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三百一十三章:物尽其用(书号:13651

第三百一十三章:物尽其用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轻而易举便击溃覆来了一支人数更甚于己的敌人,这一支看似拼凑起来的骑兵队伍再一次彰显了他们强悍的战斗力,说是三方拼凑起来的部队,但其实却是在一起并肩作战多次,潜移默化之,高远一手打造的扶风骑兵的作战方式,在不知不觉之,已经深深地影响到了贺兰部以及白羽成的麾下.扶风骑兵的单兵作战能力并不强,但在战斗之,取得最大战果的,往往却是他们.

    战争的胜负,甚少取决于个人的勇悍,更多的却是一支团队的配合.重团队而轻个人,这便是高远的作战理念,依靠将领的悍勇和无畏来获取战斗的胜利,只是在极为特殊的情况的个别案例,更多的时候,一支训练有素,熟悉团队配合,彼此呼应的部众要更靠得多.

    而对这一点,映象最为深刻的便是曾经横行东胡的马匪头白羽成,想当年,他麾下上千马匪,无一不是骑术精良,格斗技巧超群的勇士,但对上东胡精锐部队,便只有亡命而逃,变成落水狗的份儿,在与扶风兵相携并肩战斗的这大半年,他亲眼目睹了扶风兵在老兵的带领下,一个个菜鸟一步步变成了辛辣的老兵,亲眼瞧见了那些单兵作战能力并不特别突出的士兵在团队的配合之下,取得一个又一个让他难以企及的战果.

    原来,真正的军队是这个样的.

    “就这样算了?”盘坐在地上的白羽成,看着对面的高远,笑问道.此时,他们距离先前的战场已大约数十里,骑兵们下马开始修整,整理鞍具,武器,喂食战马,欢声笑语充斥着这片地方的每一个角落.

    听到白羽成的话,高远眉头一掀,”既然做了,当然是一不做,二不休.”

    “这可是你们大燕的军队,河间郡与你扶风也算是邻居呢!”贺兰雄诧异于高远的决定.

    “正因为如此,才要打得他们一蹶不振,将他们打怕,打服!”高远冷笑道:”这支河间郡兵能被派出来扫荡匈奴溃兵,那自然便是河间严圣浩麾下极为精锐的军队,打垮了他们,也让严某人看清形式,不要以为抱上了某些人的大腿,便可以横行无忌,而且接下来,我的主要精力要放在对付东胡人身上,我可不想有人扯我的后退.”

    “既然如此,刚刚为什么不一鼓作气,反而要撤退呢?”站在白羽成身后,长发披肩的虎头问道.”我看刚刚那些河间郡兵的魂儿都快吓没了!”

    高远笑了笑:”虎头,你没有与步兵作战过吧?”

    “嗯,这倒是的,我们一直是骑兵对决,马快,刀快,一刀两断,痛快淋漓!”虎头一甩头,满头黑发飞舞,如果不是满脸横肉,刀疤纵横,这一甩,倒颇有些出尘的意味,只不过配上他那张脸,不免就有些牛头马面的意思了.

    “骑兵对付密集结阵的步卒,是没有必然的胜算的.”高远笑道:”先前我瞧了一眼,河间郡兵这一次出来,尚算是作了周全打算的,枪兵,盾兵,弓箭手占了很大的比例,一旦结阵,那便是一个浑身都是刺的家伙,我们这点兵力,如果硬打的话,根本不够往里填的,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事情,我是绝不会做的.我们穷门小户,可经不起这样大手大脚的折腾.”

    “不过我看那河间郡的那名指挥很沉稳,眼看着他的骑兵在他面前被我们击溃歼灭,也没有轻易动弹,想要找到他的漏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呢!他要是一直这样龟缩着,我们怎么办?毕竟这里,离河间郡并不是太远.”贺兰雄沉吟道.

    “虽说不远,但也有百多里呢,这么长的距离,足够了!”高远道.

    “你是想在他们行军的过程之,不断地袭扰?”白羽成眼睛一亮,”找到漏洞,便一击得手?”

    “河间郡兵要想不被我军所趁,必然要集结在一起缓缓后撤,可这样一来,他们的行军速度可就要慢下来了,速度越慢,时间拖得越久,对他们就越不利,士兵们就越会疲劳不堪.”高远挥了挥手,”拖死他们,拖到他们粮草耗尽的时候,就是完全歼灭他们的时候.”

    “河间郡会不会来援兵?”贺兰燕想了想,问道.

    “我不会给他们这个机会.白兄,你麾下单兵作战能力最强,马术也最为精良,我想请你带领部下,隔断他们与河间郡的联系,不许他们一人一骑脱身回河间求援如何?”高远转头看着白羽成,笑道.

