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三百六十六章:众生相(书号:13651

第三百六十六章:众生相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就在孙晓下达将令,准备向河间郡严圣浩动手的时候,高远一行人等已经从琅琊返回了辽西城,去时浩浩荡荡,回来时,声势却是大了数倍,不说原本的随行卫士与从者,光是真统帅的一千氏士兵,便足以晃花众人的眼睛。这一千氏私兵,算是天南现在压箱底的本钱,当初随着重前往辽西的百人便在这其,与高远一夕长谈,天南终于彻底认清了自己所面临的形式。

    天南并不是一个笨人,反而是一个极为精明,老谋深算的政客,以前一障目,不过是藉凭着与现在燕王良好的私人关系,那十年的共同流亡,为两人筑起了牢固的友谊堤坝,但今日非彼时,燕王如今高高在上,如果他是一个平庸的君王倒也罢了,但他却偏偏也是一个极为精明的人,回到燕国的他,很快地就认清,作为一个君王,他要保住自己的一切,不是要介入臣之间的争斗,而是要高高在上的作为一个裁判者。当他认清这一点的时候,与天南的友谊便只能体现在私谊而不是公事上了。当形式逼迫他需要放弃天南的时候,他是绝不会犹豫的。

    而现在,宁则诚与周渊正在一步步做着这样的事情。

    琅琊的确很富足,在经历了两年之前那场诛杀令狐潮的风波之,虽然受了极大的涂毒,但却很快地将伤疗好,无论财力还是人力,在燕国诸郡之,亦只仅次于天河而已。这样一块富腴之地,有能力的时候,他是一个聚宝盆,但当你能力不足的时候,他便是一块招人惦记的肥肉。

    一千氏精锐再骁勇善战,也挡不住群狼窥伺,将他们在城墙上一字排开。甚至还不能将琅琊城正面的城墙站满,这便是氏最为致命的弱点,武力不足。而这,却不是短时间内能改弯的,就算有钱招人,也不可能形成多大的战斗力。

    天南明白,凭自己的武装力量。实在不足以保护琅琊,但好在,他有一个强大的女婿,只要女婿不倒,那么任何要动琅琊的人,都要考虑一个后果。会不会遭到高远的报复。

    所以,现在保护琅琊已不在于琅琊本身有多么强大的武力,而在于高远有多么强悍。

    想明白了这一点的天南,决断起来毫不犹豫,干脆将这一千氏最后的武装力量全部送给高远,他相信这批人到了高远手下,能发挥出来的作用。将远远大于他们呆在琅琊。

    这一千人几乎都是步兵,但他们不是一般的步兵,他们全都是重装步兵,当他们套上全身重甲的时候,便是一座移动的钢铁堡垒,氏根本就不缺钱,也不缺好的工匠,重甲对于现在的高远来说。那是奢侈品,也是他的工匠无法弄出来的高级货,但在氏眼,也就一般般。

    所以高远在得到天南送嫁的一万匠人的时候,远远比弄到百万两银更高兴,银总会有花完的一天,但好手艺的工匠却能给他带来源源不断的财源与武力。

    当高远在城外看到前来迎接的辽西诸人的诸人的时候。从他们的眼,看到是浓浓的羡慕嫉妒恨,当然,恨只在极少数人眼体现。而最为刺眼的,莫过于站在前面的张家大公,张君宝。虽然他的脸上带着笑,但那眼浓浓的恨意,却是怎么也掩饰不掉。

    高远心晒然一笑,在他心,张君宝根本不配作为自己的对手,如果这恨意出现在张守约的眼,自己当是要认真应对,但他从张守约眼,看到的却是由衷的高兴。

    这个老头儿,高远自忖一直没有看清过,当自己还是一个小小的兵曹的时候,他便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当自己悍然拦截氏私兵的时候,他甚至慷慨地送了扶风和赤马两地作为自己的防御区,说白了就让这两地成为自己的私人地盘,但当自己成了征东将军,麾下拥有数千兵马的时候,他却在扶风遇险的时候只当不见,他的所思所想,自己从来就没有当真明白过。

    不过有一点高远明白,自己实力越强,张守约便越会对自己好,才会成为自己的坚实后盾。

    翻身下马,再转身走到自己身后一辆四匹骏马拉着的豪奢马车之前,车门已经适时地打开,一张俏脸探了出来,脸上笑意盈盈,看身上的装束,倒也宛如贵家女,但站在前排的所有人都是见过菁儿的,知道那只是菁儿的贴身丫环叫曹怜儿。他们能知道曹怜儿的名字,是因为曹怜儿现在有一个鼎鼎大名的爹,征东府司马曹天成,高远的左膀右臂。

