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三百七十二章:保康县(书号:13651

第三百七十二章:保康县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河间府,保康县。这是一个与匈奴控制下的草原接壤的县治,虽然名为保康,但其实却是一个多灾多难的地方,以前匈奴人就如同收割庄嫁一般,一年总要来那么一回,长年下来,保康边线近百里的所在,竟然是渺无人烟,上好的田地,完全都荒废了,只有在靠近县治所在地周围几十里,方才能看见一个又一个的村,一旦有事,这里的百姓便可以直奔县城去避难。

    但是长年以来,匈奴人却只是在边境上袭扰,倒是没有长途奔袭上百里来打保康县治所在,这也让保康县周边呈现出一派繁荣景象,看了这里,你是绝不会想到,这个圈之外,便是荒凉无人烟的所在。

    今天秋天,情况好了许多,匈奴人在夏天了秦人的计谋,被杀得大败,连匈奴王也被割了脑袋去,匈奴不复往日之盛,便有越来越多的百姓开始向外面扩展,毕竟县治周围那些土地,价格已经高得不象话了,而且越来越向一些有钱有势的人手集,别看那一个个的村人烟稠密,但实则上,这里的人大多都是租户,租别人的田地,辛苦一年,交了租,完了赋税,剩下来的已经是不多了,家里如果人口多了,那是铁定无法吃饱饭的。

    越来越向少数人手集的土地,和越来越多的人口相悖逆,时常便有乱发生,不是地主恃强夺了佃家的土地,让佃家无路可走,便是佃家被逼得无可奈何之时铤而走险,杀主夺财然后逃之夭夭的事情,也不是没有。

    在这样的背景之下,保康县的县令吴慈安便下达了一条命令,从与匈奴接壤往内五十里之内,但凡有谁愿意去垦荒的,谁开垦出来的田地便归谁所有。县府会给他新的地契,承认他的所有权。

    那些土地,荒芜多年,但以前可都是良田,只要肯下功夫,最多一年功夫,便能将其重新变成肥沃的田地。

    此令一下。保康县的那些无田佃户们可就都激动起来了,以前不敢去,那是因为有匈奴人不断地来劫掠,去哪里,基本上便是提着脑袋玩命的勾当,小门小户的老百姓。不求富贵,不求通达,只求能风调雨顺,平平安安,宁肯穷一点,苦一点,也不敢去哪里。但现在不同了,匈奴已经败得一塌糊涂,再也不会有大规模地劫掠了。

    但就在无数佃户们收拾家当准备去垦荒,同时也是改变自己命运的时候,一个噩耗传来,河间郡将陈瑛率领的三千河间精锐在草原之上全军覆灭,被杀了个一干二净,一个也没有跑回来。这个消息如同兜头一盆凉水,将这些佃户们的热情全浇灭了,打包好的行礼重新散开,收拾好的行装又放回了原处,原来草原之上,那些凶恶的匈奴人,并没有完全灭亡。

    消息传来之时。吴慈安也是惊得一蹦三尺高,但接下来的事情,却大大出乎大的意料之外,那股消灭了陈瑛三千军队的神秘队伍消失的无影无踪。不论是他,还是最后从河间郡派来的特使,都没有找到任何的蛛丝马迹,只是从死亡士兵的身上的伤口分析,是匈奴人下的手。

    虽然那股力量再也没有出现,但河间郡仍然重新派出了三千士卒驻扎在保康以惫不患,半年过去,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三千士卒被调回去了两千,因此为此,河间郡主严圣浩已经有了新的目标,他需要集自己的精锐去向某人示威。

    但经过这么一顿折腾,吴慈安苦心冥想弄出来的这么一个安民之策便化为了泡影,无论他再怎么劝说,已是没有一个百姓愿意去冒险了。眼看着冬天已至,城里的流民越来越多,吴慈安脸上的皱纹愈发的深了起来。

    他不能趋赶这些人出城去,因为这些人也是他麾下的民,只不过冬天一到,他们无处可以避寒,无地可以乞食,便只能来到繁华一些的县城求生。

    有事做时,这些人便去打零工挣些饭食,如果无事可做,自然便会偷鸡摸狗,敲诈勒索,是以每年到了这个时候,便是保康城内治安最差的时候,这样的情况一直要持续到明天开春天气暖和起来方才作罢。

