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三百一十九章:启封(书号:13651

第三百一十九章:启封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天上明白皎洁,淡淡地倾洒着白光,微风带来阵阵清爽,将白日的热气丝丝缕缕的带走,铁泫绕着府里走了一转,刚好听到二更的梆声响。府里都是老兵,其实铁泫不去巡视一遍,他们也不会懈怠,不过从扶风老兵里头出来的人,每一个人都将纪律和职责深深地烙刻在心里,铁泫是老兵之出类拔萃的人物,在这一方面更是极为自律。

    任何一点小的疏漏都有可能酿成大的灾难,千里长堤,溃于蚁穴,这便是高远成功地灌输给这些老兵们的理念。

    最初的一批扶风老兵除开战死的,或重伤退伍的,尚在部队上的,全都成了军官,成了高远掌控这支部队最大的保障,也正是因为这批老兵,高远的这些理念正在一点一滴地融入到每个士兵的心。

    一支强大的军队不是短时间内能成形的,除了勇敢之外,他还应当具有与众不同专属于自己的特殊气质,说直白一点,那就是军魂。这东西,虽然说起来虚无缥缈,但他的的确确是存在的。

    高远很清楚这一点,但他更清楚,要想一支军队拥有自己的军魂,不是短时间内能做到的,这只能通过时间来积累,一点一滴,水滴石穿,急是急不出来的。

    秦**队便拥有这种独特的气质。在从渔阳到蓟城的那段路上,高远陪伴着周渊,因而知道了许多关于秦军与匈奴,与赵军作战的情报,很多细节让高远耸然动容,这些源源不断汇集起来的东西,让高远清楚地感受了这支军队与燕**队的不同。

    这也很清楚地说明了为什么秦军能够以一国之力。便让原其它国战战兢兢,闻秦色变。如果要说地域的宽广,人丁的众多,单是一个赵国,便比秦国经强上一些。更遑论原国合力了。

    从最小的事情做起,至少现在,高远已经让军纪深入每一个属下的内心。

    走出大门,看了一眼两边肃然挺立的卫兵之后,铁泫满意地点点头,转身正欲走进府内。刚刚跨出一步,便看见高远一身便服,正向着大门走来。

    “将军,您出来查哨啊!”铁泫小跑着迎了上去,“这些事现在有我们就行了,您放心。没有人敢懈怠的。”

    查哨这些事,以前高远是经常干的,铁泫可忘不了,当初高远刚刚上任的时候,可是把他们操练的欲仙欲死,多次夜里突然袭击查哨,一旦让他抓住不用心的。第二天的训练量便会加倍,经过高远的这些折磨,像铁泫这样的老人,根本就不敢这些事情上哪怕松懈一点,说不定那天将军心血来潮,又来这一遭呢?

    高远摇摇头,笑道:“有你和丁谓在,我很放心。”

    “那您这是要?”铁泫眼睛一跳,这才注意到高远的这身打扮,是准备出门的。

    “我出去转转!”高远随意道:“睡不着。出去走走。”

    铁泫怔了怔,赶紧道:“将军要出去啊,那我马上去叫护卫,我陪着将军一块去。”

    “要护卫干什么?”高远摆摆手,“这是哪里。是扶风,是我的老巢,难不成在这里,也会有人对我不利吗?”

    铁泫摇头,蓟城一事,对他的刺激极大,哪怕是在扶风,他也不放心。“不行,将军,你要去哪里,我先派人去哪个地方警戒,而且,我还必须陪着您去。”

    高远转头盯着铁泫,“铁泫,你想违备我的命令吗?”

    铁泫一怔,连连摇头。

    “很好,现在我要出去,你,守好将军府就可以了。你要敢跟来,明天我就将你调出将军府,让你回部队去。”丢下这句话,高远转身,扬长而去,铁泫看着高远离去的背影,眼睛眨巴了几下,突然便拔腿向着厢房奔去,将军不许自己去,可没有不许丁渭去,不许护卫伴随,可没有说不许护卫远远地跟着。

    高远一个人走在扶风的街道之上,整个城里,除了少数几个地方,早已是灯火尽灭,这个边陲小城,可不是蓟城那等大都市可比,在蓟城的某此地方,此时正是最热闹的时候,而是扶风,这个时间,却已是完全陷入了沉寂。

    高远睡不着,是因为真今天来了。真的到来,使得高远确认,自己迎娶菁儿已经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了,当初菁儿那一句待我长发及腰时,君来娶我可好,给自己许下了十数年的时间,如今,不过一年,自己便做到了这一点。

