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三百五十四章:几回魂梦与君同(书号:13651

第三百五十四章:几回魂梦与君同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将军,就带这几个人?”铁泫磨磨蹭蹭地走到高远身边,“要不,我再叫几个弟兄吧?”

    “带那么多人干什么?我这是去岳父家,又不是去干仗!”高远笑道。

    “上一次不就是却您岳父家么?”铁泫的声音更低了些,嘴里像含了块萝卜,含含混混,不过高远和真可都是听清楚了,真的脸色当下就变了。

    高远劈手敲了铁泫一个暴栗,“你这个糊涂蛋儿,这里是琅琊,又不是蓟城。即便是上一次,那也是有人陷害岳父,现在可是在岳父的地盘之上,你当真以为什么人都可以在他面前耍枪么?”

    铁泫摸着脑袋,不再说话,但明显,高远并没有说服他。

    “这小有点一根筋,别理他了!”高远笑着对真道。

    真却是抱拳向铁泫一揖,“铁兄对姑爷忠心耿耿,小人佩服得紧!想来姑爷也正是因为有这样一大帮忠心不二的兄弟,才会有今天的成绩。”

    高远大笑,“你这话说到我心坎里去了。走吧,铁泫,别绷着一张脸了,没的让真笑话。”

    高远现在的居所离府并不远,从侧门悄然离去,哪里,铁泫已经准备好了一辆马车,登上马车,在真与几名贴身护卫的护送之下,不过半个时辰,便到了府在琅琊的府第。

    “姑爷,真得很抱歉,我们不能从大门进去,只能从侧门而入了。”真抱歉地对高远道。

    “没关系。走吧!”从马车上跳下来,高远向着那扇已经打开的角门大步走了进去。

    一步踏进角门。高远却停了下来,抬头看着此时以然灯火寂灭的整个宅,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从他得知菁儿是氏的嫡系女儿,当到今自己终于踏进府的大门,一年多的时间,自己却是在阎王老儿的大殿上来来去去好几回了。

    转头看着府大门的方向,再过上些时日。自己便会堂堂正正的从大门走进来,前来兑现自己对菁儿的承诺,骑着高头大马,带着八抬大轿,将她从府里抬出去。

    这个世界不相信眼泪,只相信实力,假如自己现在不是手握近万雄兵。官封征东将军,哪怕氏再一次从巅峰跌落,自己只怕也踏不进这扇大门。

    “高大哥!”黑暗之,一人急步而来,听声音,便是枫。

    “枫儿!”高远转过头。看着枫,应了一声。

    “高大哥,爹爹让我在这里等你,你一到,便直接带你去书房。”枫道。转头又看着真,“真叔。爹让你带着高大哥的护卫去前厢候着,哪里已经准备了酒菜,您陪着这几位大哥好好喝几杯。”

    “是,公!”真点点头。

    “铁泫,你们几个跟真去吧!”高远冲着铁泫摆摆手,“好好喝几杯,放松一下,这些天,你们也辛苦了。”

    “高大哥,我带路!”黑暗之,枫笑着,露出一口白生生的整齐的牙齿,“高大哥,我悄悄地告诉了姐姐你要过来的消息,她可是高兴坏了,你要不要先去见见她?”

    高远步一顿,“你不是说你爹在等着我么?”

    “耽搁一会儿怕什么!”枫笑道:“那两个老头,在书房里正跟爹爹说得口沫乱飞,我听着却是一点儿也没趣儿,高大哥,姐可是想死你了,咱们快点走,哪怕只是瞅一眼呢,也会让姐姐高兴的,你要是不去,姐姐不免失望,今儿晚上可是又睡不着了,你不心疼啊?”

    “你这小!”高远笑着摸了摸枫的脑袋,“不过你对你姐姐这份心,我记下了。走,前头带路,咱们快去快回!”

    “好嘞!”枫迈着快活的步,几乎是一路小跑着向前窜去,而高远亦是迈开大步,紧紧地跟在枫的身边,一颗心却是活泼泼地跳了起来。

    有了枫在前头带路,这一路却是畅通无阻,不多时,两人便来到了一个小院之外,站在圆形的门边,看着前方那幢房穿纸上倒映的倩影,高远却是呆住了。

    两年了,他终于再一次见到了心的佳人。分别之时,菁儿刚满十,现在,可是马上就要过十八岁的生日了。

    想要迈步,脚下却似乎有千斤重,仿佛被钉在了地上,怎么也迈不开脚步。

    “高大哥,院里的侍女都被姐姐提前都打发出去了,你快去吧,我在外头等你。”枫低声道,看着高远只是痴痴地盯着那影,便伸手在高远背后轻轻一推,“高大哥,快点吧,咱们一会儿还要去见爹爹呢!”