    曹怜儿转身,伸手扶出一个人来,看着那一头丝毫未加掩饰的齐耳短发,众人眼都是闪现着异样的光彩。

    高远伸出手来,一手扶着菁儿的臂膀,一手托着她的腰部,轻轻地将菁儿从车上接了下来,携着她的手,大大方方地走向前来迎接的诸人。

    从大婚之后三天回门之后,她便随着高远从琅琊出发,一路奔向她心目的故乡,辽西扶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她明显地丰腴了许多,少女的青涩已经尽数褪去,取而代之的是少妇的丰泽,吹弹得破的粉脸之上,虽然带着渐渐的羞涩之意,但却绝不失大家闺秀的气质。

    从小她的母亲,就从来没有放弃过希望,哪怕在最为困顿的时期,也没有放弃过对一一女的教导,而在回到府的这一年时间之,天南更是延请各种名师,教导菁儿如何成为一位能相夫教的大家主妇。

    她知道如何做一个最好的高远的夫人。

    “张郡守!”夫妇两人拜了下去,向着张守约,两人的这一拜,真心诚意,细细想来,在两人的这一场苦恋之,如果没有张守约在其的周全,也许不会有两人的今日。

    “佳儿佳妇!”张守约扶起两人,和高远相视一笑,两人似有默契,这一笑之,却是包含了太多的内容。看着眼前的高远,张守约自是感慨万千,当年自己的投资,终于可以收回丰厚的回报了,有了高远的策应,辽西从此当稳若磐石,前有高远的扶风军,后有天南的琅琊,辽西在接下来的数十年,当会进一个稳定的发展期了。

    而高远的坚持也有了回报,这不仅仅是心愿得偿,有"qing ren"终成眷属,抱得美人归的问题,看看他们身后,那一千琅琊精锐,看看那一车车的重甲,看看这些天来,一直络绎不绝往扶风而去的那匠人,便很能充分说明问题了。

    宁则诚与周渊两人一心想要扳倒天南,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们将高远当成了一个可以利用的工具,但他们最大的失策,就是没有将高远当场格杀,反而最终成就了现在的高远,一个在政治上失势的天南,一个在军事上没有自保能力的天南,最终成为了高远的最大助力,为周宁二人造就了一个更可怕的敌人,这恐怕是两人绝对没有想到的事情。

    回头看看身边带着礼仪性微笑的周玉,张守约脸上笑意更甚.周玉是作为周渊的代表来到辽西的,统筹准备征伐东胡前期事宜,不知见证了高远的婚事的他,心到底作何感想.

    征伐东胡,是张守约毕生的心愿,朝廷如今要大举伐东胡,他是乐见其成并愿意为之出力的,只是不知道高远现在怎么想,或许,今天应当与他好好地谈一谈了.不管怎么样,私仇不能成为国事的阻碍,希望高远能够明白这一点.

    与张守约见过礼,高远身微侧,向着周玉微笑道:”周将军,我们又见面了.”

    周玉也在笑着,”是啊,又见面了,高将军新婚燕尔,我本不该煞风景的,不过周玉身负重任,还是希望高将军能抽出时间,与我,张郡守三人好好地讨论一下,征伐东胡的事情,不知高将军意下如何?”

    周玉很担心,征伐东胡,高远现在已经是不可缺失的一环,也是绕不过去的一环,虽然为了争取他,太尉已经付出了绝大的代价,二十万现银,还有无数的兵甲,虽然明知这与资敌也无异,但眼下,却是只能咬牙如此,他就怕高远得了便宜之后,却仍然阻碍此事,选在此时此地开口,也是有着将高远一军的意思,只要他当面答应下来,后面的事情就好办得多.

    “没有问题!”高远的回答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征伐东胡,我之心愿耳,周将军不比我与张郡守,生于斯,长于斯,见过的东胡抢掠的惨状比比皆是,不将他们彻底击败,我大燕永无宁日.国仇,家恨皆系于东胡,所以,朝廷要征伐东胡,高远愿为前躯?”

    “家恨?”周玉不解地问道.

    “周将军有所不知,高将军的父亲,以前亦是我身边的亲兵,便殁于与东胡人的战场之上.”一边的张守约答道.

    “原来如此!”周玉冲着高远拱拱手,”果然是父亲英雄儿好汉,这一次,高将军却是要国仇家恨一并报了.”

    高远点头,转过身横走一步,冲张君宝点头微笑了一下,眼光却最后停留在了他身边的张叔宝身上,张叔宝早就等得有些不耐了,看到高远的眼光,笑着走了过来,两人几乎同时张开双臂,重重地给了彼此一个熊报,丝毫不理会张君宝那几乎黑了的脸以及其它人脸上的异色和低低的惊呼之声.

    高远就是要给所有的辽西诸人这样一个映象,我就是支持张叔宝了,你们怎么选,看着办吧!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