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三百四十章:逼降(书号:13651

第三百四十章:逼降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阿蛮在坐立不安之,终于等回来了前去犒劳扶风军队的公孙义,虽然指望不大,但心里总还是抱着那么一点点希望,那就是扶风人只不过是路过这里,他们来这里,就是想敲诈一笔,扶风人不是草原人,不会长时间呆在这里不走的。

    门被推开了,公孙义脸色灰白地出现在门口,看着他的脸色,阿蛮的一颗心便沉了下去。

    “怎么样,他们怎么说?”阿蛮艰难地问了一句。

    公孙义还没有回答,在他的身后,却是闪出了另外一个人,微笑着看着阿蛮,“阿蛮族长,我们又见面了!”

    看着对方,阿蛮却是怎么也想不起在什么地方见过此人。

    “你,你是?”他疑惑地问道。

    “族长,这位是贺兰部的贺兰捷,以前,曾经押送过商队货物与我们交易过。”公孙义赶紧解释道。

    “贺兰部?贺兰捷,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阿蛮看了一些对方,又看了一眼公孙义。

    “不瞒阿蛮族长,贺兰部已经整体加入扶风军,现在我家族长贺兰雄是扶风征东将军高远麾下骑兵将军。”贺兰捷笑道。

    “贺兰部投降了?”阿蛮大吃一惊。

    “不是投降,是加入!”贺兰捷认真地道。

    阿蛮笑了笑,也无意在这些字眼之上与贺兰捷较真,“贺兰兄弟,请坐,阿义,给司马兄弟弄点喝得来。”

    “不必!”贺兰捷竖起手掌,摆了摆,“阿蛮族长,我其实只是奉命带来几句话。怕公孙义兄弟说不清楚,所以才亲自来一趟,说完就走。”

    阿蛮的脸色沉了下来,他已经预知道对方要说什么了。

    果不其然,贺兰捷一开口。便已是堵死了所有的其它可能。

    “阿蛮族长,高远将军看上了积石山,要在这里建城设县,所以,这积石山,我们肯定是要定了。”

    听着贺兰捷强硬的语调。阿蛮大怒,“这里是草原,可不是辽西,也不是扶风,高远说什么就是什么吗?我公孙部部族虽小,但也还有数百敢战之士可洒热血。抛头颅,你们想要,便骑着战马,挥舞战刀来拿吧!”

    贺兰捷嘿的笑了一声,“阿蛮族长,这便是你给我的回答么?”

    阿蛮还没有说完,一边的德香已是赶紧走了过来。“贺兰兄弟,阿蛮他性粗鲁,不知深浅,大家都是匈奴一脉,有话好说,这事儿,就没有转寰的余地了吗?”

    “夫人,此事,绝无转寰余地。想来族长与夫人也知道明天晚上,在距此五十里左右。有一支五百余人的马贼被我们全歼的事情了,这股马贼就是冲着你们积石山来的,我们不来,你们也保不住积石山,就算我们明天走了。他日另有势力瞧上了这块地方,只怕就没有我们这么好说话了,正如夫人所说,大家都是匈奴一脉,所以我们做事,都留有余地。要不是这次统领骑兵过来的是我家小姐贺兰燕,此时,只怕积石山上已经烈焰冲天了。”

    “贺兰燕?她竟然亲自领兵过来了?”对于贺兰燕这个闻名草原的火辣美女,德香却还是知道的。

    “不错,正是我家小姐力主,率兵而来的孙晓将军这才决定等上一夜,明日午时,如果没有得到满意的答复,攻击就要开始了!”贺兰捷道。“到了那个时候,便是我家小姐也不好说话了。”

    “草原这么大,为什么高将军就偏偏看上了这积石山呢?”德香道:“贺兰兄弟,如果你与你家小姐能说动这位孙将军移步,我们公孙家族必有厚礼奉上。大家都是匈奴一脉,互相照应那是应当的,不是吗?”

    听着德香的话,贺兰捷哈哈大笑起来,“夫人倒是一个伶俐人。只不过这一次即便是搬来金山银山,也是没用的。夫人,积石山地处冲要,你们保不住的,我们不来,也会有其它人拿,匹夫无罪,怀壁其罪啊,公孙部没有罪,但这积石山就是你们的罪啊!”

