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三百四十一章:深挖洞,广积粮(书号:13651

第三百四十一章:深挖洞,广积粮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一声嘹亮的雄鸡高唱,惊散了笼罩天地的黑暗,一抹亮光出现在远远的天际,落在积石山顶,顷刻之间,那亮光便如同流水一般,从上而下,水银泄地一般将整个积石山染白,然后一轮骄阳自那亮白之处跃起,金光道道,洒在积石山上。替山石,树木,房屋都镶上了一道金边。

    隆隆的战鼓,嘹亮的号角自山下传来,惊醒了山上的公孙部族,阿蛮从屋里一冲而出,昨夜他几乎没有怎么睡,要天亮时才刚刚迷糊过去,孰料刚刚眯过去,外头就传来了动静。

    阿蛮的夫人德香早已经站在了外头,满面忧色地看着山下。在他们的身后,越来越多的公孙部族族人聚集在了他们的身后,看着山下,恐惧之色愈来愈浓。

    身着青色制服的扶风骑兵们纵马自营寨内狂奔而出,成两列单队往来交错,锋利的马刀高高举起,映着阳光,闪烁着耀眼的光芒。骑兵身后,一列列持矛背刀,同样身着青衣,打着绑腿的步兵列队而出,没有丝毫的杂乱,转眼之间,集队而成为百人一个的方阵。方阵之间的缝隙,更多的青衣兵推着一台台床弩奔到了步卒与骑兵之间,弩机抬起,粗大的弩箭对准了山上。

    步兵列阵而成,骑兵则一左一右散向两翼。

    阿蛮脸色惨白,手在微微发抖,在他的身后,竟然传来了牙齿格格打战的声音。

    “族长,他们在干什么?”司马义指着山下,问道。

    顺着他的目光,阿蛮看到,几名青衣兵扛着一根杆走到了军阵之前。就地刨了一个坑,将那根杆树了起来。阳光自背后照来,杆长长的倒影映在了地上。

    阿蛮转身便向屋内走去,这根杆是扶风军用来计时的,正午。就是大限。

    “阿蛮,我们必须要做出选择了!”德香看着阿蛮,道:“他们并不是说着玩玩的,一到正午,他们必然会展开攻击,积石山这里的地理条件太好。对方如果选择在这里生根,必然是不会放过这里的。”

    阿蛮叹了一口气,看着德香,“我辜负了老族长的心愿,公孙部族竟然会亡在我的手。”

    德香摇摇头,“时也势也。现在草原上这种情况,爹爹在世,也是无法可施,其实公孙族这些年在你手,安安稳稳地过了这许多年,已经是非常了不起的成绩了。”

    阿蛮垂头丧气,他并不是公孙一族的贵族。而是一个外来者,加入公孙族之后,因为侥勇善战而得到老族长青睐,将唯一的女儿公孙德香嫁了给他,后来老族长过世,在公孙德香的大力支持之下,阿蛮以一个外来者的身份一举获得了公孙一族族长之位,这许多年来,公孙族在他的带领之下,虽然没有什么大的发展。但却也平平稳稳地在弱肉强食地草原之上生存了下来,的确是一个了不起的成绩了。

    “族长!”司马义又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这两天,公孙义简直就成了一只讨厌的乌鸦,但凡他出现在阿蛮面前。总是不会有好消息的。

    “又出了什么事?”

    “族长,撤到山上的奴隶有些不稳定,开始骚动起来了!”司马义有些惊慌地道,公孙一族有或掠夺,或购买的原奴隶不下两千人,而这其,青壮男几乎占了一半,如果弹压不住他们,便会出大乱。

    阿蛮与德香同时耸然色变,“现在怎么样?”

    “强哥带着人去弹压了。暂时是勉强压下来了,但是山下这个状况,只怕过不了多久,这些奴隶便又会骚动起来。”

    德香站了起来,“必须作出决断了,阿蛮,再拖下去,奴隶一旦暴动,山下的扶风军可不会再管不管正午了,必然会趁势杀上山来,那时候,我们可就什么也不会剩下了。甚至连我们自己,也会性命难保。”

    “公孙义,你再下山一趟,跟扶风军说,我们,我们投降了!”阿蛮颓然坐倒。

    “不,我去!”德香摇摇头,“阿义年纪小,一去对方营,吃对方一咋,指不定会生出别的事情来,我去亲自跟他们谈,看能不能为我们公孙一族多争取一点利益回来。”

    “不不,你不能去,万一你去,扶风军将你扣下来,那我们连谈判的本钱都没有了。”阿蛮连连摇头。“就让阿义去!”

