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三百五十二章:再敲(书号:13651

第三百五十二章:再敲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本来以自己来琅琊郡是来迎亲娶新娘的高远,到了第二天,突然发现,自己的这个婚礼,貌似已经成了一个大舞台,一个接着一个的人物,乱哄哄地你方唱罢我登场,作为马上要成为新郎官的他,竟然没有一点时间来准备自己的婚礼,而不得不将全部时间投入到这场轰轰烈烈的大戏之,而结婚一应事宜,不得不全部丢给了路鸿夫妇,这让他不禁暗叹自己有先见之明,要是不请了路鸿夫妇一齐前来,自己这次就要麻烦了。

    头天晚上檀锋与馨联袂而来,而到了第二天,高远起床之后,照例打了一趟拳,爽爽快快地出了一身汗,洗沐完毕,尚在吃早点的时候,又一位重量级的客人便登门拜访了。

    燕国镇东将军,周太尉得力助手,周玉来了。

    相比于檀锋之间尚有那么一丝情谊,对于周玉,他就完全没有什么感觉了,看着正襟危坐在客位的周玉,高远脑里想得却是,蓟城暗杀自己,这个家伙有没有掺上一脚呢?答案是肯定的,此人是周太尉同族,是他的得力助手,如果说这样的大事,周太尉没有与他商量过,那高远是怎么也不会相信的。

    看着对面的周玉,高远很奇怪自己居然没有多少怒火,各为其主,各有立场,谁也怨不得谁,今日你杀不了我,那是你无能,那异日之时,我要杀你,你却也不必有什么想不通的。想通此节,高远心恍然,在自己心,周玉迟早是要死在自己手下的,那现在又何必怒气冲冲?

    “高将军。恭喜了,刚刚得封征东将军,马上便又要洞房花烛,这可是双喜临门啊!”周玉脸上笑意盈盈,

    “多谢多谢!”同样的。高远亦是兴高采烈的回应,两个似乎都忘记了互相之间的龌龊,倒像是多久知交一般。“蓟城一别,周将军风彩依旧啊,不过将军您位高权重,怎么有空千里迢迢来琅琊。难不成就是为了来给我说一声恭喜么?这可真是当不起啊。”

    “高将军!”周玉挺了挺身,笑道:“你是征东将军,我是镇东将军,巧得很,咱俩这封号里面都跟东有关,我这一次。本来是要去辽西的,路过琅琊,适逢高将军你的婚事,那自然是要讨杯喜酒喝的。”

    “去辽西?”高远的瞳孔微微收缩。

    “不错!”周玉微笑道:“你是征东将军,想来不会忘了王上晋封你为征东将军的意图吧?”

    “当然不会忘,征伐东胡,高远一向以此为己任!”高远冷然道。“却不知周将军此去辽西是准备作什么?莫非是去辽西监督我与张郡守,抑或是要亲自指挥?”

    周玉大笑,“你敢将部队交给我指挥,我还不敢接手呢!”顿了一顿,他接着道:“我可不想我在指挥作战的时候,身边突然一刀砍了我的脑袋,将手丢在乱军之,然后报一个英勇作战而亡啊!”

    “这正是周将军的长项,高远可不敢掠人之美!”高远笑道:“既然不是去指挥作战或者是当监军,那周将军去辽西所为何来?”

    “难不成高将军认为征伐东胡。有你与张郡守就够了么?”周玉冷笑反问。

    “不着急,慢慢打呗!”高远摸了摸鼻,“一年不够,就两年,两年不行。就五年,反正我还年轻,就算打个十年,我也不过才三十而已。”

    周玉顿时为之气结,看了高远半晌,“你等得,大燕可等不得,高将军,这天下大势,想必你也看得明白,即便你看不明白,令岳想来也会对你剖析清楚,秦人击败匈奴,从此可以专心经略原,这天下,恐怕在三五年之内,便要天下大乱了,我大燕想要保全自己甚至经略天下,就必须得征服东胡,就像秦人击败匈奴一般,不能让东胡人再我家后院捣乱。别说是十年,便是三五年,大燕也是等不起的。”

    “哪又如何?燕国与秦国之间还隔着一个赵国呢?一时半会儿打不到我们这儿来!”高远似乎有些百无聊赖,竟然开始啃起自己的指甲。

    周玉看着高远惫懒的劲头儿,心顿时火冒三丈,他当然明白,眼前的高远在跟他胡闹,但问题是,如果在接下来的征伐东胡之时,他不顾大局,也这样来一趟怎么办?想着临走之时周太尉的嘱咐,他硬生生地将一口恶气吞了下去。正如高远所说,他还年轻着呢,但太尉可不年轻了。

    看着得意洋洋的高远,他在心里冷笑一声,等着吧,看你能得意到几时,等到征东大局将定的时候,就是你完蛋的时候,这时节,便让你先得意着吧,却看得乐极生悲这时,却又是如何表情!

