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三百七十九章:恶斗(书号:13651

第三百七十九章:恶斗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周宇泰惊慌地看到,他的一百多个弟兄被淹没在难民的浪潮之,正在一个接一个的倒下,哪怕他们手有刀,哪怕他们的杀人技巧比这些流民不止高明了多少倍,但在这样人挤人,人挨人的环境之,便是一只猛虎,也能张嘴咬嘴跟前的那一个,他眼睁睁地看着他的一个部下,虽然一刀劈开了前面一个人的脑袋瓜,但紧跟着两手被扳住,两腿被抱住,连他的脑袋也被好几只手给揪住了,一个老头张开一口大黄板牙,一口便咬在他的喉管之上,死也不松口,这个士兵惨叫着两手松开了佩刀,乱舞着,手指插进了那个老头的眼睛里,眼珠被挖出来飞到老远,但这个老头却嚎叫着,如同一只野兽一般地不住地"yun xi"着这个士兵的颈血。

    周宇泰胆寒了,他杀过人,也不怕杀人,但他不想被人吸成一具干尸,他决定自己先退,退到城墙上去,那里,还有他五十余个部下,只要能够组成一个圆阵,这些流民就不会是对手,但他刚刚一退,便觉得有一双野兽般的眼睛盯上了他,让他浑身汗毛倒竖,他立刻停下了脚步,横刀胸前。

    然后,他便看到了虎头。

    虎头手里拖着一把大刀,这并不是他惯常使用的武器,但此刻,这把刀上却鲜血淋,刀上的血槽里,还沾着一些红白之物,随着他的前进,这些东西一点一点的掉下来。虎头嘴角带着狞笑,他的样本来就挺吓人的,不笑还好,一笑反而更加恐怖。

    一切都在按着他的设想向前发展,面前的这个河间郡的兵曹是这个城门口的指挥。杀了他,万事大吉。

    周宇泰如同被一条毒蛇盯上的黄鼠狼,他打过仗,这种感觉让他很不舒服,他也知道跑不掉。两个人的距离实在太近了,转身就跑,失掉的不仅是气势,还有先机。正准备转身的周宇泰挺起了手里的佩刀,嘴里嗬嗬大叫着,反而迎着虎头冲了上去。

    他要将这股不舒服的感觉。借着冲锋的这股血勇甩掉。

    看着对方的反应,虎头很是欣赏的点点头,这是一个老兵才能拥有的正常反应,对手的应对之策十分恰当。

    只不过,这还不够,合适的应对之策。还需要配合上相应的实力,周宇泰有这个眼光,但他的实力与曾经的马匪悍将虎头相比,差距实在太远。

    虎头是一员猛将,猛到高远觉得让他去当一个斥候实在是太屈才了,哪怕是一个斥候头领也不行,所以才将他。以及横刀两个马匪当充当冲锋箭头的家伙要了过来。

    厚背刀与周宇泰手的佩刀撞在了一起,周宇泰清楚地看到了对手的刀势,但却无法抵挡得住对手泰山压顶般的实力。

    两刀相撞,火星四溅,然后,周宇泰的刀断了,紧接着,他的头也掉了。

    一刀毙敌,虎头脚步不停,冲向了北城门。想要上城头,还要近二十级台阶,只有突上城头,杀光上头的敌人,才能确保城门能掌控在自己手。

    虎头与他的手下分工明确。他带着数人冲向那通向城头的台阶,而另外的人,则越过了难民,冲向了那紧闭的城门。

    河间郡兵的确不是县兵所以比拟的,下面乱成一团,守在城上的士兵并没有贸然下来接应,他们只是紧张地观望着下面的局势,同时有人敲响了城楼之上的警钟,直到看到周宇泰被一个凶恶的汉一刀毙命,而那人挺着血淋淋的长刀冲向那台阶,他们终于是发出了一声惊呼。

    到了此时,再愚钝的人也明白过来了,这些人不是难民,他们是奸细,想要夺城门。

    当下便有数十人插刀执枪,下到了台阶段,另外一些人,则费力地调转着城头之上那巨大的床弩,这本来是对外御敌的,现在却需要先解决内患。

    虎头知道没有那么容易,这最后一段路,才是最为关键的。看着台阶段那严阵以待的河间郡兵,他毫不畏惧,咆哮着冲了上去,手的大刀舞成了一团血光。

    数个扶风兵冲到了城门口,三五人持刀警戒,另外两人合力抬起了那巨大的城门杠,随着城门杠被扔开,几名扶风兵欢呼一声,用力地将城门拉开,远处,已经传来了马蹄的隆隆声,可以清楚地看到一条火龙逶逦而来,那是他们的战友。

