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三百四十九章:府第(书号:13651

第三百四十九章:府第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看着不远处那远远超出自己想象的宅院,高远眼露出震骇之色。

    “高大哥,爹爹说,这里,以后就是你的家,虽然你不会常回来住,但总不能让你堂堂的征东将军没面,所以,这宅虽然是以原来的驿馆为基础,却是新征了不少地面,昨天我进去瞧了,里面不少房油漆未干,味儿大的很,还有哪些移植来的树,时间太短,都还没有成活,死样活气的,枝都给剪去了,光秃秃的,没有一点生气。”

    “这得花多少银?”翻身下马,走到高高的台阶,门两排卫兵齐唰唰地弯腰行礼,高远背负着双手走了进去,足以跑马的宽阔的大院让他瞠目结舌。

    “爹说你是武将,本身卫兵也多,平素总得有个练兵的地方,所以,这院大了一些,不过你一定会喜欢!”枫指了指两边院墙根上,整整齐齐地兵器架,刀枪剑戟一应俱全,最左边,还建了一个马廊。

    “我一年能来几次,即便来了,又能住几天?”高远摇头叹息,“这钱,花得太不值了。”

    “可爹说值,这不仅是给你住的,也是给有些人看的。”枫道。

    高远眼光一闪,嘿地笑了一声。

    “再说了,这对于现在的家来说,也算不得什么。高大哥,琅琊可不比辽西,这里可富多了。而且爹这样做,也算是对你的一种补偿吧,毕竟当初,爹是对不起你的。”枫摊摊双手。

    “这是你的想法?还是有人教你这么说的?”高远呵呵笑了起来。

    枫露出了尴尬的笑容,“好了,还是瞒不过你。这是娘教我说的。”

    提起氏,高远心不由顿时感觉复杂起来,那十多年的相处所得来的映象,竟是怎么也无法掩盖南山之下,那马车之。氏那一翻诛心之论。

    算了,这些都不必计较了,毕竟他们都是菁儿的爹娘,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呢,血缘关系总是无法割断的。将来自己有个一儿半女,还不是得叫他们外公外婆。

    “你絮絮叼叼地说了这半天了。怎么就没有半句提到你姐姐?”两人已是走到后院,看着一根根的梅花树,高远的心里却是舒畅了一些。

    “姐姐好着呢!”枫开心地笑了起来,“还以为你能挺住不问呢,终究还是没有比过我的耐心,嗯。这就是老师说过的英雄难过美人关吧,你是英雄,我姐姐是美女。”

    “说人话!”高远笑骂道,扶着梅花树杆,看着这根根粗壮的大树,心道将这些移植过来,花费必然惊人。

    “开始姐姐还挺担心你的安危的。但自从知道你安全回到了扶风,整个人便容光焕发起来,这几个月,都胖了好多呢!整天喜滋滋的,见谁都是个笑模样。”

    “难道你姐姐以前不笑么?”

    “那是当然,高大哥,你可不知道,为了你,姐姐好几次都将刀架到脖上,血都流出来了。我可是给吓傻了。”枫拍着胸口,“只是姐姐说,她的头发还没长起来,她知道你喜欢长头发的女孩,担心你不喜欢她现在的模样。”

    “回去跟你姐姐说。我喜欢的她这个人,所以,她无论是长发,还是短发,我都喜欢,还有,我更喜欢她现在短发的模样!”高远收起了笑容,正色道。

    “待我长发及腰时,君来娶我可好?”枫大笑起来。

    “好小,你也敢来打趣我,看我不收拾你!”高远佯怒伸手,枫却是拔腿便往外跑去,“高大哥,你听府外吵吵嚷嚷的,肯定是路将军他们来了,咱们得出去接一接!”