    他吸了一口气,“高将军,咱们也不必绕来绕去了,明人不说暗话,响鼓不用重捶,蓟城之事,是周太尉与宁大人一手操作的,我亦参与其,只不过没有杀死你,这是一大失策,但既然已经这样了,也就不必后悔。但接下来的征东大战,涉及到我大燕的前途,周太尉的意思,大家先放下个人恩怨,齐心合力,打完东胡,再来论这些私事如何?”

    高远冷笑,“周将军说得好,说得坦承,但我想问一问,我怎么相信你们在征东大战之,不会再在背后插我一刀呢?”

    “太尉大人一心想要拿下东胡,建不世之功,此时此景,焉肯作亲者痛仇者快之事,不说别的,高将军手下数千健儿,可是能征惯战的。这是可用之兵,也是必用之后人,相比于我大燕常备军,高将军麾下常年与东胡人作战,熟悉当地地理人情,这是巨大的优势。”

    “哪又如何?还是不是蓟城暗杀一幕,难道那时候周太尉就没有想到这一点么?”高远反问道。“周将军,没有切实的保障,我是绝不会出兵的。”

    “你是想违抗军令么?”

    “军令!”高远哈哈大笑,突然一拍桌,“周将军,你和太尉如果有种,不妨大军兵发我扶风,在征东胡之前,咱们先来一场火并如何?灭了我,你们便可以放心地进军东胡,不怕我背后捅刀。”

    “你,你无耻!”周玉拍案而起。

    “此两字我可担待不起!”高远斜眼看着周玉,“周渊身为当朝太尉,为了权力倾轧,无所不用其极,竟然暗杀麾下大将,这无耻二字,原壁奉还!”

    “你,你……”周玉气得脸色发紫。

    “怎么,是不是要我拿出证据来,嗯,檀锋也在琅琊城,要不要请他来与周将军当面对质一番,昨天,他可是什么都对我说了!”高远看着周玉,眼闪着冷芒。“宁大夫急着撇清关系,不知周大人有什么要对我说的?”

    听到檀锋两字,周玉眼厉芒一闪,却又在顷刻之间掩饰了下去。高远这样"chi luo"裸地离间周渊与宁则诚,他自然是不会上当,至少在打倒东胡之前,周宁二人是绝不会翻脸的。

    “直说吧,高远!”周玉坐了下来,“你想要什么?”

    “我想要安全上的保障!”

    “这个我可以给你。”

    “你不能给我,事实已经证明,别说是你,便是太尉周渊,都是说话当放屁的主儿。”高远丝毫不留情面,“别对我说你拿人格担保,蓟城之事之后,你们的人格在我这儿便已破产了。”

    “哪你要怎样才觉得会有保障?”周玉强自忍下心头之气。

    “现在的我,觉得只有握在手里的实力才是最强有力的保障。”高远微笑起来,火候差不多了。

    “你想要军队?”周玉诧异地问道。

    “别,你们的军队我可不敢要,道理如同你先说的一样,我不想打仗的时候,还得安排人去监视着你们的军队。”

    “哪你到底想要什么?”周玉怒道。

    “银,武器,盔甲!”高远毫不犹豫地道。

    “你要多少?”

    “不敢多要!”高远呵呵笑了起来,“征东将军府,编制是两万常规编制,请太尉给我两万人马一年的饷银。我算算,得多少钱啊?”装模作样的扳着指头算了起来,直看得周玉七窍生烟。

    “就五十万两银吧!甲胄两万副,其全身重甲要两千副!”高远开出了价格。

    “你作梦!”周玉一下跳了起来。“两万军队一年的饷银只有二十万两白银,哪来的五十万两。”

    “我的属下,军饷比较高!”高远不动声色,“不然,我凭什么要这些兄弟替我去卖命呢!”

    “五十万两是不可能的。”周玉坚决拒绝,“只可能按照大燕常备军的军饷给付,二十万两,多一个大没有,你只有不到一万人,这些钱足够了。”

    高远叹了一口气,“想不到周将军将我的家底摸得这么清楚,好吧,二十万两就二十万两,不过甲胄不能少,要知道,这些玩意儿可是有损耗的。”

    “五千副铁甲,一千副重甲,这是我能拿出来的所有。”周玉道:“高将军,胃口太大会撑坏,说不定还要竹篮打水一场空。”

    “成交!”高远伸出了手,“二十万两银,五千副铁甲,一千副重甲,什么时候东西到我手,征东军什么时候开始出击。”

    周玉瞪着眼睛看着高远,心暗道自己是不是上当了,眼前这个混帐,原本就只想要这么多。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