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三百二十章:意外的一个俘虏(书号:13651

第三百二十章:意外的一个俘虏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被拖到拐角处的俘虏想要挣扎,但在这些护卫铁钳般的大手之下,根本连动弹一下都难,喉咙被扼着,嘴被堵住,满面涨得通红。俘虏的个不高,身体也不特别壮实,在这些彪形大汉的手,便如同小鸡落在老鹰手,除了喘气,基本就不能有其它的动作了。

    天边曙光渐现,丁渭走到俘虏的身前,下巴抬了抬,一名护卫揪住俘虏的头发,向上一拉,将对方的面目完全展现在了丁渭的面前。看着这个落入自己手的家伙,丁渭不由一怔,此人大约五十上下的年纪,瘦削的脸郏,花白的山羊胡,看着挺熟悉,应当是在哪里见过。

    “你是谁,叫什么名字,从哪里来的?”压低了声音,丁渭连珠炮一般地问着。

    俘虏瞪大眼睛盯着丁渭,嘴里唔唔地叫着,丁渭这才省起对面这家伙嘴里,可还塞着一块帕呢,一伸手将其拉了出来,俘虏立刻张开大嘴,一边咳漱一边断断续续地道:“我们见过,我不是坏人。”

    “我们好像的确在哪见过?”丁渭点点头,“你叫什么名字,我们在哪里见过?”

    俘虏的脸又红了,支支吾吾一会儿,看着丁渭的神情已明显不耐烦起来,这才扭扭捏捏地道:“这位兄弟,你还记得吕梁山么?在哪儿,我被你们从山上抬下来的。”

    丁渭惊讶地张大了嘴巴,死死地盯着对方打量了半晌,这才从脑海里将这个人的形象抓了出来,“你与那个姓姜的是一伙儿的?你叫蒋…蒋….”

    “在下叫蒋家权,以前是渔阳郡大公姜新亮的谋士。不过现在已经不在哪儿了,我离开了渔阳。“想不到眼前这个家伙居然还记得自己,蒋家权顿时大喜。

    话音未落,丁渭已是怒目圆睁,踏前一步。胳膊肘一横,将蒋家权死死地顶在了身后的墙上,手腕一翻,寒光闪闪的尖刀顶在了对方的胸膛之上,“在吕梁山暗算我家将军不成,居然还赶到了扶风来。这一次是想行刺么?”

    隔着衣衫,蒋家权也能感受到利刃破肤而入的寒意,看着丁渭满脸的杀气,他苦笑了一声,“这位兄弟,你瞧我。是一个能当刺客的料么?”

    看着对方那瘦小的身材,感受着对方那松软无力的肌肉,丁渭吐出一口气,这只不过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老家伙而已,别说行刺了,给他一把刀,他也不见得能砍死人。

    “你鬼鬼祟祟地潜入我们扶负想做什么?老实一点。别耍花样,不然我敢保证你死得很惨,这里可不是渔阳郡,而是我们的扶风。”丁渭后退了一步,收起了短刀。

    “我是来投奔高将军的。”蒋家权语出惊人,这话一出,倒是将丁渭吓了一跳。

    “投奔我家将军?”丁渭哈的一声,“你倒胆大,就不怕我们将你宰了,可别忘了。你在吕梁山暗算过我们。”

    “高将军岂是这样小鸡肚肠的人?”蒋家权昂起了头,“那时我们各为其主,我是姜新亮姜公的谋士,自然要为他竭心尽力,现在我已经离开了姜氏。无他们再无瓜葛,如果高将军记着旧恨,当真杀了我,我也只能当成自己瞎了眼睛,死了也没有什么话说。”

    丁渭咯咯地笑了起来,“像你这样手无缚鸡之力的家伙,也想跟着我家将军?将军要你何用,白养着你么?将军麾下,哪一个不是铁铮铮的英雄好汉?”

    蒋家权冷笑,“你懂得什么?高将军如果只想呆在这个小小的偏狭之地当土皇帝,有你们倒也够了,但想要做一番大事业,光靠一帮武夫能成什么大事?运筹帷幄之,决胜千里之外,你懂么?”

    丁渭冷笑,“老不懂这些,但老知道,一刀下去,你这个运筹帷幄的家伙,便得去见阎王了。”

    看着丁渭脸露凶光,蒋家权不由脸都白了,“竖不足与谋,你带我去见高将军。”

    “我家将军可没空见你这个老家伙!”丁渭呸了一口,“将他拖回去,交给曹司长,看看这家伙到底捣什么鬼?我还不相信他进了军法司,嘴是不是还这么硬!”

    两名卫士拖着蒋家权正欲离去,一名卫士突然低声道:“统领,将军出来了,我们要不要出去?”

