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三百章:高远一定要活着(书号:13651

第三百章:高远一定要活着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天南苏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时分了,夫人氏,女儿菁儿,儿枫,荀修,重等人都围在床前,看到他睁开了双眼,都是露出了惊喜的神色.天南这一次吐出来的鲜血,如果有盆接起来的话,起码也有小半盆儿了,这可将氏一干人等吓得不轻.

    “荀先生,重留下来,其他的人,都回去吧!”天南低低地道.

    “老爷,还是先请大夫来看一看吧!”氏垂泪,”有什么事,等老爷好起来再说!”

    天南苦笑,”我这是心病,大夫来了又有什么用,去吧去吧,我有事要与先生商量.”

    氏知道天南的脾气,站了起来,一手拉了女儿,一手牵了儿,”我们走吧!”

    菁儿走了几步,回过头来,”爹,对不起,我错怪你了.”在天南昏迷的这段时间里,荀修费了不少的口舌,将这里面的弯弯绕绕给菁儿讲得清楚明白,此刻看到奄奄一息的父亲,菁儿的语气之充满了歉意.

    天南嘴角露出一丝微笑,”没事儿,菁儿,你放宽心,高远这样的人,是死不了的,如果我没有料错的话,这一把火,就是他自己放的,只怕他已经借着这把火逃脱了.”

    “高大哥一定逃掉了!”菁儿肯定地道:”爹爹,我会等着高大哥的消息的.”

    “好,好!”天南高兴地连连点点头.这个女儿外柔内刚,性烈得很,天南生怕她以为高远一命呜呼而跟着殉情.现在听到菁儿满怀希望,一时之间是不会有事的了.

    但愿那个高远真得跑脱了.

    氏母三人离去,屋里只剩下了荀修与重两人,三人都是沉默不语.

    半晌,天南才幽幽地开了口.

    “先生,我又输了!”

    荀修一声长叹,垂下白发苍苍的脑袋,是啊,又输了,又一次从人生的巅峰掉落下来.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情,两人都是心知肚明,燕国的朝堂不会容忍这样一位国相,蓟城再也容不下家在这里扎根了.即便王上因为十多年来天南的苦心扶持和策划,将他硬留下来。天南也只会成为一个单纯的谋士,权势将离他愈来愈远了。而仅仅成为王上手上的一把刀。天南又如何甘心?

    一年之前,天南联合周氏,宁氏,积自己苦心孤诣十年之功,一举扳到令狐氏,发动燕赵大战,收复故土,更是强索赵国百里土地,从默默无闻到声震天下,然而高兴劲儿还没有过去,周宁二族已祭起了屠刀,毫不留情地将氏再一次打落马下.

    重看看躺在床上的天南,再看看垂头丧气的荀修,两人的心气儿似乎被这突然而来的打击给打蒙了,他大声道:”国相,先生,我们这一次是输了,但哪又怎样,难道还会比十年之前更惨么?十年之前,我们一无所有,逃亡国外,十年之间,战战兢兢,无时无刻不在担心着活不到明天,但那又如何,我们不是翻过身来了么?不管怎么说,这一次比起十年前,我们可要强得太多了,蓟城呆不下去,我们回琅琊郡去.难不成他们连琅琊郡也要夺走么?有了琅琊,用不着十年,我们就能再一次回到蓟城来.”

    重的大呼让荀修身一震,让躺在床上的天南双眼圆睁,半晌,天南忽地大笑起来,”一语惊醒梦人,重,你说得对,再惨能比十年之前还惨么?这一次,我还有亲人在身边,我还有琅琊郡.”猛力一撑床沿,天南坐了起来,语气也变得阴森森起来,”十年来,我一无所有的时候,还能将天下搅得风起云涌,十年之后,即便输掉这一仗,我却也还有本钱翻身,回琅琊去,了不起,再来一个十年.”

    荀修亦被重的大喝给吼醒,他站了起来,在屋里急速地转了几个圈,”重说得对,他虽然是个武人,但有时候,看问题反而比我们更直接,更接近本质,周宁二氏想要的只是打击我们,他们也明白,有王上的支持,他们不可能像十年之前那般将我们氏再一次连根拔起,他们只是想赶走我们.我明白了,接下来,大燕要集全力攻打东胡,一旦得胜,他二人不仅是实力,声名更是要再上一层楼,那我们氏想再要翻身,的确是一件难事,他们一定不会忘记时时刻刻打压我们的,也许,我们十年时间还远远不够.”

    天南道:”先生的意思是,要让伐东胡不成功?”

    荀修沟壑纵横的脸上显现出一丝狠色,”不错,让他们难以成功.天南,你忘了霍天良么,他手下的网络一直连通东胡,有这张网,我们便能让大燕伐胡一事,断难成功,我们要让王上看一看,他离开了你,那就是断然不能成事的.”

