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三百五十一章:敲竹杠(书号:13651

第三百五十一章:敲竹杠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不再纠缠双方之间的恩怨,似乎也忘了双方之间的血仇,一开口便是我能有什么好处,檀锋怔怔地看着高远,他本以为高远会断然拒绝的,但高远却偏偏表现得很感兴趣。高远越来越表现得像一个成熟的政治家了。檀锋突然有个感觉,先前高远的诸多抱怨,或者只是为了接下来的狮大开口打下的基础,他早就料到了宁则诚想要些什么。

    “高远,从渔阳的时候,你便知道,宁大人一直便想邀请你加入宁系,但你没有答应,蓟城事变,宁大人也只是顺手推舟,并没有刻意地策划什么来针对你,这一次双方的结盟,在我看来,是对双方都有利的。说句实话,这一次宁系虽然不少人进入到了军,但与东胡一仗打下来,还能幸存多少,宁大人并不抱多少希望,不尽数尽墨便算是万幸了。伐东胡一旦成功,周太尉必然声势大涨,那时候,他必定权倾朝野,很难再制衡,所以,我们两家结盟,一内一外,便可与其抗衡。”檀锋分析道。

    高远不动声色,“或者还可以斗倒周太尉,从此朝堂之上,宁大人一枝独秀,是也不是?”

    檀锋吸了一口气,“果真如此的话,宁大人必然让你成为燕国赵牧!你虽然不能入朝为太尉,却可有太尉之实,指挥大燕兵马。这样一来,内有宁大人,外有你高远,一将一相,燕国大兴也是指日可待的事情!”

    看着檀锋半晌,高远突然大笑起来,连笑边摇头。

    “高远,这有什么好笑的!”檀锋脸色微变。

    “檀将军,说了半天。你不过是给我画了一个空心大饼而已,什么实际上的东西也没有,我可不傻,至少,现在不傻了。不是你几句让人热血沸腾的话就能打动的。”高远好不容易止住了笑声。

    “怎么是空心大饼?”檀锋反问道:“假如结盟,你便能享受到燕翎卫的情报,在未来征伐东胡的时候,在朝廷大军之,你便能得到宁系人马的支持,而不是孤掌难鸣。这难道不是实实在在的好处?”

    “我有相信么?我敢相信么?我凭什么相信?我如何确定燕翎卫给我的不是假情报,我如何确认你的所谓将领的支持不是引诱我跳下悬崖的诱饵?”高远眼带讥笑。

    檀锋默然无语。

    “檀将军,我想你应当认清楚一点,即使我们现在结盟,那也是利益使然,利益将我们勾搭在一起了。这就像两个渴望身体榆悦的男女,为了一时的欢愉而偷偷苟合,既名不正,亦言不顺,彼此之间毫无感情可言,毫无信任可言,所以。宁大人要想结盟,也不是不可以,却请拿出实际一点的东西来。其它的,不必多说,利益同则合,利益不同则分!”高远一摊手,"chi luo"裸地道。却丝毫没有注意到刚刚这个"chi luo"裸的比喻,让一边一直没有作声的宁馨满面通红,扭着身,极其不自然。

    檀锋目瞪口呆。眨巴着眼睛看着高远。

    “现实就是如此,不是吗,檀将军。现在还说你我两家之间存在着信任,岂不是瞪眼儿说瞎话?”高远笑道。

    宁馨站了起来,走到高远的面前。脸上的红晕仍未散去,语气里亦带着一丝幽怨,“高将军,你亦是国之大将,却为何如此出语粗俗?”

    高远一怔,这才省起刚刚只顾说得通快,浑然忘了旁别还有这么一个待字闺的漂亮姑娘呢?

    “不好意思!”高远欠了欠身,“刚刚失态了,宁大小姐有什么要说得的吗?”

    宁馨点了点头,伸手入袖筒,掏出一样东西,放在了高远身边的案几之上,“父亲临走之前,将这个给了我,说是我宁府对蓟城一事的一点补偿,相信高将军用得着。”

    高远伸手拿起案几上薄薄的一叠纸片,却是一张张的银票。

    “这是三十万两银票,原诸国,随意何处都可兑得,便是在辽西城,也是可以的。不知道,这一点诚意还如高将军法眼否?”宁馨淡淡地道。

    高远大笑,晃荡着手里的银票,对檀锋道:“瞧瞧,檀将军,宁大人可就明白多了。银,没有谁会不喜欢的。有三十万两银,足够我为宁大人再卖一次命了。”

