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三百二十八章: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书号:13651

第三百二十八章: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收拾起自己的心情,高远的目光转几坐在自己左侧的新任征东军长史蒋家权:“蒋大人,开始吧!”

    蒋家权站了起来,向高远欠身为礼,转过身来,看着帐下诸将,这一刻,他的心是激动的,他终于有了一展报负的舞台。在他的面前,是堪称天下精锐的扶风军,虽然眼下还很稚嫩,但只要善加经营,假以时日,眼下这个还很稚嫩的幼兽必然能成长为一个鲸吞天下的庞然大物,而现在天下的时势也正为扶风军提供了一个机会。

    天下行将大乱!这便是蒋家权的看法,大乱之时,兵火必然烧及这片大陆的任何一个地方,这样的局势之下,高远偏居扶风这一隅之地,本来的劣势却成了优势,草原上匈奴的覆灭更是让扶风军去掉了侧翼一个大敌,唯一的一个敌人,就是东胡了。

    那么接下来,扶风军的任务就很清晰了,一手打击东胡,这一点,可以借助燕国的力量来完成,第二手就是急速地发展壮大自己的力量,混乱的草原为扶风军提供了壮大的基础。

    当各个国家的目光注意到扶风军的时候,他已经成长成了一个不容忽视,不能小觑的强大力量了。

    “各位将军!”蒋家权清了清嗓,声音有些大,话一出口,连他自己也吓了一跳,看着屋内一众将领脸上似笑非笑的神情,他不由老脸一红。真是失态啊,不过这也怪不得自己,能有机会一展心所学,谁能不激动呢?

    “各位将军。”沉下心神,蒋家权再次开口了。“综合各种情报,我们已经可以清晰地看到,东胡已经准确地判断出了我大燕将对他们发起一场倾国之战,所以现在,他们开始调集兵力。积聚粮草,曾经被将军一把火烧掉的榆林,现在又被重建起来了。”

    说到这里,屋里的将领们都笑了起来。

    “所以,与东胡这一战,任何投机取巧的战法都将失去作用。这将是一场面对面的硬仗。”

    郑晓阳大笑着道:“扶风军从来不怕打硬仗,任何挡在扶风军面前的敌人,都将被我们碾碎,胜利只会属于我们。”

    郑晓阳的话,在屋里引起其它将领的共鸣,这几年来。与东胡人作战,扶风军基本上就没有输过,扶风军可以说是踏着东胡人的尸体一步步发展起来的,如果说大燕其它地方的将领谈起东胡,就会恐惧于对方那踏碎一切的铁蹄的时候,扶风军却是不屑一顾。

    “郑将军豪气冲天,蒋某佩服之至。”蒋家权微笑着,“郑将军,如果现在有一支东胡军队在你的面前,他们有一万人,你能完全歼灭他,但你自己要损失一到两千人,你会不会打这场战事?”

    郑晓阳想也没想,“打,当然要打,差不多十比一的比率。我们大占便宜。”

    “很好,我们打赢了这一仗,向前挺进,这一次东胡人有两万铁骑,我们仍然可能战而胜之。代价是付出二到三千人的代价,郑将军打是不打?”

    “打!”郑晓阳一张嘴巴,干净利落地吐出一个字,但这个字刚刚出口,脸上颜色就变了,看着蒋家权,眼睛瞪得溜圆,显然已经反应过来了,脸一下憋得通红,“打个屁啊,咱们拢共就只有七千人,这样打下去,老本都折没了!”

    “这就对了!”蒋家权脸色凝重,环视着屋内众将,“比起东胡来,我们的实力太过于弱小,虽然扶风军以前面对东胡战功彪炳,战无不胜,但我们必须要面对一个事实,那就是我们与东胡人作战时,时倾尽全力,而东胡人,却在随意应付。这一进一出之间,就是我们节节胜利的真正原因,而现在,情况不同了。”

    蒋家权回首看了一眼主位之上的高远,见他面色平静如常,丝毫没有因为自己的直言不讳而有所愠怒,才接着道:“这一次我们要面对的是东胡的主力,而这一场战事是大燕与东胡的国战,与东胡比起来,我们实在太弱小,如果不顾一切地与东胡硬来,说不定刚刚崛起的扶风军便会烟消云散。而即便我们小心翼翼,也可能会因此损兵折将,实力大减。”

    孙晓皱起了眉头,“蒋长史这么一说,是不是代表着我们就不能出战呢?可如果这样的话,只怕大面上也交待不过去,先不说朝廷那头肯定是会严词直斥我们怯懦畏战,而辽西的张郡守恐怕也会不满。”