    重一惊,”先生,这等吃里扒外之事,怎么能做?这样做了,一旦泄露风们氏真会成为大燕罪人,为世人所不耻的.”

    荀修冷笑:”大燕伐胡,要么由氏主持,要么便让他以失败告终.”

    “国相大人!”重霍地转身,看着天南,”我不同意.霍天良此人,断难让人相信,我们强势之时,他来投靠,现在我们失势,怎么能将希望寄托在他身上,要是他再来一个卖身投靠,将这些底细抖露出来,我们便要步令狐氏后尘.”

    天南脸上露出挣扎的神色,显然之间,也是难以下这个决断.

    重踏上一步,”国相,高远也许还活着呢,只要他活着回到了扶风,那他便仍然是征东将军,将来伐胡,他不但会参与其,而且必然会担当重任,高远是国相大人的女婿,他的成功,便也是氏的成功.”

    天南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重说得有道理.先生,只要高远活着回到了扶风,我们氏这一次蒙的冤曲便能得雪,有什么比当事人出来说明行刺者不是我氏派出来的更有力呢?”

    “高远能想得清楚这其间的道理么,我就怕他认死了是我们下得手呢?”荀修道.

    “高远如果是傻瓜,就不可能有今日的成就!”天南突然道.”如果他活着回到了扶风,我们氏就要大张旗鼓地将菁儿嫁给他,办一场天下皆知的豪华大婚,此消息一出,现在的这些谣言必然不攻自破!”

    “如此一来,即便我们氏暂离蓟城,但前有高远数千强军,后有琅琊富饶土地,接下来,就该轮到周宁二氏寝食难安了.重返蓟城,指日可待.”重大笑道.

    “可是,高远还活着吗?”荀修问了一句,屋里三人,都是哑然,是呀,所有的这一切,都要高远活着为前提,如果高远死了,则他们所有的指望都将落空.氏,只能黯然离开蓟城,离开权力心,再想重返蓟城,没有特别大的机遇,只怕是难已成行了,而周宁二族,也必然不会容忍氏再一次回到蓟城来.

    “高远,你一定要活着!”重用力地舞了舞拳头,说实话,他心里也没有底儿,想起晚间针对自己的那一场袭击,重心里便直冒凉气,对方没有想要他的命,只是想伤了他,然后栽赃而已,将氏行刺高远的指控做得更实一点,而针对高远的袭击,必然是布置得妥详周密,高远真能逃出来么?

    “他逃不逃得出来,明日便可知晓.”此时的天南,已经恢复了平静,”如果明日燕翎卫侦骑四处,军方封锁城,则高远必然已经活着逃脱了,如果这一切都没有发生,那就说明,高远死了!”

    重一瘸一拐地向外走去,”国相,我去安排人手打听.”

    “你的伤不要紧吧?”天南关心地问道,重可是他手下第一大将,他不想重有什么事情.

    重咧嘴一笑,”没事,以前受的伤比这重多了,不是以扛过来了么?”

    看着重消失在门前,荀修叹道:”这一次是我们大意了,其时当时,我们两人便应当强烈反对高远征东将军的封号,其实以高远现在的实力,有没有这个封号,并没有什么影响?”

    天南苦笑,”那时,却没有想到,周宁二人,居然如此决绝,翻脸比翻书还要快,这一战过后,我不是不能接受高远了,只是想着高远当上了征东将军,我也好有一个合适的台阶下,也不至于委屈了菁儿,却没有想得更深一层,这样一来,会引起周渊的强力反弹,是我失策了,如果我硬是反对的话,以王上对我的信任,必然是可以阻止的.”

    “比起周渊,宁则诚更阴险.”荀修道:”以前小看他了,这个人,才是我们以后需要打起十二万分精神对付的家伙.这一次算是给了我们一个深深的教训.”

    天南的脸色阴沉下来,”打蛇不死,必遭反噬,宁则诚这一次也不见得有多高明,明明知道不可能置我与死地,却与我翻脸,那接下来,咱们就好好地较量一番吧.”

    “不是他不高明,他是想着这一次将我们逐出权利核心,然后与周氏联手,死死地压制我们,很有可能他们并没有想将我们赶出蓟城,只是想让没有资本再与他们相争。在蓟城,沦为一个笑柄。一个王上手一个单纯的清客谋士,他想得并没有错,如果没有高远,我们的确再难翻身.但如果高远活着,我们才有再次一搏的资本.所以,天南,一不做。二不休,你干脆离开蓟城,回到琅琊去。”荀修道.

    “是啊,高远要活着,一定要活着.”天南重重地捶着床沿.“我再呆在蓟城,已经毫无用处。不如回到琅琊,以后便以高远为重点,好好地培植我这个女婿。只要他的力量够强大了,我重返蓟城指日可待,那时候,新帐老帐一齐算。”(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qd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dn.com阅读。)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