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三百三十六章:联手(书号:13651

第三百三十六章:联手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随着张守约转到后堂,坐在小厅之内,喝了丫头端来的醒酒汤,冰冷的井水一激之下,昂扬的酒意顿时便消退不少。

    “一进辽西城便让你看了我家的一出笑话,倒真是不好意思!”一边缀着香茶,一边微笑着看着高远的张守约随意地说着,“两个小现在都不安分啊!”

    高远耸了耸肩,“我怎么感觉到是张公你在放纵他们?”

    张守约放下茶盏,一下笑出了声。“你的眼倒贼精。以前我想错了,自以为给他们将一切都安排得好好的,殊不料他们根本就不领情,各有各的怨愤,倒显得我不是人了。既然如此,倒不如让他们二人放手一搏,谁胜出不还都是我张家的人么?圈养的总不如散养的生命力强,在你的身上,我深刻的体会到了这一点。”

    听着张守约如此描绘自己,高远笑道:“我只是被迫而已,人到了生死存亡关头,总是能爆发出连自己也想象不到的力量的。在张公面前不怕说句老实话,走到今天这一步,是我自己也万万没有想到的。”

    “你的前程不止于此!”张守约沉吟了片刻,道:“高远,你虽然年轻,但眼光却老辣,你在我的两个儿相争之,一直很明显地支持叔宝,你是真的很看好叔宝吗?”

    盯着高远,张守约的眼神有些奇异,手指一下一下有节奏地敲击着桌面,显然,他的心另有所思。

    “张公,你的意思我明白。这里,我可以很明白地告诉张公。我对辽西之地,毫无觊觎这意。君宝善政,叔宝武勇,太平盛世,君宝为佳。而混乱年代,叔宝为好,只可惜君宝叔宝二人不能合二为一,否则,将来必然又是一个张公。”高远坦然地道。

    “听你的意思,这天下大乱将至!”张守约若有所思地道。

    “不错。大乱将至!”高远肯定地点点头,“秦人扫平匈奴之后,必然会西出函谷关,楚人抱残守缺,赵人自顾不遐,我们大燕只想着经略东胡。秦人来时,原国合纵之势难成,这天下,将会乱成一团。即便张公偏居辽西,又如何能自安之若素?”

    “所以你支持叔宝?”张守约问道。

    高远笑了笑,“张公,你春秋鼎盛。诸事皆在你掌控之,君宝叔宝,想必张公日后自有定见,不过依我而言,自然是叔宝为佳,叔宝日后若当政,当与我并肩携手,若是君宝,则不尽然。”

    张守约缓缓摇头,背向后一靠。脸上疲态尽显,“我已年过花甲,这两年来,愈来愈感到力不从心,当年的老帐总是要还的。所以我准备趁着脑还清醒的时候,再仔细瞧瞧,这一次大燕征东胡,正好是我看清楚他们二人的机会,不仅是看能力,还要看心性,当到再做决定吧!”

    “张公睿智。”高远在这个问题上也不欲多言。

    “你说说,如果我大燕征服了东胡,有没有可能与秦人一搏,争一争这个一统合的机会?我燕人虽然偏居,但秦人却也窝在西边,比较起来,我们还要更好一点。”

    “没有可能!”高远断然道。

    “你为什么这么肯定?”张守约奇道。“如果我大燕打下东胡,不要多长时间,只消十年,便能将其消化,而秦人想一统原,必然要与赵国打个你死我活,这此消彼涨之间,只要我燕人把握住时机,难道还不能乱取胜么?”

    “张公,我说大燕不是秦人的对手,是取决于双方的体制。敢问张公,如果现在秦燕发生大战,朝廷下令,让您带上所有辽西精兵出征,您会答应么?”高远问道。

    张守约一怔,半晌,才缓缓摇头。

    “这就对了!”高远笑道:“不单是您,我相信大燕所有的郡守们大约都会采取同样的办法,保存实力。可是秦人就不同了,一声令下,倾国之兵转眼之间便能集齐,统一的后勤,统一的补给,统一的指挥,这仗还没打,胜负倒先是分出一二了,说实话,我现在对于赵国的赵牧将军倒真是高山仰止,敬佩不已,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他居然能顶住秦人,将他们封在函谷关外,当真是极其了不起的一件事情。世人皆将李信与他并称,其实在我看来,赵牧要强得太多,假如换位处之,说不定赵牧早就将原打得溃不成军了。”

    张守约沉默半晌,方道:“如果真是这样,你准备怎么办?眼睁睁地看着秦人一统合,将我等都灭之?”