    贺兰捷长身而起,看着面色惨白的阿蛮夫妇与公孙义,“言尽于此,贺兰捷就此告辞,明日午时,希望能在山下看到阿蛮族长,否则,可就不好看了。”

    一句话说完,不再管几人的反应,竟是转身扬长而去,身后的阿蛮牙齿咬得格格作响,腰的弯刀呛的一声抽出半截,但看着贺兰捷不管不顾的背影,终是哀叹一声,还刀入鞘,一声长叹,坐了下来。

    “族长,要不我们晚上集合兵马,下山去偷袭,打他们一个猝不及防,看这贺兰捷骄横如斯,应当是不会防备我们还敢下山去偷袭他们吧?”司马义小声建议道。

    阿蛮眼睛一亮,“此法不错,阿义,去,集合我们所有能上马的族人,多备火箭。”

    “阿蛮!”德香却是有些担忧,“扶风兵能征惯战,贺兰部也不是徒有虚名,能不防备?”

    “此时他们得意忘形,焉会防备?”阿蛮已是红了眼睛。“阿义,去集合队伍!”

    “是,族长!”公孙义转身冲了出去,但他出去的快,回来的却更快。“族长?”公孙义脸上的表情奇怪之极。

    “不是让你去集合人马吗?赶嘛又回来了?”阿蛮怒吼道。

    “族长!”公孙义艰难地咽了一口口水,“山下,山下扶风人大营里升起了一个灯笼。”

    “一个灯笼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灯笼下面还挂着一个条副,上面写,上面写着,欢迎袭营!”公孙义的声音都有些变调了。

    阿蛮与德香两人霍然色变,冲出房去,果然,山上扶风人大营之,一个灯笼高高地飞到空,上面却是带着一截长长的条副,用匈奴写着这四个字。

    阿蛮一时之是,脸如死灰。

    山下,扶风军大营,虎头很是不甘心地对孙晓道:“孙将军,干嘛要给这些家伙提醒啊,他们要是真来袭营不是更好,一网打尽,倒是省了功夫,这些家伙来袭营,定然是兵马齐出,咱们将他们一股儿灭了,岂不便当,要是明天他们还不投降,我们硬打的话,不免要损伤兄弟?”

    “虎头兄说得对啊,孙将军,你这葫芦里头卖得什么药啊?”横刀也是连连摇头,“这下好,这条副一升上去,那阿蛮再蠢,也是绝不会下来了。”

    “阿蛮不蠢!”孙晓淡淡地道:“只看他能选这块立盘立足,知道垦荒种粮,这个人便不是一个简单的家伙,再说了,这一次我们来积石山,可不是为了杀人立威的,我们要在这里建城,设县,替将军大人整好这块地盘。这公孙族有五百骑兵,如果能收复过来,对于我们下一步的行动是有好处的,积石山是好地方,但觊觎这地方的人也必然不少,正如将军所说,先前兵荒马乱,谁都还没有注意到这块地方,等所有人都缓过劲来,目光便会投向这儿里,到时候,少不了有仗打。所以,我们得以最快的速度扩充实力,招奴隶入伍速度倒是快,但是想要形成战斗力却不是一件短时间能办到的事情,所以,我们需要他这五百骑兵,这里地处草原,地势开阔,正适合骑兵作战啊,一下杀光了,接下来的戏可就不好唱了。”

    一翻话说得虎头与横刀二人一楞一楞的,“这么麻烦?”虎头直瞪了眼睛,“那就算了,便依将军所言。”

    贺兰燕坐在大帐一角,脚放在椅上,双手抱着膝头,头搁在膝头之上,眨巴着眼睛看着孙晓,“看不出啊,孙晓,你现在可真是长进多了,当初我们在扶风县里初遇的时候,可真看不出,你现在能有这等智谋?想当初……”

    “得了得了,教头,您就别捧我了!”孙晓当机立断,打断了贺兰燕的话,要不然,贺兰燕接下来就该说她与贺兰雄将他们一票人打得如何惨不堪言,自己当初是如何的一堆烂泥了,如果都是老人儿那也罢了,可这里还有虎头横刀等人呢,他可不想丢脸丢大发了。

    “虎头,横刀啊,明儿个,咱们可还得烧最后一把火,让儿郎们精精神神地让那阿蛮瞧瞧咱们扶风军的军容,以便成为压垮那阿蛮的最后一根草!”孙晓站了起来,拍拍桌,“明儿个,给所有民夫们也换上军装,这些家伙们在扶风时也经过训练,用来站站样,也应当是不错的。”

    横刀与虎头都大笑起来。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