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三百一十七章:步兵(书号:13651

第三百一十七章:步兵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孟冲与许原都是后来投靠自己的,不像孙晓颜海波等人,跟着自己起于贫贱,始于微末,他们来到自己的麾下,更像是一种投资,所以,高远不能像对待孙晓颜海波那般去一般无二地对待他们。

    像孙晓颜海波不有步兵曹天赐曹天成那般对自己赤胆忠心的人不会有很多,能让人与从之间拴得更紧密的却是利益,来到这个世界数年的时间,高远已经完全明白了这一点,比起自己先前所处的那个时空,现在自己所待的世界,把这一条原则贯彻得更加彻底。因为这是一个"chi luo"裸的弱肉强食的时代。不像原先的那个时空,还会把明当作一个幌挂在前面当作一声遮羞布。

    孟冲是一个聪明人,也是一个眼光很厉害的人,更是一个有野心的人,在渔阳,在那种不利的局面之下,他能一眼找到唯一的一条活路,而且毫不犹豫地便投靠了自己,最终为自己挣到了一条生路,而且目前看起来还有一条光明的前程,对于这样一个人,高远是欣赏的,但说没有防备,那也是不可能的。

    相比之下,许原反而更单纯一些。他是被孟冲说服,拉来增加自己筹码的。回到扶风的这段日,通过不少的手段,高远已是将两人的关系摸得清清楚楚。虽然许原人长得看起来很阴险,但这个实实在在却是一个很纯粹的军人。

    高远想做大事,所以,他需要很多人才,不管他对自己是不是绝对的忠心,这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他有野心,不安于现状,这就够了,只要自己有能力不能驾驭这样的人物。而如果自己连这样的人物也驾驭不住,又哪什么来征战天下呢?

    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

    今天与孟冲的一番谈话,证明了自己在观察孟冲的时候,他也正在观察着他所新投靠的这个势力,能一语道出自己现在所处的短板。更是证明了此人的眼光。

    许原或许可以用友情,忠诚来束缚,但是孟冲是不行的,你必须要有足够打动他的地方,但从另一个方面来说,许原只可为将。而孟冲却是真正可以独挡一面的人物,有野心的人,一般而言,亦具有相应的能力。

    那柄除了杀人之外,从来没有出现在人前的小刀在高远的指间灵活的盘旋,高远嘴角微微露出些许笑意,今日一大早。张叔宝便带着他的部队走了,临走之前,跟自己长谈了一夜,这一次,他是正式挑明了要求高远支持他获得辽西郡继承者的位,现在,他将高远当成了一个强力后援,而非一个可以使用的工具。

    拉住了高远,便可以近而得到路鸿,黄得胜等人。而对于张叔宝来说,他的大计便至少成功了一大半,父亲不会忽视这一点的。

    高远很爽快地答应了这一点,如果要在张叔宝与张君宝之间选一个的话,他宁肯选择张叔宝。不过,张守约可还没有到老到动不了的地步,相信他会有一些动作的,不会坐视二个儿的斗争失去控制。现在的辽西,还是张守约当家。

    张守约以前曾希望自己成为辽西郡的先锋和屏障,一直不遗余力地支持自己,不过也许自己做得太好了,大燕八大将领之一,这个身份,已经可以与他并驾齐驱了,不知道他会不会对此有什么特别的看法。

    张守约是不能得罪的,因为在很长时间之内,他还是自己最强力的后援,虽然自己是征东将军,但却局限在扶风这样一个小地方,如果张守约使坏的话,自己的日不会好过。想到这时在,高远站了起来,在屋里踱了几圈,该找个时间,与张守约好好地谈一谈了。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高远的思绪漂向了更远的地方,自己的那位岳父现在应当回到琅琊郡了吧,他,或许是自己现阶段最能借重的力量了。

    嘴角牵动,高远忍不住快活地笑了起来。

    外头院里突然传来了一阵惊呼之声,紧跟着便听到了急促的脚步之声,高远眉头一皱,县衙不大,内外院之间的距离有限,稍大一些的动静,便可以听得清清楚楚,可是这里不是什么普通地方,而是堂堂的征东将军府,内外也算是禁卫森严,回到扶风之后,高远正式任命铁泫与丁渭两人出任自己的近卫统领,从扶风军挑选出了两百名忠心耿耿的老兵充作近卫,这两百人平素驻扎在征将府内,军纪森严,连大声说话也是没有的,今日怎么如此喧哗?

