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三百四十五章:不服不行(书号:13651

第三百四十五章:不服不行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步兵从孙晓的身后慢慢地走了出来,虽然乍一看,瞧不出他与正常人有什么区别,但心细的人仍然会发现,他走路的姿式与他人有异,眼光再往下的话,就一目了然了。

    孙晓看着瞠目结舌的公孙义,微笑道:“他叫步兵,最早跟随高远将军的几个人之一,原来就是我扶风军的骑兵将军,后来受伤,暂时卸任养伤,现在伤好归队,因为扶风的骑兵营高将军已经委任了贺兰雄将军担任,所以,步将军便转任到我这里。”

    听着孙晓的介绍,公孙义的一颗心却在不断地往下沉,从孙晓的话里,他听出了好几层含义,第一,步兵原本是骑兵将领,只是受伤才卸任,那这样的家伙,手里必然是有真功夫的。第二,这个残废是高远的心腹,只看他已然残废,高远仍然起用他,便可以说明此人在高远心的份量。

    这便将他置入到了一个难题之,如果胜了这样一个人,先不说胜之不武的问题,只说哪怕他赢了这一局,恐也恶了高远。而公孙部族进入扶风军系列已是不容改变的事实,得罪了这样一个人,对自己的今后,绝非好事。

    他不由踌躇起来。

    进退两难之间,步兵已是走到了他的面前,“公孙将军,你想比什么?”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公孙义长长地吐出一口气,先过了这一关再说,哪怕事后自己去向眼前这个将军负荆请罪也罢,但眼下这一场,却是不容有失的。

    “将军腿脚不利索,我们倒也不必比格斗了。便比骑射吧,要是我输了,甘愿去做一个小兵!”公孙义大声道。

    “比骑射?”步兵歪着脑袋,反问了一句。

    “比骑射!”公孙义重重地点点头。

    一边的孙晓,贺兰燕。横刀,虎头等人脸上都是露出奇异的表情,如果是比格斗,他们不敢赌步兵赢,但如果是比骑射,公孙义便输定了。

    步兵沉吟片刻。“好,你倒也光明磊落,不占我便宜,说实话,我腿还没有好利索,比格斗我肯定打不过你。但你要比骑射,我也不想占你便宜,这样吧,我先来射几箭,假如你能照样做到,便算是我输了。”

    马上格斗步兵以前并不差,但现在一只脚换成了铁的。他还没有完全适应,如果是比格斗的话,他已是先输了三分,但比骑射,考较的却是手上和眼力功夫了。

    步兵招了招手,后头的卫兵立马送来了步兵的铁弓与一壶雕翎。伸指在弦上一弹,嗡嗡之声不绝于耳,听着这弦声,公孙义的脸色已经有些变了,他亦是骑射的大行家。但听这弦响,便知眼前步兵所用的这张弓,只怕有三石。

    能开一石弓,便已算是好手了,而能开三石弓的人。这世上便少之又少了,他隐隐有些后悔,或许自己当真选错了题目。

    纠弓,搭箭,很是随意的,步兵松弦,嗡的一声,羽箭昂首窜上天空。在场所有人都抬头,注视着那破空直上的羽箭,羽箭的前方空无一物,众人不明所以,不知道步兵倒底是想干什么。

    箭到顶点,掉头回落,便在哪一霎那,步兵手弓弦再响,第二只羽箭脱弦而出,叮的一声,一上一下两箭的箭头在空碰了一个正着,双双昂头,再次飞上高空。

    场顿时爆出一声惊叹之声。

    然而步兵之技显然不止于此,当两箭掉头回落之时,他已是闪电般的连射两箭,后发的每一箭都正好命前一箭的箭头,四箭再一次飞上高空,竟然无法坠下。

    四箭之后,又是四箭,步兵的射速越来越快,但准头却不曾稍差,看到八支长箭在空飞舞,公孙义面如死灰。场却是欢声雷动,在场的却是骑兵,骑射乃是看家功夫,但能将箭技玩到这种水准的,他们却是闻所未闻。只有随着步兵多次征战的骑兵方才知道,他们的步兵将军之技何止如此,在混乱之极的战场之上,有步兵在侧,众人便如同多了一条命一般,因为他总能在你最危险的时候,一箭帮你了结你无法对付的敌人,而那种在乱战之,准备分辩敌我,预判对手下一步动作的技艺才是真正的杀人利器,而眼下,只不过是一些好看的杂耍罢了。

    嚓嚓声音响起,八支羽产同时落下,在步兵的身前,排列的整整齐齐。随手将弓和箭壶仍给侍卫,“公孙将军,假如你能同样做到,我便认输!”

