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三百三十二章 :黑袍李云聪(书号:13651

三百三十二章 :黑袍李云聪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辽西城风云变幻,只要是身在官场之,即便是再迟钝的人,也感觉到了巨大的变化,大公张君宝在与二公张叔宝的斗法之败下阵来了。张叔宝的胜利,有效地诠释了有兵就是草头王的道理,张守约将老二从小甩在军营之,任他自由成长,一心栽培老大,却不想张叔宝的生命力像野菜一般顽强,不但茁壮成长,而且在军成功地建立起了强大的势力,现在,张叔宝自掌左军,同时右军黄得胜,前军路鸿,尽数投靠了他。

    更为重要的是,张叔宝身后还有一个强力的后援,那就是现在征东将军高远,当初高远远程渔阳的时候,在城门口对张叔宝所说的话,在有心人刻意透露出去之后,辽西城几乎所有人都明白,大公要失势了。

    所谓树倒犯有狲散,眼见大公失势是板上钉钉之事,原先聚拢在他身周的人以更快的速度离去,投到了张叔宝的门下。

    而张守约对于兄弟两的争夺,似乎保持了一个立的态度,两方都不偏帮,任由他们自相厮杀,直至分出胜负。

    张守约的这个态度,加速了大公张君败退的速度。

    “公,彭大人,吴大人两人都说今日已经有约,不能来赴公的宴会。”高松涛躬身立于张君宝身前,小心翼翼地道。随着高远回归扶风,张叔宝的声势大涨,原本高朋满座的大公的府第如今已是门前冷落鞍马稀了,即便是张君宝放下身架,亲自邀请,却也请不来那些身份贵重的客人了。

    张君宝的脾气越来越差,即便是他的心腹高松涛,一个不好,便会落一个狗血喷头。遑论府其它人了。今日没有请来辽西郡的长史与司马,高松涛心知一顿排头必定是少不了。

    果然,话音刚落,张君宝已是勃然大怒:“没用的东西,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好,我养你们有什么用,滚,滚出去!”

    高松涛弯腰退出了房间,内里立时便传来砰砰砰砰的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高松涛叹了一口气。二公步步紧逼,大公连连败退,在这场继承人之争落入下风的大公,连往日那种云淡风轻的儒雅之态也失去了。

    “白眼儿狼,没一个好东西,好像忘了从前你们是怎样巴结我的了,现在我一时不顺,你们立马便跑去舔老二的屁股,老还没有输呢!”屋里的咆哮让高松涛面无人色。像今天这样失态,大公还是第一次,看来高远今天即将入城的事情,给公的刺激非同小可。

    可惜了。大公与高远本来结识在前,但大公有眼不识金镶玉,硬生生地让二公抢得了先机,如果高远与之交好的是大公。二公又哪里有机会?

    可话又说回来了,当初那个随着路鸿上辽西城来的小小兵曹,谁能料得到在二年之内。便以如此速度窜升了上来,以至于成了能左右辽西郡继承者的有力人物。

    这个世上就没有后悔药可吃。

    听到屋里的咆哮之声渐小,高松涛整理心情,准备进门去收拾残局。内里的书房,除了高松涛,其它人是不能进去的,这一个月来,高松涛已经整理了好几次了。

    “高管家!”外头的小厮小跑着过来。

    “什么事?”高松涛问道。

    “蓟城闲云楼来人了,说是要跟公汇报这一个季度来的收益情况。”小厮道,“小人已将他迎进大堂里了。”

    听闻蓟城闲云楼来人,高松涛倒觉得这是一桩好事,蓟城闲云楼门庭若市,收益是辽西闲云楼的一倍有余,这还只是张君宝只拿了四成的股份,公眼下心情不好,正好借这件事情让公高兴一下。

    “你先下去上茶,好生伺候着,公马上就过来。”高松涛吩咐道。

    “是!”小厮答应着去了。

    走到书房门口,高松涛低声道:“公,蓟城闲云楼那儿来人了,是给公送这个季度的收益的。”

    “滚!”门砰的一声脆响,显然是一个杯重重地砸在了门上,将高松涛吓了一跳,看来今天公的气性还长着呢,高松涛叹了一口气,“那公,我先去招待下,先将他安顿下来,等晚一点再让他向公禀报。”

    回答高松涛的是又一个杯砸在门板之上。

    虽然明知道张君宝看不到自己,但高松涛仍然是躬身行了一礼,倒退几步,这才转身向着外面走去。

    他当站在大堂大门一侧的时候,稍微地停顿了一下,轻轻拍拍自己的脸郏,努力地堆出一脸的笑容来,这才迈开大步,走进了大厅。

    大厅之内,一个黑袍人坐在那里,正在有滋有味地品茶,看着来人,高松涛不由一怔,每个季度来送收益的人,他都是认得的,但这一次,这个人却是陌生得很,而且,虽然只是一眼,但高松涛的心就情不自禁地跳了一下,似乎眼前这个人,有一股让人心悸的魔力一般。

