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三百零一章 :认输(书号:13651

第三百零一章 :认输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天亮之后的蓟城,忙乱,慌张,惊疑,恐惧,痛苦,绝望,各种情绪笼罩,上至王公将相,下至庶民百姓,各有各的不同的心情.普通人只看到了那绵延燃烧了上千间房屋大的大火的残亘残壁,看到了满面灰尘的士兵们从废墟之抬出一具具惨不忍睹的尸体,老的,少的,男的,女的,一具具尸体扔到马车,随着马蹄声得得,向着城外的化人庄走去.而位高权重者们却看到了这一场大火之后的那浓浓的阴谋味道,家里的弟们几乎在第一时间被勒令禁足,不得踏出家门半步,这些身居蓟城的大家贵族在十数年之,已经经历了数次政变,每一次都有一个大家豪门被掀翻在地,伴随着的是雪亮的钢刀,满地的人头以及飘杵的鲜血.

    这一次,这一把火会给蓟城带来什么?每一个人心都有着浓浓的不安.

    贵族大臣们走向王宫,每个人心都是忐忑不安.谁晓得今天会碰上什么呢?

    天南没有去上朝.

    去不去已经不重要了,他决定呆在家里,等待最后的结果,而现在,唯一让他担心的就是,高远还活着吗?

    平静下来的天南,此时已经恢复了冷静与从容,毕竟十年的逃亡生涯,让他经历了太多的凶险,与那些年比起来,这一次的失败还真算不得什么,不管怎么说,这一次只是政治上的失败,还不会危及到身家性命,只要命还在,那就还有扳本的机会.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天南当真是做梦也没有想到,现在的自己,居然是这么的渴望高远能平安无事,而在数个月之前,自己还咬牙切齿地恨不得将这个家伙碎尸万断,人生就是这么荒谬.

    天南摇头苦笑.

    荀修面色有些紧张地走了进来.”天南,刚刚接到消息,城军队有大规模的调动.”

    天南眉毛陡地竖了起来,”大规模地调动军队?”

    “高远如果活着,会不会到我们这里来?”荀修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如果高远当真逃到了我们这里,可就要糟糕了.”

    天南脸上肌肉跳动,荀修一提醒,他立时便醒悟了过来,如果高远逃了出来,而且能准确地判断出不得自己下得手,那么,逃到自己这里,便会是他的一个选择.

    “高远不会连这点政治智慧都没有吧?他如果真逃到了我这里,我就要坏大事了.”天南声音都有些抖了起来.

    “他还年轻,也许看不透.”荀修也是惊疑不定,”周渊突然调动军队,很有可能也是想到了这一点.”

    掀开被,天南从床上跳了下来,焦燥地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高远出现在自己这里,在一般人看来,正是自己洗脱冤曲,找出真凶的最佳办法,但是天南知道,如果真出现了这一幕,那么就是对方狗急跳墙,图穷匕现的时候,因为这样一来,就会将对手逼到了墙角,如果对方实力一般也就罢了,但是,对方的实力偏偏却是太强大了,强大到连自己也毫无还手之力.

    高远如果出现在府四周,那蓟城马上就将迎来又一次政变.血流成河将是可以预见的事实.

    “来人!”天南沉声喝道.

    一名家将应声而入.

    “真,集合所有家兵,准备战斗!”

    叫真的这名家将闻言一愕,抬头看着天南,脸上一名茫然.

    “下去准备,重回来了,就叫他马上来见我.”天南挥挥手.

    “遵命,相爷!”虽然惊疑不定,但真却没有出言相询,转身走了出去.

    “我去见见宁则诚,周渊!”荀修看着天南.

    “好,先生一切小心.重一回来,我让他马上回王宫去,不管怎么样,王上不能出一点问题.”天南道.

    荀修苦笑,”如果真走到了哪一步,凭着重掌控的那些王宫禁卫,是改变不了现实的.天南,如果,如果高远真出现在了府,唯一的办法就是杀了他,然后将他的尸体送过去.这是唯一的方法.”

    天南微微点头,”先生放心,我省得要怎么做!”

    荀修刚刚离去,重脚步匆匆,几乎是一路小跑着过来,脸上也挂着喜色.

    “相爷,蓟城城封闭,燕翎卫侦骑四处,高远没有死,他还活着,他跑了.”重喜气洋洋地道:”这小,果然不简单,厉害,厉害,这样的局他也能逃将出去.”

    看着天南的脸色,重的笑容僵在了脸上,”相爷,您这是?”

    天南叹了口气,将刚刚荀修担心的事情说了一遍,”重,如果高远出现在府,那对方一定会以为我们要带着高远上朝对质,这样一来,周渊他们的阴谋便彻底暴露在了阳光之下,你说,他们会怎么样?”

    重倒吸了一口凉气,他当然明白,对方会怎么做,因为现在的蓟城,说白了,就是在对方的控制之下.”难怪我们府外,突然多了那么多的探,我,我还以为这是对方监视我们之举.”