    丁渭摇摇头,“不必!”倚在墙角,看着高远满身尘土,但却笑容满面地走出了院,院门关上,高远背着双手,哼着一首不知名的曲,走下了门前的台阶。

    卫士们的眼光都转向了高远,却忽略了手里的蒋家权,此时的他虽然被死死地按在了墙上,但一张嘴却是可以自由活动了,看着不远处的高远,蒋家权知道,要是自己不能走到高远的面前,落到这群粗汉手,只怕到真要死得不明不白了,他嘴里的那个曹司长,一听就不是一个善人。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蒋家权张开大嘴,“高将军!”他高声吼了起来。

    听到蒋家权的喊声,丁渭心叫一声坏了,猛地转头,对着两名看守蒋家权的卫士怒目而视,而那两人,此刻也正手忙脚乱地去捂手俘虏的嘴巴。

    高远的脚步蓦地停下,缓缓地转过身来,看向丁渭等人藏身的地方,丁渭讪笑着闪身而出,躬身行礼:“将军!”

    “来了多大会儿了?”看着丁渭,高远似笑非笑。

    丁渭嘿嘿笑着,“昨晚将军来的时候,我们便来了,不过不敢来打扰将军。”

    “嗯,算你懂事!”高远笑了笑,昨天晚上,他的确不想有任何人打扰他。

    “刚刚是谁在喊?”

    丁渭回望向拐角,被摁住的蒋家权正像一条蛇一样扭来扭去,满眼都是企求之色,他知道这是瞒不住了,小跑到高远面前,道:“将军,我们抓住了一个探,是老熟人了,就是在吕梁山上被我们抓住当成野猪一般抬下来的那个老头蒋家权!”

    “蒋家权?”高远怔了一下,脑里闪过那个老头的形象,“他怎么跑到咱们扶风来了,这个人来当探不大可能吧?”

    提着已经变了颜色,走一步就簌簌往下掉灰的外袍,高远向着拐角处走去。

    “快押过来!”丁渭赶紧挥手吼道。

    几名卫士扭着蒋家权从拐角处走了出来。

    “高将军,高将军!”看到高远,蒋家权大叫了起来。

    看着瘦瘦弱弱的老头被摁成虾米一般,却还努力抬着脑袋地看着自己,高远不由乐了,摆摆手道:“松手,松手,这位是饱读诗书的书生,可经不起你们那等手劲。”

    卫士松开蒋家权,手却扶上了刀柄,在这个距离之上,但凡蒋家权稍有异动,他们便有十足的把握一刀便将他干掉。

    “蒋先生,幸会,您怎么到我这个穷地方来了?”高远微笑着,脑里却在飞速地转动着,思忖着这事儿是不是与姜氏有什么关系。

    蒋家权揉着手腕,那里已经被那些粗鲁的家伙扼住了几道紫色的印,稍微一碰,便是钻心的疼。

    “我很早就来了。”蒋家权的回答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当将军夺下全城固守的时候,我便辞别了姜大公,一路向着扶风而来了。”

    高远眼珠一转,看着蒋家权,笑道:“我道当时姜新亮那小怎么来得这么快?原来这其有先生的功劳!”

    蒋家权叹了一口气:“姜大公其实并不笨,只不过缺少些机断而已,临走之时,我也只是提醒了他一下而已。”

    “先生的这一提醒,却是救了高远一命呢!”高远笑盈盈地拱手:“高远这里谢过了。”

    蒋家权摇摇头,“不敢贪天之功,姜大公不去,檀锋也会赶到,总之,高将军虽有惊,却无险。”

    “那蒋先生怎么到了扶风?”

    “因为我算计高将军这计没有成功,回头又助姜大功坏了姜郡守的美事,如果还不走,姜郡守岂不收拾我?起初来扶风,不过是想看看,是什么样的地方养出了将军这样的人才,到了扶风之后,我听了扶风人对将军的交口称赞,又特意去了居里关,还随着商队去过牛栏山大营,这一看,我却是不想走了。”蒋家权笑道。

    高远微笑不语。

    “可随后不久,我便听到了蓟城大火,将军遇刺的消息,心道将军必然是死了,果然是天妒英才,心灰意冷之下,打点行装离开了扶风,不过还没有走到辽西城,便听说将军居然神奇的回到了扶风,立马便又跑了回来。高将军,我是来投奔你的。”

    “投奔我?”高远笑道:“蒋先生,姜郡守那等地方,你都走了,我这个小地方,那里值得你如此看重?”

    “良禽择木而栖,良臣择主而侍。”蒋家权摇头道:“我在姜氏哪里,不过混口饭吃,他们也就那样了,而到扶风来投将军,却是想辅佐将军做一番事业的。眼下将军地盘虽小,但却如龙困浅滩,鸟拘狭屋,一旦打开这道桎梏,必然一飞冲天。”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