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二百九十九章:明悟(书号:13651

第二百九十九章:明悟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火光映红了半边天空,也映红了国相府,映红了国相府内的每一个人的脸庞.

    天南怔怔地看着那火光,脸色一分分的变白,看着一边受伤的重,看着那映红半边天的大火,他本来就很瘦弱的身摇晃了几下,站在他边上的氏一直在注意着自己的丈夫,眼看着天南要摔倒,赶紧伸出手去,将他搀住.

    菁儿的脸色惨白一片,一步步地走到父亲的跟前,”爹,你还是要杀了高大哥吗?到了现在,你还是不能接受他,要置他于死地而后快吗?”

    菁儿的眼泪卟裟裟地掉了下来,后退一步,突然从一名护卫腰间抽出佩刀,搁在颈上,”高大哥活不成了,我也不活了!爹,为什么,为什么?”

    “小姐,不要!”一众人等都是大吃一惊,抢上一步,但看到那雪亮的钢刀压在菁儿的粉颈之上,丝丝血迹已经渗出,却都是不敢迈出这一步去.

    天南怔怔地看着菁儿,半晌,他突然笑了起来,笑声之,夹杂着声声咳漱,伴随着咳漱的,却是一口口的鲜血.

    “先生,先生,你瞧瞧,连我的女儿都认为是我下的手,你说,天下人会有几个不这样认为的?”天南看着荀修,满脸惨笑,嘴角血迹斑斑,氏伸手想要为他擦去血痕,却被他伸手打开.

    推开氏搀扶着他的手,天南踉踉跄跄地走向院间,张开双臂,仰首向天,狂笑起来,”连我女儿都这样认为,还有谁会不这样认为?”

    狂笑声,天南原地转了几个圈,砰然倒地.人事不省.

    天南急火攻心,他本是极其聪明之人,这个时候,他已经想清楚了所有事情的来龙去脉,自己被人算计了,在自己最为得意的时候,不动声色地便让自己从人生的巅峰重重地摔了下来,这一次,摔得比上一次要更惨.这一次对方的阴谋是如此的浅显,如此的粗陋。也正因为如此,自己才没有想到过这种可能。对方要算计的不是高远。而是他而已。

    上一次,虽然家破人亡,但名声还在,这一次,虽然没有刀兵加身,但声名却要烂大街了.这世上,绝大部分人是只会相信他们自己看到的或者自己想到的,而更有许多人,虽然心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但也绝不惮于在自己倒地的时候,重重踩上几脚的

    天南昏倒,院里再一次大乱,重瘸着腿冲到了菁儿跟前,急赤白脸地道:”小姐,不是相爷,现在相爷拉拢高远还来不及呢,怎么会杀他?这是有人要利用这件事暗算相爷.”

    菁儿瞪大眼睛看着昏倒在地的天南,再看着面前的重,这内里的关系,让她如何能想得透?当的一声,刀掉在了地上.两腿一软,菁儿也倒了地上.

    井坊,曹天赐看着**的满身伤痕出现在自己面前的高远四人,目瞪口呆,”这是怎么了?”

    高远摆摆手,”快点,你这里有没有伤药?步兵的伤不轻.”

    “有,有!”曹天赐飞快地窜到屋里,打开屋角的一口箱,从内里拎出向瓶药来.高远将背上的步兵放在床上,此时的步兵,已经是昏迷不醒了.

    铁泫和丁渭两人一进屋,便直接瘫倒在了地上,四个人身上,无一不是伤痕累累,除了刀伤,还有被火烧的伤痕.几个人脑袋之上,几乎都看不到几根毛发了.

    “县尉,药!”曹天赐将几个药瓶放在床边,再一看步兵小腿上的伤势,顿时倒抽了一口凉气,”县尉,他的脚……”

    高远脸色阴沉之极,步兵小腿之上的这一刀,几乎将他的小腿一分为二,现在,只有一点点筋,皮还连着,如果是在前世,依仗着高超的科技,或许还能将腿重新接回来,但在这个时代里,已可以宣告步兵残废了.

    这只脚无论如何也是保不住了.

    步兵是他麾下大将,是一个骑兵将领,失去了一只腿,后果是什么,没有谁比高远更清楚.他沉默着,将药粉倒在那血肉模糊的伤口之上,药一上去,昏迷之的步兵身一阵震颤,慢慢地醒了过来.

    “县尉,我们还活着?”步兵问道.

    “当然还活着!”高远勉强笑道,”我们暂时安全了,没事了,步兵,你伤不轻,躺着好好休息.”

    “县尉就是县尉,这样的绝境,你都能带着我们逃出来!”步兵笑道:”只可惜,我不争气,给疼昏过去了,没有看到县尉突围的英姿.”

    “狗屁英姿!”高远转头望向一侧,”落水狗一般地逃了出来.”

    “我们这个模样,倒不像是落水狗,而像是一群烧光了毛的野狼!”步兵嘻嘻地笑了起来,他低头望了一眼小腿上的伤,却又行若无事地抬起头来.

    饶是高远心如铁石,此时看到步兵如此模样,却也是心酸难忍,”步兵,我没用,你这条腿保不住了.”