    路鸿与夫人也被天南的大手笔给吓着了,虽然路鸿进辽西城也快两年了,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但看着高远这座府第,仍是吓了一跳,这可比辽西张守约的郡守府还要豪奢,而且,这座府第还只是一个临时住所,高远人在辽西,多长时间才能来琅琊一趟,就算来一次,又能住多长时间。

    路鸿可不会白痴地认为氏想将高远长留在琅琊,高远的根基在辽西,在扶风,也只有高远在哪里,才会成为氏的支撑。

    “果然是氏,百年传世豪门,行事总是让人出乎意料!”路鸿连连摇头。“你这个岳父!”看着迎出来的高远,路鸿简直是无话可说了。

    好不容易将人安顿下来,天却是快要黑了,这座沉寂了许多的府第立时便灯火通明,大几百人住进了里面,却也不显得拥挤,要说氏这种豪门,考虑事情,果然也是细致入微,事先得知了随高远赴琅琊的人数,这厨房里的安排,竟也是有条不紊,本来以为今天还要吃一顿干粮的铁泫和丁渭,看着几百人都吃上了热气腾腾的饭菜,也是摇头惊叹不已。

    枫已经走了,带着高远给他的一个包袱,里面装着的是当年菁儿在扶风家里亲手一针一线缝制起来的两件喜袍。

    “带给菁儿,虽然你爹娘必然给她准备了最好的嫁服,但我相信,在我与菁儿大喜的那一天,她最想穿的就是这两件!”高远道。

    想起当年往事,枫也有些伤感,连连点头称是。

    送走枫,高远与路鸿走进了书房之。这间书房,可不比高远在辽西扶风的书房,屋里靠墙一排一排的木架,上面装满了书藉,随手抽出一本,高远便不由苦笑起来,很简单,他看不懂。

    “将这些书放进我的书房,纯粹是暴殄天物。”书藉在这个时代,可还是很珍贵的东西,没有印刷术,这些书藉可全是手抄出来的。

    “这对于氏这种人家来说,算不得什么!这还是他们没落了十年,要是以前,恐怕比现在要豪奢十倍也不止!”路鸿笑道:“反正是你岳父给你准备的,你啊,便附弄风雅一回,哈哈,只不过你从小便不爱读书,倒不知能看懂几本!”

    “叔,你可是知我根底的,就别笑话我了!”高远笑着请了路鸿坐下,“明天我准备去府拜访,你看可行么?”

    路鸿瞪大眼睛,“这哪里行?接下来可都要按着礼数来,由我和你婶出面,你呀,就老老实实地呆在家里,氏是大家,咱们虽是小门小户,但你现在可是征东将军,咱可不能让琅琊的人看了咱们的笑话,要知道,琅琊富足,这里的人可是最讲究这个了,所以这一次来,我可是专门带了这方面的行家,你可不能随意行事。”

    “结个婚而已,哪有这么麻烦?”高远叹道。

    “别人结婚也就罢了,你结婚可就两样了,这里面不仅仅有面的问题,还有政治上的问题,来之前,张郡守可是嘱咐了许久。”路鸿笑道:“你与菁儿一结婚,征东将军府,辽西,琅琊,三股势力结成同盟便算板上钉钉,这可是一股能左右燕国大势的力量呢!再说了,菁儿马上就要成为你老婆了,以后百年好合,有的是时间相聚,岂在乎这朝朝暮暮!”

    高远微笑不语。

    铁泫适时地出现在了门口,躬身道:“将军,整个府弟的护卫工作,已由我们接管,我将府派来的士兵都打发走了。”

    高远点点头,“所有弟兄们都安排好了吗?”

    “都安排好了。”铁泫道,“不过将军,那些护卫我是打发走了,但厨下的的伙夫,还有府第里的那些丫头们,都留了下来。”

    “留下就留下吧!”高远摆摆手,“左右也住不了多长时间,不在乎。”

    “是!”铁泫应了一声,却仍然站在哪里,没有离开.

    “还有什么事吗?”看着铁泫,高远问道.

    “将军,有客来访,我赶不走!还呆在大门口呢?”铁泫道.

    “客人?”高远愕然,”我今天刚到就有客人,还赶不走,谁啊?”

    “檀锋,还有一个女人!”铁泫脸上颇有愤恨之色,”这家伙脸皮真厚,即便属下恶语相向,他也不动声色,只让我来回禀将军.”

    “檀锋?”高远仰头闭目,虽然恨宁则诚,但对于檀锋,他却是怎么也恨不起来.”算了,你让他进来吧,好歹我们也曾经并肩战斗过,他也帮过我不少忙.”

    “此人,肯定是奉宁则诚之命而来的!”路鸿提醒道:”高远,你可得小心,宁则诚此人,貌似君,心如蛇蝎!”

    “叔叔请放心吧!”高远欠了欠身,”吃一堑,长一智.我倒想看一看,宁则诚葫芦里卖得到底是什么药?”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