    他拉开了房门,走到了门口,便看到铁泫几乎是一路狂奔进来。

    “将军,将军,步兵回来了,天赐回来了!”铁泫的声音有些颤抖。

    高远抓住房门的手微微一抖,一步跨出房门,撩开两条大长腿,一阵风一般地冲了出去。

    平素军纪森严的老兵们此时却都聚集在院里,在他们的间,是步兵那张熟悉的脸庞,高远出现在前院的时候,却分明感到了这些与步兵重聚的老兵们狂喜之带着那股淡淡的哀伤。

    “将军来了!”不知是谁嚷了一嗓,院里的近卫们哗地一下两边散开,给高远让出了一条路。

    “将军,我回来了!”步兵的脸上带着他一贯的笑容。

    高远没有作声,眼光却是落在他的左腿之上,垂在身旁的手,不停地颤抖着,攥起,松开,又攥起,步兵的左脚不见了。自膝盖一下,都没有了,步兵拄着一支木拐,就这样站在高远的面前。

    一步步地走到步兵的跟前,高远张开双手,将步兵紧紧地拥在怀,步兵个比高远要矮上一头,此时将头搁在高远的肩上,已是热泪盈眶。拄在手里的木拐砰的一声,坠落在地上。

    “怎么会这样?你的脚呢,你的脚呢?”高远声音有些发抖。

    “那些天,城里搜索极严,天赐将我藏了起来,过了好几天,才等到相派来的人将我接走,天气热,伤口恶化,最终没有保住这只脚,只能一刀砍了,不过能留得一条命在,也算是很不错了。”步兵的声音听起来很平静,但高远却能感受到他内心那浓浓的遗憾,步兵是骑兵将领,没有了一只脚,还怎么控马纵横天下?

    重重地在步兵背心捶了几下,高远松开了手,弯腰替步兵捡起拐杖,“什么也别想,先好好地休养一段时间,等你完全好了,我们再说以后的事情,好吗?”

    “是,将军!”步兵重重地点头。

    高远挥挥手,身后的丁渭走了过来,扶着步兵走到一边。高远的目光落到了曹天赐的身上。

    “将军,都是我没用,那些天,城内大举搜索,我实在是没有办法,就是这耽搁的几天,害了步兵大哥!”曹天赐低下头,满脸皆是羞惭之色。

    高远摇摇头,“这不怪你,在那种情况之下,能保住一条命,你已经很尽力了。冤有头,债有主,步兵的那只左脚,我会替他讨回公道的。天赐,从今天起,你不再担任我的近身侍卫,专司军法司一职吧,给我将这一摊事情做好。”

    “明白,将军!”曹天赐点头,侧身指着身边的一人,道:“将军,这是国相府的真将军,这一次奉相之命,送我和步兵一路返回扶风。”

    高远的目光这才落到了最后一人的身上。

    “府真,见过姑爷!”真双手抱拳,大礼参拜,他行的不是军礼,却是家臣对主的礼仪。

    “姑爷?”高远轻轻地嘀咕了一声,嘴角牵动了一下。

    “你辛苦了,起来吧!”高远道。

    “是!”真应声而起,低着头,小声道:“步兵将军的事,相爷也觉得很遗憾,天气热,我们接到步兵将军的时候,伤口已经化脓长蛆,虽然请了最好的大夫,但也只能保一条命,大夫说,如果不截腿,连命也保不住,步兵将军很果敢,他是自己操刀砍下那只左脚的。”

    真的声音有些抖,想起那天的事情,他仍然是有些心有余悸,杀人容易,但要操刀亲自己砍下自己身体的一部分,他无法想象,换作是自己,真知道,自己一定下不去手,但那一天,步兵谈笑自若一刀劈下,仿佛那应声而落的是一截木头而不是自己的血肉之躯。

    “我高远的兄弟,自然都是一等一的好男儿!”高远目光扫过院里的众人,“真,你先下去歇息吧。”

    真一怔,“将军,我身上带着相爷的亲笔信。”

    高远摆摆手,“你先去歇着,回头我会找你,现在,我要与我的兄弟好好地说一会儿话。铁泫,带真将军和他的属下先去歇着。”

    “遵命。”铁泫走到真面前,伸手相让,“将军,请吧!”

    真无奈地看了一眼高远,垂头丧气地跟着铁泫退了下去。

    高远转过身,亲手扶着步兵,走向内院。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