    步兵甩甩手,”保不住便保不住呗,县尉,你流个啥眼泪嘛,我不是还活着嘛,大街上,咱们还有十好几兄弟,命都没了呢!能活着,我很满足了.县尉,你可不能没了斗志啊,我可还指望着你带我回扶风呢,咱们尽起大军,干他娘的.”

    高远点点头,”你放心,先前既然我没有死,现在我们就死不了.”他霍地转过身来,看着曹天赐,”天赐,有出城的通道没有?”

    “出城,现在?”曹天赐有些傻眼,”步兵伤得这么重,你们也都有伤,怎么走啊?还是休息几天,等伤好一些再说吧!”

    “今天不走,只怕就再难走了!”高远长长地吐了一口气,”我们今天晚上,必须离开蓟城.”

    “县尉,天南那龟儿还是不肯放过你吗?不如咱们联系上宁则诚大人或者檀锋将军,怎么样?”曹天赐道.

    “闭嘴!”高远怒目瞪视着曹天赐:”天赐,现在我告诉你,除了我们自己,不能信任任何人,这一次,让我深深地明白了这一点,我他妈真是胡涂,上一辈吃了的亏,这一次,居然又让人骗一次.”

    屋里几人,都是莫名其妙地看着高远.

    盛怒之下的高远,浑然没有发现自己说漏了嘴,但此时的他,也不在乎了,”天赐,我们这一次遇袭,只有三个人有能力下手,天南,周渊,宁则诚!而在这其,嫌疑最大的不是天南,而是周渊,因为袭击我们的人不是普通的刺客,是军人.”高远冷笑起来,”此地无银三百两,居然能找到一个与重身材口音都如此相似,连武功也相差无几的人来刺杀我,准备了很长时间了吧?佩服啊佩服!”

    此时,床上的步兵也不解地解眨巴着眼睛看着高远,”县尉,如果是周渊要杀我们,从渔阳一路千里迢迢而来,我们毫无防备,他为什么不杀?我们在宁则诚府上住了这好多天,别说动刀动枪了,在我们的吃喝饮食里弄一把毒药,我们早就死得干净利落了,何须费这么大功夫?”

    高远阴沉沉地笑了起来,”匹夫之怒,拔刀相向,血溅五步,求一痛快耳,这些王八蛋,即便是想杀了我,却还在想利用杀我得些好处吧,如果真如你所说,杀了我于他们有何好处?不但没有好处,还要溅一身腥味呢!”

    这半个晚上的搏斗,倒是让高远想清楚了很多问题,特别是最后当他手刃那个领头的刺客,拉下对方的蒙面巾,看到的却是一张陌生的面孔之时.天南以前想要杀自己不错,但现在,他没有任何理由再来谋自己的性命,倒是另外一个人,嫌疑最大,那就是太尉周渊.而周渊想要做成这件事情,没有宁则诚的帮忙,是万万不可能的,燕翎卫有多大能量,别人不清楚,高远自己却是清楚的.从檀锋嘴里,从冯发勇那里,他知道了许多关于燕翎卫的故事.

    再留在城里,当真是死路一条,燕翎卫不会放过自己,军方不会放过自己,这两人一合力,自己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只有趁现在,他们还不能确定自己的死活,趁他们现在,还在忙于应付这一场火灾的时候,趁乱逃将出去.

    回家去,回到扶风,回到自己的军队去,到了哪里,将再也没有任何人敢于动自己,接下来,就是慢慢地算帐了,自己的兄弟岂能白死?高远握紧了拳头.

    “通道有!”曹天赐似乎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只是步兵的伤这么重?”

    “当然是县尉一个人走.”躺在床上的步兵挥舞着手臂,”我们这些小虾米,大人物是看不上眼的,只要大人安全了,我们就会没有事儿.”

    高远沉默下来,步兵现在的伤势,的确是无法赶路的,特别是像现在这样落荒逃亡,铁泫和丁渭两人倒是只要休息一段时间就能缓过来.

    他在屋里反复地踱着步,步兵留在这里,肯定是不安全的,落在对方手里,断然是有死无生.天赐这个点也必须要放弃了,燕翎卫不是吃干饭的,自己四人一路逃来,留下了太多的踪迹,等燕翎卫回过神来,便能一路追来.他决不会放弃步兵,现在,也只有行险,来赌一把了.

    半晌,他终于下定了决心,”我带铁泫和丁渭先走,天赐,天明以后,你去府.”

    “什么,府?”曹天赐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高远.

    “告诉他们,我已经走了,我将步兵托付给他们了,我要一个活着回到扶风的步兵.”高远看着曹天赐,一字一顿地道,”就将我这几句话转达给天南.”

    “是,我一定将话带到!”曹天赐用力点头.

    “半年前你带过来的人都安置好了么?”

    “都安置好了,通过不同的渠道,都已安置好了.”曹天赐道.

    “给他们下达最后一条指令,从现在起,他们不要有任何行动,专心做事,直到你再一次出现在他们面前.”

    “是!”

    “通知张一,逃!”(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qd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dn.com阅读。)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