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三百六十二章:未来(书号:13651

第三百六十二章:未来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喀嚓一声,孙晓手的酒杯被生生的捏碎了。

    即便孙晓直到现在,大字也认不得多少,但他也知道,制定一部律法意味着什么,而且这是一项多么浩大的工程,非大学问都不能为之也。

    “我看过一些!”曹天成地道:“民,刑,军,行政等包罗万象,不象是现在才开始做的,倒像是已经弄了很多年,现在只不过是拿出来修改而已。”

    孙晓怔怔地看着曹天成。

    “你知道这部律法与我们大燕律法有什么不同吗?”曹天成问道。

    孙晓摇头,“我怎么知道?”

    “最大的不同,就是没有了特权。贵族的特权全都没有了,什么刑不上大夫,统统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王犯法,与庶民同罪。”曹天成压低了声音,道。

    “这个好呀!”孙晓紧皱的眉头却是舒展开来,“我以前最见不得那些贵族老爷们耀武扬威了,庶民杀了人要抵命,他们杀了人,便只需罚银,我呸,恁也不公!”

    “可是他这套律法,却与我们大燕的律法格格不入!”曹天成道。

    孙晓没有明白曹天成的意思,瞪大眼睛看着他,“那又如何?”

    曹天成一拍大腿,心道这小当真不开窍,“你这个混球,这说明了什么?这说明了蒋家权根本就没有将大燕放在心上,他跟着将军,替将军弄这些律法。将来用在哪里?怎么用?怎么推广开来?”

    “当然是积石城!”孙晓随口说了一句,突地反映了过来。“你是说,将军他,他要,他要造反!”

    造反两字一出,孙晓反而不紧张,脸上竟然露出了兴奋之色,“将军想当王上?”

    “噤声!”虽然在自己的房,曹天成仍然是小意地叮嘱道。“孙晓。你怎么看?”

    “当然是棒极了!”孙晓压低了声音,“只要将军想干,我就跟着他干,没啥好说的。”

    “可现在天下地盘都是有主儿的!”

    “有主儿的又如何?”孙晓一笑,露出满口白生生的牙齿,“就好像河间郡,没有主儿吗。咱们现在不正是在打他的主意?而且现在草原上乱成一团,大家都顾不上,正好让咱们去好好地经营一番,然后再……”孙晓用力挥舞着手臂,向下重重一击。“他妈的,秦人想做到的。咱们为什么就不能做到?”

    “秦国,那可是一个超级大国,咱们,现在还只是蹒跚学步的小孩。”

    “小孩是会长大的。”孙晓格格笑了起来,“老曹。两年之前,你能想到今天吗?想到每天从你手里流出的银钱成千上万?你能想到我能指挥千军万马?当初那么困难。将军都带着咱们走出来了,现在本钱雄厚了,心自然就要高一点。”

    “可困难也会成百倍成千倍的增加!”

    “怕个毬啊!老曹,颜海波和那霸从渔阳回来后,告诉我那些什么赵国常备军,燕国常备军,比起咱们扶风军来差多了,收拾他们跟玩儿似的。我现在明白将军为什么那么看重积石城了。”孙晓一副恍然大悟的样。

    “可这件事儿,并不仅仅关乎打仗!”

    “打仗的事情,自有我们这些带兵的,你,就当好将军的大管家,至于其它乌七八糟的事儿,那个蒋长史我看就挺擅长,各司其职,各行其是。戮力同心,不怕不成事。就算将来不能一统天下,但将军占一大块地方称了王上,咱们也能弄个将军丞相当当,光宗耀祖,哈,看来我孙晓的祖坟上要冒青烟了,我得回去上上坟!”

    曹天成呸了一口,“你还找得着你家的祖坟么?”

    孙晓一下楞住了,“还真是,真找不着了。”

    门外传来了脚步声,两人一下都住了嘴,门吱呀一声被推开,却是曹天成的儿曹天赐,现任征东将军府军法司司长的曹天赐。

    “爹,咦,孙将军也在?”曹天赐径直走了过来,坐在两人的身侧。

    孙晓转头看着这个小家伙,如今嘴唇上已经长出了一些发黑的绒毛,快要成一个大小了,鼻吸了一下,皱起了眉头,“天赐,杀人了?”

    曹天赐搓了搓手,点点头,顺手抄起他爹的筷,挟了一大筷菜塞进嘴里,“从昨天晚上拿出这些家伙,一直审到现在,终于弄清楚了这些家伙的来历,奶奶的,清一水的燕翎卫。”

    “都杀了?”曹天成惊道。

    “不杀了,还留着他们浪费粮食么?”曹天赐嘿嘿一笑,“将军说了,扶风城要干净一些。”

    孙晓感兴趣地探头盯着曹天赐,顺手将自己面前的酒杯也顿在了对方的面前,“爽气,给我说说,怎么抓住他们的,燕翎卫可滑溜着呢!”

