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三百一十章:胡诌(书号:13651

第三百一十章:胡诌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高远要回来了!曹天赐的一句话,让孙晓等人顿时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地跳了起来,径直涌到了曹天赐的身前,孙晓铁钳般的大手直接便抓住了曹天赐的双肩,一阵乱摇,”小天赐,你说得是真得吗?是真得吗?县尉要回来了么?”

    曹天赐瞪着眼睛看着孙晓,冷冷地道:”我的骨头都要被你捏断了.”

    孙晓一愕,陡然之间听到如此喜讯,竟是有些失态了,讪讪地松开手,”小天赐,县尉到底在哪儿?什么时候能回来?”

    曹天赐歪着脑袋看着孙晓,又扫了一眼众人,”我是扶风军军法司司长,姓曹名天赐,不是小天赐,孙兵曹说话要小心一些.”

    孙晓扁扁嘴巴,”好吧,曹司长,请告诉我,县尉在哪里?”他顿了一顿,猛地跳了起来,”你要是再敢卖关,看我不揍你一顿.别以为你管着军法,我就不敢揍你.”

    颜海波,那霸,郑晓阳等人一齐都围了上来,一个个瞪着牛眼,看着曹天赐,眼色都是相当的不善.

    曹天赐心里打了一个突,看这些家伙的神态,自己要真是再拖延片刻的话,那拳头真有可能招呼上来.

    “蓟城大火当天,县尉遇刺,但咱们县尉何等功夫,自然是逢凶化吉,遇难呈祥,当天晚上,便从蓟城之内脱身,出城而去.”曹天赐大声道.

    “哪怎么一个多月了,高兄弟还没有返回辽西?”众人身后,传来一个声音,循身看去,却是张叔宝,此时他的脸上表情却是复杂之极,不知道是欢喜还是失望,抑或二者兼而有之.

    曹天赐笑了一笑,”张将军,这其内情,想必您应当是知道不少的,咱家县尉虽然从蓟城脱身,但要从蓟城回到辽西扶风,这一路之上,却是有许多关碍,所以县尉只能小心从事,绕路而行,不过也应当快了,过不了几天,县尉就会出现在扶风了.”

    “你小还没有说,县尉到底到了哪里?”孙晓嚷嚷道.”大家伙儿心里可不放心.”

    曹天赐点点头:”据我所知,县尉此时应当到了大草原.”

    “大草原?”孙晓惊叫起来,”现在草原之上,乱成一团糟,县尉身边没有弟兄们护着,岂不危险之极?”

    “正因为草原乱着,所以县尉才要从哪里回来!”曹天赐脸色不变,”县尉自有他的思量,大家用不着担心,大风大浪都闯过来了,还会在阴沟里翻船!”

    众人闻言不由频频点头,的确如此,草原是乱,一团浑水,但浑水里才好摸鱼啊,周渊与宁则诚势力再强大,也不见得能伸到现在的草原之上.从哪里回来,的确是最安全的.

    “恐怕高县尉从哪里回来,还有别的想法.”孟冲微笑道:”现在草原虽然乱,但也有机遇在里头,说不定县尉回来的时候,又能给我们带来惊喜呢!”听到高远列恙,孟冲亦是大喜,渔阳一战,他是彻底服了高远,待到得扶风,看到居里关和牛栏山,这心更是落了停,高远还只是一个县尉的时候,便能创下这偌大的基业,而现在他封了征东将军,前路一片光明.而他们跟着高远,自然也是能闯出一条阳光大道.

    先前高远的死讯让他心凌乱之极,张叔宝的多次暗拉明示,孟冲都强抑着没有答应,他必须等到高远的确切消息,才能作出最后的决定,现在,他很高兴自己作出了明智的决定,没有答应张叔宝.

    虽然跟着辽西郡守的公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但正如良禽择木而栖,自己也需要选择一个明主,张叔宝固然不错,但比起高远,却是差了不是一筹两筹.

    作为高远的贴身侍卫,曹天赐在蓟城的时候,一直跟随着高远,他的话自然是可信的,而且在这样的大事之上,他自然也不会说谎,高远肯定是脱险了,这绝对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牛栏山大营内,压抑多日的情绪终于得到了释放,一阵阵欢呼之声此起彼伏,直冲云宵.

    其实高远现在在哪里,曹天赐真是不知道,说高远现在在草原上,完全是他与曹天成,吴凯等人商议之后胡诌的.他回来了,自然不能说不知道高远在哪里,如果这样说了,牛栏山大营里只怕还会难以安定,甚至生出许多事情来,胡乱说一个高远现在所处的方位,让所有人都放下心来才是最好的办法,横竖高远也应当要回来了.

    出了蓟城的高远,曹天赐不相信还有谁能留住他.