    “毕竟,将军是征东将军啊!”他补充了一句。

    “不是不打。”蒋家权笑着摆摆手,“将军与太尉周渊,御史大夫宁则诚之间的恩怨想必大家也很清楚,他们暗算将军没有得手,这一次必然是正大光明地用阳谋,逼迫将军作战,从而削弱我扶风军的实力。所以,我们要在打的基础之上,不但要保存实力,更要暗地里增长实力,否则,我军在与东胡人作战的过程之伤亡惨重,自顾不遐的话,他日朝廷大军蜂涌而至的时候,或可不费吹灰之力,便将我等一口吞下。”

    “蒋长史说得太吓人了!”颜海波揪着下巴之上刚刚长出来的一小撮胡,“您老看来是胸有成竹了,就直说,我们要怎么办才能不让那两个龟孙儿得逞呗!”

    颜海波比高远还要小,今年还没有满二十,这屋内就数他年纪最小,看着他倚小卖小的模样,屋内响起了一阵善意的嘲笑之声。

    “在我们进攻东胡的过程之,我们要拉一个人下水,与我们联手,这样,我们的实力会有所增长。”

    “张郡守!”孙晓猜道。

    “不错,这就要靠将军去说动张郡守了。”蒋家权转头看向高远。高远微微颔首。

    “即便如此,我们在进攻东胡的过程之,也应当小心翼翼,以慢为主,稳打稳扎,绝不冒进。我们的目的,是等待朝廷主力抵达。而在这之前,东胡人也可能发动先发打击,如果出现这种情况的话,我们守要守得住,退要能退回来,总而言之,仗要打,却也要保存实力。”蒋家权道。

    “怎么打,长史已经说了,但您先前所说的,我们在这个过程之还要不动声色地发展壮大,恕我愚昧,实在想不出什么好法来。”孟冲冲着蒋家权拱了拱手,“在我看来,后一点,只怕比前一点更难。”

    “孟将军忘了现在的草原么?”蒋家权笑看着孟冲,“匈奴败于秦人,已经残破不堪,草原之上,现在仇杀不乱,乱成一团,匈奴人已经完了,现在除了秦人设立了一个山南郡之外,其它的势力都还没有敏锐地发现一点,或者说还没有反应过来,这便是我们的机会,将军,关于这一点,还是由您来说吧!”

    蒋家权看了一眼坐在另一侧的贺兰雄,冲他点点头,当着这个匈奴人的面说匈奴人完了,心极细的他还是向贺兰雄表示了自己的歉意。

    “蒋长史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匈奴人已经失去了控制局面的能力,而秦人与赵人一战,虽胜,却也伤了元气,设立了一个山南郡,徒有其表,控制力不强,而赵国连着在两个战场之上失利,国内乱成一团,根本无遐顾及,大燕一门心思在想着征服东胡人,也没有将目光投到草原之上,这便是蒋先生所说的机会了。草原之上,有大批失去部族的匈奴人,这些人都是上好的骑兵来源,而原来那些被匈奴部族奴役的奴隶,也是我们可以争取的对象,所以,我决定,在准备与东胡作战的过程之,派出一支人马,进入草原。”高远站了起来,冲身后的铁泫与丁渭丢了一个眼色,两人马上走到屋间,将一幅极大的地图展开来。

    高远走到地图前,手指点着一个地方,“积石山,这里是我与长史大人两人选定的地方,我在这里,要建一座新的要塞,就像我们的牛栏山要塞一样,同时,以他为基础,招揽匈奴骑兵,收容各部奴隶,在这里,开荒垦田,设立工坊。”

    高远转身,看着麾下众将,“我需要一个经验丰富的人来主持这项大计,谁愿自告奋勇?”

    此语一出,帐下大将们却是如驼鸟一般,一个个都将头埋了起来,一听高远的计划,众人就知道,这完全就是一个琐碎活儿,这里绝大部分人,拿刀砍人都是好手,但要去主持这样一项大的工程,却是力有未逮,而且也不愿意。

    高远嘴里如是问着,眼光却始终落在一个人的身上,这个人,却是他与蒋家权,曹天成等人商量好了的。

    孙晓感到背上火烧火燎的,一听高远说出这话来,他就知道大事不好。所以他的头比谁都埋得深,身缩在椅里,恨不得自己会隐身法,让将军看不见自己才好。

    饶是如此,他也感觉到高远的眼光始终落在自己的身上,他终于熬不住了,抬起头迎向高远的目光,眼满是哀怨:“将军,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高远放声大笑,“这牛栏山要塞建得极好,我极满意,孙晓将军,此等大任,非你莫属。”

    屋内响起一片如释重负的呼气之声,郑晓阳笑嘻嘻地道:“恭喜孙将军,贺喜孙将军!”一边的颜海波那霸等人无不拼命点头,惹得孙晓怒目而视。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