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三百二十六章:选择(书号:13651

第三百二十六章:选择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贺兰雄翻身下马,一个踉跄,险些便摔倒在地上,守在他帐外的贺兰锐一个箭步上前,堪堪扶住了他,“族长,怎么喝了这么多酒?”他低声问道。

    “去给我打一盆冷水过来。”贺兰雄道,“对了,顺便把燕给我叫过来。”

    “是,族长!”

    回到大帐内,随手将弯刀解下,扔在帐角,贺兰雄盘腿坐了下来,脑里却在回想着先前高远的提议。

    怎么办?这是一个解救族人的机会,但同时,也是一个桎梏,一个套在脖上的绞索。一旦应下来,自己就再也没有了**发展的机会,而永远沦为高远的部属,扶风军的附庸。

    “族长,水来了!”贺兰锐将一盆冷水放在贺兰雄的面前,贺兰雄猛地埋下头去,将头整个地浸在水盆之,冰冷的水让他终于感到清醒了一些,抬起头来,水淋淋地看着贺兰锐:“燕呢?”

    “哥,这都多晚了,你还不睡,叫我过来干什么?”贺兰燕掀帘而入,看着贺兰雄的模样,惊道:“你干什么?弄成这样?”抢上几步,从一边拿来一块布巾,将贺兰雄的头包住,用力地揉了几揉,一股浓烈的酒气,让贺兰燕皱起了眉头,“干嘛喝这么多酒?”

    “晚上我跟高远在一起!”贺兰雄低声道。

    “什么?高远来居里关了?”贺兰燕惊喜地叫了起来,一下跳到了贺兰雄的面前,险些将水盆掀翻在地。“这个家伙,真是讨人嫌,不声不响地到了居里关。竟然也不能看我?”

    贺兰雄抬手挥了挥,贺兰锐会意地上前,端起水盆,向外走去。

    “阿锐,去通知各位长老。让他们都到我这里来。”

    “是,族长!”

    帐帘放下,贺兰雄看着贺兰燕,“他要大婚了,听说婚期就订在新年第一天。在扶风,氏的来使已经与曹天成商量好了一切细节。过不了多久。高远就要从扶风出发,去迎接他的新娘了。”

    贺兰燕的头慢慢地低垂下来。

    “燕!”贺兰雄有些担心地伸出手去,轻轻地抚着贺兰燕乌黑亮丽的一头长发。贺兰燕却忽地抬起头来,脸上竟然带着笑容,“这也没什么,我早就知道了。哥,你干嘛跟我说这些?你专门叫我来,就是因为这件事吗?”

    如果贺兰燕因此而悲伤,流泪甚至发怒,贺兰雄反而更放心一些,此时看着贺兰燕一如往常的神态,他却更是不安起来。

    “你没事吧?”

    “我能有什么事儿!”贺兰燕的语气显得很轻松。“哥,在他离开扶风前往渔阳的时候,他和我就说得很清楚了,我知道,我们之间,是没有可能的。”

    “希望你真得放开了!”贺兰雄叹了一口气。“你知道,今天高远与我谈了一些什么吗?”

    贺兰燕摇摇头。

    “他邀请我加入扶风军!”贺兰雄道,“是加入,而不是以前的结盟。燕,对于这件事。你怎么看?”

    贺兰燕沉默片刻,“哥,你一定很难过吧!”

    “是啊,我很难过。”贺兰雄道:“当初我们与高远一起结盟的时候,双方实力差不多。我们甚至要比他强一些,但现在,你瞧瞧,不过两年时间,高远已经是大燕的征东将军,麾下拥有精兵强将数千人,拥有扶风,赤马两个县的地盘,拥有居里关这样一个给他打造兵器的基地,拥有四海商贸这个为他创造财富的商社,而我们,现在有什么呢?现在都成了丧家之犬了!”

    贺兰雄的声音之带着悲怆。

    “哥!”贺兰燕挪到贺兰雄的身边,伸手抱住他的一条胳膊,“哥,你也不用妄自菲薄,你也是英雄好汉,只不过时运不济而已,哥,现在草原之上乱象濒生,危险重重,但也不是没有机会,也许,我们能利用这个机会,增加力量,哥,你不是想着要做一个一统草原的大英雄么,没准儿,现在就是机会。以前那些我们惹不起的大部族,走得走,衰落的衰落,再也不是以前那样的庞然大物了。”

    贺兰雄惨笑起来,“我曾经也这样认为,但今天与高远一席话,让我彻底的心凉了,妹妹,我永远也不可能成功了,原国家,不会容忍再有一个强大的匈奴部族出现,哪一个出挑,哪一个就是他们打击的对象,高远说,就算是他,也会出手的。”

    贺兰燕顿时呆了,“高远说,他也会出手?假如这个人是你,他也会出手吗?”