    “那就是说,你答应了?”宁馨脸露喜色。

    “还不够!”高远笑容一敛,随手将银票放在了案几之上。

    “高将军,需知人心不足,贪多嚼不烂的道理!”宁馨皱起了眉头。

    “银足够多了,只是我马上便要出兵东胡了,银虽好,短时间内却变不成刀枪盔甲,宁大小姐,我更需要这些!”高远笑道。

    “兵器盔甲,这些东西,你却让我到哪里去给你弄?”檀锋咬着牙,道。

    “自然是办法的,檀将军即便没有办法,宁大人也绝对有办法,宁大人想让我给周太尉找别扭,总得让我底气足一点,不然我对上周太尉,多半便是溜之大吉,绝不会去找惹他!”高远呵呵笑道。

    “你要多少?先把话说明白,军械这东西,把在周太尉手,我弄不出来多少!”檀锋恼怒地道。

    “我要的不多,刀枪嘛就算了,我自己凑巴凑巴,也勉强够用,我要盔甲。普通士兵所用的胸甲五千幅,全身重甲一千副!”高远轻描淡写地道。

    听到高远的话,檀锋却是一下跳了起来,“这还没多少?我又不是神仙,从哪里给你弄这么多来,特别是那全身重甲,你知道整个常备军只有多少这种重甲吗?没办法,宁大人也没有办法弄到这些。”

    看着檀锋真有点急了的模样,高远慢条斯理地道:“檀将军,你没必要激动吗?觉得多了,咱可以讨价还价嘛?我狮大开口,你就地还钱嘛!”

    檀锋瞪圆了眼瞪,不住地喘着粗气,半晌才气急败坏地道:“我先前就说了,军械,特别是盔甲这样的东西,都被太尉把着,弄不出来多少,我给你明说吧,胸甲一千副,那全身重甲,最多一百副,多了没有,你要不愿,哪咱们也只能一拍两散。”

    “成交!”不等檀锋说完,高远已是笑容可掬地伸出手来。“成交了,檀将军,现在咱们又是盟友了!”

    檀锋怔怔地看着高远,半晌,才伸出手来,两人重重一握,松开之时,檀锋仍然是有些没有回过神来。

    “檀将军,我回扶风之后,怎么才能得到你们燕翎卫的情报呢?”高远慢吞吞地问道。

    “你,你不是不相信我们给你的情报吗?”檀锋愕然反问道。

    “情报这东西,自然是只嫌少不嫌多的,我自然也有我的情报来源,不过燕翎卫是专业的,我可以综合起来相互印证嘛,嗯,现在我有些相信,宁大人一定会给我真情报,至少在这段时间,他一定会给我真的。既然如此,我当然得笑纳了!”高远得意地道。

    “你,你……”此时的檀锋,已经显得有气无力了,根本没有心气儿与高远辩驳了,狠狠地瞪了高远半晌,“有情报的时候,自然便会有人给你送来,置于这些人是谁,你倒是不用知道了。”

    转头看着宁馨,大声道:“宁馨,我们走!”

    宁馨默默地站了起来,与檀锋向外走去,走到门边,檀锋突然回过头来,“高远,我不喜欢现在的你,非常不喜欢。”

    高远一笑,“檀兄,你喜欢的那个高远,在蓟城,已经被那把大火烧死了。你喜欢的那个高远,在这个人心险恶的时代是活不长的,他不像你,也身世家,背后靠山硬得很,他稍有松懈,杀身之祸便会随之而来,你说,你是喜欢一个死了的过去的高远呢,还是讨厌一个活着的现在的高远?”

    这段话说得如同绕口令一般,檀锋却是听懂了,默然无语半晌,长叹一声,转身便走。

    宁馨却是眼神闪动,转头看着高远,“高将军,我看你倒是心有执念,虽然看起来外面变化了许多,但内心却始终如一。”

    高远神色微变,笑看宁馨,“听枫儿说,宁大小姐琴艺无双,我大婚那天,能不能请宁大小姐在婚礼之上抚琴一曲,为我与菁儿祝福?”

    宁馨脸色顿时沉了下去:“高将军,你当我是当街卖艺的么?”转身拂袖而去。

    高远站在门边,看着两个人气冲冲的离去,却是若有所思。

    路鸿自后堂转出,走到了高远的身边:“高远,你相信他们么?”

    “要我相信宁则诚,那就是见鬼了!”高远淡淡地道:“我相信宁则诚又在搞什么了不得的大勾当,这两个人,也只不过是他手的棋而已。”

    “宁馨可是他的女儿!”

    “他让宁馨来,只是用她来向我表明自己的诚意。”高远冷然道:“这样的人,谁都会利用的,就算是他的至亲之人,他也会榨取她的价值的。”

    转过身看着路鸿,“不过叔叔,有好处拿,我便拿了再说,至于以后,嘿,谁又说得定呢?”

    “檀锋说得对,你真是变了!”路鸿叹息道。

    “还是那句话,叔,不变,我会死的。”高远笑道:“不过我的变,只是针对敌人的。”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