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三百二十一章 :捡漏(书号:13651

第三百二十一章 :捡漏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先生竟然如此看好我?”高远微笑着道。

    “本来只是好奇而已,所以跑到了扶风,但这一来,却是让我知道,我终于找到了一个值得我完全付出的明主!”蒋家权神色很是肃穆。

    看着蒋家权的模样,一边的丁渭哧的一声笑,“将军,别给这个骗蒙了,他要真是有才,那个姜新亮怎么会被我们逮着,还有这一次咱们再渔阳,让那个姜什么郡守的家伙,连连吃屁,我看这个老头是被老东家给开了,跑到咱们这儿来混饭吃呢!”

    听着丁渭讥刺的笑语,蒋家权却是神色丝毫不为之所动,“君择明臣,臣亦择主,我今年五十有八了,原本在姜氏哪里,也就是混口饭吃,不瞒这位兄弟,蒋某虽然不才,这些年却也是攒下了不少家当,当个富家翁贻养天年,那是一点问题也没有。不过……”他转头看着高远,“能臣时时有,明主则难逢。到了扶风,一听二看三思之下,我这本来已经古井不波的心却又有了一些期待,所以,想赌一次。”

    高远哈哈一笑,“老先生当真看得起我,只不过老先生既然胸怀经天纬地之才,这天下七国,哪里不能让您一展雄才呢?”

    蒋家权展颜一笑,“原国的治国理念与我格格不入,所以在这里,我只能混口饭吃。”

    高远敏锐地听出对方所说的原国,“那秦国呢,老先生为何不去秦国!”

    “秦国已经有了李儒!”蒋家权摇头道。

    高远却是感到奇怪:“据我所知,李儒李老先生游历天下,从未入朝为官。秦国与李儒先生有何瓜葛?”

    蒋家权呵呵一笑,“李儒的确从未入朝为官,但是,秦国当代王上秦武烈王却是李儒最为得意的弟。而秦国当朝执政的官员,几乎所有重要职位都被李儒的弟们所把持。李儒虽不做官,却造就了一个强大的秦国。”

    高远愕然不已,这件事情,他倒是第一次听说。

    “李儒游历天下,收精英为弟,高将军或许不知,秦廷现在的极多职位并不是秦人所担当,而是来自天下各国,这些人虽然出身。来历都不一样,但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都是李儒的弟,与秦武烈王师出同门,秉承同一个理念,信奉同一派学术。”蒋家权脸上掩饰不住的艳羡之色,“数十年前,我与李儒因理念不同,分道扬镳。数十年过去,我磋砣岁月,他却已是名满天下,更是造就了一个强大的国家。我本来已经认输了,却不想高将军自天而降,或许,我还有希望与他作最后一次竟争。”

    “你认得李儒?”高远追问道。

    “何止认得?”蒋家权抬头。看着天边那正缓缓升起的骄阳,“我和他本来师出同门。”

    此话一出,高远顿时瞪大了眼睛。李儒之名,传之天下,路鸿之路超,便是李儒的关门弟,可是他万万想不到,眼前这个有过一面之缘,而且在自己面前狼狈无比的蒋家权,竟然会是李儒的同门。眼前这个有些狼狈的老头儿,在高远心的重要性顿时便高了几个档次。

    “先生,我们进屋谈!”高远发出了邀请。

    蒋家权走进高远刚刚打扫清爽的院,左右张望了一下,道:“这就是高将军以前的居所?”

    “是!”高远点头笑道:“我以前一直住在这里。老先生怎么这么早就到了这儿,还被他们给捉住了?”

    蒋家权顿时满脸诲气,“我自知以前得罪过将军,所以到了扶风,倒也不敢随便上门求见,要是落在将军麾下那些当兵的手,说不定还没有见着将军,我就被他们收拾了。想着这里是将军的故居,与那位姑娘有关系颇深,将军必然会回来看看,所以便在左近租住了一间房,每日都会来这里候着,倒是想着可以碰见将军。”

    高远大笑,“没有想到,还是落在他们手里!”

    蒋家权连连摇头,“想来是因为我得罪过将军,所以上天要给我这个征罚吧!”抚摸着手腕,那里仍然在隐隐作痛。

    “先生,坐吧!”指了指院一角的石桌石凳,高远道。

    两人对面而座,高远思忖了片刻:“先生当初与李儒先生是为何而产生分歧呢?”

    “当初我与他学成出师之日,他意游历天下,择英才而教之,我却认为应当选明主而侍之,将我派学说发扬光大,谁也说服不了谁,便就此分开,各行其是,想不到数十年后,他已是名满天下,我却一事无成。这场比试,我自然是输了。”蒋家权满面苦涩。

    高远笑道:“先生有这样一个名满天下的师兄弟,想要一展鸿图还不简单么?”