    听到脚步声,那人的眼光瞄了过来,只是一眼,高松涛的心脏又狠狠地跳了一下。

    他努力地使自己的笑容再次浮上来,双手一拱,“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怠慢了,我家公身体稍有不适,不能见客,只能由我来招待客人了。”他打着哈哈,努力掩饰着内心的那丝不安。

    “张公身体不适吗?只怕不是身体,而是心有恙吧!”黑袍人慢条斯理地放下茶杯,慢地道,此人说话的语速极慢,慢得让高松涛再一次感到了强烈的不适。

    听着这不客气的话,高松涛的心里不免有了一些怒气,蓟城闲云楼,虽然是以御史大夫宁则诚为主,而每次来的人也都是宁大夫的人,但都不过是些下人而已,自己对他们恭敬,也不过是看着宁大夫的面上,但眼前这个黑袍人却似乎太不懂规纪,即便你是宁府人又怎么样,这里可是辽西大公的府第。

    他的脸色冷了下来,“你是什么人?如此无礼,公身体不适,不能见你,这一次蓟城那边的收益,你放在这里就好了,回去之后,代我家公问宁大人好。”

    这便是下逐客令了。

    黑袍人却是丝毫不生气,仍是以那种慢的语调道:“好教高管家知晓,今天我必须见公一面才好。”

    高松涛顿时怒力勃发,“你以为我家公随随便便什么人都见吗?”

    “张大公如今举步维艰,这辽西城,理会他的人已经不多了吧?今天高远进城,张家二公带着大批武要出城迎接,却不是大公主事,想来大公在辽西郡府之,已经是失势了!”黑衣人嘿嘿一笑,“只怕如此下去,以后随便什么人都不会再见大公吧?”

    高松涛脸色变得苍白,“你,你不是来送收益的,你是谁?”

    黑袍人从怀里掏出一块牌,递给了高松涛,“拿去给你家公看吧,就说李云聪求见。”

    黑色的牌一入高松涛之手,只是瞄了一眼,他顿时如同捧了一块通红的火炭一般,因为这种牌在大燕只有一种人才有,燕翎卫。看着这块黑牌上镶嵌着的四圈白线,顿时瞠目结舌。这四圈黑线代表着手持牌的人在燕翎卫之的地位。

    宁则诚是御史大夫,统领燕翎卫,他的牌之上有五圈白线。也就是说,此人在燕翎卫之,是仅次于宁则诚的存在。

    高松涛顿时矮了一大截。“公在后头书房,今儿个心情不好,正发脾气呢,我马上去请公前来。”

    “不用了,你带我去吧!堂堂的郡守长公,局势不利,便只知发脾气而不知设法自救么?”黑袍人李云聪的语速着实让高松堂很难受,此人说三五个字的功夫,别人早就说完一句话了。

    “是,小人前头带路!”给高松涛几个胆,他也不敢拦着李云聪,更何况,在他内心之,在这个时候,这位燕翎卫的大人物来到辽西城,必然会对自家公有利,否则这位大人,绝不会借着闲云楼的名义到此,要知道,这样一位人物到辽西城,即便是张郡守,也得降阶相迎的。

    “公,有一位重要的客人要见您!”高松涛站在门边,低声道。

    屋里寂静无声,高松涛只道张君宝的气性儿已经消了,轻轻地将门拉开,呼的一声,眼前一黑,一个物件已是劈面砸来,高松涛是个书生,那里避得开,眼前那物件就要正他的脑门的时候,身后突然伸出一只手,稳稳地将那物件接在手里。却是跟在高松涛之后的李云聪。

    一伸手扒拉开高松涛,李云聪迈步进屋,看着满屋的狼藉,他冷笑一声,“难怪你会输给张叔宝,原来只有在自个儿家里发横的本领。”

    五指一伸,手里接着的茶壶掉在地上,摔得四分五裂。

    张君宝今儿个的火气的确特别大,不为别的,正是因为今天高远入城,如今的高远是父亲的座上客,是老二的大后援,对于自己来说,却是一个真真正正的丧门星。

    此刻,火气还旺着的张君宝听到李云聪的话,顿时气窍生烟,双目圆瞪,“你算个什么东西,高松涛,什么阿狗阿猫都往这里领,你作死么?给我赶出去。”

    李云聪冷笑不语。

    高松涛赶紧小跑着到了张君宝的面前,双手呈上那面黑牌,颤声道:“公,这位客人是李云聪李大人。”(未完待续。。)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