    “监视不假,只怕更重要的是盯着高远会不会出现在这里吧?”天南苦笑,”你马上回宫去吧,保护王上,只要王上不出事,我们家总还有重新出头的那一天.”

    “是.”

    “你腿上的伤不碍事吗?”

    “没什么关系!”重走了两步,突然回过身来,”相爷,如果高远当真出现了,那怎么办?”

    天南仰首向天,却是没有回答.

    重脸色变了变,嘴唇嚅动了几下,终是没有说什么,转身向外走去.

    王宫之内,姬平看着堂下济济一堂的贵族大臣,却没有看到天南,没有看到周渊,也没有看到宁则诚,他的脸色一变再变,脸上的怒色慢慢褪去,取而代之的却是恐惧.堂下一片嗡嗡之声,显然,来上朝的大臣们也都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燕国三大巨头,在本来应该第一时间出现在这里之时,却都是没有出现.

    “国相呢,太尉呢,宁大夫呢?”姬平的声音有些变调.

    堂下没有人作声,环顾四周,都是面面相觑.

    “来人,去请三位大人上朝.”姬平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不让自己看起来有些惊慌失措,但藏在袖的手,却在微微发抖.

    高远没有死!当宁则诚第一时间得到报告的时候,不由勃然大怒,周渊做事,竟然如此不靠谱,昨儿晚上,还信誓旦旦地告诉自己,高远死定了,现在居然是这个结果.宁则诚当然知道高远如果没有死的后果.第一时间便找到了周渊,眼下,已不是互相埋怨的时候了.

    最好的办法就是第一时间找到高远,然后杀之,将影响局限在最小的范围,而最不好的选择,便是高远准确地判断出了谁想让他死之后,然后与天南汇合,揭穿他与周渊的阴谋,如果真到了这一地步,那也就只能一不做,二不休了.

    而宁则诚并不想走到这一步,如果真要这样的话,那燕国少不了一场内乱的,那接下来什么征伐东胡,什么制霸原,都成了一句空话.

    燕国,经不起再一场内乱.平息令狐潮的政治风潮,因为与赵国之战的大胜已经完全平复,如果再来一次同样的政变,燕国如何才能缓过气来?

    要争权不假,但宁则诚同样也明白,他也好,周渊也好,说起来都是依附在大燕这棵大树之上的,如果树要倒了,他们这些附在树上的藤蔓焉会有好下场?

    燕翎卫侦骑四出,而周渊也已经封闭门,军队也开始在调动,作着最后的准备.此时此刻的两人,根本顾不得上朝了,王宫的那一位,此时此刻,在他们心,根本就不重要了.

    “大人,荀大夫来访!”家人的禀报让宁则诚一呆,这个时候,荀修怎么会过来?相信到了这个时候,天南他们都已经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

    “请!”宁则诚吐出了一个字.

    荀修站在宁则诚面前,看着这个他眼的晚辈,心暗叹一声,一代新人换旧人,这位以前在他眼表现并不怎样的御史大夫,燕翎卫的掌控者这一次给他好好地上了一课.

    “宁大人!”荀修抱拳,向宁则诚深深一揖,”佩服,这一次,我们输得口服心服.”

    宁则诚瞳收缩,恼羞成怒的敌人不可怕,而冷静而敢于认输的敌人才是最可怕的.到了现在,他们与天南之间,已经不可能是朋友了.

    “荀大人,请坐,上茶!”

    一撩袍,荀修坐在了宁则诚的下首,”宁大人,相让我带来几句话,不知大人想不想听?”

    “荀大人请讲!”宁则诚欠了欠身.

    “我们都坐在大燕这艘大船上,不论是你们,还是相,都不想这艘船上沉了是不是?”

    “当然.”

    “所以,相认输,他退出了,他将辞去国相,回到琅琊郡去,燕国,从此就交给你与周大人了.”荀修淡淡地道.

    “相退出了?”宁则诚有些惊讶,在他看来,天南是那种百折不挠的人,换句话说,也就是不见棺材不掉泪的家伙.

    “是.”荀修道:”眼下燕国挟胜赵国之势,征伐东胡,可谓天时地利人和,东胡一灭,大燕才会在这片大地上,有说话的资格,相不想大好形式毁于一旦,所以,他退出.过了这段日,他便回琅琊去.”

    宁则诚沉默半晌,”那高远呢?”

    荀修笑了起来,”高远如果出现在府,宁大人将看到他的尸体,但是,如果高远逃出了蓟城,回到了扶风,就又另当别论了.我想,宁大人应当明白吧!”

    宁则诚身向后一靠,荀修所说的,他当然明白,高远如果逃了出去,回到了扶风,那么,自己从此以后将添了一个劲敌.而荀修所说的明白,也是明明白白地告诉了自己,如果高远活着逃了出去,那府以后必当全力支持高远了.(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