    头上发出异声,几人抬头,却看见一道石闸从天而降,城门虽然打开,但城门之上却设有千斤闸,城上士兵一看城门被占,马上便一刀斩断了绞盘上的绳索,千斤闸轰然落下。

    城门口,喜悦的扶风兵看着那巨闸从天而降,有人急速后退,另有两人却是不甘心刚刚费尽必力打开的城门又被封上,竟然怒吼着,向上伸起手臂,想要托出那从天而降的闸门。

    这闸门号称千斤闸,却是全由石头打制而成,又岂止千斤之重,两人想要撑住,却如同螳臂挡车,闸门没有丝毫的迟缓,轰然落下,两个扶风哼也没哼一声,便被这闸门压在了下面,整个身体被一切为二。

    台阶之上的虎头看到了城门口的状况,怒吼一声,一手抓住一个长矛,上身后仰,将这名士兵拖得飞了起来,大刀盘旋,将此人在空一刀砍死,向上挺进了数步,但就在这一瞬间,他的身上也多添了几个伤口。虽然长年的征战生涯,使他在刀枪及体之时,便能以最快的速度反应过,避开要害,但仍然在身上被划出长长的血痕。

    必须杀上城去,转动绞盘,才能升起千斤闸,才能让城外的战友进来。虎头红着眼睛,一手举着一个倒在台阶上的河间郡兵的尸体当盾牌,一手挥舞着砍刀,拼命向前突进。

    但城上,也知道到了关键时刻,尽是死也不退,长矛起落之间,那个被当作盾牌的死尸已是被刺成了筛,虎头身上又多了几处伤痕。

    城内警钟响起的时候,吴慈安刚刚从郑爽的宅第回到县衙,城外出现的异状,让他心始终有些不安,但郑爽的承诺又让他放心不少,不管怎么说,现在的草原之上,兵强马壮的匈奴部族已经不多了,能聚集起威胁保康兵力的匈奴人则更少,或许只是一个意外,但愿只是一个意外,他这样安慰着自己。

    一只脚刚刚跨进县衙的大门,那刺耳的警钟便在耳边响起,他骇然回头,北城门那边,冲天的火光让他心一紧。

    难民或,这是北城那边的难民营,怎么生了火灾。

    警钟声,他的侄吴刚从县衙内跑了出来,身后,跟着数十个县兵,还有捕快。

    “叔,北门那边出事了,难民营失火了。”吴刚惊道。

    吴慈安艰难地咽了一口唾沫,看着吴刚,“带上你所有的人,不,还有县衙里的捕快,都去,快去北门。”

    “叔,我带上县兵就可以了,不用带捕快,捕快还是留在县衙里听叔叔分派,那边只是失火而已。”

    “胡涂!”吴慈安怒火道:“你听这警钟的声音,如果是失火,会敲得这样急么?一定有奸人作乱,快,带上所有人去那里,这个时候多一个人便多一分力量。还有,分出两个人去郑将军哪里,让他马上调集军队,准备应对!”

    “知道了!”吴刚看着急得手脚乱颤的叔叔,赶紧答应了一声,飞快地向着北城门奔去。看着他们的背影,吴慈安双手合什,“老天爷保佑,可千万别出什么乱!”

    吴慈安的祈祷注定不会实现了,北城门不是出了乱,而是出了大乱,此时虎头领头,仅存下来的不到十个扶风兵正在向上仰攻,只可惜这台阶最多能容两人并立,以虎头的快头,他往哪里一站,旁边根本就站不下一个人了,更何况他的大刀盘旋,笼罩着整个身周,也不容旁人在这么窄的台阶上站立。在他身后的两个扶风兵只能捡起一支对方掉下来的长矛,觑准空,在旁边往上捅上两捅,以缓解虎头的压力。

    虎头浑身是血,有敌人,也有自己的,他已经攻占了三分之二的台阶,仅剩下十余步,但对此时的他来说,又何异于天堑。这个时候,时是就是一切,就看是外头的扶风兵先进城,还是城内的援兵先抵达北门。此里,站在城头之上,已经能清晰地看到如长龙卷地而来的马队,那无数的火把透过风雪,正在向这边狂奔而来。

    步兵和贺兰燕就是在这个时候赶到北门的。两人都是久经战阵,一看之下,便明白了关键所在,步兵二话不说,搭箭上弦,嗖的一箭,先将城头之上那个正将床弩转过来的士兵一箭射倒,第二箭,擦着虎头的脸郏,将他面前一个显然很悍勇的河间郡兵射倒,第三箭却是最妙,一箭飞去,先是揭了一人的头盖骨,然后再钉入第二人的眼眶,竟是一箭两人。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