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三百四十二章:分化与拉拢(书号:13651

第三百四十二章:分化与拉拢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公孙部族的旗帜仍然飘扬在积石山的上空,不过,积石山真正的主人,却已经换了人了。按照约定,公孙部族所有族人,包括阿蛮与公孙德香两人的私有财产不会受到任何的损失,当然,奴隶除外。而公孙部族则整体加入扶风军,但是在积石山,将仍然以公孙部族的名义,展开对外的扩张。在孙晓的眼,不仅是眼下乱象横生的草原,即便是那可恶的河间郡,又何尝不是他将要对付的对象?河间郡那个该死的郡守姜圣浩,居然敢在将军落难的时候想来一招趁火打劫,拿将军的脑袋去换取某些人的欢心,那么,现在是时候该要付出一些代价了。而对于另外一个地方,孙晓决定先不去惹对方,那就是秦人的山南郡。山南郡的郡城建立在霍兰山口,触角不仅掌控着霍兰山口以南的大片草原,直接威胁着赵国的代郡,而且也监视着山口以北的大片区域,现在哪里,尚驻扎着秦将赢英的一万秦军铁骑,这可是一块硬石头,远不是孙晓现在能碰触的。

    秦将赢英,在收取了匈奴王野芒的脑袋之后,声势大涨,声望在秦国国内远超其它秦国王,但秦武烈王却命令他暂驻山南郡,临控草原上匈奴诸部的动静,不仅如此,更是将他麾下两万铁骑直接抽走一半,让秦国国内武百官一时之间,都是摸不着头脑。

    如果说秦武烈王不喜赢英的话,却又他率部赶赴函谷关时,留下遗命,如他死,则立赢英为王。显然是深得王心的一位王,但现在,形式一片大好,秦武烈王却将赢英摁在了山南郡不让他回来了。

    秦国国内都在猜测着是不是赢英军功太甚,而且又受到李信的支持而已经引起了秦王的猜忌。毕竟赢腾在函谷关战死之后,在秦军之,李信已经成了唯一的统帅。秦武烈王现在才四十余岁,正是春秋鼎盛之日。

    仿佛似在印证着许多人的猜想,在李信被放置在函谷关,赢英被摁在山南郡。一南一北,相距万里的情况之下,秦武烈王却擢拔了原李信部将王逍为大将军,成为可以与李信分庭抗礼的人物,其王剪为咸阳守备将军,掌控咸阳安危。

    秦国又一政治新星冉冉升起。但其代表着的内里,却是意味深长。看似安静的咸阳,实则暗流涌动,所有人都在猜测着秦武烈王的真实想法。

    不过这些事情,离孙晓实在是太远了,他压根儿就没有想过那些朝堂之上的勾心斗角,在他心。高将让他来经营积石山,营造又一个老巢,他就得将这事办好,替将军打造一个固若金汤的积石山要塞。

    从高远的话里话外,孙晓听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燕国的某些人,要对将军不利,而这些人,偏生还是将军惹不起的,所以将军必须要找一个退路。也是为所有的扶风兄弟们找一条退路。自己来这里,就是将军埋下的一条暗线,到时候,可以给某些人一个好看,既然如此。当然是力量越强大越好。

    山南郡那边惹不起,但这儿地域实在在太广阔了,其它地方仍然有大把的机会呢。

    孙晓坐在主位之上,微笑着看着面前的阿蛮夫妇两人,积石山投降已经十余天了,眼下,扶风军已经完全掌控了这里,那么,整编军队这一最危险的工作,便该要提上日程了。

    既然公孙德香是公孙家族正牌的继承人,那么阿蛮就不必放在这个地方了。孙晓直接便让阿蛮统率他麾下的三百骑兵前往牛栏山要塞,加入高远的麾下,没了阿蛮这个家伙,其它人便闹腾不起来,自己可以轻而易举地将剩下的两百骑兵纳入麾下。过上个一年半载,只怕这些骑兵们便认来得他们的阿蛮族长了。至于司马德香,终究是一个女流之辈,将他留在这里,好长久地打着公孙家族这块招牌,而又不至于有什么危险。

