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三百四十八章 :意外的客人(书号:13651

第三百四十八章 :意外的客人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走在琅琊城的大街之上,高远只有一个感觉,琅琊的确比辽西富裕很多,这不仅仅是体现在城市的建筑之上,也体现在来来往往的人群之上。越往内走,便愈发地感到人多了起来,两边店铺林立,在外面打眼一瞧,店内亦是琳琅满目,应有尽有,比起辽西来,这里的人意态闲许多,无论是穿着还是其它,都能显现出这一点。

    “琅琊,真是比辽西要富很多啊!”高远不由自主地感叹道。“枫儿,你知道琅琊郡现在有多少人丁么?”

    枫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爹和下属议事的时候,要求我也在一边听着,不过我不太感兴趣,枯燥得很,这个事儿他们好像谈过,你让我想一想,对了,应当是五十多万吧!”

    五十多万,几乎就是辽西郡的一倍了。高远默默地点点头,琅琊郡在十年之前便属于氏,令狐氏上台之后,又归于令狐,现在重新回到氏手,历来都是当朝最有权势的人物手的禁孪,自然是非常富裕的,而富裕的基础,首先便是人丁的旺盛。

    “你怎么能不感兴趣呢?”高远摸了摸枫的脑袋,“你爹是琅琊郡守,你是他唯一的儿,以后啊,这琅琊就得你来当家,这政务虽然枯燥,但你却是必须要学的。”

    “没兴趣,我啊,还是羡幕高大哥你,带着千军万马,驰骋沙场,何等快意,高大哥,我的志向是跟你一样,可不是坐在郡主府里,天天听着那些家伙说些芝麻蒜皮的小事。”

    “哪可不是小事!”高远大笑,“没有这些枯燥的小事,你纵始千军万马。也只能是无源之水,无米之炊,小家伙,你可知道,我不打仗的时候,整天就在操心着在哪儿去弄点钱来?”

    “你还管这事?”枫瞪大了眼睛。

    高远又好气又好笑,“小伙,你都十四了。没钱,我拿什么打仗?士兵要发饷,要吃饭。造刀造枪要钱吧?战死战伤要抚恤吧?给士兵添制衣物要钱吧,冬天来了炭火要钱吧?哪一样都离不了钱。你啊,还是先学学怎样做这些小事,然后再带着千军万马去冲锋陷阵吧!”

    “这么麻烦?”枫顿时愁眉苦脸起来,“高大哥,干脆回头我去你哪带兵打仗,这些事儿就由你来操心了,我没钱便向你要。”

    高远哭笑不得,“你去我哪打仗。那这琅琊郡怎么办?你可是唯一的继承人。”

    “有什么不好办的,这不是有高大哥你吗?你是我姐夫,一个女婿半个儿吗,我听老人们都是这么讲的。这琅琊以后由你来管,我只管打仗。”

    “好家伙,这话你跟我说说也就罢了,要是让你父亲听见了。只怕气得吐血。”高远大笑。

    枫吐了吐舌头,显然也知道这话传到自己老耳朵里的后果。

    两人沉默着走了一会儿,枫忽然道:“高大哥。这一次你过来娶姐姐,可是到了不少贺客。”

    “哦?”高远纳闷地问道:“我并没有什么朋友在这边啊,哪来的贺客?”

    枫笑了笑,“先前没跟你说,是怕你生气,但想来你今日进城的消息已传开,只怕马上就会有人登门了,这其,定然有你不想见的人甚至很讨厌的人。所以觉得还是先跟你讲讲,你也好有个准备,不想见,也好早早地想好借口。”

    高远脑之闪过一道亮光,“是蓟城某些人?”

    “高大哥你真厉害,我一说,你就猜到了。”枫笑道。

    “周家,宁家?”高远的脸色沉了下来。

    “他们两家都来了人,高大哥,你能猜到他们来得都是谁,我才是真服了你!”枫嘟起嘴巴,一脸的神秘。

    “有什么难猜的!”高远冷笑了一声,“周氏与我还算有点交集的,便只能是周玉了,而宁氏那边,我想应当是檀锋吧,檀锋与我关系还算不错,渔阳之战也帮过我,他来的话,宁则诚自然知道我不会拒人于千里之外。”

    枫眨巴着眼睛看着高远,“高大哥,你可真神了,难怪你带兵打仗老能打赢,从来没有输过?”

    “怎么没有输过?”高远的眼闪过凌厉的色彩,“在蓟城,我便输了,二十个生死兄弟,跟我回去的只有两个,步兵还少了一只脚,成了残废。”

    “这哪能算是打仗,你哪是遭了暗算!”枫不服气地道。

    “那也是打仗,不过是另外一种仗!”高远沉默了片刻,“输了就是输了,不过这一场输仗,却让我学到了我很多。枫儿,输不是坏事,因为输会让你学会另一种本事。只要最后一仗赢了,那就是赢了。”

    “高大哥说得是,爹爹也这常这样讲,说笑到最后的,才是笑得最好的。”枫点头道:“不过高大哥,宁家还来了一人,你是怎么也猜不到的?是宁馨宁大小姐!”

