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三百七十八章:夺门(书号:13651

第三百七十八章:夺门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两个被郑爽赶走的卫兵并没有走远,两人倚在远处的一株大树下,一边躺避着风雪,一边竖起耳朵倾听着不远处房内的动静,他们的这位将军,每次有这种乐的时候,无不是搞得惊天动地的,在这里,他们可能听得清清楚楚呢,两人脸上都带着那种邪邪的笑容,喘气声都粗重了起来。

    果不其然,房内传出的动静很大,但很快,两人便发现不对了,以往这个时候,都是女人嚎,怎么今天,换成将军嚎了!

    “将军又在玩什么新花样?”一个卫兵莫名其妙地问道。

    但他的同伴不需要回答他了,因为大门轰然一声破碎,无数的碎屑之,郑爽高大的身影破门而出,让两个卫兵惊悚的是,在他的身前,一个女手执钢刀,紧追而至,看那一刀的威势和矫健的身手,这真是他们先前抢回来的那个娇娇怯怯的女么?

    两个卫兵在这一瞬间几乎失去了自己的思想,但马上,那飞舞在空的刀光和四处喷溅的血液惊醒了他们,郑爽勉力破门而也,身体重重地跌倒在雪地之上,鲜血将洁白在雪地染成了红色,右手撑地,刚刚半跪而起的时候,眩目的刀光已至,卟哧一声,郑爽喉咙里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嚎,那柄钢刀几乎有一半捅进了他的胸膛。仅存的右手死死地抓住刀身,绝望的眼睛往外凸出,看着面前这个杀气腾腾的女,慢慢地失去了神彩。

    “我叫贺兰燕,让你死个明白!”贺兰燕轻轻地道,手腕一转,郑爽五指纷纷断落。手一振,带血的钢刀已是抽了出来。

    “有刺客!”两名卫兵看着轰然倒在地上的郑爽,惊骇之下,一边拔刀奔向贺兰燕,一边扯破喉咙大叫起来。

    贺兰燕提着钢刀。向两人飞奔而去。整个宅都被惊动了,越来越多的脚步声向着这里奔来。抓刺客的吼叫声,便是在宅外,此时也能听得清清楚楚了。

    步兵半跪在屋脊之上,看着卫兵们向着一个小院奔去,火把将整个宅映得通亮。火光之,他清楚地看见贺兰燕手执钢刀,正向外杀来。

    拉开弓弦,搭上羽箭,步兵回头,看了北城门一眼。那里,火光骤起,映红了半边天空。

    “正好!”步兵咧开嘴笑了笑,扣弦三指松开,羽箭破开风雪,啸声起时,羽箭已经插在一名距离贺兰燕只有十数步的卫兵身上。那人仰身便倒。

    第一箭过去,箭啸之声便连绵不绝,贺兰燕刚刚一刀斩杀了面前的一个对手,却看见扑进来的卫兵连二接三地倒下,无一例外,胸前都插了一支羽箭。

    她抬起头了,便看见一个人影在屋脊上奔跑着,正在向着她这里迅速接近,那是步兵。从对方踏屋脊如履平地的矫健身影,那里像是一个失去了一只脚的残疾人。

    步兵一边奔跑一边放箭。箭无虚发,每一箭,都会收割一条人命,如此神准的箭术,将下面的卫兵们都是震慑住了。他们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凌厉精准的箭法,一时之间,鸡飞狗跳,各自找着地方躲避。

    “教头,往这边来!”步兵大声喊道。

    贺兰燕一转身,便向着步兵这边跑来。而那些卫兵,被步兵的箭法给吓破了胆,一时之间,竟然无人敢露头,眼睁睁地看着两人迅速接近,而屋脊之上的那一个人,已然停了下来,向下丢了一根绳,显然是要接应这个女刺客上屋顶去。

    郑虎接到消息时,正在与几个同僚喝酒,听到有刺客的叫声,他一下就蹦了起来,急如星火地奔到后头,看到的却是郑爽那血葫芦一般的身,心里顿时凉了半截,凭他的经验一盾就知,将军是死得不能再死了。

    他的一身功名富贵都系在郑爽身上,郑爽一死,他也完了,两眼冒火,抬头狠狠地瞪视着那个正迅速奔跑的身影和屋脊上的箭手。

    “拿弓箭来,他们只有两个人!”他厉声喝道。

    十数个卫兵提着弓箭奔了过来,张弓搭箭,便欲射向贺兰燕与屋顶的步兵,但站在屋顶之上,看得一清二楚的步兵岂容他们得手,厉喝一声,弓似霹雳,箭如流星,三箭连珠而至,将三个已将箭上弓弦的卫兵射翻在地,其它箭手顿时吓得趴伏在地上,不敢再动。