    “公孙部族刚刚加入我扶风军,我便要让贤伉俪分居两地,实在是不好意思!”孙晓脸上笑着,嘴里在向两人致着歉意,但语气却是不容置疑,“实在是因为我扶风军现在正准备进军东胡,正需要像阿蛮族长这样的勇将啊。而我们这里,却又没什么真正的挑战,好男儿志在四方,我想阿蛮族长一定是非常渴望跃马战场,纵横驰骋的快意的,是吧?”

    事已至此,还能说什么?阿蛮只能连连点头,“高远将军声名远播,威震天下,能在高远将军麾下效力,是我公孙部族勇士的荣光。”

    孙晓大笑,“族长说得好,兴许族长现在心里还有些恼意儿,不过以后,你会感谢我的,我家将军不是凡人,异日必将纵横天下,跟着他的人,必然不会吃亏。不瞒二位,二年之前,我还只是一个统带五十人的都头,可两年时间,我家将军便让我能能够统领数千儿郎。阿蛮族长,公孙部族的前景远大着呢,当然,这也得看你能不能去竭力争取荣耀了,在我扶风军,不论出身,不论民族,只看战功,只看贡献,你能为扶风军建立功勋,便是奴隶,也可提拨为将军,你只能吃饭不能干活,便是世袭贵族,在我们眼,也是狗屎一堆。”

    “将军说得是,阿蛮一定会尽心尽力!”阿蛮连连称是。

    “其实呢,应当让德香夫人跟着族长一起去的,不过眼下你我双方刚刚结盟,公孙部族还有好几千口人在这里呢,总得有个主心骨儿,你说对吧,便只能麻烦德香夫人再呆一段时间了,等这里局面稍微,德香夫人想要去扶风与族长团聚,那是一定没有问题的。”孙晓脸上露出狡缬的笑容。

    “这倒不必了,我在草原上住惯了,扶风那边的生活,我定然是不习惯的。”德香连连摇头。

    “好说好说,到时候怎么样都随德香夫人的意思!”孙晓笑道。“那就这样说定了。贤伉俪分别在即,想必还有很多贴心话儿要讲,我就不耽搁二位了,我已经行征东军长史蒋大人,阿蛮族长一到居里关。就会有人前来迎前的。”孙晓站了起来,亲自将二人送出了大帐。看着两人有些落寞的背影,孙晓冷笑了一声。

    阿蛮去了扶风,只会成为一个冲锋陷阵的猛将,而在这里,自己也要一步步地分化离间。逐步削减阿蛮与德香对公孙部族的影响力,最终是将公孙部族所有人完全融入到扶风军去。

    “来人,请郭老四他们几个人进来!”孙晓冲着帐外的卫兵吼了一嗓。

    四个衣裳褴褛,皱纹满面的老者,畏畏缩缩地进了大帐,在大帐间站成一排。稍微迟疑了一下,卟嗵一声全都跪在了孙晓的面前,两手据地,额头也几乎触到了地面。

    “你们这是做什么?”正准备说话的孙晓被他们几人的动作给吓了一跳,“起来,都起来吧!”

    地上,几个小老儿却是满面的惊慌。无论孙晓怎么说,就是跪在地上不起来,终于惹得孙晓恼了,“起来,再不起来,都拉出去砍了脑壳!”

    几个小老头这才惊慌失措地爬了起来,看着他们的模样,孙晓不由叹了一口气,这些都是原人,也不知是什么时候给草原部族给掳了来。显然是受了不少的苦楚。

    “几位老丈,本将是扶风军将领,大燕人,不是那些匈奴贵族,你们不用怕。而且我们这一次来,也是救你们出苦海的,自今日起,你们就不再是奴隶了,你们自由了!”孙晓看着他们,再次强调道:“你们自由了,明白吗?”

