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三百一十一章:喜从天降(书号:13651

第三百一十一章:喜从天降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铁泫坐在茂密的草从之,有随手捡来的一块石头打磨着手里的弯刀,这把刀是从匈奴人手里抢过来的,与他们平时所用的战刀无论是重量还是式样,都是大不一样,用起来极不顺手,但现在也没有什么可挑选的,刀的质量虽然不错,但现在上面却布满了细细的缺口,如果不打理好,这把刀支撑不了多长时间了.

    磨几下刀,他便会抬起头,警觉地打量一下四周,此时高远与丁渭两人正在睡觉,由他轮值,二个时辰一换,三人轮换着休息,睡觉,太阳刚刚升起不久,赶了一夜路的他们,此时正是疲惫的时候,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可以隐蔽休息的地方,他们要在这里呆到天黑的时候再重新上路.

    拿起刀,手指拂过刀锋,他满意地点点头,将其放在地上,又重新拿起一柄.他们藏身的这一块地方,青草足足有半人高,不走近,根本不可能看到他们.回头看看稍远处拢在一起的匹战马,正摇晃着尾巴,细细地咀嚼着嫩草,安静地站在哪里.

    还别说,这些匈奴人训马真是有一套,这些战马的素质硬是要得.

    远处突然传来了隆隆的马蹄之声,铁泫一下丢下了刀,双手按在地上,脑袋从草从之伸了出来,瞪大眼睛,盯着马蹄传来的方向.

    视野之内,先是出先一个个黑点,然后黑点变成了一条黑线,向着这个方向疾奔而来,随着距离越来越近,铁泫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看那规模,只怕有近千骑兵.这还是他们第一次碰到如此规模的骑兵队伍.

    “将军,将军!”一边叫着,一边回过头来,却是将他吓了一跳,不知什么时候,高远尽然已经到了他的身边,半蹲在哪里,嘴里咀嚼着一截草根,而稍后一点,丁渭也正揉着眼睛,猫着腰走了过来.

    “人不少!”铁泫低声道,”我去收拢住马匹,不然这些家伙待会儿听到动静,兴奋起来,我们可就要糟了.”

    “嗯,你去吧!”高远点点头.这里怎么会出现这样大规模的一支骑兵?他褰着眉头,若有所思,河间郡的那支部队就在左近不远处,两支军队说不定会撞在一起打一场.

    远处骑兵越奔越近,高远的眼睛却是越睁越大,他猛地揉了揉眼睛,青色的制式服装,那是他最为熟悉的颜色,扶风骑兵,他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猛地回头,看着身边的丁渭,他也正瞪大眼睛,有些不可思议地转过头来.

    “将军,我是不是看花了眼睛,怎么看见我们扶风骑兵了?”丁渭满脸迷糊.

    自己没有看错,听着丁渭的话,高远确信自己所看到的都是真的.那的确就是扶风骑兵,是自己的嫡系部队

    他的心脏猛烈地跳动了起来,就像一个离家已久的游,突然看到了故乡的亲人,那澎澎的心跳和激荡的心情,简直难以用言语来形容.

    远处的骑兵已经能清晰地看见,除了那穿着一水的青色制式服装的扶风骑兵之外,他还看到了贺兰部的人马,看到了白羽成他们,那些纵马在队伍之外,呼啸来去的,不是白羽成的那些马匪还有那个?

    高远霍地从草从之站了起来.

    三人跨上战马,风一般地奔向远处的那支队伍,铁泫和丁渭两人更是热泪盈眶,马蹄得得声声,夹杂着两人兴奋的呼喊.

    贺兰雄,贺兰燕,白羽成三人并辔而行,贺兰雄正自讲着与秦军的数场大战,听得如此凶险之局,便连白羽成这等凶人,也是咋舌不已.

    “贺族长,你的嗅觉可真是敏锐,要不是你见机得早,只怕这一趟你就回不来了.”白羽成连连摇头,”秦人,当真了不起,如此大规模的战役,居然能将所有人都瞒得死死的.你们输得不冤.”

    贺兰雄苦笑,”白兄你高抬我了,说起来这都是高远兄弟的功劳,当初我与他曾经多次配合作战,特别是第一次,那时候,我们都还很弱小,但在他的精心策划之下,我们一举歼灭了比我强大得多的东胡胡图族,这一次,虽然规模比我们那一战要大了无数倍,但所有的迹象,都与我们那一战何其相象,我也是灵光一闪,想到了这一节,这才多了一份小心.没有想到,事实当真如此.”

    “定然是那些秦将抄袭了高远的计策.”贺兰燕嘟着嘴道,”不过也幸亏如此,兄长你才能脱身而归.”

