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三百一十四章:最后一击(书号:13651

第三百一十四章:最后一击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天上星光灿然,草间虫鸣声声,军营之,却是鼾声震天,一整天的担惊受怕与劳累,使得河间郡兵们一倒下去便几乎睡死过去,即便是奉命巡逻的士兵,也只是以枪杆撑地,拖着沉重的步一步一挪.上下眼皮尽打架了,哪里还有精神去警戒四周.

    陈瑛却睡不着,躺在帐蓬里,心里却是七上八下,这一次出来,葬送了河间郡整整一千骑兵,即便自己是郡守的心腹爱将,只怕回去也是要受重责的.搞不好,这个将军便当到头了.回去之后,得好好地准备一份厚礼,去找找严郡守的爱妾了,好好地吹吹枕头风,等风头过后,好再重新起用自己.

    叹一口气,抹了一把脸,这一次,非得大出血不可.不过只要能重新得用,这送出去的,终还是能捞得回来的.

    心里转着无数的念头,疲劳终是无情地袭来,眼睑垂下,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陈瑛是在尖厉的箭啸之声醒过来的,当他衣衫不整地冲出帐蓬,看到的却是满天烟火,一支支火箭带着尖厉的啸声,自营外袭来,一个个帐蓬被点燃,内里的士兵尖叫着从内里冲出来,甚至都没有拿上他们的武器.

    火光将星月的光芒完全掩盖,敌人的战马奔腾呼啸,四蹄落地,却几乎没有发出什么声音,来袭的敌人,将马蹄都包了起来,也正是因为如此,他们才瞒过河间兵的耳目,数百名骑兵的袭击,如果不包上马蹄,是不可能毫无声息的.

    看着敌人横冲直撞地切进营盘的一角,锋利的马刀在火光之下闪着凛凛光芒,鲜血喷溅,惨嚎声声.

    陈瑛肝胆俱裂,日间敌人的撤退,不过是欲擒故纵之计也,自己太过于大意了.

    “全军集结!”他声嘶力竭地吼叫了起来,看着满营乱窜,犹如无头苍蝇一般的士兵,只觉得头都要炸开来了.

    贺兰雄纵马奔驰在对方的营盘当,弯刀挥舞,收割着一条条鲜活的生命,在他的身边,贺兰燕长长的马鞭卷起一支支火把,抖手之间,将这些火把扔在一个个帐蓬之上,将其点成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炬.

    看着乱成一团的河间郡大营,贺兰雄也有些瞠目结舌,高远好像高估了对手的能力,对于有可能的夜袭,对方似乎根本就没有什么防备.现在的贺兰雄手下虽然汇聚了妹妹统带的兵力,但也只有区区五百骑,而对方,足足有超过两千人的兵力.见惯了高远军队扎营时的那种种手段,贺兰雄自然是小心翼翼,但在初时的试探之后,他居然发现,这个营盘,竟然是不设防的.

    “哥,高远让我们不要太过于深入了,我们现在是不是退出去?”贺兰燕抖手之间,又扔了数个火把出去点燃了一个帐蓬,看着混乱的营盘,她大声问道.

    “因时而定,因势而定,恐怕高远也没有料到对方竟然是这个样的,这样好的机会,岂能放过,不妨我们便大干一场,过了这个村,可就没有这个店了,今夜过后,对方必然会加强防备的,不会再有这样的机会了.”贺兰雄哈哈笑道.”再说了,我们现在杀得狠一些,往后高远哪里便会轻松一些.”

    “哥说得对,我们多杀几个,到时候高远面对的敌人就会少一些,他那里人太少了.”贺兰燕赞同地点点头.

    贺兰雄白了妹一眼,心道果然女生外向,高远是人少,但架不住他火力猛啊,一百个扶风骑兵,带着一百架连发弩,哪可真是好东西啊,自己出征之前,扶风兵还没有这个玩意儿,现在居然连这样的东西都弄出来了,白日里那一战,听着那嗖嗖不绝的弩弓连发的啸叫之声,他都忍不住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五百骑兵在营盘之纵横往来,除了往军方向,遇到抵抗之外,外围的营帐基本上毫无抵抗之力,当天边露出鱼肚白,贺兰雄带着他的骑兵扬长而去的时候,留给陈瑛的是一地的狼藉,无数的死尸以及血迹斑斑的草地.

    陈瑛欲哭无泪.

    白天,他损失了一千骑兵,晚上,他又月数百步卒在对方的袭击命丧当场.

    惶恐的河间郡兵这一天只走了不到十里地,因为在他们的四周,又出现了一批游骑,这些游骑人数并不多,最少的只有三五个人一伙,多的也不过十余人,但看到对方展现出来的马术水平,河间郡兵们都是心惊胆颤.