    “宁馨?”高远一愕,脑闪过的却是在宁府之那惊鸿一瞥,以及那抱着瑶琴匆匆离去的背影。

    “她怎么来了?”高远问道。

    “谁知道姓宁的是那个老王蛋是怎么想的?你与姐姐的婚期定后,檀锋与与宁馨来了,说是宁馨与姐姐交好,一定要亲来祝贺送嫁!”枫愤愤不平地道。这一次天南败北,其宁则诚可算是出了大力,枫虽然不太知道内情,但从父亲与家臣平时谈话之,也大概知道了一二。“宁馨就住在我们家里,檀锋却是住在外面客栈,还有那个周玉,不过两人也奇怪得很,明明是同伙,但居然不住在一起。”

    同伙?高远微笑了一下,只怕不是,即便是宁则诚与周渊两人,也只是暂时的利益结合吧,就像当年蓟城政变这时,宁,周,三人结成同盟一般,但转眼之间,宁周二人便又联合将天南扳倒了,谁能说得到,下面不是宁周二人的反目成仇呢?

    朝堂二人转?哪有一言堂更痛快!他冷笑了一声,自己没有死,又要成为香饽饽了么?

    想到这里,他突然打了一个寒噤,宁周二人,明明知道,自己从那场大火之逃得生路之后,必然会视他们为死敌,却又偏偏摆出了这样一副想要和好的姿态,这是想干什么?

    为了征服东胡,特意笼络自己?

    他皱起眉头,有些想不通,但蒋家权的话,此时却在脑海里响起,或许在这场和好的闹剧之下,还掩藏着他们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吧?

    笑容之下,掩藏着你死我活的斗争,只是自己回到了扶风,回到了自己的兄弟之,他们还有什么办法来做掉自己呢?

    答案应当就在接下来的征东之战。高远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蒋家权是对的。即便自己现在身为征东将军,手拥有近万精兵强将,又有了府,张氏的支持,但在宁周二人面前,还是不折不扣的弱者。

    “你爹怎么说?他的意思,我见还是不见?”高远问道。

    “爹爹说,这事儿你自有主张,他勿需多言。”枫道。“不过我多说了一句,我说高大哥一定会痛揍他们一顿。”

    “你是这样说得吗?”高远笑道。

    “当然,高大哥眼里可是揉不得沙的。那能容得他们这样嚣张,做了坏事,居然还敢堂而皇之的出现在苦主面前。”枫狠狠地道:“要不是我打不过那个周玉和檀锋,我一定先将他们揍一顿了。”

    “原来你还知道有打不过的人!”高远大笑起来,“你爹怎么说?”

    枫抓抓自己的脑袋,“老爹敲了我一记,还说我懂个屁。看他那样,倒是真生气了,还说我不学无术,让我回去多读史书。对了,高大哥,你还真打算见他们啊?”

    “见,怎么不见!”高远大笑起来,“不然你爹也会说我懂个屁了。见一见,看看他们葫芦里卖得是什么药?”

    “反正不是好药!”枫大为不解,“高大哥,我觉得你跟在扶风的时候不一样了。”

    “嗯,是有些不一样。”高远摸了摸枫的头,“不过这不一样,是对付敌人的,在枫儿你面前,我还是和以前一模一样的。”

    “你是我高大哥嘛,而且马上就要成为我的姐夫了!”枫笑着说,“不过高大哥,你还是没有原谅我爹爹?我娘最担心的就是这个,昨儿个晚上,娘还在和我与姐姐说这儿事呢,娘说,你和爹爹的心结只怕很深,这啊,得着落在我们身上来解开。”

    “你怎么知道我没有原谅你爹?”高远转过头,好奇地看着枫。

    “高大哥,从你说话我就能听出来。你连岳父都没有叫一声,要么是相,要么是你爹!”枫的声音有些黯然。“高大哥,其实爹爹早就后悔了。”

    高远笑了笑,“枫,这事儿不必着落在你们姐弟两人身上,解铃还需系铃人,我与你爹的问题啊,我们自己来解决,你和菁儿呢,也不必担心,就与我们以前在扶风一般就好了。”

    “只可惜啊,现在必竟不是扶风那会儿了!”枫耸耸肩,“高大哥,我们到了,你看到了么,前面那扇朱红色的大门,就是你在琅琊的家了。”

    枫的手指向了前方。(未完待续。。)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