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三百五十六章 :左右逢源(书号:13651

第三百五十六章 :左右逢源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在心里斟酌了一下词句,高远开口了。

    “二位老大人,我现在的确是受困于钱粮之上的不足,以前我兵少,与扶风县吴大人,辽西张太守合伙做着酒的生意,一年得来的银钱,勉强可以度日,但要有所盈余,便不得不四处出击,打东胡小部落的麻烦,但现在,兵力骤然增加,现在的我,可是连饷钱都成了大问题。而当初为了鼓励士兵们奋勇杀敌,我又将士兵饷钱定得很高,再加上伤后安置,死后抚恤等一系列政策,我现在,无时无刻不在打饥荒。”

    淳于燕沉吟道:“你征东府里的兵饷我也曾听说过,不是一般的高,足足超过了常备军的一倍,高将军,如果能降到常备军的水平,这开销可就少了一倍,而你也可以多招一倍的兵啊?”

    “这个使不得!”高远还没有说话,天南与姬无归两人已同时开口。“淳于大人,你不带兵,不知道这其的厉害,高远如果敢这样做的话,那哗变只怕就是旦夕之间。”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啊!”高远抚着额头,苦着脸,“当初高远就那么一点人马,为了让大伙卖死力,不得不拿这些来激励人心,可谁知道,这盘却越整越大,军队人数越来越多,现在想后悔,都没有后悔药可吃啊,只能硬撑着。”

    “兵不在多,贵在精!”天南看着淳于燕,道:“高远练兵颇有独到之处,再加上出手大方,又是爱兵如,军队对他可谓是死心塌地,这从他失踪数月军队却巍然不动便可以看得出来,要知道,当时我可是很担心张叔宝出手呢。一旦他拿下了你的军队,即便你回来,那开弓也是没有回头箭的。所幸扶风军队丝毫不为所动,这也可看出军队对他的忠心。所以即便拿高饷养着,却也是养得值得的。”

    “姬大人没有见过扶风兵,我却是见过的。”淳于燕点点头,“着实不一般,比我们大燕常备军要强上不少,如果王上拥有一支这样数万人的军队,足以让周渊不敢动弹。高将军。钱我们来出,你能在多长时间内,将你征东府的编制填满?”

    高远在心盘算了一下,“如果钱粮能到位的话,两年之内,我有足够的把握扩军到两万人,其一万人,具有淳于大人看到的那支扶风兵的水平。”

    “哪就成了!”淳于燕顿时笑逐颜开,“高将军。既然咱们都是一家人了,我也就明人不说暗话,你只消在征伐东胡之战之,再立奇功。那王上就一定会大力提拔于你,就算暂时不能让你压过高渊,但与他相提并论,分庭抗礼也不是不可能。当然,这得需要你拿出相应的成绩来。王上也需要应付那天下之口。”

    “只要兵精粮足,高远自忖绝不会输给那老匹夫。”高远信心满满。

    “这个可有难度啊!”天南则是有些担心。“要知道,这一次征伐东胡,主将可是周渊,你只怕会遇到很多刁难,危险的,繁杂的任务,他肯定要扔给你,然后那些能轻易获得功劳的事情,你就沾不到边,这一截,你可考虑到了么?”

    “岳父大人,不管他怎么刁难于我,但我军的地理位置已经决定了我军出兵,只能走牛栏山这一路,而这一条路上,这一年来,我已经将山川地理,风土人情等一应物事,打探得清清楚楚,东胡人重要的关卡,部落所在地,如今都在我们的掌控之,再加上东胡内部不稳,这一仗,其实并没有多大悬念,而让我担心的却是另外一桩事。”

    “什么事?”

    “我担心周太尉在整个过程之,与东胡人有勾结来暗算于我。这就不是我能掌控得了的。”高远提出了一个想法。

    “这不可能!”淳于燕一口便否决了高远的说法,“周渊此人,我还是了解的,此人虽然利欲熏心,但不至于在如此大是大非的问题上出事。他或许会刁难你,但绝不会勾结敌人对付你,毕竟,如果你这一路失败,那征伐东胡之举,便垮了一半,这对于他的雄心壮志来说,绝对是一个毁灭性的打击。”

    “哪宁则诚呢?此人的危险性不在周渊之下!”

    “宁则诚虽然掌控燕翎卫,但军队毕竟是抓在周渊手,他搞阴谋行,但在这种大军纵横卑阖的战场之上,阴谋终是不能成大事的。”淳于燕笑道。“而且周渊也不会容许他破坏征伐东胡这样的大事的。”

    “淳于大人如是说,我便明白了!”虽然心隐隐仍是有些担忧,但高远却又抓不住要点,看了一眼淳于燕,道:“淳于大人,王上就没有想过,把燕翎卫从宁则诚手里拿走么?”