    自由,对于这些沦为奴隶的人来说,是何望而不可及的事情,自由一旦真正降临,他们就有些不知所措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张口结舌,却是说不出话来。

    “你叫郭老四吧?”孙晓打量着站在间的一个胡已然花白的老头,笑道:“我知道你,公孙部族的那些人曾提到过你,看你的样,比其它人要过得好一些嘛!”

    孙晓本意是说说话,放松一下他们的情绪,不料郭老四一听这话,却是又吓得跪了下来,“将军,我只是一个农夫,种田有些心得,所以那些匈奴人才高看我一眼,我从来没有做过坏事的。”

    孙晓哭笑不得,伸手将他拉了起来,“我知道,我明白,你起来说话。”

    “你们四个,我都打听过了,在这积石山上的近两千奴隶之,算是德高望重,说话很有份量,所以呢,我找你们来,是有些事情要跟你们商量!”孙晓直接切入了正题。

    “不敢,不敢,将军有什么吩咐,只管叫小的们去做就是!”郭老四总算是正常了一些。

    “不能这样说。”孙晓摇摇头:“我先头说过,你们不再是奴隶了,自由了,那自然是来去自由,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我们不是你们的新主人,这一点,你们要明白。”

    几个老头咽了一口唾沫,有些不安地看着孙晓。

    “不过呢,我个人可以给你们一些建议,现在草原上乱象横生,不仅有匈奴的溃兵,还有多如牛毛的马匪,你们如果离开了我军的保护,很有可能再一次落入这些人的手,那就有可能性命不保了。而且,我们扶风军在这里是要落地生根的,也需要你们这些人手,如果你们愿意留下来的话,我们是十分欢迎的。我们会给你们起房屋,那些外面本来就是你们开垦出来的田地,也会分给你们,是永久的归你们,扶风军会给你们制地契,从此以后,那些就是你们的田产了。”孙晓慢地道。

    “将军,您说得是真的吗?”郭老四瞪大了眼睛,“我们这些人,基本上都是无家可归的人,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想,没有人会离开这里的。”

    “当然是真的。”孙晓笑着,“只要你们愿意留下来,这些东西,我们马上会发给你们。”

    “那我们都留下来,不走。”几个老头马上点头道。

    “你们能作主?”孙晓看着他们。“先回去与他们商量一下吧,告诉他们,愿意种田的,我们给田,给牲畜,给农具,还给你们起房,愿意参军的,马上就能加入到军队来,军饷嘛,肯定要比种田所得高一些的。”

    “我们马上回去与大家商量!”郭老四几人都是兴奋起来。

    “好好,去吧,我等你们的好消息。”孙晓笑咪咪地道。

    一直蜷缩在大帐一角的贺兰燕看着离去的几个老头,有些不满地道:“孙晓,要这么麻烦吗?刀一拔,还怕他们不愿意?”

    “教头,事情可不能这么做!”孙晓笑道:“我们要得就是他们心甘情愿,您想想,这些人原本身无长物,连人身自由都没有,整个就是别人的一财产,现在,我们给他们分田地,让他能参军立功,能当上军官,能有一个好出身,您想想,这些人会不会为了维护他们好不容易得来的东西而死命地为我们出力?因为只有我们,才给他们这些他们梦寐以求的东西,而且,这也给草原上流浪的那些人树立一个模,现在匈奴部族大都崩溃,只怕流浪在草原上的这些奴隶不少,听说了这些消息,他们会不会涌跃来投?将军派我们来这里建立一个根据地,好为以后打算,可建立这样一个地方,总得有人丁做为基础的。所以,第一步,我们先得让这里兴旺起来,有了足够的人手,很多事才能做好啊!”

    “光凭这个?”贺兰燕问道。

    “当然不!”孙晓脸上露出一丝狞笑,“我准备等一切稳定下来,积石山要塞有了一定的规模之后,便去河间郡走一趟。严圣浩既然有胆敢打我们将军的注意,那就得付出一点代价。”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