    曹天赐的确是在信口胡说,但高远,此时却当真是在草原之上.抢了那几个匈奴溃兵的马之后,他与铁泫,丁渭两人便一路快马加鞭,向着辽西扶风方向狂奔,但这样的快速前进,很快就被打断了,草原上的溃兵越来越多,为了避开这些人,他们不得不再一次跟先前一般,昼伏夜出,尽量叛减少与这些人碰面的机会.

    以他们三人现在的力量,与谁冲突起来,都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这样的日持续数天之后,匈奴溃乱的士兵突然之间便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却是一具具尸体倒卧在草从之.

    “将军,是河间郡的严圣浩郡守出兵在扫荡这些匈奴溃兵,看来我们前进的路上,不会再碰到这些匈奴溃兵了.”铁泫从不远处的草从之,找到了一面撕裂只剩下一半的旗帜,递给了高远,那是河间郡郡兵的旗.

    接过这面战旗,高远的神情却没有轻松下来,相反还凝重了一些,现在的他,对于大燕的这些地方官,根本是不敢有丝毫的信任.想要他死的不是别人,而是大燕最有权势的两个人,或者要他死的命令早已传到了河间郡,严圣浩的突然出兵扫荡匈奴溃兵,也许只是一个借口,真正的理由,只怕是要寻找自己.

    在往辽西的路上找不到自己,以周渊与宁则诚两人的精明,不会想不到,自己有可能走这条路,而且,于他们而言,只不过是一封信而已罢了.

    “看来我们要更小心一些了.”高远抛开手上的这面旗帜,”说不定这些来扫荡匈奴溃兵的河间郡兵,把我们也当成匈奴溃兵一齐扫了,我可不想自己的脑袋成为某些人请功邀赏的东西.”

    “将军!”铁泫骇然看着他,”您是说,河间郡兵也有可能对我们不利?”

    高远点点头:”不得不防.铁泫,还是和以前一样,昼伏夜出吧.为山仞,可不能功亏一篑.”

    “是,将军,我们明白了!”铁泫与丁渭两人同时点头应是.

    高远的担心并不是多余的,河间郡郡兵出现在草原之上,除开扫荡匈奴溃兵,落井下石,将匈奴打得万劫不复之外,奉命出击的河间郡大将陈瑛的确还收到了另一个绝密的命令,搜索高远,如果发现,立即便将其击毙,取了首级.

    出来已经半月有余了,扫荡了无数溃逃的匈奴小部落,斩杀匈奴人首级数百级,但却丝毫没有发现高远的踪迹.陈瑛对于完成这个不能宣诸于口的任务,其实并没有抱多大的希望,想要在这样纷乱的局面之下,找到高远,不谛是大海里捞针.碰上了,那是侥天之幸,找不到,那才正常.

    不过陈瑛仍然很兴奋,这么多年来,面对着匈奴人的骑兵来去如风的打法,河间郡一直是被动地防守,像现在这样痛打落水狗的机会,以前不曾有过,以后只怕也不会再出现了.将匈奴人打得万劫不复,再也不复往日实力,对于河间郡来说,是大大的好事,河间郡与匈奴控制区域有不短的一条边界线,以往,是经常遭到对方入侵抢掠的,边境之上,基本上是杳无人烟,大好的田地都荒芜了,没有了这个游牧部落的威胁,以后这些地方自然会兴旺起来.

    这一次他带着三千郡兵出击,一千骑兵,两千步兵,深入草原上百里,所过之处,将匈奴人杀得溃不成军,望风远循,不由得他不志得意满.

    现在陈瑛大军驻扎在葫芦湖,说是湖,其实就是一个外形类似葫芦的大水溏,不过这已是附近数十里内唯一的水源了,三天之前,陈瑛在这里清扫了一个大约百帐的匈奴部落,然后将大营立在了这里,他出来时间已经不短了,深入草原近百里,也该撤军了,再深入,说不定会碰上大股的匈奴骑兵,那可能就会得不偿失了.对于找不到高远,他并不失望,因为本来就没有抱什么希望.而且对于这一次严郡守的命令,陈瑛是很不以为然的,这一趟浑水,河间郡实在是没有必要去趟,上头神仙打架,随便掺合进去是会要命的,而且高远这个人,有功于国,现在落得这个下场,让陈瑛也有些叹息,而且此人武勇超群,一旦杀之不死,反噬必然惊人,河间郡与辽西相邻,与扶风也接壤,实在是没有必要无谓地招惹一个这样的敌人.

    一支支哨骑归来,带回来的都是同一个消息,没有找到将军要找的那一个人.

    “传令全军,休息一晚,明天拔营回程吧!”陈瑛微笑,”这一趟咱们没有白来,至少缴获了近千匹战马,这一次回去,咱们河间郡的骑兵们,都可以换马了,匈奴人的战马,可比咱们的要强多了.”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