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三百三十三章 :密议(书号:13651

第三百三十三章 :密议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听闻李云聪三个字,张君宝陡然便像是被施了定身法一般,整个人都呆在了原地,脸上的表情在那一瞬间凝固,与高松涛不同,他自然是听过李云聪这个名字的。

    李云聪,燕翎卫副指挥使,由于御史大夫宁则诚事务繁多,燕翎卫的实际事务其实是由这个掌控的,他是燕翎卫的实际掌控者,同时也是宁则诚的心腹爱将。

    此人向来神龙见首不见尾,从不上朝,亦极少在人前露面,在大燕,除了极少数人知道他的真容之外,根本没有人见过他。但他的名字却是如雷贯耳。

    张君宝协助张守约处理辽西政务经年,这样一个人物自然是清楚的。

    现在,他就活生生地站在自己面前。

    半晌,张君宝才呐呐地道:“李云聪李大人?”

    高松涛赶紧将手里的铭牌再一次递了上去。镶着四道白纹的黑色铭牌,张君宝只瞄了一眼,就知道他是真的,脸上表情数度变幻,终于是双手捧着铭牌,恭恭敬敬地将牌奉到了李云聪的面前。

    “不知是李大人驾到,实在是得罪了。君宝失态,让李大人笑话。”他低眉顺眼地道。

    李云聪嘿然一笑,“不知者不罪,张大公如今日过得不顺,被兄弟压得抬不起头来,心情可以理解。”

    张君宝脸一下涨得通红,打人不打脸,这李云聪恁地盛气凌人,燕翎卫是厉害,但这里可是辽西城,是张家的老巢,便是条龙,到了辽西城,也得给我盘着。

    “君宝家一点家务事,倒是劳大人费心了。我们兄弟二人虽有小隙,倒也用不着外人说些什么,叔宝年纪还轻,有时候盛气凌人一点儿,我这个当大哥得,自当容忍一二。”他昂着头道。

    李云聪嘿然一笑,“原来如此,好一个兄友弟恭,你侬我侬啊,看来宁大人让我专程跑这一趟完全是多此一举。君宝公早已服软认输,准备将辽西郡守之位拱手送于叔宝公,既然如此,我这一趟纯属多余,告辞。”

    李云聪拂袖转身,大步便向门外走去。

    一言不合,转身便走,这一招倒是让张君宝立时傻了,一边的高松涛明白主心意。横跨一步,挡在李云聪面前,“李大人!”

    一语未必,李云聪伸手在他肩上略略一按。高松涛顿时半边身酸麻,被对方轻轻一推便一个趔趄闪到了一边。

    看着李云聪毫无回头之意,张君宝心下大急,急跨前一步。一伸手牵住了李云聪的衣袖,“李大人,且请留步。”

    李云聪转过身来。“张大公还有话说?”

    张君宝叹了一口气:“也罢,我也不必打肿脸充胖,我现在的确情形不妙,刚刚李大人说宁大夫让你前来,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我辽西这点家务事,还传到了蓟城宁大人耳了么?”

    “燕国之事,又有哪件能瞒得过宁大人?”李云聪冷笑。

    “李大人请坐!”张君宝伸手相让,“宁大人既然让李大人前来,自然不会是为了空跑这一趟的。松涛,上茶。”

    “是,公!”高松涛赶紧躬身退了下去。

    “李大人,明人面前不说暗话,如今在辽西城,我快要成孤家寡人了,叔宝步步紧逼,辽西四军之,如今的他,已经手握三军,只余下军尚在父亲的掌控之,而父亲对此不置一词,不发一言,使得老二更加肆无忌惮,如今辽西城,武官员,十有八倒是投到他哪边去了。”张君宝哀声叹气,如丧老妣。

    “既然如此,公是何想法?是奋起一搏呢,还是就此认输?”李云聪笑问道。

    “我倒想要奋起一搏,但此时此景,我还有多少力量可以用呢?”张君宝叹道。

    “内即不顺,借外力可也!”李云聪道:“这也是宁大人派我来此的理由。大公,情形远没有你想得那么不堪,只要运筹得当,反败为胜亦不是没有可能的。”

    张君宝看着李云聪,“李大人,我有一事不明,还请大人为我解惑。”

    “请讲?”

    “我与宁大人并没有什么交情?如果说是蓟城闲云楼那点关系的话,那仅仅是银钱往来的利益,远远还谈不上交情深厚,宁大人想要趟这一趟浑水,所为何来?”