    对方好像并没有攻击他们的意思,但这样阴魂不散的吊着他们,却也着实让人心不安.陈瑛在忍受了半天之后,终于还是忍不住将手头里最后的一百骑兵派了出去,这里面,有着他的数十名亲兵.

    这些游骑看到河间骑兵蜂涌而来,立时打马掉头逃走,紧追不放的河间郡兵们在这个时候似乎脑短路了,又或者他们因为连接两场败仗而蕴积了太多的愤怒和不甘,他们居然追了上去.

    然后,他们就再也没有回来.

    陈瑛本来指望着手头这最后的骑兵们能稍稍拿回一些战果,以使跌到谷底的士气能稍有振作,但在一个时辰之后,他没有等回他的骑兵,却发现那些阴魂不散的游骑又出现在他的周围,这一次,人似乎更少了一些,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远远地盯着这些垂头丧气的河间兵.

    这个结果让陈瑛几乎先崩溃了,这一批不是昨晚袭击大营的那一批人,他们的服饰和使用的兵器绝然不同,昨晚出现的敌人,有着统一的服饰和武器,而这一批人,兵器却是五花八门,从匈奴人惯用的弯刀,到那些青衣兵们使用的马刀,再到长枪,流星锤,铁锏,几乎就没有重样的.

    结振精神,陈英下令就地宿营,这一次,他不敢稍有大意,营盘之外开始设置了防备骑兵的拒马鹿角,挖掘壕沟,设置障碍,安排值巡,陈瑛将他所有能想到的,全都在这里摆了出来.

    夜晚降临,那些该死的敌人还是出现了.不再是白天的那些家伙,这一次,又换了昨晚上的那一批.不过这一次,他们再也没有掩饰形藏,如雷的马蹄声,震天的呐喊声,呼啸的火箭声,一夜就几乎没有停止过.

    这些骑兵闹腾了一夜,大营之内的河间郡兵们也都是瞪大眼睛,防备了一夜,然后除了射箭之外,敌人并没有进攻的意思,当启明星挂到天边的时候,终于偃旗息鼓,敌人突然之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顶着两个黑眼圈,河间兵们吃过早饭,收拾营帐,准备再次踏上回家的路途,不过,在他们队伍的周围,又出现了那些散骑游勇,就如同天上的秃鹫一般,正死死地盯着他们瞧准的猎物.

    连续两天两夜,河间郡兵的承受能力终于到了极限,队伍之开始出现了逃兵.陈瑛对于部队的控制力,降到了最低,几乎已经无法节制麾下怨愤的士卒.

    一天之间,竟然有多达百名逃卒.而对于这些逃卒,陈瑛已经没有能力去追赶抓获并治罪了.连着几天几夜没有合眼,陈瑛全身都觉得软绵绵的提不起丝毫力气,看着拖得老长的队伍,他已是心如死灰,对手打得主意,此时他已经很清楚了,但却无能为力.

    此时此刻的他,反而盼望着最后的时刻快些到来,那个时刻,也许是一种解脱.

    远远地看着已经几乎崩盘的河间郡兵,白羽程摇摇头,”高远高估这些家伙了,根本不用这么费劲,现在发起进攻,轻而易举地便可以将他们全歼.”

    贺兰雄深有同感,”我已经派人去通知高远了,等他赶来,我们便发起总攻,对方虽然已经精疲力竭,但好歹也还有千余人,蚁多咬死象,等我们集合全部的力量,再做最后一击吧,高远说得对,现在我们每损失一个战士,都是会让人心疼的.”

    接到贺兰雄信报的高远,苦笑摇头,自己费了偌大的功夫,布置好了圈套,却赫然发现,自己要捕获的猎物竟然等不到踏进最后的陷阱,便已经毫无战斗力了,看来,自己还是高估了对方的实力,本来,河间郡兵因为与匈奴接壤,战斗力并不差,想想辽西兵就是如此,比起大燕其它各郡士兵的战斗力,要高上不止一个档次.张守约的部队,便可以比美大燕的常规部队,而他的军,战斗力更是超过了燕国的常备军部队,也正是因为有这样一支部队,才让张守约屹立不倒.

    太阳将要落山的时候,白羽程率先发动了进攻,他麾下,使用重兵器的人极多,正好用来破开步兵的防守阵容.

    贺兰雄紧跟在白羽程身后发起冲击,当他们将河间郡兵冲得七零八落,截成数段之后,高远率领着扶风骑兵也赶了过来.三方合力,战事毫无悬念.

    天边残阳如血,映照着河间郡兵那插在地上的残破的旗帜,只是旗帜周边,再也看不到一名河间郡兵.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