    张守约为之奋斗了一生的便是让辽西郡变为自己的产业,眼下刚刚得手,但如果秦人打来,则这一切将化为泡影,因为秦人实行的是央集权的郡县制度,根本就不容许像燕国这样各地郡守自守一方,对燕国朝廷是听调不听宣。

    “我还想不到这么远!”高远淡淡地一笑,“这倒是张公您这样的老大人们该想的问题。我现在除了手下的几千兄弟之外,身无长物,还不用考虑这么多。”

    “假如以后辽东是你的呢?”张守约眉毛一挑。

    高远大笑,“张公,你认为,周渊宁则诚等人会容我拥有辽东?”

    张守约一下坐直了身,“你这是什么意思?”

    “张公!”高远字斟句酌地道:“征伐东胡,自然是以我和张公的辽西郡为前锋,朝廷常备军征发,集饷,备勤,总得年把工夫,如果我们一切顺利的话,他们来时,刚好正是摘桃的好时机。到时候,他们势大,我们势弱,自然是一切他们说了算。”

    张守约冷笑,“只怕也不是那么容易。高远,如果你拥有辽东,我据辽西,你那岳夫占着琅琊,我们三地联手,必然势力大张,到时候,倒可待谷而沽,因时而动,你说然否?”

    “哪也得辽东在我手之后再说!”高远摇头道:“说句老实话,张公,我现在,更多的倒是想着保命,周宁二人,暗算过一次,如果还来第二次的话,那这次东胡之战,倒是绝佳之机。”

    “这个你倒放心,有我在,断然不能让他们得逞。”张守约思忖片刻,“打东胡现在正是绝佳时机,我已经得到了确切的情报,我的老对手米兰达快不行了。嘿,与他斗了半辈,这家伙终于还是要死在我的前头了。”

    “米兰达快不行了?”高远一下挺直了身,仅剩的一点酒意也荡然无存。

    张守约重重地点了点头,“我这几十年,也不是白过的,在东胡那边,也还是埋了几个颇深的钉。米兰达现在已是强撑着了,以我看来,米兰达一死,东胡必然会有内乱。”

    “您是说,索普与索克兄弟之争!”高远道。

    “不错。米兰达病重,可是居然瞒着索克。没有招他回和林,反而是和林一再下达命令,让索克向你扶风发动进攻。这你可知道?“张守约笑道。

    “扶风却没有遭到攻击!”高远道。

    “索克自然不是傻瓜。我能得到的消息,他自然也能得到,所以他借着这个机会,聚集兵马于榆林,却没有按照和林的意思进攻,那兵锋所向何处,自然是可以预见的。”张守约哈哈一笑。

    “那索普?”

    “如我所料不错,索普如今必然在赶回和林的路途之上!”张守约道:“上一次因榆林之失,米兰达不得不惩罚索普,但现在看来,米兰达实在是深喜索普的,索普执掌东胡大权,那是必然的。”

    “那索克必然会发动叛乱!”

    “索克说不定现在就已经在动作了,只不过,米兰达老谋深长,此前已经将东胡各大部族族长重臣尽皆招到了和林,索克能聚集的精兵强将有限,一旦打起来,索克的失败是可以肯定的。再加上索普此人,的确要比索克强上不少,这一场兄弟之争,却几无悬念。”

    “不管有无悬念,我们都可以占到便宜。”高远一下兴奋起来,站起来在屋里来回踱了几个圈,“张公,如果我们能趁着这个机会,一举占了榆林,那对下一步的战事,可就容易多了。”

    “辽西军队,已经在开始做准备了,你哪里,可是准备好了?”张守约含笑问道。

    “扶风健儿,时时刻刻枕弋待旦!”高远握了握拳头。

    “那就好,不过你也不用急,虽然如此,今年也无论如何是打不起来的。你啊,还是先踏踏实实地将菁儿娶回家了再说吧!”张守约大笑道。

    高远自失地一笑,比起老到的张守约,自己终究还是沉不住气,“张公,不是我心急啊,如果我们能拿下榆林,等于便在辽东大地上打了一个大大的钉进去,进可攻击和林,守,则威胁四边,可让东胡进退失据,无所适从。榆林何等重要,如果不是东胡内部出现如此大的问题,我们岂能如此轻易将他拿到手里?”

    “当年你还不是千里突袭得手?”

    “那是不一样的。更何况那一次我也是打了就走,根本就没有想过在哪里呆下去。”高远笑了笑,“这一次可要明刀明枪地干一仗,而且还要在哪里扎下根来了。”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