    曾因为菁儿那一句话,自己声名远扬,现在,自己名声更盛,但却是自己用努力换来的,自己于菁儿,虽然历经波澜,但终究有一个圆满的结局。

    高远很兴奋。回到扶风,他还从来没有回过以前自己的那间宅,而今天,现在,他要回去了。这一刻的欢乐,他不愿意有人与他分享,他要独自去享受这一刻的欢乐与幸福。

    终于站在了自己曾经住了十几年的家门口,曹天赐贴上的封条已经褪去了本来的颜色,上面的字迹也已经模糊不清,看着那两张封住大门的封条,高远微微一笑,伸出手去,哗啦一声,撕去了封条,伸手抓住挂锁,用力一扭,当的一声,已是将锁扭断,大门吱呀一声,缓缓地在高远的面前敞开。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高远踏进了家门,从封上这扇门开始到现在,刚好十个月,自己便回来了。

    看着高远消失在大门口,隐在街道拐角处的丁渭这才闪身而出,伸手一挥,十数名卫士鱼贯而出,守在了院墙之外。丁渭走到门口,想了想,却又退了回来,与那些卫士一样,将自己隐身在了黑暗之。

    火折晃动,一缕幽蓝的火苗在指间燃起,灯被点燃了。举着油灯,高远从大厅一步步走到了菁儿以前的闺房。

    与他离去的时候一模一样,只是所有的东西上面,都蒙上了一层厚厚的灰尘,高远举起油灯,看着墙上那挂着的大红的喜服,缓缓地走到跟前,伸手轻轻地抚摸着这两件菁儿一针一线缝制出来的嫁衣。

    府第之外,阴影之的卫士看着屋内昏暗的油灯之下的忙碌的身影,疑惑地看着丁渭:“丁统领,将军在做什么?”

    “好像,好像在打扫屋里!”丁渭也不敢确定,回望身边的卫士,借丰皎洁的月光,看到的是卫士们脸上满脸的不解。

    高远的身影突然出现在大堂的门口,哗啦一声,一盆水泼了出来,随即他们又看到映在窗上的人影开始忙东忙西,这一次,他们确认了,他们的将军的确在亲自打扫屋内的清洁。

    “丁统领,要不要我们去帮助将军?”卫士小声地问道。

    “不!”丁渭想了想,摇头道:“我想,这个时候,将军不希望有任何人打扰他。”

    高远汗流满面,身上的衣裳已经被汗湿透,他但他的脸上,却带着欢喜的笑容,房间里,正在他的努力之下,一点一点地恢复原样,那些熟悉的家什,正随着一盆盆的脏水和挥动的扫帚,露出了他们的本来面目。

    穿行在一间间的房屋之,高远挥汗如雨,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这间尘封十月的房间,再一次开始焕发生机。

    四更时分,丁渭看到高远出现在院里,肩上扛着一把大扫帚,屋里的问题已经解决,现在,轮到院里了。

    看着"chi luo"着上身露出精壮肌肉的高远挥动着扫帚,丁渭突然觉得眼眶有些发酸。他缩回到了树后,情不自禁地揉了揉鼻,去年下第一场雪的时候,丁渭也是在南山之下挺立了一夜的士兵之一。

    天色微明,南城的老兵营里响起了扬的号角之声,那是新兵们开始进行例行的早课了,南城军营随着居里关与牛栏山大营的兴起,已经变成了扶风新兵的集训地点,每天的这个时刻,号角便会准时响起,扶风人在这数年之,早已习惯了随着号角之声起床劳作。

    而在院里的高远的高远,他的清法工作也进行到了尾声,正猫着腰,将一大堆垃圾扫进斗箕里面。看着天色,丁渭松了一口气,挥挥手,准备带着卫兵们悄然离去。

    街道的尽头突然响起了脚步声,丁渭猛地挺直了身,转头看向街道尽头,周边的卫士几乎也在同时,将自己隐藏了起来。一个背着包裹的男,一边四下张望着,一边沿着街道向着这边走来。

    “应当是这里了!”走过来的男嘴里低低地咕囔着,他的目光所及之处,正是高远的家,看到对方的目光所落之处,丁渭做了一个手势,两名卫士从男背后闪身而出,闪电般地将他扑倒在地,不等对方有任何的反应,扭臂,锁喉,捂嘴,压腿,将男死死地压在了地上。又有几名卫士闪身而出,几人合力,悄无声息地将这个男从大门前拖到了拐角之处。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