    此时贺兰燕已经奔到了墙边,看着墙上垂下的绳索,张嘴将刀横咬在嘴,两手抓住绳索,两脚蹬墙,双手交替,猿猴一般地灵活地向上攀爬而来。

    郑虎大怒欲狂,一把抢过一个趴在地上卫兵手的弓箭,拉开弓弦,瞄准了那个正在向上攀爬的身影,“给我死!”他厉声喝道。

    此时他是恨毒了这个刺客,这个女人,是他亲手带回来的,他万万没有想到,带回来的不是一个让将军爽的女人,却是一个让将军死的刺客。

    看着那利箭破空而去,郑虎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狞笑,他的箭法一向都是不错的,这一箭去,便能将那个女人活生生地钉在墙上。

    但接下来发生的一幕,让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天空之一箭飞来,叮的一声轻响,一丝微弱的火花闪过,那势在必得的一箭,竟然被人在半空之截下来了,他刚刚射出的一箭,被那凌空而来的一箭从一击两断,无力地坠了下去。

    郑虎的箭法很好,但他从来没有看到过,居然有人能半空截击射出去的羽箭。一时之间,他竟然失神地呆在哪里,看着自己射出去的那一箭坠下地来,连身后大声喊他小心的声音都没有听见。

    一箭截下突袭贺兰燕的羽箭,再一箭射向郑虎,步兵只听刚刚那一箭破空而至的声响,便知道此人也是箭道好手,岂会容他再有机会射出第二箭来,对手微微的那一失神之间,便足以让他死得不能再死了.

    长箭透胸而入,巨大的力量让郑虎连连退了十数步,这才轰然摔倒,至死,他的眼睛都睁得大大的,有些茫然地看着天空,似乎至死都不敢相信,天下竟然有这等箭法.

    步兵弯下腰来,一把抓住了贺兰燕的手腕,用力一提,已是将贺兰燕提上了屋脊,回头看着那些又探出头来的士兵,步兵虚拉弓弦,嗡的一声弦响,那边却又是一阵兵慌马乱,步兵哈哈大笑,”教头,我们走!”

    此时,步兵身上的羽箭只剩下三支了.不到万不得已,他是不会射出去的.

    “多谢你步兵,要不是你来接应我,我可就麻烦了!”贺兰燕有些惊魂未定.

    “谢什么,你是我师傅啊!”步兵知道:”咱们去北门,虎头哪里需要人手.”

    负责驻守北门的河间郡兵的兵曹周宇泰是一个好人,但绝对不是一个好长官,当他看到不远处的流民营突然冒起冲天大火,无数的人狼奔鼠窜的时候,他的第一个命令,居然是带着麾下近一百人,离开了他们的岗位,向着着火之处扑去,他是想去救火.

    他带人一走,北门那里便只剩下了不到五十人的士兵驻守.

    但周宇泰马上便发现不对了,因为上千的流民正在向他这边奔来,看到那声势,他的脸色都变了.

    “停下来,停下来!”他厉声吼道.

    但奔跑起来的惊慌失措的流民又岂是他能一喝便停下来的,更何况,这这些人,还有一些心怀叵测的家伙在不停地鼓动,造谣.

    于是周宇泰这百多人,瞬息之间,便被无数的流民给淹没,给冲散了.

    周宇泰有些忙然地看着自己的左右,士兵们被裹协在流民之,也在向着城门处奔跑,不是他们要往哪里跑,而是不得不跟着跑.

    虎头嘿嘿笑着,无声地靠近一个有些茫然的河间郡兵,贴在肘上的匕首无声无息地刺进了他的胁下.将他放倒在地,这个人倒在地上,马上被无数只脚踏了上去.

    混乱之,还有十数个人在做着与虎头同样的事情,每一次出手,便是十余名河间郡兵无声无息地倒在人群之.

    周宇泰心咯登了一下,因为就在刚刚这一瞬间,他发现十数个自己的兄弟突然便消失在人群之,他们不可能是被挤倒的,以他们的体格,怎么会轻易地被挤倒.

    他看见了离他不远处,有一个兄弟被流民带着在奔跑,接下来,有一个流民靠近了他,然后,这个兄弟便倒了下去,那一闪而过的微光虽然一闪即逝,但周宇泰仍然看得清楚.

    瞬息之间,他汗毛倒竖,呛的一声,拔出了腰里的弯刀,不管三七二十一,将靠近自己的几个流民一一砍翻.

    周宇泰一动手,那些本来看着他的麾下也在同一时间拔出刀来,砍向了身周的流民.

    “官兵杀人了,官兵杀人了!”不知是谁吼了一嗓,,

    ”想要活的,就做翻了他们!”又有人在吼着.

    流民黄阿四惊慌失措地跑着,他看到了官兵举起了手里的钢刀,看着血花翻飞,但他无可选择,因为身后有人在不停地推着他跑,只能向前,看着距离那些官兵越来越近,他绝望地大叫起来,手忽然多了一样物事,他低头一看,竟然是一把刀.不知是谁,将这把刀在混乱之塞到了他的手里.

    他的面前有一个河间郡兵,那人举刀正向他劈来,黄阿四突然嚎叫了一声,手里的刀一挺,和身向前扑去,那一刀,却是将这个河间郡兵扎了一个透心凉.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