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三百七十一章:找一个师傅(书号:13651

第三百七十一章:找一个师傅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盯李云聪?”一听高远的这个要求,冯发勇顿时面露难色。

    “怎么?为难?”高远不动声色地问道。

    “高将军,你不知道,这个李云聪厉害着啊,现在又与地头蛇张君宝有勾连,就更加如虎添翼了。我们虎豹骑在辽西城的人手有限,而且高将军,我现在在虎豹骑的身份有些尴尬,这里的兄弟帮我,那是看在以往的情份上,盯李云聪,那可是要拿命来玩的勾当,只怕会有些难处!”

    高远点点头,在屋里转了几个圈,回过头来,看着冯发勇,“其它人调不动,你呢?你愿意做这事吗?”

    “我倒是愿意舍命陪君,只是我一个光杆,怎么盯他?”冯发勇苦笑道。

    “人我给你!”高远道:“你要多少人,我可以给你多少人。不过可不像你们这么专业。”

    冯发勇精神一振,“只要人数够多,不专业无妨,对付李云聪这样的大行家,专业的反而容易引起他的警惕,倒是那些浑身上下都露出破绽的家伙,反而会让他放下疑心。”

    听了冯发勇的话,高远哈哈大笑起来,“还有这样的说法?”

    冯发勇点点头,“我是专业的。”

    “我开始有些明白你的意思了。”高远笑道:“好吧,你需要多少人?”

    “至少一百个。”

    “我给你。”

    “高将军,你这么放心地把手下交给我?”

    “有什么不放心的。”高远笑了笑,“不过这件事,恐怕要耽搁你很长时间,你没有问题?”

    “这倒没什么,我捎个信给兰大人就行了,兰大人听说我能为将军做些事情,想必是很乐意的。”冯发勇笑道。

    “冯先生,我有一事不明。兰大人为什么要这样帮我呢?”对于这件事,高远实在是有些不理解。

    冯发勇想了想,“说实在的,我也不明白,不过兰大人说,你这样的人,绝然不会见容于燕国朝堂。总有一天,你会离开的,而在你离开的时候,兰大人希望你的目的地是赵国代郡!”

    高远十指交握,心想兰的眼光当真毒辣,居然在渔阳的时候。便能准确地判断出自己未来的走势,这个人,实在是极厉害的,自己的确在准备有一天能摆脱燕国,但目的地,却不会是代郡。不过,兰的好意自己却是可以领。将来有极大的可能还要与他交道,总有还回这个人情的一天。

    “这个以后再说吧,我以前就对你说过,燕不负我,我不负燕。”高远淡淡地道。“冯先生,既然你已经这么说了,我却要厚颜再求你一件事了。”

    “不敢当,将军有事尽管吩咐!”冯发勇受宠若惊地道。

    “左右你是要在辽西城呆上一段时间的。不若就抽这段时间,好好地教教我的手下吧,说实在的,我帐下儿郎,打仗那是一等一的好手,但做起你们这种事情来,却是差劲太多了。几乎就是门外汉。冯先生可愿意收一些弟?”高远笑道。

    冯发勇一呆,他可是完全没有想到高远会提出这个要求。“高将军,我目前虽然不再在虎豹骑任职了,但却不能泄露他们的运作方式和秘密的。”

    “不不不。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是希望,你能教给他们的是做这个行当的一些基本素质,绝不会涉及到虎豹骑的秘密。”高远连连摇头。

    冯发勇犹豫难决,高远虽然如此说,但如果是由自己来教他的手下的话,又怎么可能不泄露虎豹骑的秘密?不管是燕翎卫也好,还是虎豹骑,黑冰台也好,大家的行事手法都是有着各自的特点的,自己不用心教是很难瞒过高远的,但如果一用心,虎豹骑的行事手法必然会在高远的面前暴露个精光,只要稍稍用心,便可得出结果。

    “如果为难就算了!”高远摆摆手。

    “不,不为难!”顷刻之间,冯发勇下定了决心,既然兰大人这么笃定高远必然会离开大燕,那么,他去的地方是很限的,恐怕也只有代郡是他最理想的去处,一旦将来高远去了代郡,那便也是赵国的人了,教给他手下这个行当的本领,也算不得什么。“将军放心,您的手下,我一定会用心教的。”

    “太好了!”高远鼓掌道:“这是冯先生送给我的最好的贺礼。”

    冯发勇却伸手入怀,掏出了一个小匣,双手呈给高远,“本来兰大人给高将军晋升征东将军的贺礼,不过现在,倒是祝将军新婚燕尔更合适宜。”

    “兰大人如此客气?”高远接过匣,当着冯发勇的面打开,眼光却是一凝,盒里没有别的东西,竟是一叠银票,看第一张的票面,这叠银票,却是数额庞大。

    “这……”高远嘴里打了一个突,“这礼未免也太厚了一些!”