    一个踉跄,高远终于踏进了小院,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高远一步步向着那紧闭的窗户走去。寂静的夜,脚步虽轻,却仍很清晰,窗纸之上的剪影突地颤抖起来,本来是侧影,却在高远的脚步声,霍地转了过来,可以清晰地看见,两只手搭在了窗户之上,不停地抖动着,半晌也没有拉开窗户。

    门外,枫探出一个小脑袋,看着高远走去的方向,不由大为讶然,“搞什么,放着门不走,居然走窗户?”

    高远走到了窗户跟前,凝视着一窗之隔的菁儿,而内里,菁儿也是如同木雕一般,怔怔地瞧着外面的高远。

    半晌,在枫焦急的眼神之,高远没有伸手去敲窗,却是张开了嘴巴,从嘴里发出了夜茑的叫声。

    “搞什么?”枫瞪大了眼睛,看着那一窗之隔的男女,“玩什么把戏?”

    夜茑连叫三声之后,窗户猛地被拉开了,窗内,露出了菁儿那张满是泪水的脸庞,半是欢喜,半是激动。

    两双手同时伸了出来,紧紧地握在一起,四目痴痴对望,却都是没有作声。

    这一刻,仿佛很长,似乎跨越了无数个世纪的一次相约,却又似乎很短,两人犹如昨日才分别,彼此的音容笑貌仍然是那样的清晰。

    手仍如往昔那般冰凉,再那双大大的手掌之,慢慢的一点点变得温暖起来,泪水渐渐干去,只留下两道泪痕,轻轻地抽出一只手掌,轻柔地抚上窗外那张线条分明,比往前更加坚毅果绝的脸庞。

    “你瘦些了,还有,胡更扎手了!”温柔的体贴,小意儿的嗔怪,菁儿的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

    “这些天忙了些,忘了修理了,这胡长得恁快,一天不刮,就噌噌地往外冒!”高远轻笑道:“你不喜欢,以后我便天天刮得干干净净。”

    “刮了精神,不刮却更添男儿气概!”菁儿轻声道。“不管你怎么样,我都是喜欢的。”

    凝视着窗内菁儿的脸庞,看着那满头的短发,虽然已经过去了一年的时间,但菁儿的满头青丝仍然只长出了短短的一截,高远的心颤抖了一下,伸出手去,轻轻地揉揉菁儿的头。

    “我现在很丑吧,枫儿快黑了才跑来告诉我,说你会来见爹爹议事,说到时候,会先让你到我这儿来,让我们见上一面,我却是欢喜的傻了,竟然忘了接上假发。”菁儿有些懊恼地甩甩头。

    “不,这样的你,可更精神。”高远笑道:“不管你是长发还是短发,我都喜欢。”

    “可我记得你说过,你喜欢长发飘飘的女孩,以前在扶风的时候,你也最喜欢抚摸我的长发。”菁儿嘟起了小嘴,“我知道,你是不想让我伤心才这么说的。”

    “不!”高远坚定地摇摇头:“以前的我喜欢长发,但从一年之前,在你一刀削断那满头青丝的时候,我就更喜欢你短发的模样。”

    “真得吗?”菁儿惊喜地道:“我还在担心,头发要长起来,还要许多年呢?高大哥,你真厉害,原本我以为,要等许多年的,但不到一年,你便来了.”

    “待我长发及腰时,君来娶我可好?”高远轻声吟哦道:”我怎么可能让你等上那么久,菁儿,我要伴着你,看着你慢慢地长发及腰,却不是让你一人苦苦等待.”

    听着高远的话,菁儿的眼睛潮湿了起来,捧起高远的双手,紧紧地贴在自己的脸上.

    院门外的枫,瞪大眼睛看着两人,这见面的场景,却远远与他的想象不符,原本他以为,两人见面,一定会抱头痛哭一翻呢,以往姐姐一念及高远,便会泪流满面,但今天,却好象平静得很.而高大哥,似乎也不太兴奋嘛!

    兴许,是两个人快要结婚的缘故吧!枫在心里想着,嗯,定然是这样,反正都要在一起过一辈了,眼下自然就少了那许多激动,他自以为是的点点头.

    可怜这个小家伙又哪里知道,这两个历经重重劫难,方才有了今天的苦命鸳鸯的心情?

    “过几天,我会骑着高头大马,带着八抬大轿来抬你!”高远道.

    “嗯!”菁儿的脸在灯光之下,慢慢地变得晕红.

    “穿上我送来的那件嫁衣,我最喜欢那一件!”

    “好!”

    “扶风那边的家已经都准备好了,我把校场改了,都种上了梅花,各种颜色的都有,以后,你坐在房里,都可以欣赏梅花了.”

    “可我还是想去南山,看那野生的梅花!”

    “你想去,我便陪你!”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