    贺兰雄默然,半晌才道,“乌氏就是看清楚了这一点,所以跑了,燕,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哪一个部族有取代王庭,再次聚集匈奴部族的意愿,便将会迎来他们的猛烈打击,无论是谁!”

    “他们都想匈奴一直这样乱下去?“贺兰燕颤声道。

    “是,只有匈奴这样一直乱下去,才不会对他们形成威胁。”贺兰雄闭目道。

    “族长,长老们都来了!”帐外,传来贺兰锐的声音。

    贺兰雄坐直了身,揉了揉脸郏,“请各位长老们都进来。”

    贺兰康,贺兰捷,贺兰敏等贺兰部的长老们鱼贯而入,这两年来,随着贺兰部摆脱了那种随时都会灭亡的命运,转而蒸蒸日上的过程之,他们的权力都被贺兰雄一点点的剥夺干净,现在,纯粹是一个荣誉性的称号了。

    贺兰部赖以生存的命脉,军队,被贺兰雄牢牢地掌控在了手。

    “族长!”几人盘腿坐在了贺兰雄的下首,这两年来,他们已经被贺兰雄磋磨得没有了半点脾气。

    “现在我们的处境,相信大家都清楚了,贺兰部今后何去何从,不知几位长老有什么看法?”贺兰雄开门见山地问道。

    几人互相看了一眼,都有些意外,贺兰康咳嗽了一声,“以往不都是族长作主的么,现在,我们自然还是以族长之命是从。”

    其它几人,都是点头称是,“族长说该怎样,我们就怎样呗。”

    “只要有口吃得,能安安稳稳地放羊牧牛,我们都没意见!”

    贺兰雄听出了话里话外的那一丝酸意,心里不由一阵烦燥。“各位,实话实话,我们贺兰部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一步走错,就会招致举族皆亡,此时此刻,我们更应当群策群力,而不是推娓。”

    三名长老沉默片刻,贺兰康低声道:“族长,难道我们就不能一直住在这里么?背靠着高远的扶风军,安全上应当是没有问题的。”

    贺兰康开了头,贺兰捷,贺兰敏都是连连点头,附和道:“此话说得有理,我们就呆在这里,现在草原上乱成一团,我们现在只余下五百骑兵,如果贸然插足其间,必然会招来灭族之祸,今天,哨骑不是回来报告说,连义渠这样的比我们还要强的部落,如今都已被灭族了么?”

    看着三位长老,贺兰雄问道:“那各位想过没有,扶风军有什么义务一直保护我们?这里是他们的地盘,我们能一直赖在这里不走么?现在商路已经断绝,没有了财源,我们如何生活?”

    贺兰敏打量了一下屋里几人,道:“族长,以往我们两家不是一直联合么?了不起还和以前一样,我们帮他们扶风军打仗,他们提供给我们土地,粮草,军械。这样过个几年,我贺兰部也可以休养生息,发展壮大。”

    “这个法可以考虑。”贺兰康贺兰捷立即附和,“反正我们回到草原之上,还是要打仗,而且生死不知,胜负难论,帮着扶风军去打仗,即码能有后援,不缺军械。”

    “高远提出的是加入,而非结盟!”贺兰雄低沉的声音在帐内响起,“对此,各位长老有什么看法?”

    “这有什么不同吗?左右不过是帮他们打仗嘛!”贺兰康道。

    “当然不同,结盟,我们拥有很大的**性,而加入,我们将成为高远的征东军的一部分。”贺兰雄叹了一口气,“我们将失去自主性。”

    帐内沉默了下来,半晌,贺兰捷站了起来,“族长,恕我直言,您的雄心壮志我是知道的,但现在时也势也,这一条路根本是走不通了,如果不答应高远的加入要求,只怕我们就得离开居里关,但离开了这里,只怕举族都会性命难保,为整个贺兰部着想,为这个大营里的老弱妇孺着想,我请族长同意加入征东军。”

    居里关内,高远与白羽程两人仍然没有休息,反而是重新弄了几个菜,对坐小饮,白羽程的酒量的确惊人,先喝趴下了曹天成,接着又与高远对饮,丝毫不落下风。

    “将军,贺兰雄与我不同,他是有雄心壮志的人,他会加入吗?”白羽程问道。

    “天成已经做了不少的工作。”高远笑了笑,“贺兰部的几位长老,如今在四海商贸里,都有股份。”

    白羽程咋舌道:“原来将军早有布置。”

    “也谈不上布置,贺兰雄没有多少选择的机会,他如果不答应加入的话,就只能离开居里关,他脸皮没有那么厚,在拒绝了我之后,还呆在这里。但离开就意味着举族覆亡的危险,相信他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可如果他被形式所逼而加入的话,以后说不定会有反复。”

    高远大笑着举杯,“他是一匹烈马,可我是一个更好的驯马人,而且,以我征东军的兵制,你以为他有机会反复吗?”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