    冯发勇笑道:“兰大人说,现在将军所缺的,恐怕就是这个了,而且这玩意儿好,有了它,做什么都方便,虽然俗气了一些。”

    “不,不俗!”高远大笑,“于我而言,这却是大雅之物,兰大人深知我心。冯先生,你却先在驿馆了住下来,在我走之前,会把你的一切都安排好的,至少在辽西城里,不会让你出现有生命受到威胁的情况。”

    “有劳将军了!”冯发勇站起来向高远抱拳施礼。

    “铁泫,去安排冯先生住下来!”高远击击掌,铁泫从门外走了进来,躬身领命。

    看着冯发勇离去的背影,轻轻拍着手边的这个小匣,兰是个有意思的人,高远在心里想着,至少从目前看来,在自己接触到的各国高层人之物之,这是唯一一个让自己又敬又畏的人。

    回到内屋里时,已是近五更了,轻轻地推开房门,轻手轻脚地窜了进去,屋里的灯依然亮着,看到菁儿的模样,高远不由一怔,紧接着却又是一阵感动,菁儿合衣靠在床上,竟然没有钻进被窝里去,虽然屋里点着火盆,但寒气仍是不可避免的钻了进来,熟睡的菁儿似乎也感到了寒意,手里紧紧地抱着一个绣花枕头,整个人也蜷缩成了一团。

    轻轻地坐到菁儿的身边,一手从菁儿身上小心地探过去,将小巧玲珑的身环抱起来,睡梦的菁儿唔了一声,身侧转过来,将整个身都依偎进了高远的怀里,便如同一只慵懒的小猫一般。

    低头看着怀里那些红扑扑的脸,高远不由微笑起来,伸出指尖,在对方精致的鼻上点了点,梦的菁儿却是缩了一下,将头完全埋到了高远的怀。

    拥着菁儿,就这样靠在床边,头搁在床架上,高远眯起了眼睛,说实话,这些日,他也真是累坏了。

    结婚,本来就是一件极累人的事情,而高远除了这个主要任务之外,还要不停地见各色人等,并且与这些人勾心斗角,更是劳心劳力,这近一个月的功夫,他竟是没有睡过几个安生觉。

    不知不觉之便睡了过去。

    不知迷糊了多长时间,高远霍地睁开了双眼,这是长年的军营生活给予他的习惯,不管什么时候睡,一到这个点上,便会准备醒过来。

    一睁眼,看到的却是菁儿那一双亮晶晶的眼睛,不知什么时候,偎在他怀里的丽人竟然醒了过来,此时正脸带笑意地上上下下地打量着他。

    “你醒了,我睡了多长时间?”高远问道。

    “醒了一会儿了,我却不知你睡了多长时间,因为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来的?”菁儿笑盈盈地道:“我一直提着心等你呢,可你来的时候,就跟一只猫一般,我竟是什么也没有听到。”

    “这些日你也是累了!”高远笑着转头望了一眼窗外,“还没有亮呢,时间早着,你还睡一会儿吧!”

    “睡不着了!”菁儿扭了一下身,想要从高远的怀里钻出来,岂料高远两手一紧,将她紧紧地箍住了,不怀好意地笑道:“既然睡不着,不若我们做点别的事情吧!”

    菁儿双郏飞红,两手用力撑着高远的胸膛,“才不要!”

    “怎么能不要呢?菁儿,岳母大人临行前一定嘱咐过你,要早点生孩,而且要早点生个儿是不是?”

    “你怎么知道?”菁儿瞪大了眼睛,看着高远。

    “我能掐会算!”高远大笑着,一双大手却是老实不客气地从领口探了进去,径直便去握住了那两团丰盈,只是轻轻一捏,菁儿全身顿时都软了下去。

    “别闹,别闹,高大哥,五更鼓早就打过了,我们今儿要去拜见路叔叔和路婶呢,要去哪边吃早点的,可别去晚了让人笑话!”菁儿低声求饶道。

    “不管了,我也要早点生个儿!”高远喘着粗气,一边手忙脚乱地解着怀女人的衣裳,一边道:“都是自家人,晚一点便晚一点好了,路叔叔也是年轻过的人,有什么可笑话的。”

    听着高远的话,感受着那双冰冷的手在身上游动,菁儿竟是软得跟面条似的,无论如何也提不起劲儿来了,只能由着高远折腾去。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