    “也不见得如何滑溜!”曹天赐笑了起来,“现在扶风城除了与军工有关的作坊,其它往来东胡与匈奴的商贸基本上都停顿了下来,大家都干不下去关门歇业了,好家伙,前些时日,居然有人跑到这儿接盘,盘下了一家店面,当即便让我盯上了,眼了好些天,这些家伙终于开始联络以前的一些暗钉了,搂草打兔,我将他们一气儿全拔了,就算没有彻底弄干净,但也将他们弄残了。”

    “漂亮!”孙晓拍手笑道:“天赐长大了,曹老哥,你有这么一个好儿,真是福气。”一句话说远,突然看到曹天赐阴森森的目光扫过来,不禁打了一个突儿,赶紧转了话题,“天赐啊,我那边现在动静不小,只怕保不齐也有燕翎卫的家伙渗透了进去,虽然我防得紧,但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里防贼的道理,你啥时有空,给我那儿也去清理一下?”

    曹天赐颜色回霁,“我知道,但我去不了,我准备派一个人过去,在你哪里将军法司的牌先挂起来,明面上是整顿军纪,暗底里,扫清暗椿。”

    “有一点可得说明白,我哪里匈奴骑兵多,你在牛栏山要塞里的那一套,去了我哪儿可得着点,得一步一步来,急不得,一下想让那些匈奴人习惯我们的规纪,是不行的,得温水煮青蛙,让他们慢慢融入进来。”

    “我知道,刚刚不是说了吗,整顿军纪是幌,防止暗探潜入才是正事。将军大人很看重你哪儿,白羽程的斥候大营从牛栏山调回来了一部分,专司清扫从积石山到扶风这一段。其它方向上,孙将军自己也得小心些,别漏出风去。”

    “我倒不用你说!”孙晓摊摊手。“我哪儿现在是军管,出入都是要通行证的。进去容易出来难。除了军队,不过军队一行动又是集体的,单个的耗想要作祟可就是在找死了。更何况我现在的军队人员构成单纯得很,外人根本混不进去。”

    曹天赐点点头,喝了两杯酒,起身又走了出去,看着他走出去的背影,孙晓有些同情地看向曹天成,“这小还是对你有心结?”

    曹天成叹了一口气,“看着自己的娘在自己的面前被东胡人一刀砍了,他怎么不恨?”

    “可这也不是你的问题!”

    “是我的问题,他怨我是应当的!”曹天成摇摇头,这一刻,满头的白发在孙晓的眼格外刺眼,“你才四十出头点,怎么头发就白成了这样?”

    曹天成笑了笑,“你知道花钱痛快,却不知道我弄钱痛苦,再说了,这一大摊事,什么都要我管,没办法!”

    “得找几个好帮手了!一个好汉三个帮,一个篱笆三个桩,你事无巨细的亲自经手,这怎么行?”孙晓道。

    “正在寻着!”曹天成笑道:“不说我的事了,孙晓,你三十出头了吧,怎么还不找个老婆?以你现在的身份,只要开了这个口,我保证上门提亲的踏破门槛,要不要我给你寻一门亲事?”

    “没功夫想这事儿,等积石城搞好了再说吧!”孙晓哈哈一笑,“大丈夫先立业后立家,老婆,好找得很!”

    曹天成看着孙晓,“你小在说慌,老实交待,有什么隐情?”

    孙晓看着曹天成,“我看你快要成精了,好吧,我老实交待,将军临走之前给我说了,等他回来,要亲自给我作媒说一门亲事,你说将军都开口了,我还急个什么?以将军的眼光,到时候给我找的,那自然是上上之选。”

    听到孙晓这么说,曹天成不由笑了起来,孙晓是将军手下第一得用的大将,一直为将军所倚重,想来将军是想用这门亲事将他拢得更紧一些,只不过这个女会是谁呢?听将军的口气,好像早已有了人选,但在扶风,好像找不出来这样一个人家啊?

    他倒也不是一好打听的人,左右高远不久就要回来了,等他回来之后,自然一切都清楚了。

    “对了,贺兰教头还好吧?”突然想起贺兰燕,曹天成问道。

    孙晓转动了一下眼珠,低声道:“不好,这匈奴女人痴情得很,与她那泼辣的性完全两个样儿,这些时日,倒是以酒为伴,十一月八日那一天,喝了一个酩酊大醉,不省人事,让人看着心疼。反正这些时日,我只要见着她,总能在身上闻着酒味,好在步兵现在将骑兵那一块接了过去,不然我可要头疼了。”

    “这样一位祖奶奶供在你哪儿,也着实为难你了,她是一个好女,只是将军他……唉,不说了。”曹天成摇头道。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