    “怎么拿得走?只要王上有这个想法,只怕就会引来强烈的反弹?怎么,你有什么好主意?”淳于燕眼前一亮,看着高远。

    “也不算什么好主意,眼下征伐东胡之事已经进入了准备阶段,周渊又要上前线,新任的国相完全是一个傀儡,国内的一应事物必然全都要宁则诚来处理,想来,他是会很忙的,这个时候,到是一个好机会,王上不必急着将燕翎卫从宁则诚手里夺走,便可以将其交给一个宁则诚绝对信得过的人手,想来,宁则诚也不会有什么太激烈的反应的。”

    “交给谁?”

    “檀锋!”高远轻轻地吐出两个字。

    “此人可是宁系死党,交给他与在宁则诚手有何分别?”

    “分别大了!”高远笑道:“檀锋此人,与宁则诚还是有很大不同的。不管怎么说,不管成功与否,至少在他们两人之钉下一颗钉,宁则诚答应了,他自己心里会不舒服,而他不答应,檀锋和他的家族必然不舒服,左右都是他们不舒服,那我们何不试一试?反正只是王上上嘴唇碰下嘴唇的事儿,丝毫不费力气,却能让他们自相去猜忌一番,岂不妙哉?”

    “的确妙极!”听了高远一番话,屋里三人都是附掌大笑,“这离间之计不管成与不成,都值得一试。”

    姬无归满意地点头:“高远,你果然没有让我们失望,兰或许说得对,假以时日,你当真有希望成为我大燕之赵牧,有了你的镶助,周渊宁则诚这些家伙,想要一手遮天,架空王上,却是再做梦了。”

    高远微笑欠身示意。

    “这一回我与淳于大人过来,其一在与你谈合作事宜,当然也是看一看,你值不值得我们不计血本的投入,现在看来,我们是不虚此行了,二来嘛,倒也真是来吃一杯喜酒的。”姬无归笑道。

    “姬大人这一次送的贺礼可是这天下头一份!”天南微笑道,“高远,你可知道姬大人给你送得是什么?”

    “银?兵甲?”

    “一猜就!”姬无归大笑,“五十万两银给你添作军费,另外军械甲仗这些东西,第一批会给你送去一万副铁甲,其全身重甲两千副。当然,这都得秘密运送到你的地盘去,这其细节,你岳父会亲自筹谋。有他这等老奸臣滑之辈谋划,自然是万无一失的。”

    被姬无归称作老姬巨滑之徒,天南却也没有生气,反而捻须仰首,状极自得。

    听着姬无归出手如此大方,高远也是大吃一惊,心里虽然想着要从对方手里多弄一点东西过来,但却万万想不到,会有如此大的收获,而且还是对方自己送上门来,看来天河郡还真是不一般的有钱啊,如此海量的东西,眉头皱都不皱一下就送人了。

    他立时站了起来,向着姬无归深深一揖,“高远多谢郡守,多谢王上,甘为王上赴汤蹈火,死而后已。”

    “好,好!”姬无归双手扶起高远,“你我等人,齐心协力,共襄大燕。”

    大事议定,淳于燕却是一笑起身,“姬兄,大事已毕,我们二人便先回避一下吧,想来他们翁婿二人,还有许多体己话要说一说的,我们在这里,可就是要煞风景了!”

    姬无归也是一笑站了起来,高远与天南两人之间的恩怨,广传天下,他有岂会不知,今天却是一个好机会,让天南来弥补一下双方之间的裂痕,以天南老到的手腕,想来拿下高远这样一个小伙还是不成问题的。天南是他们的重要一员,他与高远绑得越紧,对他们便越是有利。

    房只剩下了天南与高远二人,气氛却是有些尴尬起来。半晌,天南才道:“对这件事,你内心的真实想法是什么?”

    高远心头微微一跳,看了一眼天南。

    “你是我女婿,我是你岳父,即便以前有些裂隙,现在想来也没有了,有话直说。”

    “岳父,依我看来,王上情况只怕有些不妙,有些病急乱投医了!”高远轻声道。

    “这么说来,你刚刚所言,并非真心话罗!”

    “不,现在情况下,保王于我们而言是有利的,有王上这面大旗在,我们与对方斗起来,大义却是占了上风,不过岳父,恕我直言,打铁还需自身硬,我们目前的实力还弱小了一些,想要与敌周旋,需得小心谨慎,不然闹一个出师未捷身先死,就成笑柄了。”(未完待续。。)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