    但今年情况有所不同了,因为城里还有一千郡兵。

    保康是边境县,城池造得较高高大,与扶风一样,想要硬攻,是不大可能的,保康原有五百县兵,再加上一千郡兵进驻,保康在安全之上倒是无虞,别说是现在匈奴势危,便是匈奴强盛之时,想要硬攻城池,不付出巨大代价也是不可能的。

    “吴刚啊,这几个月,你可要打点起精神来,一定要确保城内以及外面各村的治安,每年这个时间,都是最难熬的,大雪一下,日便难过,总有些过不下去的人,会铤而走险的。”看着自己的本家侄,也是保康县尉的吴刚,吴慈安叮嘱道。

    “叔,也就是您太心慈手软了一些,抓住这样的人,拖到城门口,砍了他们的脑袋挂起来,杀一儆百,看谁还敢火取栗?”吴刚道:“可是你只需抓,抓了关几天又放,管饭不说,他们出去后,还不得又犯事?”

    听得吴刚如此说,吴慈安不由沉下脸道:“你说得轻巧,脑袋砍容易,但砍了还能长回来么?这些人也不是些大奸大恶之辈,无非就是活不下去了,为了有条生路,你至于砍人家头吗?如果能安居乐业,谁愿作奸犯科,以惩诫为主,明白吗?下去办差吧。”

    看着吴刚垂头丧气下堂而去,吴慈安转身回头,看着一侧安坐的一个顶盔带甲的武将,“吴刚年轻鲁莽不懂事,倒叫郑将军你见笑了。”

    郑爽,统管着河间郡驻扎保康这一千人,听了吴慈安的话,他笑道:“我倒是认为吴县尉的法利落,不过吴大人你是本乡本土长大的,都是乡亲,下不得手去也是情有可原。”

    吴慈安苦笑,就知道这个武将不会有什么好的想头。于他们而言,举刀是最利索得了,可是光杀能解决什么问题,今年杀一批,明年还会有新的一批出来,杀得人多了,戾气一生,以后可就不是小打小闹了。

    为长治久安计,还是得为这些人找一条能安居乐业的路,本来去边境垦荒是最好的法,但陈瑛这么一死,将自己这条路也给堵死了。

    “吴刚手下就这么几百人,还得去城外各村里巡逻,这城里人手不免紧张,还得请郑将军您多多费心,帮帮我啊!”心头虽然不爽,但吴慈安还得低声下气地求着郑爽。

    “这个没问题!”郑爽大手一挥,“城内的治安我包了,保管不会出一丁点的事,不过吴大人,我这一千兄弟要吃要喝的,眼看着就要下雪了,还有不少人连厚实一点的棉袄都没有,这个,也得请大人您多多费心啊!”

    吴慈安深吸一口气,郡兵的后勤供应一向是由郡里负责的,原本轮不到他,但这郑爽找上门来,自然是摆明了要打秋风的,偏生自己又还得求他,这银拨给他,只怕转眼就进了他自己的口袋。没法,就算不愿,也得给,不然这家伙纵容手下士兵闹起事来,自己可就真是无法可施了。

    “这个请郑将军放心,明天,明天我就将一应所需物资银两全都送到大人您的兵营去。”吴慈安道。

    “那就好,那就好!”郑爽大喜,站了起来拍着胸脯,“吴大人您尽管放心,有我在,城里断然不会出任何岔的。”

    “郑将军,万万不可妄开杀戒啊!”看到郑爽大包大揽,吴慈安心下略安的同时,又不忘叮嘱他一番,这个军汉要是发起蛮来,自己一番苦心可就全白废了。

    “自然自然!”郑爽敲竹杠顺利得手,心想不杀人还不简单,抓了人往你县衙一送,让你自去头疼,我还乐得清闲,砍脑袋不费力气的么?当下向着吴慈安一抱拳,喜滋滋的去了。

    留守保康,郑爽本来是一百个不愿意的,另外两个营回河间郡待命,可不是干别的去了,而是随着郡守严圣浩大人去威逼勒索琅琊郡主天南去了,天南原来是国相,不敢惹,但现在他倒台了,自然是墙倒众人推,更何况当初天南说动严圣浩动兵支持他推翻令狐的时候可是许下了严圣浩一个县的属地,现在天南无权无兵,自然得去讨要,琅琊的一个县,可不是河间一个县能比的,那可是富得流油的地方啊!同僚们去了那里,想来也会一个个赚得盆满钵满,自己呆在这个苦寒的地方,不想法弄点外快,当真是对不起自己了。

    这个吴慈安倒也识相,既然如此,以后每天便派几队兵出去巡逻一番,也好有个由头再上门来敲诈一番。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