    “高远!”李云聪吐出两个字,既然这一次的谋划之,张君宝是其最为至要的一环,那自然就不需要瞒他,而是要想法将他往这个泥潭得拉得越深越好:“大公,恕我直言,如果不是为了对付高远,你张家二位公谁成为下一代的郡守,宁大人都不会理会,不过张二公既然与高远交情莫逆,而且以高远为后援,我家大人,还包括太尉周大人,自然就都不会从视不管了。”

    “高远已经是征东将军,手下有虎贲锐士数千人,琅琊郡天南是他岳父,以后也自然会竭力支持于他,如果辽西再落入他手,高远可就要由一头狼变成一头虎了。未雨绸缪,自然得将这个苗头掐灭在萌芽之。”

    不怕被人利用,就怕连一点利用的价值都没有,那才真叫惨了!对于这一点,张君宝自然是心知肚明的,在被人利用的同时也利用别人,各取所需,各有所得。

    “大人所说甚是。高远此人,狼野心,单看其麾下军队,眼只有他而无郡守,无朝廷,便可知一斑,不是我说二弟,二弟武勇是有的,小机灵也是有的,但如果辽西郡当真落在他手,他岂是高远的对手,他日辽西必是高远囊之物,如此一来,辽西,琅琊联成一片,如果高远在征东胡之再获胜利,攫起大片土地的话,只怕王室危矣,大燕危矣。”张君宝连连点头。

    听着张君宝的话。李云聪心晒笑,将张叔宝说得如此不堪,你却被此人迫得毫无还手之力,岂不是转了个弯骂自己更差么?不过此人将来有大用,倒也不用揭穿他,让他恼羞成怒。

    “公说得不错,所以无论如何,辽西也不能落在二公手,将来辽西的主人只能是大公你,这才是宁大人。周大人二位派我来此的理由。张大公,有了周太尉,宁大夫的支持,你还怕斗不过张二公吗?”李云聪胸有成竹地道。

    闻听此言,张君宝心顿时大喜过望,“想不到君宝能得到二位国之股肱的看重,真是幸莫大焉,君宝定然不负二位大人所望,愿为二位大人效犬马之劳。”张君宝站了起来。双手抱拳,向李云聪深深施了一礼。

    李云聪微微颔首,抛出了这么大一个诱饵,不怕眼前这位张大公不上钩。“大公请坐。宁大人也是非常看重君宝公的,叔宝公终究只是一个武夫,如何当得起辽西郡这等边郡重担,这自然还得着落在大公身上。”

    张君宝喜滋滋地坐了下来。“李大人,恕我直言,二弟现在如此嚣张。其实也不过是仗了高远的势,辽西军,虽然路鸿,黄得胜二人都倾向于他,但只要父亲说话,此二人必然会偃旗息鼓,而父亲不说话的原因,也不过是因为高远而已,李大人手掌燕翎卫,只需稍施手段,便能轻而易举地扳回这一局来,却如何迟迟不见行动啊?李大人,宁周二位大人既然在蓟城已经动了一次手,双方已结成死仇,无可化解,何不一劳永逸?”

    李云聪微笑道:”大公的意思是?“

    “将蓟城之事再上演一次,李大人燕翎卫之高手如云,想来于刺杀之道,必然是精研颇深吧!“

    “刺杀高远?”李云聪嘿然一笑,“公想得太容易了。其一,高远吃过一次亏了,吃一暂长一智,防卫必然森严,哪有这么容易得手的道理?而且他本身武功极其高明,想要暗杀得手,机率几乎为零。”

    “其二,高远手握有虎贲之士数千,这才我大燕征服东胡之役这宫,可是一大力量,此际正值我大燕征服东胡的国战关键之时,无论是周太尉,还是宁大人,岂会自折一翼?”

    听着李云聪大义凛然之言,张君宝不由有些糊涂了,宁则诚明明要对付高远,此刻却又说要靠着高远来打东胡,这,岂不是自相矛盾么?

    “张公!”李云聪加强了语气,“刺杀暗杀,终归是阴谋小道,上不得台面,实乃是图穷匕现之举,蓟城之事,你以为周宁二位大人的目的是想杀高远么?他只不过是附代着遭了池鱼之殃而已,二位大人真正要对付的是天南,不过高远能在那样的局面下逃出来,的确是出人意料,可惜那时我不在蓟城,否则,定然不会让高远逃出生天。”

    “那二位大人准备如何对付高远?”张君宝问道。

    “这个,张大公暂时就不要问了,总之,公只需知道,蓟城二位大人是绝对支持你的,而你现在,万万不可自暴自弃,还需得打点精神,做好自己的一切,让你父亲放心,也让你二弟放心。”

    “这个没有问题!”张君宝点点头。

    “其二,辽西四军,二公掌了三军,但实力最强的军,不是还没有投向他么?在这期间,大公要将这股力量牢牢地掌控在手。”

    “军由父亲亲领,平素军权握在副将张灼之手,此人是父亲心腹,根本就不会理会我。”张君宝无奈地道。

    李云聪微笑道:“那是以前,现在,我来了,自然便有办法让你能够稳稳地掌控张灼。让他不得不为你效力!”(未完待续。。)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