    “谨奉令!”白羽成双手抱拳,大声道,他的态度,倒是让高远微微有些吃惊,看了一眼白羽成,见他笑意盈盈的模样,高远心里头微微跳了一下,一丝喜跃浮上心头.

    “贺兰兄!”掉头看着自己另一边的贺兰雄,”你与燕两人带领贺兰部,挑起袭扰的大任,轮番出击,不分日夜,不断地袭扰,让他们日不能流畅行军,夜不能安然入寝,最大可能地降低他们的行军速度.”

    “明白了!”贺兰雄哈哈一笑,”这个容易.”

    “但是贺兰雄,有一点你一定要记住,你在袭扰进行一段时间之后,不管对手露出了多大的破绽,绝不要贸然发起大规模的进攻.”高远补充了一句.

    “你是怕他们设下陷阱?”贺兰雄问道.

    高远点点头:”不错,看那个河间郡将是颇有才能的家伙,我们这样逼上去,他不会不想办法摆脱困境,说不定就会设下一个陷阱,引诱你跳进去.一旦你被陷进去了,我们这一趟可就要白费力气了.”

    “放心,没有你的命令,我绝不轻易发动大规模进攻.”

    “我所说的不要轻易发动进攻,但并不是绝对的!”高远沉吟了一下,”我预估着,对手到了山穷水尽的时候,必然会狗急跳墙,定然会施下一些障眼法,或者是壮士断腕之类的手段金蝉脱壳,这个时候,就看你自己的决断了.”

    “你的意思是说?”

    “既然壮士断腕,你倒也不妨将这部分吃掉,剩下的,交给我!”高远呵呵一笑,”我会带着我的属下,绕上一个弯,去前方等着他们.”

    所谓知人善任,物尽其用,也便是如此了,白羽程的麾下马匪出身,自由惯了,不容易受约束,便使他们去截断对方的通信联络,充任斥候一职,自由自在,又可以尽展他们的单兵作战能力,而贺兰雄部具有一定的战术纪律,贺兰雄在部落之又是一言鼎,使他们骚扰攻击,有了自己的叮嘱,贺兰雄一上心,便不会轻易坠入对方的陷阱,在经过一段时间的纠缠之后,逼迫河间郡兵壮士断腕,分兵突围.然后使贺兰雄一口吞掉对方的牺牲品,而高远自己,则率领火力最强,战术纪律亦最强的扶风骑兵兜头堵截对方的主力,力图将对方吃得连皮毛也不剩一点.

    要么不做,要么便做得彻底,河间郡严圣浩或许对自己并没有太大的恶意,但现在,既然有了这么一点点苗头,高远要做得便是彻底掐灭,当这股堪称河间郡精锐的军队覆灭在草原上之后,即便严圣浩欲对自己不利,只怕也是有心无力了.但教他有一丁点儿这心思,自己转过手来,便能让他真正的好看.

    高远吁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自从经历了蓟城这一场生死线上的徘徊之后,他自己也感到,本身的心境受到了极大的影响.如果是在以前,在击败了对方骑兵,自己安全无虞的情况之下,他是绝不会对这些步卒赶尽杀绝的.

    他站了起来,看着贺兰雄与白羽成,”不留活口,就让严圣浩认为他们是覆亡于匈奴人之手吧!”

    看着高远冷冷的眼神,贺兰雄与白羽成二人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寒噤,高远,似乎有些变了.

    全军在休整一个时辰之后,兵分三路开拔,向着他们各自的目的地奔去.

    面对着满地的死尸,一片的狼藉,陈瑛欲哭无泪,一千骑兵,转眼之间便灰飞烟灭,能够幸存下来的,只余下百多骑人马,且一个个都是面无人色,显然是吓破胆了.这一次出来,连接胜利所积累起来的士气,至此已是荡然无存.

    这才是真正的匈奴铁骑,原骑兵比起他们,还是不够看啊!

    敌人虽走,但陈瑛却不敢随意动弹,对方是骑兵,来去如风,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来一个回马枪.直至派出去的哨骑确认对方已经远离自己的军队,阵瑛这才松了一口气,到了这个时候,他是说什么也不愿意再在这个该死的地方停留了,连战士袍泽的尸体都没有收拾,他便带着两千余步卒匆匆踏上了规程.

    回去,只有呆在高墙壁垒的坚城之,方能对抗对方那强大的冲击力,这是他唯一的念想.吓破了胆的河间郡兵们,撤走之时倒是速度极快,连他们这些天来缴获的战利品也不要了,满路丢的都是,现在的他们,只求走得更快一些.

    大半天时间,他们竟然破天荒地走了近三十里地,看着已经疲劳不堪的士兵,陈瑛知道,必须停下来休息了,欲速则不达,这些士兵受到今日对手的震慑,一口气走到这里,其实已经是强弩之末,如果再勉强,说不定便会崩盘了.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