    听到贺兰燕的话,贺兰雄与白羽成都是相视一笑,都知道眼前的这个女儿对高远情有独衷,但要说秦将抄袭高远的计策,就有些无厘头了,李信,那可是名震天下的名将,高远只不过是一个边县的小县尉,只怕李信连他是谁都不知道.

    “天下名将,或许想法都是相通的!”白羽成笑了笑,”这么看起来,高远当真有一天有希望变成像李信那样的人物.”

    “白兄说得对,我与高远相交颇深,也知之甚深,如果说这世上还有人能超过李信或赵牧的话,那一定会是高远.”贺兰雄深有同感.

    两人都不信李信抄袭了高远歼灭拉托贝一役的策略,却不知贺兰燕虽然是信口一说,但却是一语的,秦军的这一战,当真是按照高远这一役的模板来进行的,只不过在细节之上作了一些修改,当然,李信要实施这一策略的难度比起高远来要大多了,这毕竟是涉及到双方数十万人马的大战役,与当初扶风那一战,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听完了贺兰雄的叙述,贺兰燕却是得意地与兄长讲起了跟随高远千里奔袭榆林的战斗,让贺兰雄不由自主地瞪起了眼睛,这个丫头,胆也太大了一些,高远也真是的,如此死一生的事情,居然敢带上自己的妹妹,这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可怎么是好?看来再碰上高远以后,定然要与他好好算一算这笔帐.

    三人心下欢喜,言谈正欢的时候,队伍之猛地响起了示警之声,外围正撒着欢的几个马匪已是策马扬鞭,奔向了远方,三人抬头看去,却见远处,数匹战马正向着这边方向狂奔而来,马上的人似乎还在挥舞着双手,隐隐绰绰地传呼喊之声,却是听得不太清楚.

    “好像不是敌人!”白羽成道,”莫不是碰到熟人了?”

    “这里会有什么熟人?”贺兰雄也是惊奇不已,突然身边贺兰燕发出一声尖叫,紧跟着一夹战马,嗖地一下便窜了出去.

    “燕,你干什么?”贺兰雄吃了一惊,大叫道.

    “高远,是高远!”贺兰燕头也不回,连连扬鞭,用力鞭打着胯下的战马,迎着对方狂奔而去,胯下的那匹胭脂马一向颇得贺兰燕喜欢,从来没有挨过鞭,这几下打着屁股上火辣辣的,那马儿扬头嘶叫着,奋起四蹄,转眼之间,便超过了几个马匪,单人独骑迎向了远处奔来的高远等人.

    “当真是高远?”此时,却还看不清对面的身形,白羽成惊奇不已地摧马向前,”令妹的眼神儿这般好?”

    贺兰雄苦笑.”高远这个家伙,总是如此神出鬼没,我们还在担心他的安危,他居然就这样一跳便跳到了我们面前.走吧,去迎迎这个家伙.”

    耳边风声呼啸,马蹄带起一片片青草,一团团泥土,大红的披风高高飘了起来,贺兰燕的眼,却只有远处那个正在迅速接近的人.

    是他,是高远,此时,贺兰燕已经能看清对方的容颜了.

    她猛勒战马,战马长嘶,人立而起,几乎同一时刻,高远也到了她的身侧,同样的动作,同样的欢喜的表情,战马四蹄落地,马上两人却是四目凝视.

    “燕,又见面了!”高远微笑着道.

    贺兰燕却没有作声,只是死死地盯着对方,眼睛眨也不眨,似乎一眨眼睛,高远就会从自己的眼前消失.半晌,她突然丢掉了手里的马鞭,双手捂脸,嘤嘤地哭泣了起来.

    “燕,你怎么啦?”看到贺兰燕突然哭了起来,高远不由有些手忙脚乱,策马走到贺兰燕跟前,伸手拍拍她的肩.

    “我以为你死了,我们都以为你死了!”贺兰燕放下双手,泪痕宛然,其间却又夹杂着欢喜的笑容,”辽西那边传来消息,说是你遇刺,说到蓟城大火,都说你死了.”

    “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像我这样的坏蛋,怎么会轻易就死了呢?”高远笑道.

    “你就是一个坏蛋!”贺兰燕咬着嘴唇,嗔怒地道:”明明脱险了,也不带个信儿回家,让这么多人跟着你提心吊胆!”

    高远不由苦笑,这一个多月的时间,自己就是在挣命,哪有机会带信儿回家,而且,在那个环境之下,除了身边的铁泫和丁渭,他还敢信任谁?

    “你瘦了!”贺兰燕看着高远,幽幽地道:”都瘦了一大圈.”

    高远摸摸脸庞,点点头,”是瘦了,不过更精神了!”他嘿嘿地笑着,这段时间,劳心劳力,岂有不瘦的道理.

    马蹄响处,不远处,贺兰雄与白羽成已是并辔而来,两人脸上都是掩饰不住的喜色.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