干净点的地方坐了下来,今天,她已是险险儿两度死里逃生了,此时拄着钢刀,也只剩下喘气的份儿了,三人之,倒只有步兵还游有余力,伸手招来几个幸存的扶风兵,“去,给虎头老大包扎伤口。”又走到贺兰燕跟前,“教头,还好吧,受没受伤?”贺兰燕身上血迹斑斑,委实分不清是敌人的血还是自己的血。

    “还好,只是拉了几条口,不碍事!”贺兰燕看着城门,“唐明和王义应当到了吧,光是骑兵,那可不成!”

    “放心,唐明和王义都是老兵头了,不会出差!”

    似乎在响应着步兵的话,目力所及之处,长龙一般的火把已经出现,迅速向这头接近。

    “今天这一战,实在凶险,要是有一点出了差错,我们便不可能完成任务!”直到此时,步兵还是心有余悸。

    “打仗嘛,实力是一部分,运气也是一部分,今天我们运气不错!”一边的虎头回过气来了,靠在绞盘上,笑道:“教头那边杀了郑爽,河间郡兵群龙无首,调度不力,接下来,便只有任由我们宰杀的份儿了,而我们这里也及时打开了城门,公孙义出现的时机恰恰好,晚一点,可就又要麻烦了!”

    刚刚三人已经看到,公孙义进城的那一刻,保康的援兵已经出现在街口,要是晚上那么一点点,那几百援兵先到了北门,那他们三个除了跳城逃跑之外,当真是没有一点生路的。

    “我现在知道为什么不论是东胡还是我们匈奴,都很少攻打原城池的原因了!”贺兰燕叹了一口气,“就这么一个小小的县城,我们还花费了偌大的功夫,想想辽西那样的坚城,我真是不寒而栗,那样怎样才能攻打得下来?”

    步兵却是摇了摇头,“将军说过,这世上最难攻破的不是城池,而是人心,不论城池起得有多么坚固,多么险峻,总是能想出办法攻破它。”

    “哦,高远还跟你们说这些?”贺兰燕眼前一亮。

    步兵笑了笑,“还记得我们第一次去辽西的时候,看到辽西城那巍峨的城墙,我与颜海波都傻了,都认为这样的城墙是不可能硬破的,将军便说了上面这些话,回来后还让我们好好想想,如果有一天,我们真要攻打这样的城池的时候,该怎么办?”

    贺兰燕咋舌道:“那时候他就是一个小小的兵曹,你连个都头都不是,大头兵一个,就在琢磨这样的事情,要让张守约知道了,还不一刀宰了你们?”

    步兵大笑,“想想而已。”

    “你们回来后还当真琢磨了?”虎头好奇地问道,此刻他的身上已经被缠了无数的布带,活像一个破烂布娃娃。

    “当然,不过当初我们想出来的一些破城方法,随着时日,也随着我们带的兵慢慢增多,都被扔了,不过新的法又一个个冒出来,现在,都存了一大堆了,但到底好不好用,却也不知道!”步兵叹了一口气,“地位越来越高,带的兵越来越多,心到是越来越谨慎了,以前的那些想法,现在想来也有些可笑。”

    “哪倒是!”贺兰燕点点头,站了起来,看着已经混乱不堪的保康城,“现在,保康是我们的了,步兵,我们是抢掠一把就走,还是要在这里扎下根来?”

    “蒋长史的意思是,扎下根来,当然,得以匈奴人的名义,现在将军的旗号却还是不能打出来的。”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