    蒋家权勃然变色,“我已是输了,岂有再借他的名头的道理?”

    高远看着对方,这是一个自尊心极强的人物,他与李儒师出同门,所学自然相同,想着秦国现在所实行的政治理念,他心已是有了一点底儿,想不到自己竟然无意之捡到了一个宝,李儒的学说,能够强大一个国家,那此人的才学,自然是不会差的。这样的人物,因为心灰意冷,而自我放弃,默默无闻地当一个混知等死的谋士,想不到自己竟然能让他再一次燃起雄心,想来也觉得有些得意。

    每一个时代,必然有他所适宜的政治理念,高远虽然来自于一个高度明的时代,但他从来不认为,那个时代所奉行的政治理念能适应他现在所生活的世界,明是一步一步地发展出来的,假如现在自己一门心思地来搞自己前生那一套,别说行不通,只怕三两下之后,手下便会跑光,自己连命都保不住。

    “我能请教先生的学说么?”高远微笑道。

    蒋家权精神一振,这便是要考校他了吧,他深吸了一口气,抚平了内心的些许激动。开始整理自己的思路,从他的了解之,高远虽然从小家境不错,但并没有读过多少书,说得深了,他还怕眼前这位将军听不明白,而说得浅了,却又显得没有学问,让高远瞧不起自己,这位将军。虽然书读得不多,但见识并不差。

    站在门外的丁渭,看着那蒋家老头居然与将军言谈甚欢,这才没谈多大会儿,便只剩那老头儿说,将军居然只剩听得份儿了,而且听得过程之还频频点头,心不由一急,将军别让这个老骗给蒙了去。伸手招来一名卫士。“去将军府,看看曹司马在不在哪里,请曹司马过来!对了,你。去请吴县令,这个老骗是个书生,吴县令也是读书人,让他来揭穿这个老骗的勾当!”

    两名卫士匆匆而去。丁渭却又从门边探出头来,得意地笑道:“你个老骗,等会儿。便让你好看。”

    院里,高远已经确认了这蒋家权与李儒都是法家学派传人,蒋家权刚刚所述的他这一派的治国理念,赫然便是他生所了解的法家思想,只不过法家学派的集大成者乃是韩非,这个时代,他却根本没有听过这个人的名字。

    “先生认为,治国当以法为本,以法治国,以术御臣,以势凌人,并将三者结合起来,使其成为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么?”高远对蒋家权刚刚滔滔不绝的大扁论述做了一个纲领性的总结。

    听着高远提纲挈领的总结,蒋家权啊了一声,看着高远,却是有些发呆了,但转瞬之间,却又是欣喜若狂,“高将军,我精研数十年,才得出这三条纲领,你,你居然能脱口而出?”

    听着这话,高远却是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自己这只不过是窍取了别人的成果而已,他连连摇头,“非也,非也,其实先生在刚刚的论述里面已经说得很清楚了。”

    “将军认为可行否?”蒋家权有些紧张地看着高远,先前他怕高远听不懂,现在他却怕高远因为太懂,而拒绝他,这数十年来,他的这套学说,可是碰了不少壁,那些大贵族根本不愿意放弃他们的特权。

    高远没有直接回答他,反而又问了他一个问题,“那先生也认为,想要实施你们这一派的学说,便要强国弱民?置民于贫穷困弱之,然后利用赏罚的手段,使民能从令如流,克己之难,以赴耕战?”

    蒋家权呆呆地看着高远,“高将军,你研究过我们这一派的学说?你怎么知道这些的?”

    高远笑道:“先生不要管我怎么知道的,我只想问,先生对于这个问题怎么看?”

    蒋家权沉默片刻,“你是从李儒那里知道这些的?你见过李儒?”

    “我没有见过李儒,不过我有一位兄长,却是师从李儒。”高远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

    蒋家权点头道:“原来如此,不错,我们这一派的学说,的确这样认为,不过现在的我,却有了不同的看法。李儒现在在秦国推行的,却正是这一套。”

    “先生有什么不同的看法?”

    “衣禀足而知荣辱!”蒋家权道:“想要真正造就一个强大的国家,不仅要富国,亦要强民。不能将强国与富民对立起来,近二十年来,我放弃了与李儒的竞争,转而去深研本派学说之存在的问题,找出了本派学说之致命的问题,而这些问题,现在在秦国已经开始体现出来了。富国弱民,这样是不能持久的。李儒现在的这一套,富的是国,强的是兵,但民却没有从得利,短时间内或许能让一个国家强盛起来,但时间一长,必然会出问题。”

    “那先生现在认为,正确的做法是什么?”高远追问道。

    “以法治国,以人为本!”蒋家权吐出了八个字。(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