    公孙义呆了片刻,摇摇头,顿了一下,又摇摇头,“我做不到,我认输!”他转头看着孙晓,“孙将军,愿赌服输,我愿去扶风骑兵之做普通一兵。”

    看着此人倒也光棍,孙晓笑了一笑,“公孙义将军,你虽然输了,但你输在不明敌我,不知彼此,步兵将军的骑射,别说是扶风,草原了,便是放眼天下,也没有几人能及得,你输得不冤,但是,让你却做普通一兵,却也是屈才了。”

    “孙将军的意思是?”公孙义心头一跳。

    孙晓摆了摆手,“规纪不可废,既然我先前说了那规纪,当然便得遵守,便请公孙将军先委屈做我几天亲兵吧,相信我,不会没有你的用武之地的。不知公孙义将军愿不愿意?”

    公孙义点了点头,“公孙义愿意!”

    “哪就好,今天这场比试就到此为止了,步兵将军,你是骑兵将军,这整编一事便交给你了,公孙义将军,你熟悉公孙部族士兵的情况,便在这里协助步兵将军处理相关事宜。”

    “是!”两人齐齐向孙晓拱手。

    孙晓摆摆手,冲两人点点头,转身便向营内走去,贺兰燕看了一眼两人,亦是一笑之下,转身随着孙晓而去。

    “孙晓,你现在越来越阴险了!”大帐之内,再无旁人,贺兰燕说话自然也就肆无忌惮起来,“将人玩弄于鼓掌之上,那个公孙义,碰上你,简直是倒了八辈霉。”

    “我可没有玩弄他!”孙晓笑道:“此人是个人才,但现在,必须要将他与公孙部族的其他士卒隔离开来,我们才能有效地整合所有公孙部族士兵,等过了这个阶段,我们的队伍强大起来,我还是会放他出去的。”

    贺兰燕撇了撇嘴,“不过步兵这家伙,还真是让人佩服,单论骑射,这天下,只怕没人是他的对手了。”

    “他的骑射,还不是贺兰教头亲自教的!”孙晓赶紧去捧了一把贺兰燕的臭嘴,“这叫做名师出高徒。”

    “你还是算了吧,我可比不得他!”

    “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嘛,都会徒弟饿死师傅的事情,可是世上常有的事情!”孙晓哈哈大笑起来。

    贺兰燕啐了一口,“孙晓,你让步兵去带骑兵了,那我干什么?”

    “教头,您可是我们这积石山的一尊神,您还怕没事情干,我就怕到时候事情太多了,你撂桃不干或者找我麻烦!”孙晓陪笑着道。

    “看不出有什么事情?”贺兰燕摇摇头。

    “贺兰教头,我们要吸引那些失去部族的匈奴兵来投,您便是最好的招降者。您是贺兰族的小姐,名声传于草原,自然比我们这些家伙去说得天花烂坠还要有吸引力,我再把那个公孙义给你当助手,必然事半功倍。”

    “就这些?”

    “当然不了!”孙晓接着道:“我叫您贺兰教头,您当然还得当起教头的职责,横竖我们扶风骑兵算是你贺兰教头手把手教出来的,眼下,我们又要从奴隶当鳞选一批骑兵出来,这些人,不交给您还能交给谁呢?我还盼着您再给我们训一个步兵出来呢!”

    “我发现你现在一张嘴完全是油花花的,不就是想让我帮你做事吗,用得着说得这般肉麻?”贺兰燕嘴里不屑,心里却着实高兴,眉花眼笑地看着孙晓:“再练一个步兵出来只怕是不可能的了,这射箭啊,还是要有天份的,不过再给你训一支骑兵出来,倒不是没可能的。左右你们扶风骑兵的那些条例,我是一清二楚的。”

    “那是那是,这些在我们眼难上加难的事情,在您哪,还不是手到擒来!”孙晓笑咪咪地道。

    对于贺兰燕,像孙晓,步兵这些人,感情是很复杂的,贺兰燕即像是他们的战友,又如同他们的严师,再加上她与高远之间那复杂的情感纠葛,更是让孙晓步兵这些下属极为难,在他们看来,兴许贺兰燕嫁给高远,他们会更高兴一些,回为,菁儿于他们而言,只是一个传说,但贺兰燕却是活生生地在他们面前。

    “感情这玩意儿,当真是让人摸不着头脑!”孙晓摸着脑袋,在心里遗憾地道。

    “别戴高帽啦!”贺兰燕不知孙晓此时已经想到了别处,“你快些将人交到我手里吧,越早一点,便越能早练一支精兵出来,前些日在扶风,我听着高远的话,倒是颇有些时不我待的意思。”

    孙晓点点头,“是啊,将军说,乱世将至,想要在乱世之自保,除了手的刀,别的什么都指望不着。想要活下来,想要活得好,那就得拿命去搏。”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