    德香笑了笑,“此刻人为刀殂,我为鱼肉,我一个妇道人家,却反而更好一些,扶风军总是大燕的正规军,他们不会连这点脸也不要,扣留我的。你便放心吧,阿蛮,你在山上,一定要稳住局面,特别是奴隶那一块,万万不可让他们骚乱,但也不可杀人,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我知道了!”阿蛮道:“你去,真得没有危险么?”

    “现在山上山下,有安全的地方么?”德香站了起来,理了理头发,对公孙义道:“阿义,你带路,我下山去与扶风军的主将谈。”

    孙晓没有想到等来的不是公孙族的族长阿蛮,而是一个女流之辈,先前准备的一些打压对方气势的手段便完全没了用处,当然,如果是阿蛮下来,很可能也只是色厉内茬,不存在什么气势,但孙晓还是让虎头与横刀两人好好地准备了一番,这两个家伙满脸满身的刀疤,块头大,模样凶狠,用来吓人,是再好不过的了。

    不过面对一个女人,再用这样的手段,便不免有些下作了,而且也下不得手。当然,像贺兰燕这样的女是除外的,这是一个活脱脱的外表温良,内心狂野的女人。

    “化为夷民,公孙族公孙德香,特来向天军请降。别无他求,只求将军看在我公孙部族是主动请降的份儿上,不要伤我部族一人。”公孙德香很温顺地跪倒在孙晓的面前,低头垂睑,声音之带着些许的哀怨与不甘。

    “公孙德香?”孙晓低低地念叨了一句,眼光不由自主地看向一边的贺兰燕,贺兰燕冲他摇摇头,草原之上,像公孙家族这样的小部族数不胜数,她根本就不知道这其的内情。

    公孙德香抬起头来,“阿蛮是入赘我公孙家族,虽然身为族长,其实只是管族内征战事宜,其它事情,都是我作主的。”

    孙晓哦了一声,与帐内诸人都是恍然大悟,原来是自己搞错了,还以为阿蛮是公孙族的正牌族长,搞了半天,眼前这个公孙德香才是真正的当家人。

    看着眼前的公孙德香,孙晓突然想起了高远在他临走之前的那一夕长谈,当时在场的还是征东府里新任的长史蒋家权,蒋家权絮絮叨叨地说了一大篇,将他听得头昏脑涨也没听明白,还是高将军几句话就说得明明白白。

    深挖洞,广积粮,悄悄的干活,声张的不要。

    说白了,孙晓这支军队,出来就是为了高远的征东军找一条后路,埋一支伏兵的,最好不要让其它势力过早地探知了他们的底细,埋得越深越好。可是怎么将自己埋下去而不让别人知晓呢,而且高远交给他的任务,是要尽可以有发展力量,现在自己加上随队而来的民夫,也不过只有两千余人,在偌大的草原之上不显眼,但一旦力量强大起来,不让别人注意也不行啊?

    看着眼前这个公孙德香,孙晓的脑里突然冒出一个大胆的主意,眼前,这不就是一个极好的挡箭牌么?

    转眼之间,脑里已经转了无数个念头。他大笑着站了起来,走到公孙德香面前,双手虚扶了一下,“夫人请起来吧,我想有一点,夫人是搞错了,你们不是投降,而是加盟,与我们结盟,既然是结盟,那咱们自然是朋友,既然是朋友,我们又怎么会动公孙家族一草一木呢,更遑论是伤害公孙家族的人了?”

    此语一出,公孙德香愕然抬头,看着孙晓,不知他葫芦里卖得什么药,而另一边,贺兰燕与步兵两人也是莫名不知其所以,都是盯着孙晓,孙晓冲他两人使了一个眼色,两人心不解,此时也只能闷在心。

    “结盟?”公孙德香呐呐地重复了一遍。

    “不错,结盟!”孙晓加重了语气,道。“当然,这其的许多细节,还得我们双方好好商量,不过夫人尽管放心,公孙族所有人的人身安全,财产安全,都绝对无虞,我们肯定不会沾手分毫的。”

    “不过你们族掳掠来的哪些奴隶,必须得交给我们,扶风军,不允许有奴隶的存在!”一边的步兵插了一句话道。这些奴隶,都是扶风军天然的兵源,而且这些匈奴部族之的奴隶,有很多都精熟骑术,拿过来稍加训练,便能加强骑兵。

    “将军所言当真?”公孙德香又惊又喜。

    “当然,这积石山嘛,仍然是你公孙家族的。”孙晓脸上笑咪咪的道。“当然,这其的细务,我们得好好规划。如果夫人愿意,这便回山去与阿蛮族长好好商量商量,你们都同意了,我们就可以坐下来,好好地谈谈这些细务了。”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